星期二, 7月 29, 2008

普選,唔係一人一票,投票選特手咁簡單。普選,其實仲有好多野。

嗯。

星期一, 7月 28, 2008

Morca!

The gif doesnt work again!

請你食雪糕丫

星期日, 7月 27, 2008

好多人呃綜援,所以我唔想交稅 etc

稅呢,唔想交就係人之常情。

不過:
1.綜援是社會保障服務的其中一項支出;社會保障服務是社署的其中一項支出;社署是政府財政預算160多項的支出總目的其中一項;
2.香港政府不只是提供社會保障服務;
3.香港政府還負責例如本港的治安、基建(如道路)、出入境管制(過關回大陸不用每次付稅,不是因為免費而是經費早已透過稅項收取)、教育、公共環境管理、法治(除了刑事,別忘記合約法此一商業之本)......等;
4. 做得好唔好係一件事,香港政府有負責上述職能是不爭的事實;
5.我記憶中,說「中產好慘,只有付出沒有服務」這個論調是回歸後才出現的;
6.而其實,我你他,每天都在使用政府的服務--只是我們無需特別去申領而已;
7.綜援是社會保障服務的意思是,透過提供生活保障,減低social unrest;
8.當然,是否被濫用,有否查找不足,是問題;
9.但無論如何,我們不應因執行上的偏差,而火遮眼,忘記了政策出現的目的;
10. 覺得政府做得唔好,問下係咪領導有問題;
11.如果係,請諗諗:香港人,爭普選。

所以,超級同意藤木同學的觀點。

星期四, 7月 24, 2008

安全島。

很小很小的時侯,我便渴望一個人住。小,是說小學一二年級那樣的小。

小時侯,我覺得父母不明白我;小時侯,我覺得在家不開心。我根本從來就不是個無憂的孩子。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便知道跟男子拍拖,是一件美事。小,是說幼兒園那樣的小。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便渴望源源不絕的愛。

我渴望源源不絕的愛,但我不輕易交出身體。我渴望源源不絕的愛,但我寧願一個人住。

安全島。

一分鐘之前,我突然領悟我想要的,可能只是一個安全島。

大世界,交錯阡陌之上,一個可悽息的、熟悉的,安全島。

安全島,究竟是有沒有,我撐一雙淚眼,在這子夜即將來臨之際,竭力想像。

其實,我是不是,只想要一個微小的、祇屬於我自己的,安全島?

此刻的我,非常缺乏安全感,那風雨飄搖,晃得我極為痛楚難受。

星期三, 7月 23, 2008

戴黑帽的男人


Rene Magritte的充滿符號語言。

我喜歡用符號語言來表達自己。既不必嘔心瀝血地渣乾自己,亦造就一種若即若離的浪漫。
我心中的魔術師,時常頂著黑墨墨的禮帽走路,又無時無刻掛一雙方方正正的眼鏡觀測世界。其實,禮帽上,既有朵朵白雲,又有枝枝紅杏;眼鏡倒影,則既可照人,亦可自照。

我希望,未來的魔術師,可多見白雲多見林,在不同的領域,都會盡情地去海闊天空。

星期一, 7月 21, 2008

藤木同學


貪污

有一次見工,我說在職場上,我一定不會啞忍、視若無賭的,便是性騷擾及貪污。

貪污,是指有人利用不正當的手法去謀取個人的私利,從而引致其他人的利益受損,貪污直接帶來很多不公平和不合理的情況,間接令市民的生命財產受到威脅。

貪污削弱法治精神、侵害人權和公義、助長有組織罪行。

讓改革順利展開,不是姑息貪污的理由。承認有貪污的問題,不等如認同貪污。

不是目光短淺,視野有別,而是我問良心,我尊重每位市民皆有生命財產免受威脅的權利。那些直接或間接地因別人的貪污罪行而枉死了的,失去了寶貴生命的人,改革的果實,他無福消受。他的未來,都已經在今天被貪婪的人、黑白不分的人,吃空了。

星期六, 7月 19, 2008

Manon, The Royal Ballet

A very fine performance, indeed.

非常感激麗口介紹我去看由英國皇家芭蕾舞團演出的三幕芭蕾舞劇:《曼儂》。

十八世紀的巴黎,好一個浮華國度。閃爍的珠寶、華麗的生活,少女曼儂受不了財富的引誘,投向富有中年的懷抱之餘,又與彼此一見鍾情的窮書生欲斷難斷。

少女妄以為能夠麵包與愛情兩者兼得,便與書生一同擺下紙牌騙局。富有中年識穿了二人的計謀,大怒之下召來警衛,誣捏少女為妓,流放美國。

書生對少女不離不棄,把她自監獄救出。但少女經不起這麼許多的折騰,最後死在書生的懷中。

全劇細膩、精緻。音樂動人優美,布景服裝華麗奪目。舞步方面,我最欣賞編舞者用戀足來表達男人對女人的欲望。芭蕾舞劇我看得不多,不知這是否一個創新的表達手法。

***
同場加影:好多女士都是揹一隻 2.55。紅色的黑色的啡色的米色的蝦肉色的,簡直是一場 Chanel 手袋秀。

投票

Resurrection & Renaissance


「你應該知道,世界就是由隱喻所組成。」

「嗯。」羊男的說話令我想起那個女孩。

「就是這樣麻,」羊男看穿我的思緒,冷冷地說道,「對於你來說,那個女孩就是一個隱喻,對你有著無可比擬的意義。對於其他人,那女孩卻有著另一種無可比擬的意義。世界就是這樣,同一樣物件,對於不同人有不同的隱喻啊。」

「是嗎﹖不過世界到底有沒有所謂恆久意義的那件事,我到現在還是思考著……不,應該這樣說,我正在思考所謂意義的東西究竟是否存在。」

海風走過漆黑的海面,夾雜著遠方的咀咒吹過來。咀咒穿過我的皮膚,填滿我身體入面空白的地方。

「你 現在還不明白嗎,世界正是由各種意義,透過種種的隱喻所製造出來啊。正確一點說,世界就像是一堆陶泥,陶泥最後成為什麼形狀就要靠陶藝家的雙手啊。你就是 那雙手,世界就是那堆陶泥。世界要成為怎樣,就要看你的心希望世界是怎樣。如果你的心死掉,世界亦都會死掉。這或許很悲哀,不過這就是你所創造的世界,這 就是你所渴望的完全生命啊。」羊男一口氣說完,之後把一根香菸從煙包抽出來。

「是嗎﹖」我想,這或許很悲哀。不過習慣之後,悲哀到底還是會隨風溜走,尋找新的主人。

「不 要逃避啊。」怒氣突然爆發。「你應該知道,這世界是你的世界,是你創造的世界。我為什麼那麼清楚這件事﹖因為我就是你,這個世界所有的東西都是你身體的一 部份﹗這點其實不需要說明,因為你是明確清楚的。我就是春雨後從泥土中爬出來的田鼠一樣,是極其自然的事。而你就是那片泥土,世界一齊都是孕育自你的 心。」

海風仍舊吹著。望著漆黑的大海,突然看見你的身影在星光之下搖晃。我決定走進大海,尋找著那所謂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星期四, 7月 17, 2008

衡平法

種種法律中,我鍾情「衡平法」。

衡平法,the Law of Equity, 乃補足普通法的法律。

衡平法格言,the Maxims of Equity, 除了適用於執行衡平法,其中的一些,還適用於處世待人:
  1. where there are equal equities the first in time prevails;
  2. delays defeats equity;
  3. he who seeks equity must do equity;
  4. he who comes to equity must come with clean hands;
  5. equity will not permit a statute to be used as a cloak for fraud;
  6. equity does not suffer a wrong to be without a remedy;
  7. equity looks to the substance and intent rather than to the form.
律師跟我說過衡平法是很高深的一門學問,我很不以為然;但連太陽先生亦如是說,我便有點相信。參考書翻著翻著,嗯,又真係幾鬼死深喎。

星期三, 7月 16, 2008

面相

週六晚跟眾人分別後,惡女人想說些手帕話(這名詞有夠噁心的),我和她便沿著彌敦道往回走,漫漫走慢慢走漫漫談。

走近廟行時,我說我不喜歡「睇相」這事。

如果你叫師傅給你家睇風水,師傅告訴你你家風水有什麼不妥之餘,他會提供一個趨吉避凶的方法給你。但如果你去睇相,對方除了告訴你你的面相有什麼什麼不好的地方外,建議一概欠奉的--除了叫你去整容之外。

面相之言,終極如審判。

當然相由心生我是相信的,不過我卻不能亦不想相信我的一生,就憑一個外人詳端我的臉就那麼一回兒,便被說穿了、說中了。

還有叫我非常不平的是:風水呢,還得屋主同意,師傅才可入屋;算命呢,還得我給你時辰八字,你才可起卦;睇相呢?你自命學了面相學,便可在見面時暗暗地對我的生命評頭論足一番。說不說給我聽,則是另一回事了。

星期一, 7月 14, 2008

大哥哥的康小姐.Chanel

是的,我做了挺老土的事,說了挺陳腔的話。但是,我的的確確是真心的。

康小姐給我的感覺是非常非常的純,或淳。不是無知的那種純,是沒有被污染的那種純。康小姐的心靈乃一片藍天草茵的淨土,以至談著談著,我的眉目嘴角也柔和起來。

康小姐直接、坦白。好多香港女子,包括有些時候的我,都好像不記得如何直接並坦白說出自己的感覺。康小姐溫婉,同時又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飯後吃冰淇淋時話題轉到 Chanel 這個品牌。康小姐說 Coco Chanel 的設計,當時非常前衛,超越了她身處的年代。我聽罷很感動。康小姐不說「哦,我知道2.55 ,或, 哦,我知道No. 5。」康小姐說她知道香奈兒的設計,超越了她的年代。

而香奈兒,的確不只是2.55 或 No. 5,她的許許多多的設計,開創了現代服裝的無數個第一次。

香奈兒,是個不甘向現實低頭的女子。如果她想要的,現成沒有,她就去創造。米撞黑的鞋子、晚裝長褲、穿上金鎖鍊的皮包肩帶、透過精準的化學公式所研製出來的香水、綑絲帶邊的羊毛外套......一切一切,如果現成的沒有,她就自己創造。香奈兒不會向現實低頭。

我興奮地跟康小姐說 Chanel 的手袋和外套作興綑絲帶邊,極可能是源自「鎖鍊針步」。

話說呢,一九一三左右,香奈兒跟情人到多風的海邊渡假時,為了禦寒,便抓了件情人的男裝套頭毛衣,要把它變成一件女裝的 cardigan。香奈兒的方法是:拿起剪刀,剪開毛衣的正面,加上衣領及蝴蝶結,並用絲帶修飾剪開了,披口的毛邊--這項修飾,我想用的可能便是「鎖鍊針步」。

大哥哥,呢篇文,一定要讀俾康小姐聽啊。

星期五, 7月 11, 2008

你有冇諗過投稿呀?我覺得你d小品得喎。

獨奏

我一個人逛商場。

大堂的正中央,平台上的大三角琴靜靜的躺著,空無一人。

同一座琴,同一個地點。那時我跟你逛同一個商場,有鋼琴師在演奏《夢中的婚禮》。我說我非常喜歡這首歌,你說你也是。

其實每次看見商場中的演奏,我會都有點慨嘆。演奏者努力表演,旁人毫無興趣,彷彿他們從來沒有存在,直行直過。像閣下對待街上的寬頻推銷員一樣。我常常想,如果只是想商場裏有點音樂效果,直接廣播音樂就是了,沒必要這樣侮辱人的。

演奏者應該得到起碼的尊重,但人們總是把他們看成街頭賣藝。偏偏歌星上台咪咀,就萬人空巷。

「難唔難彈架﹖」我問。

那時你搖搖頭,說:「五級之嘛。」

五級,對我來說,很難了。

「我練好,然後在婚禮上彈給你聽吧,好不好﹖」我從後抱著你,在耳邊細細地問。

然後你就不斷傻笑。

這 首歌,我覺得用在婚禮上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但大多數的婚禮,都會播Mendelssohn的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Wedding March,婚禮進行曲,老實講,不看名字,不是聽慣聽熟,我會以為那是一首拿破崙凱旋曲。還有的婚禮會邀請詩班獻唱不知名的聖詩,嗯......其實應 該有知名的,只是我對聖詩的認識太少了。但我也沒有打算認識,填中文詞的聖詩大部分都很難聽,難聽得令我覺得那簡直是侮辱了「詩歌」這兩隻字:平仄不分, 又不押韻,算甚麼詩﹖至於歌,一首歌十隻字可以十隻都錯音,怪不得香港現在有口的都可以做歌星了。

說到這裏,你黑面,然後一聲不響走了。

我又踩著了主基督耶穌的尾巴了。

但我不是馬戲團裏的小丑,不能只在面上畫個大笑面,然後逗觀眾歡樂就交差的。

如今我望著空琴,有點唏噓。我跟它一樣,寂寞地站著,台上台下,我倆何其相似。

黑白分明的琴鍵,從來都不是它的優點;拉得緊直的鋼弦,也沒有人有心思研究。

我搖了搖頭,想把回憶揮去,心中卻又不由自主地奏起了這首曲子。

這 首歌若果叫《夢中的戀愛》,我覺得會更加合適。旋律帶著浪漫,還有少許隱藏著的燥動,彷佛宣示著每段愛情初始一刻的甜蜜。但很多會鋼琴的朋友都不會奏這首 歌,不是不會彈,而是神緒總是拿握不好。功力的高低,你聽到第二三小節就已經知道。那是我自己要求過高了。如虛似幻的感覺,我等存在於真實世界的凡人,怎 能參透﹖

像戀愛一樣,怎樣才能完滿﹖我不知道。你想得太容易了。

於是我放棄在逛商場時思考這個近乎哲學的命題。

然後離開。留下已經沒有意義了。

當你彈《快樂頌》的時候,可有問過它是否一樣快樂﹖當曲終人散,你可有向它致意﹖

我轉過彎,大三角琴就在我的身後沒去。

我 忽然記起,當年有朋友為了「溝女」,特意去學了當時被李雲迪彈得很heat的Fantasie Impromptu,他練了十幾節,在女孩面前演奏,才盡,就攤一攤手,說:「今日就到呢度啦」,女孩因而傾心。我想起Mystery教人落pub溝女的 其中一句Opening:「如果我不是個gay佬,我就會喜歡上你了。」,他的理論是,只要令那女孩子喜歡了你,你是否gay佬,根本毫不重要。

想到這裏,我苦笑。

小時候學鋼琴,小提琴,我總是希望,日後若果戀愛,只要她不嫌,我每日都可以為她彈奏,像《一千零一夜》裏的王后,每天為國王說一個故事。

寓有深意,絕不重覆,更不取巧。

而她貓在沙發上,把貝多芬的Moonlight Sonata,化為她私人的Lullaby,邊聽邊睡。

或者莫扎特的Piano Concerto #21 : Andante,作為暴風雨後的撫慰。

雖然事實是她總以為那只是我在引人注目,或發洩情緒的行為,因而生厭。她不知道的是,旋律,是特意為她而奏的;曲子,是特意為她而寫的。其他人如何看待,我根本毫不在乎。

是她太深奧,還是我太膚淺﹖她太成熟,還是我太幼稚。我不知道,我像鋼琴旁的獨奏者,認真的奏著,總盼望能夠偶然引起她的共鳴。

可惜,她偏偏說自己是商場裏的過客。


星期四, 7月 10, 2008

教堂。彌撒。聖體聖事

六月廿二日,星期日,我和律師到布拉格的魔鬼教堂望彌撒。

是的,我們都是天主教徒。我們的相識,亦是因為這個宗教。(惡女人,我倆又何嘗不是呢?)

布拉格的教堂很多,不過平日都是鎖上了的,不像意大利的教堂,可以容許遊人參觀,或讓旅途上的教徒,在其永恆的飛墜的那麼一個時刻,進入一所異地的教堂,輕輕坐下來,對自己的生命輾轉思歸。

教堂
有云布拉格是個建築博物館。散佈布拉格城各處的教堂,亦儘見不同的建築風格。

很奇怪的。比如說,你在巴黎聖母院,你會很輕易地了解何謂巴洛克教堂;又比如說你在意大利的舊城,你會認為羅馬教堂的特色很明顯。但如果你置身布拉格這個步行城市,走兩步你又見到一間教堂,你便會覺得所有建築都差不多,並且,after all,所有的都是教堂。

彌撒
感恩祭以捷克語舉行(我猜),我們當然聽不懂亦不會說。

但又不可以說我們不知道在發生什麼事情。我「知道」神父在說什麼,我「知道」信眾在答什麼;我知道何時起立,何時領聖體;我知道那個袋子是收奉獻;我知道那個時刻到了,我便低頭默念經文。

船山先生說過,尊循同一禮儀的,便是合一的教會。

禮儀,對普世教會來說,會不會,是一項克服巴別塔的手段?

體聖事
對,這一分段,我是讀了公教報的聲明,然後有感而發的。

撇開餅酒祝聖的意義(對不信此道的人來說,這沒有意義),只想和議的這一句:我地講緊既係﹐對那個儀式的尊重。

教堂是莊嚴的地方,彌撒是莊嚴的禮儀(可能稱得上是禮儀的,也必然是莊嚴的儀式),在場的信眾一定是懷著莊重的態度去參與彌撒。一個成年人,在莊嚴的彌撒中,心智該足以分辨做甚麼是恰當的,做甚麼是不恰當的。

我同意公教報刊發聲明,以正視聽。我同時亦希望教會人士/教友能have mercy,不要說得過了火位。

星期二, 7月 08, 2008

Don Giovanni

布拉格第一晚係第一定第二呢應該係第一因為當時你好想睡),去看了木偶戲 Don Giovanni

Don Giovanni 即是唐璜那個玩世不恭的浪子




Act I, Scene One: Donna Anna’s Courtyard

It is night and Leporello, pacing outside the house of the Commendatore, grumbles about his unpleasant work, having to serve someone like Don Giovanni. His musings are interrupted as a raging Donna Anna flies out of her house pursuing the masked Don Giovanni, who has just tried to seduce her. When the Commendatore comes out to defend his daughter, Don Giovanni kills him in a duel. Anna returns with Don Ottavio, her fiancé, and finds her father’s body.

Act I, Scene Two: Plaza Major

Don Giovanni, on the prowl again, encounters Donna Elvira, a lady whom he had abandoned. Don Giovanni asks Leporello to distract her, which he does by reading from a catalogue of his master’s love affairs. Don Giovanni escapes.

At a peasant gathering, Zerlina and Masetto are celebrating their coming marriage. Don Giovanni is smitten by the pretty girl and gets Leporello to drag Masetto off while he makes his advances on Zerlina. His progress is interrupted by the reappearance of Donna Elvira, who spoils his plans by warning Zerlina about the libertine.

Momentarily thwarted, Don Giovanni meets Don Ottavio and Donna Anna, the latter now in mourning. Anna recognizes his voice and knows he is the man who tried to seduce her. She swears vengeance and enlists Ottavio’s help. She leaves and Ottavio sings about how much he loves her.

Act I, Scene Three : Don Giovanni’s Garden

At his palace, Don Giovanni plans a new party. In the garden, Zerlina asks Masetto to forgive her apparent infidelity, and Don Giovanni invites them in. Elvira, Anna, and Ottavio appear, masked and cloaked. Giovanni tells Leporello to invite them in as well, while the three vow to punish the libertine. Inside, as the orchestra strikes up a minuet, Giovanni asks Leporello to distract Masetto and takes Zerlina off. When the girl cries for help, Anna, Elvira, and Ottavio confront Giovanni.

Act II, Scene One : Don Giovanni’s Garden

It is night. Leporello asserts that he is fed up with his master’s behavior. Giovanni appeases Leporello with a few coins and then orders him to exchange cloaks and hat with him, so that Giovanni may better woo Elvira’s maid. Elvira appears, and Leporello, feigning his master’s voice at Giovanni’s command, manages to take her off into the night. The Don is now free to serenade the maid.

When Masetto appears leading a band of peasants to punish Giovanni, the disguised rake gives them instructions to spread out, but keeps Masetto with him. He then beats Masetto and escapes. Zerlina hears Masetto’s moans and gently comforts him.

Act II, Scene Two : Donna Anna’s Courtyard

Elvira has followed the disguised Leporello to Anna’s house, and now Anna, Ottavio, Zerlina, and Masetto, all of them mistaking servant for master, join in denouncing him. Frightened, Leporello finally unmasks and manages to escape. Ottavio goes to get the authorities to arrest Giovanni. Meanwhile, Elvira feels sorry for Giovanni, as the noose tightens.

Act II, Scene Three: The Cemetary

Leporello finds Giovanni in a deserted cemetery, where a statue of the slain Commendatore suddenly addresses Giovanni in tones of impending doom. Giovanni orders the frightened Leporello to invite the statue to supper. The Commendatore accepts.

Before going to arrest Giovanni, Ottavio again pleads his love to Anna, but she asks him to postpone their marriage so she may mourn her father properly.

Act II, Scene Four: Don Giovanni’s House

In the banquet hall, Leporello serves supper as a stage orchestra provides musical accompaniment. Utterly distraught, Elvira enters and begs Giovanni to repent, but he dismisses her contemptuously. As she leaves, she screams in terror — the stone guest has arrived. Leporello hides. The statue speaks: “Don Giovanni, you have invited me to supper.” The statue invites Giovanni to supper in return, which Giovanni accepts by giving his hand to the statue. The moment the statue seizes his hand, Don Giovanni feels pain and terror, and eventually is dragged down to hell. The other principals appear and sing the moral of the story: As you live, so shall you die.

source: http://www.wbopera.org/0304/Giovanni/story/index.html

不過我最喜歡的莫札特魔笛

### 我是一個愉~~的捕鳥人..只是笑~的捕鳥人我大~~~~到處傳......。###

嘩小時候的記憶呢真係厲害


讓座,關心,風度 etc

1.
我上車後站在司機背後,搖曳著。前面有個空位,但我想站一會,便沒有坐下。

下一個站,印裔男子上車來。他有點急忙,撞了我一下。他一邊道歉連連,一邊往我這兒擠進來。他看見了我前面的空位,便問我要不要坐,我說:「不,謝謝。你請便。」

他坐下後,我便一直微笑。

2.
又是倫敦的巴士,兩個高大的年輕人在說說笑笑。其中一人看見身後有個空位,他走去坐下。坐下來的視點讓他看見了前方有一位太太,挽著手袋站著。他便伸手扶了扶太太的手臂,跟她說:「對不起,我先前沒有看見你,請問你要不要坐下?」

站在二人後方的我看見了這一幕,便微笑。

3.
在公司我有一把藍底白色圓點的傘。我常把傘子掛在桌子旁。

辦公室是 open office 設計,不設房間,一望無際。

出門前有一陣子老是下大雨。有那麼的一天,外面下著滂沱大雨,我便把傘子帶走。該死的是,我離開公司穿梭巴士時把傘子遺忘了在車上。

隔天午飯,一位不相識的女同事經過了我的桌子又走了回來,她彎下腰問我是不是不見了那把藍底白色圓點的傘。她說她前一天在穿梭巴士看見了一把藍底白色圓點的傘,掛在無人的座位前,她便想那會不會是我的傘?想著想著,她已經下了車,但還是忍不住走回頭去關照司機說那把傘子,該是同事的,請好好保管一下。

我聽著女同事的敘述,非常感動。

-.-.-.-.-.
我們公司高度提倡 work-life balance,辦公室大樓亦附設健身室、球場等康樂設施。公司整策亦能體恤有家庭崗位的同事的需要,推出了一系列的措施去配合。另一方面,由於都是科技人的關係,同事之間沒有太多政治,相處頗為融洽。

我相信,本公司的職員,大抵可以算是 happy staff。

那位留意我掉了傘子的女同事,細心又有愛心,這是她個性的美善之處。

而我覺得,公司整體和洽講求work-life balance的氛圍,有助個性美善的同事發揮她們的真性情。

如果公司一味剝削員工,人員之間又勾心鬥角的話,大家一定整天繃著臉皺著眉。如此般,還會有好心緒去留意身邊的人事物嗎?

-.-.-.-.-.
英國的讓座事件,令我對風度別有一番體會。

先不說讓座,說一說推門。

很多辦公大樓或商場的入口,都是八尺高的玻璃門。

八尺高的玻璃門,加上風力,很多女士都會推得很辛苦。ifc 連接碼頭天橋那邊的玻璃門,只要外面大風一點,站在裡面的我,一手要按著裙子,一手推門...通常,都推不動。

如果你是孔武有力的男士,你見過無數女子推不動那度門,你會不會在身旁的女子未伸手前,出手相助?

幫女士推門,讓座等等,是你關心別人的需要。是你有餘暇有閒心去從容地關心別人的需要。當然,女士都可以幫別人推門,讓座予有需要的人。

星期日, 7月 06, 2008

如果有天我們湮沒在人潮之中,庸碌一生,那是因為我們沒有努力要活得豐盛。

星期五,我甫下樓便看見了你和你的車子,我非常快樂,雖然我一上車你便打電話給同事,談甚麼 election right 的問題。

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瘋了,十一時多你在赤柱說不如回中大走走,我竟然答應了。車子從火炭繞上九肚山,我心裡滿是溫柔。呵我們當時還真年輕。

中大多了許多新建築。月色下,都很美。

Lady Shaw 叫 Lady Shaw,我真的忘記了。散步於用心經營的天台花園,你指著樓下一間間的課室,說起那時考試時份是怎樣的萬人空巷,我才有一點兒依稀的記憶。又原來我連鄭棟才是一座教學樓的名稱也忘記了,所以我才問你鄭棟才教的是哪一科。

你記性原來這麼好,居然記得上回見面,我拎的是一隻紅色長方形手袋。你一向對我好,我知道。我不知道的是你是不是對個個都一樣好。

從逸夫書院到新亞書院,你不停說中大實在是個戀愛的好地方。我便不停後悔當年沒有狠狠的談幾場校園戀愛。當年跟校外人拍拖,還以為自己好型。

你這幾年來事業上的經歷,令我覺得自己畢業了六年,六年都在混吉。不是月薪多少的問題-老實說我實際時薪比好多人高-而是燃燒的問題。我都沒有怎樣燃燒自己,我太懶散,亦未能咬緊牙關去吃苦。我常常高舉存在主義的旗幟,但我未有竭盡全力,實現自己。

「如果有天我們湮沒在人潮之中,庸碌一生,那是因為我們沒有努力要活得豐盛。」黃碧雲如是說。我說的混吉,就是沒有努力要活得豐盛。

什麼是公義?

小瓶子小姐:
謝謝你問。但抱歉我並未有很清晰很簡潔的答案。現階段我只能說,彰顯公義是在眾人面前對一些不屬私事的範籌的「有冇搞錯呀咁都有/得?」的事破邪顯正,並嘗試撥亂反正/提出撥亂反正的方法。

公義是出於仁愛、正義,及機會的平等的。我相信。

我亦相信公義應當是普世認同的價值。而公義得以獲得普世認同,有時,是出於人內在的理性;有時,是透過教育;有時,有賴走在時代之前的智者/先知的指引。所以,公義一時一刻,未必等同大多數人的取向/價值觀,但我認為公義必需有潛能逐步成為大多數人的取向/價值觀。

我覺得衡平法跟公義有莫大的關係。但我未想通。

這兒有些過往的討論,涉及「公義」,或可一讀。

謝謝。

星期五, 7月 04, 2008

請伸出援手

秉承歌德先前張超雄的說法,我五月時讀報讀到以下新聞,便想:「唔理乜野都好,香港作為一個發達社會,讓大量開稀奶粉的故事存在,是不公義的;而如過香港真係有人吃不飽,或有好多人開始吃不飽,也是不公義的。」

窮 主 婦 開 奶 「 溝 稀 D 」 慳 錢
2008/5/12 蘋菓日報

【 本 報訊 】 不 少 窮 媽 媽 面 對 通 脹 加 劇 「 憂 柴 憂 米 」 晚 晚 失 眠 , 根 本 不 知 昨 日 是 歌 頌 她 們 的母 親 節 。 有 調 查 發 現 , 近 七 成 貧 窮 家 庭 的 母 親 為 對 抗 通 脹 選 擇 到 街 上 執 拾 舊 報 紙 或汽 水 罐 等 轉 售 幫 補 家 計 , 也 有 窮 媽 媽 為 減 少 奶 粉 錢 支 出 , 將 奶 粉 混 多 點 水 「 溝 稀 d 」 , 只 為 每 月 買 少 一 罐 奶 粉 。

社區 組 織 協 會 本 月 初 訪 問 138 名 來 自 各 區 的 貧 窮 媽 媽 , 發 現 逾 八 成 家 庭 平 均 月 入 只 得 6,500 元 , 她 們 因 憂 心 通 脹 而 經 常 失 眠 , 78% 會 為 省 錢 而 每 天 少 食 一 餐 。

伍 女 士 育 有 兩 名 分 別 11 歲 及 不 足 兩 歲 的 兒 子 , 每 月 只 得 當 地 盤 工 、 月 入 不 足 7,000 元 的 丈 夫 養 家 。 為 節 省 開 支 , 她 為 幼 子 開 奶 時 只 用 兩 匙 奶 粉 水 , 較 正 常 少 一 匙 , 「 一 個 月 就 可 以 買 少 罐 奶 粉 」 。 為 省 錢 她 又 不 買 尿 片 或 尿 布 ,每 晚 叫 醒 幼 子 起 床 小 便 三 次 。 單 親 媽 媽 施 女 士 則 說 , 近 來 因 為 要 應 付 通 脹 壓 力 而 瘦了 10 多 磅 , 更 曾 因 在 街 上 執 拾 別 人 丟 棄 的 半 壞 瓜 菜 藉 以 節 省 菜 錢 , 卻 遭 兒 子 嫌 棄 , 使 她 非 常 傷 心 。

「 食 唔 飽 」 變 社 會 危 機
協 會 幹 事 施 麗 珊 表 示 , 現 時 基 層 已 因 通 脹 出 現 「 食 唔 飽 」 情 況 , 各 種 貧 窮 家 庭 問 題 或 會 變 成 社 會 危 機 , 希 望 政 府 可 延 長 免 費 育 至 幼 稚 園 , 並 放 寬 申 領 綜 援 及 公 屋 的 資 格 , 採 取 措 施 遏 止 通 脹 等 。

當時我立即聯絡好友,希望打聽多點內容,但報館因四川地震,人仰馬翻,此事便擱下。

今天,我跟聖雅各福群會的職員聯繫上,知道他們核下的眾膳坊經研究後發現綜援金額未能足以資助有需要家庭購買足夠的嬰兒奶粉及日常用品。有見及此,眾膳坊試行「助苗」奶粉資助計劃,透過計劃每月資助1罐900克的奶粉予1歲以下的綜援嬰孩,每個個案最長可申請6個月的奶粉資助,以減輕其經濟負擔。

此外,我還查詢了下資料:
  1. 行政費:「助苗」奶粉資助計劃的捐款獨立入賬。分發奶粉的行政費由聖雅各福群會absorbed。而聖雅各福群會的行政費來自他們的年度慈善高球比賽及其他籌款活動;
  2. 現有受助家庭數目為104,有增加的趨勢;
  3. 受助家庭需由社工轉介方能參加此計劃;
  4. 轉介機構多為各地區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青年中心,及議員辦事處;
  5. 為免卻轉售奶粉圖利的可能性,每個案按月發放奶粉一鑵。奶粉鑵上並刻有字樣,以茲記認;
  6. 聖雅各福群會為每個個案存檔。
你也可以伸出援手:
  • 捐款或奶粉予聖雅各福群會。可聯絡吳姑娘,電話2975 8777。現金捐款一百港元或以上可穫發退稅收據;
  • 如果你有美贊臣奶粉廠的network,例如市場部,請與我聯絡。

星期四, 7月 03, 2008

啟事

各位朋友仔:
正式開戰,不想累街坊,不想累家人,短期內不會再寫網誌,大家要找我,可以直接打電話或電郵給我,亦可請七十樓代轉,關心我動向,留意我工作那個機構就可以了。
謝謝。
三點

愛。謝立文

其實我愛謝立文,而我覺得麥家碧很幸福。

有一個可以提昇、擴闊自己思維眼界的男子在身邊,對我來說,便是幸福。

所以我喜歡說,喏,謝立文的故事。

所以你會發現,我時時都對思維眼界比我高、比我闊的男子表現莫大興趣。

有些人會話我虛榮。但其實是我自私,我要時常昇越。

像不像一隻黑蜘蛛?

哲學家說的問題,我自己是從謝立文的啡版 snowman 處得到超脫。

謝立文,真的很好本事。

不過,謝立文也要對現實低頭。家長不喜歡排泄物,啡版 snowman 就不再發行了。

但其實,我最愛的系列,一直是 啡版 snowman。

能將啡版 snowman 寫得比 snowman 更出塵更詩意,就是我愛的,謝立文。

星期三, 7月 02, 2008

道聽途說黃碧雲

半山柏道有間兼營咖啡及糕點的二手書室,那天我上那兒找章小惠的書,不果。書店主人著我留下資料,容他再幫我找找看。我留下了名片,並請店主一併幫我尋找一下「揚眉女子」,順手買下了店內僅有的兩本黃碧雲給小justin。

今天路過書店,店主不在,便請店員代為提醒尋書事宜。須臾,店主來電,告訴我他已代為尋遍全港,不獲。倒是他自己,走去買了本「後殖民日記」,在家中的書架上供奉著。

開心得我呢。(<--我真係上腦)

星期二, 7月 01, 2008

寫在好久之後(又名:即係都係要寫)

1. 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大哥哥呀;

2. 唔反駁,並不是疲累,而是當其時好狠忙,冇佢咁好氣;

3. 當然,唔反駁=/=無野好駁;

4. 除了以子之矛、稻草人謬誤、不當比喻外,仲有一個失誤,亦都係最大的失誤,就係混淆了 a chain of matters, correlation 及 causal relationship;

5. 心上自有權衡,我一向唔會覺得自己不喜歡的,便是不好的。可以係你有九十九樣好,就只有一樣不好,但我卻會因為那一樣不好而不喜歡,不過同時我不會拒絕承認你有九十九樣好!仲有可能係,你有一百樣好,不過我有一百樣不好,所以我不喜歡你,但同時我非常清楚你好好而我唔好的事實;

6. 所以我的那一句,正如大哥哥所說,(獨立來看)是廢話一句;

7. 咁當然,在原文的脈絡,那句說話並唔廢;

8. 色狼?下?

9. 如果我係踩波車男孩,俾阿媽打完之後我會問阿媽既然你叫我克制,咁你有冇叫個長褲人唔好惡意踩人腳踢人後踭丫?

10. underprivileged 唔係一種 privilege;empowerment 唔係透過姑息;

11. 愛死你!
11.1 我倆的思想頻律極為相似;
11.2 印像最深的不是其他,而是那次你說你在堅道看見了勞思光,然後好驚;
11.3 我立即想:采!你撞鬼喇!
11.4 然後有人留言說驚嚇度應該等同見到白先勇;
11.5 咁我就,咦?嘿!
11.6 我喜歡讀你寫的東西。

12.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愛死你!

13. 有人話我「兜」;我「兜」咩呢?come on,又唔係番緊工;

14. My heartiest apologies for any incomedies caused. (statement inspired by 兩面老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