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16, 2008

Metaphysics

生菓日報所載黃福全記者會言論之一 :「 鍾亦天被捕當天承認相片屬淫褻。」

咁,若當事人「承認」相片中人係黃sir你阿媽,你會否便認為真是那你阿媽,然後二話不說把當事人斬死呢?

星期三, 2月 13, 2008

轉貼!

情人節椰菜花驚魂
by 桃紅三點式

還未坐下,鄰近的同事就大呼小叫,「喂,阿邊個話想向你示愛喎,叫妳快o的打畀佢呀!」

桌上,有束花。

他口中的「阿邊個」,是某部門的「大佬」,大佬在內線電話中,細訴今早的奇遇,「妳見唔見到扎花呀?我見拎扎花無乜相干咪幫佢拎囉,個女仔斯斯文文架喎,o係車站度係咁叫人拎畀尋日寫頭條果個(!),嘩,宜家風頭火勢,唔知係咪點相架嘛,梗係無人敢認生果人啦,我諗左好耐,唔通同信用卡有關?信用卡公司送禮物?拎扎花唔會劈友卦?我睇過咁多戲都無劇本係咁寫架喎,我見佢斯斯文文,好淡定,講到好似好輕鬆又畀哂卡片,咪同佢拎囉。妳睇下有無偷聽器?會唔會佢宜家已經聽緊我地講野?我後尾搭lift,o的人都話我呀,『你真係同佢拎呀?』」大佬一口氣講完,不等我插嘴,問:「咁,妳受唔受佢溝呀?」

居然有人為了在情人節前送花給我,在前往堆填區、敝公司的車站逐一查詢等候者是否生果人,大家知道來意後,都一一否認。

我們這一行,仇家多,人人怕死,妳這個小鬼想令我身敗名裂嗎?我服務的社團有很多支部,妳遇著那位好心大佬幸好跟我稔熟,唔係我死都唔掂。

至於妳口中那朵奇花,咪就係椰菜花囉,死野!

(好好好,睇住黎,我下次就去妳中環總部見人就問,送隻生雞畀妳,睇下會點!)

咁,幾樣:
  1. 稱呼贈花者為「死野」呢;
  2. 個個十一點幾等廠車返工,但個個都話自己唔係做報紙既o的人都話我呀,『你真係同佢拎呀?』
  3. 幾醒呀我你話,挑通眼眉估到果位善心先生乃「大佬」級人馬;
  4. 果位大佬問明我係私人送禮之後,即刻質疑我點解會出現向廠車站,唉,我都要入堆填區報到丫嘛,姐我都有廠車搭架喎;
  5. 咩椰菜花呀,好似係牡丹既一種黎架喎......咪喇,不如你聽日向我個廠車站托我d同事拎入黎俾我等我詳端詳端丫。

星期二, 2月 12, 2008

嘿嘿嘿嘿!

近日寢前閱讀的是林語堂女兒著的自傳式讀本林家次女

翻書到四十六頁竟看見船山先生像聊齋裡的狐鬼一樣被裱在書頁上當即大驚悸然而掩書蒙頭睡也

嘿嘿嘿!

這間公司,終於有人用「厲害」來形容我了!

嘿嘿!

約半年前吧,樹上歌德先生誤把買賣盤掉轉了。我這個涼薄的旁觀者無視當事人的忐忑,自在訕笑。

昨天呢,我在這低處未算低的大跌市,卻把賣盤錯做成入了買盤。

哇,好驚囉!

好在,今早小小陽春小裂口,成功售出錯入了的貨,並不用蝕交易費。

實在太驚險了,我打電話吵醒了尚在夢中的(從未是)股神,告訴他我都係唔玩即興炒賣。

嘿!

K:
你說我信封面上的字怎樣怎樣,我便疑惑起來:咦,我什麼時候親筆給你寫過字呢?

剛才吃餃子時突然恍然。

嗯,想當年,你是我的編輯嘛,我麼,便是個常常陷入脫稿邊緣的撰稿人。

憶起當年你在舞台下與觀眾剪不斷理還亂地苦苦冤纏,而我則只顧在台上與小丑先生跳華爾滋的情形呢,就,嘿!

又,這一兩天會奔波與堆填區與城市之間。姑且看我倆會否在並列的廠車上來一番這麼近,那麼遠。

又又,那個袋,嘿!其實是想你貼出來引誘愛好車工漂亮整齊的怒火媽媽。

咦,我既記得怒火媽媽的喜好但又把袋子送往給你呢...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呢我?!

星期一, 2月 11, 2008

城崎温泉

城崎温泉位於日本關西兵庫懸,名乎其實的一個源遠流長的溫泉勝地。大阪及京都每天皆有多班特急火車直達城崎温泉;由大阪出發的話,車程約三小時。火車票需於各車站的綠色窗口,即客戶服務站購買。

這是我第三次造訪城崎温泉,並二度入住白山旅館。

為了盡情享用温泉設施,我便乘坐了上午十一時從大阪火車站出發的特急火車,以便能在下午二時 check-in。滴水不漏。

前一夜寄居難波區,是以早飯都未來得及吃,我便「拖家帶眷」地鑽入地車,再趕火車。

火車隆隆開動後,我掏出先前買下的年輪蛋糕。澄澄一圈的鵝卵黃,是一份如此溫柔的食糧。我便與一路上握在手中暖掌的熱牛奶紅茶貼貼面,算作與那開罐當立即煙消雲散的暖流來個最後的依偎。

不過是用頓匆促的早餐,我也喜歡自製一番戀戀風塵。





繁星流轉

納悶的飛行,時間的掌握都不由我,我便把婉錶脫下。

出神間,眼角竟有閃爍流星劃過。

Omega Constellation Iris, 在我無意識的撩弄下,竟眨現了顆顆亮星,湊出一片獨我知道的漫星羅盤。

星期日, 2月 10, 2008

非禮勿視

湯神父說要非禮勿視。

我倒想起了尊嚴。

尊嚴,便是一個人能夠好好地,順己地管理自己的身體。

應該是德蘭修女說的吧,這是她在垂死人不由己扭曲肢體上的領悟嗎?

承載了身體真實影像的照片,是否身體的伸延?

要在道德的光譜上找個定格,我會站崗在「尊嚴」二字。

拖一皮箱的紅


酒酣耳熱,我眯著眼跟律師先生說倘若夏季來臨時他還未為感情所羈絆,我倆就上一趟歐洲。

或往英倫,或去布拉格。

布拉格的話,我便要帶一條搖搖欲墜的吊帶小黑裙,用一隻金光閃閃的手挽袋。

當年揹隻背包取道西伯利亞火車回英國的律師先生笑說:那你豈不是要拉一隻行李箱。

當然了。

我喜歡拖行李箱上路。

鮮紅的行李箱給我的意像,總是一個無人的夜裏,在長崎,我獨個兒拉著它,在找一家酒店。

那影子,拖一皮箱,裊裊。

星期一, 2月 04, 2008

再談心上自有權衡

國內娛樂傳媒引述就私照事件訪問謝霆鋒時,他回答說與妻子商量過了,妻子說照片是假的,他相信妻子。

今天讀報,狄波拉說她不會就私照事件質問媳婦,因為如此做法,有失奶奶身份。

我認為謝霆鋒和狄波拉的對答非常得體,亦令我感動,是整件不堪回首的事情中唯一的清流。

手執鏡頭的拍攝者的錯、上載者的錯、傳閱者的錯、執法機構的錯,我無意討論。一在這公開園地描述照片內容是如何私密,就算最後寫些悲天憫人的語句,亦是一種往他人傷口洒的鹽花。淋漓盡致地寫罷感官是如何地刺激,再拍拍跌在身上鹽塵不分的灰燼,站上小講台大嘆可憐可憐好可憐--沒有比這更虛偽的事了。

拍攝者的錯、上載者的錯、傳閱者的錯、執法機構的錯,我無意討論。但拍攝者的上載者的傳閱者的執法機構的罪呢?我腦海中卻閃現了「饕餮」二字。執法機構的罪或許還應加上「驕傲」。

然而俗世凡人,饕餮是免不了的了。

說回謝霆鋒對傳媒的回應,我不是說我相信他的話。不,他一個字我也不相信。他說話的內容不是事實。但我欣賞他的回應。好個四兩撥千斤的回答。

我對謝霆鋒對傳媒的回應的感動,其實與「理由」及「原因」有婉轉的關係。

魔術師在自己的文中提到:
起碼要有一個能夠說服自己的理由好讓自己在做不想做的事情時在嘆息自己能力所不及的時候可以給一個藉口自己安慰自己開解自己

理由在這種負面的情況下會比正面情況更來得有用錦上添花總比不上雪中送炭


我原全不能同意這樣的想法。

Methodology of Thinking 首數課一定會引導學生思考「理由」與「原因」的差異之處。

「理由」與「原因」雖然都是用於解釋一些事情為何會發生,但「理由」與「原因」不同,因為「理由」 justifies 事情為何要/如此發生,嘗試為後者提出一個正面的、有理據的前題。

自己在做不想做的事情時,自己在自己能力所不及的時候,要為心中的鬱結找個出口,要找的,是一個「原因」,而非「理由」。

「原因」不是用來justify 事情為何要/如此發生,所以我們比較能面對現實,比較不容易扭曲事情本來的面目。

再引錢鍾書《釋文盲》的這幾句說話:
生來是個人終免不得做幾椿傻事錯事吃不該吃的果子愛不值得愛的東西但是心上自有權衡不肯顛倒是非抹殺好壞來為自己辯護。」

為「負面」的情況送上雪中炭的,不是「理由」,而是「原因」。硬找個「理由」來當成一個藉口來安慰自己,開解自己,只會愈來愈陷入思想的桎梏中,不能自拔,以至在寒風冷霜之中,結滿霜痕。

謝霆鋒與妻子在家關上門後,問的,一定不是理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