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6, 2008

男人的悲哀

1. 黃雀在後




2. 供奉

閒話家常

昨夜寒風凝了一室的冷氣,各自淋浴後都進了睡房來。

A Panda:「凍呀今晚,你著番件衫瞓好喎。」
Amanda:「唔著,我偏唔著!」
A Panda:「凍死你丫嗱。」
Amanda:「哼!要著,我要著你果d。」
A Panda:「咁我除左呢件睡衣俾你好冇?」
Amanda:「唔要!我要著你睡衣入面件底衫。你件底衫俾你著暖左啦嘛。」
A Panda:「好好好。」




Amanda:「話時話,件底衫你著左幾多日架呢?」
A Panda:「嘿!」

星期四, 1月 24, 2008

就是如此。

《 悉 尼 先 驅 晨 報 》 更 報 道 , 有 500 名 澳 洲 人 聲 稱 服 食 Stilnox 後 有 夢 遊 副 作 用 : 有 人 吃 藥 後 駕 車 、 性 交 ; 有 人 從 露 台 掉 下 ; 有 人 打 開 雪 櫃 不 斷 進 食 , 七 個 月 後 增 磅 23 公 斤 ; 有 人 在 夢 中 髹 漆 油 。 澳 洲 藥 物 管 理 局 兩 個 月 前 更 新 該 藥 的 警 告 標 籤 , 指 有 「 危 險 副 作 用 」 , 包 括 暴 躁 、 失 眠 惡 化 、 思 緒 混 亂 、 產 生 幻 覺 等 。 美 國 食 物 及 藥 物 管 理 局 去 年 初 也 發 出 警 告 , 指 Stilnox 等 安 眠 藥 可 令 人 夢 遊 , 本 港 有 病 人 在 服 用 後 半 夜 燒 炭 、 自 殘 、 傷 人 及 與 人 發 生 性 行 為 等 。 澳 洲 《 悉 尼 先 驅 晨 報 》 / 本 報 記 者

星期三, 1月 23, 2008

《愛迪生媽媽》

看日劇《愛迪生媽媽》,常常興奮,時時感動。

愛問「為什麼」對事事都滿有好奇心的小男孩初轉校到小學。操場上,孩子們眾聲喧嘩在說天上彩虹,小男孩便說:「我見過筆直的彩虹。」

「你講大話!哪有彩虹是直的?彩虹都是橋一樣彎彎曲曲的。」一個孩子立即說。

小男孩在思考,其他孩子們可沒讓空氣寂靜,相信彩虹都是橋一樣彎彎曲曲的都一股腦兒叫囂著說「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

小男孩仍然在思考。

須臾,小男孩說對先前首先指出彩虹都是橋一樣彎彎曲曲的那孩子說:「你說得對。」

那孩子錯愕了那麼一下子,便回過神來.對小男孩重申:「你講大話!」

小男孩說「你說得對。」

「你講大話!」
「你說得對。」
「你講大話!」
「你說得對。」
「你講大話!」
「你說得對。」

此時,其他孩子們之中便有人發現了「你講大話!」「你說得對。」兩句說話之中奇妙有趣的地方。發現的孩子大叫:「嘩,話兒在團團轉呀!」發現的孩子便伸長了兩手,在操場上團團轉起來。

其他孩子或明白或不明白,但見團團轉好玩,便也都伸長了兩手,在操場上團團轉起來。包括小男孩。

操場上,便在好多 merry go around 在 going around。

悖論。我笑了。

理學問題中,我對悖論(i.e.集合悖論)、六角型,及黃金分割最有興趣。

其中,理髮師悖論叫我著迷。一個不剪的理髮師,引發了我無窮的玄想。

我看日劇《愛迪生媽媽》竟看見了悖論,興奮得哇哇大叫時,身旁的男子,卻是一臉茫然。

星期五, 1月 18, 2008

賭徒先生:
不快事件是指什麼事情呢?
我可沒有不快
有隻蒼蠅嗡嗡嗡,撥撥手想把它趕走而己
說不快,是賭徒先生太將心比己,太言重了
所以亦不明白賭徒先生叫我「睇開d」的美意

我言行一向自重--特別是在別人的地方
我亦有自信所以從不需要以粗言充實說話內容

賭徒先生
恕我直言
我這兒從沒有人以粗言寫留言
但同時我意外你亦竟懂得「感到冒犯」

無論如何
我向你致歉了
請你移開玉步
並高抬貴手
別再用文字污染我的網誌

samsara has left a new comment on your post "購物":

!!!!!!!!!!!!!!!!

隆重宣佈

依個競猜遊戲由Samsara大熱勝出!

男人發現女人自己買左鑽介後,係個反應係---「閉!咁下次未要買夠一卡囉!」

嘿,男人,女人肯扭你買野,係你既榮幸,下次記得要立時雙手奉上兼心懷感謝啦。

又,係,真係好難明,但係要比d想像力,(正常)女人對鑽石既執著,真係如天災一般不能抗拒...等阿邊個攞到介子之後,你就會見到一個勁high既傻婆...bless you。

By Samsara

-.-.-.-.-.

我未到手都成日無端端笑吟吟。好開心,有能力想買就買(okok,都係要等股票甩左身先可以想買就買)。

星期四, 1月 17, 2008

致壞蛋魔術師

嘿!話你知呀,個故仔呀,xxxx又一村呀。聽日,應該呢~

仲有,你因住俾人發現呀下。

(看官係咪一頭霧水呢?拿拿拿,呢到係迷人七十樓丫嘛)

Cursor 仙

呀「嘿」君,碟仙衣個比喻實在係太正喇!如果我下次同 helpdesk 同事講:「丫我都係唔明你講咩,let's Cursor 仙!」,唔知對方咩反應呢呵。

小 justin:嗯,收尾我都有向notepad同對方講 thank you。

大師:出家人呢~善災善災。

leng jai on on: wah,yuen loi sei hard disk ah, hitachi hard disk ah;gam, yee ga woon gwoh goh san gei la. bat gwoh ji chin d ye mo sai!

師姐,我等緊你,你咪瞓呀下。

姐姐:嘿!

星期三, 1月 16, 2008

Remote Control

厠身於 IT 部門,每天都是奇妙的。

前天(其實我都不知是不是前天,可能之前 overdose 得太厲害,我精神有點彷忽),我要做 backup 但又不懂如何做,便致電 helpdesk 熱線求助。Helpdesk 同事便一邊和我解答我的問題,一邊遙遠控制我的電腦做這做那,然後突然電話斷了線。

我沒有通話那端的 helpdesk 同事的名字及直線,想重新撥電話找她也無從入手。沉吟之間,我看見我電腦的 cursor 竟然自動指向『開始』然後選了『附屬應用程式』,再開啓了『筆記本』,然後打了一段文字,指示我該如何繼續。

好詭異。

當然我知道為什麼會如此,但真的好詭異。

致壞蛋魔術師

魔術師:
久違了。
既然你也成為了壞蛋,我就不同類相殘了。

小惡魔上

星期一, 1月 14, 2008

Burma's Control of Transportation System Contributes to Hunger

把疫苗運送往有需要的人的所在地去為他們進行注射,是 NGO 常見的項目。

疫苗本身有成本,但最令 NGO 頭痛的卻往往是運輸費用。存放疫苗有溫度考慮,當然是更叫人費心。

原來不單是疫苗,在一個不民主獨裁專政權力沒有制衡的地方,連最基本的糧食接濟,亦困難重重。

各位,那些在電視上常說我們所捐的一分一毫都要完完整整地到達收助人手上的捐款呼籲,是騙人的。 NGO 不應為了有個響亮的 marketing statement,而把事情過份簡化。

人禍背後的底蘊, NGO 應告訴大家。

-.-.-.-.-.
The World Food Program is renewing its calls for donations to help feed the millions it says are suffering malnutrition in Burma, or Myanmar as it is also known. WFP officials say the military government's rigid control of the transportation system and the cost of moving goods are major causes of the problem. VOA's Luis Ramirez reports from our Southeast Asia bureau in Bangkok.

Burmese children Shan state
Burmese children Shan state
Burma is not short of food. The country saw a rise in its rice exports in 2007. But the United Nations World Food Program says the military government's tight restrictions on the movement of people and goods within the country is keeping an estimated five million Burmese without adequate nutrition.

Paul Risley, the WFP's Asia spokesman, tells VOA getting food to the remote areas where it is needed most is one of the biggest challenges the agency faces. Transportation is tightly controlled, he says, and very expensive.

"The transportation system is very much a closed...state-regulated, state-administered program," he said. "So much of our food is transferred and transported by companies and transport companies that are owned by the government and the ruling elite."

WFP officials say entrusting food shipments and paying donated money to the corruption-ridden state transportation system presents a dilemma for the agency. Risley says the WFP has controls in place to make sure the food ends up in the right hands.

"All of the food that we distribute is grown locally. We purchase rice that is grown in the delta regions of Myanmar, and thus usually our biggest expense is in transporting that rice or other food commodities toward the remote regions where we provide it to the communities," said Risley. "So, we are very concerned that our funding be spent solely on the transport of rice and other commodities, and not to go to the benefit of any particular individuals and families or people that are associated with the government of Myanmar."

The WFP says Burma's military government has eased recently eased transport restrictions in one area of Rakhine state. Agency officials say they hope more areas will follow.

Some governments including that of the United States have restricted direct aid to Burma as the country's military rulers continue to crack down on political dissent. However, U.S. and WFP officials plan to meet in Washington and Rome in the coming days to discuss a possible boost in U.S. assistance.

U.S. First Lady Laura Bush, who has taken the issue of Burma as a personal cause, last week issued a statement condemning the Burmese military rulers on the occasion of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country's independence.

Mrs. Bush said the Burmese people are living in fear and poverty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generals, who she said have plundered the country's economy and rich natural resources, making Burma one of the poorest countries in the region.



覆讀者

「固(我打了個別字,該是「箇」)中深意,不單叫小說中的主人翁姜喜寶暗暗吃驚,也讓小說外的讀者對亦舒的心思眼前一亮。」

什麼是箇中深意呢?

請看以下節錄自《喜寶》的段落:

「你脖子上那串項鏈——」
「我爸爸送的項鏈。」我說。
「很美。」漢斯說著在書架上抽出一本畫冊,打開翻到某一頁,是一位美婦人肖像,他指指「看到這串項鏈沒有?多麼相像,一定是仿製品。」
我看仔細了,我說:「我不認為我這條是仿製品,這婦人是誰?」
「杜白麗。」他微笑。
我把項鏈除下來,把墜子翻過來給他看。「你瞧,我注意到這裏一直有兩個字母的一du B。」
他不由自主地放下煙斗,取出放大鏡,看了看那幾個小字,又對著圖片研究半晌。
他瞪著我,睫毛金色閃閃。「你爸爸是什麼人?」
「商人。」我說。
「他必然比一個國王更富有。這條項鏈的表面價值已非同小可,這十來顆未經琢磨的紅寶石與綠鑽石——」他吸進一口氣,「我的業餘嗜好是珠寶鑒定。」
現在我才懂得勗存姿的美意。杜白麗與我一樣,是最受寵的情婦。
我發一陣呆。


星期日, 1月 13, 2008

Madame du Barry

今晨夢中甦醒,突然靈光一閃,明白了亦舒小說【喜寶】中那杜白麗夫人便是 Madame du Barry。

小說主人翁姜喜寶獲老年情人贈予一條美麗的紅寶石項鍊。過了一段時間,她才從第三者處知道那是杜白麗夫人的珠寶。

Madame du Barry 是法王路易十五寵愛的情婦。亦舒安排富可敵國的老情人贈送杜白麗夫人的項鍊予花樣年華的情婦,固中深意,不單叫小說中的主人翁姜喜寶暗暗吃驚,也讓小說外的讀者對亦舒的心思眼前一亮。

亦舒早期的小說不時會有這種隱含炫耀亦舒自己的見識修養的情節。是一種知識女子的煙視媚行,像一個天生尤物般用她藏在骨子裏的騷來挑𢭃讀者。

較諸近年作品的清楚明快,我比較受落早期的煙視媚行。

正如男女間的調情有高廉之分,看知識女子的煙視媚行能夠看出挑𢭃之意,是讀者本身見識修養的對照。

星期五, 1月 11, 2008

溫柔黃碧雲

說另一種語言,便換一種方法思巧。由是,說外語時我非常清楚我在說外語。由是,對外國人說外語時我非常清楚我是在與外國人說話。

那次,我與來自蒙特利以的加國小姐聊得起勁,說說說,談談談。分別後,我竟搞不清楚我剛才跟她說話時用的是廣東話還是英文。

或許,當時我是用心靈之語。

黃碧雲通我心靈。那些讀黃碧雲的人,我亦加倍留意。

黃碧雲筆下的暴烈有著宛若死亡般的溫柔小手,可以慰寂讀者的傷口。我們這些讀者,身上某處,似都長了不斷更新的肉芽。粉嫩的肉,一個不慎在衫裙之間露了出來,便是吹拂的是遲遲春風,也會叫痛。

物質與感情

他說:
在現代社會, 基本上物質與感情是有著脫不開的矛盾關係,

任何感情跟物質總是同時存在, 感情中含有物質作為基礎, 物質中帶有感情的因素 往往兩者同時在於互相矛盾之關係.

人類, 沒有物質是不能生存, 但沒有感情就失去了生存的價值, 所以人一定設法得到物質令自己在這世界生存, 才能有條件追求精神感情上的滿足.

結果物質成為所有感情的基礎,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以物質與感情的矛盾推動.

當然矛盾是有分首要及次要,

在物質成為首要, 感情為次要時, 這種人與人的關係就是基於物質為因, 推動感情出來,
互相之間是因為想得到雙方想得到的物質, 而建立感情關係. 如僱主與員工,就是這種關係,
雙方都是因為物質才願意跟對方建立感情關係. 如沒了物質, 雙方根本不會產生感情.

但當在感情成為首要, 物質為次要時, 這種人與人的關係純粹基於滿足感情而建立的關係,
如愛情, 友情就是這種關係, 雙方關係始於感情上的滿足而建立關係, 物質成為次要矛盾,
只要在交往中, 雙方能得到感情上滿足, 這種關係就確立. 當然有些情況, 會因物質不足推動交往中得到滿足感, 而不能確立關係. 有一種關係是比較特別, 她是親情, 這種關係是因血源而產生感情, 物質都是次要.

不過在人與人之間各種感情, 不論是因感情或物質而生的關係, 感情與物質的矛盾關係絕對不是絕對不變, 它是因時間不斷地改變. 當人與人的關係到了其中一方或雙方在物質得不到滿足時, 物質就會成首要矛盾, 只要雙方其中一人對對方付出物質, 矛盾才能解開, 否則關係很快破裂. 另一方面如其中一方或雙方在感情得不到滿足時, 感情就會成首要矛盾, 只要雙方或其中一人對對方滿足對方感情需要, 矛盾才能解開.

可笑的是人類生活必需要物質, 很多時候, 物質是現代生活推動感情增加廷續的重要因素, 所以沒物質為基礎的感情, 只能停留在某一空間中, 而不能廷續, 只有擁有物質, 才能確保感情. 不論是愛情, 親情, 友情都是一樣.

對小資產階級一族來說,生活當然脫離不了物質。而我認同物質有助維繫感情,卻不同意物質能增加或延續(已死的)感情。我甚至不希望我的感情是因為物質而增加。(如果有一天我變成了為一枚鐵芬尼而「愛」一個人,或更舒適的生活而「愛」一個人,我一定是對自己的價值徹底絕望了。)

生活之瑣碎酸餿難耐。脫下的衣服要洗濯撤了一地的雜物要收拾狼藉的杯盤要清潔地要拖馬桶要放藍泡泡廁紙供應要時常充沛洗衣粉要留意是否快沒有了屋小買回來的東西要立刻拆開收納。

林青霞有次在訪問中說她討厭丈夫在梳子上纏留的斷髮,丈夫屢說不改,她也就住口了,因為那很煩。同樣,脫下的衣服要洗濯撤了一地的雜物要收拾狼藉的杯盤要清潔地要拖馬桶要放藍泡泡廁紙供應要時常充沛洗衣粉要留意是否快沒有了屋小買回來的東西要立刻拆開收納等等都很煩,但這就是日常生活,是沒可能逃避的。如過兩人(或一家人)常被這些日常事情所困擾著,囉唆之聲未免出現,關係便添了一道劃痕。

幸而,這脫下的衣服要洗濯撤了一地的雜物要收拾狼藉的杯盤要清潔地要拖馬桶要放藍泡泡廁紙供應要時常充沛洗衣粉要留意是否快沒有了屋小買回來的東西要立刻拆開收納等等日常事情,可聘家務助理代行。是以,付家務助理的費用,不單解決了打理家務的問題,更拆走了一枚可能損害感情的計時炸彈。

物質有助維繫感情,是因為我們是活在生活之瑣碎酸餿之中,而物質(金錢)能令事情沒那麼難耐。當然,難耐,亦可耐--如果心甘情願的話。

星期四, 1月 10, 2008

聆聽

我自我中心,常唏哩嘩啦。但我想你們知道,因為你們是你們的緣故,我願意用眼代替嘴吧,默默地--

男人,你說吧,雖然搭不上腔,但我總在。

三點,你說吧,雖然幫不上忙,但我總在。

認真聆聽時,我常懷慈悲的心。

「悲」,在我知道我們都殘缺不全,在生命的種種磨難下,常凋零得支離破碎,焦頭爛額。所以,讓我們互相憐憫。

三點啊,我覺得我剛才對你所說的話真的出自肺府,現在我是眼濕濕地打字的。

(你看你看,男人話只說了一半,但你電話一到,便得獨個兒無癮地洗澡去了。)
(聽聽你們說的,我今天的辛勞,也就算了。)

星期二, 1月 08, 2008

The Lady Vanishes.天水圍十二師奶

前夜不幸只能淺眠,昨天午膳便夢遊一樣到三聯胡亂拾起書本閱讀。偶拾的,居然便是【天水圍十二師奶】。

十二師奶口中的社工、房署職員,大多為了完成發展新市鎮的任務而不細問情由地把市民遷徙往天水圍。

圍城不是天水,而是單一的貧窮人口此一論調,是每在天水圍發生慘痛事故時,我都可以在報章上讀到的大題目。

我不是想作社會學的陳述,我只想說說我在十二師奶口中的社工及房署職員等的行事之間,如何對人性有一番體會。

我想:如過我是房署職員;我是社工;我是房屋政策新市鎮政策的政務官,我會不會對貧窮的、新來港的、沒有其他選擇的住戶,推薦天水圍這個要發展的新市鎮?

我會。因為推薦貧窮的、新來港的、沒有其他選擇的住戶往天水圍,這樣新市鎮的公屋便會可以快速地「填滿」。這叫捨難行易。

增加庫房收入的目標壓頂,於是把市區的周遭配套完善的土地賣予私人發展商起私人樓,公屋則在偏遠的公共設施欠奉的天水圍--亦是捨難行易。

在一己的事上捨難行易,是自身的事;在眾人之事上捨難行易,則有欠承擔。

房署職員、社工、房屋政策新市鎮政策的政務官,做的是眾人之事;不過,那也是他們一己的工作。這「一己」,便容易令人忘記了「眾人」。

我願意相信人性本善。這「圍城」政策我會說可能是因為「一己」,便忘了「眾人」而演變的悲劇。

希治閣電影中我最喜愛的是【The Lady Vanishes】。故事講述一名婦人在一輛行駛中的火車失蹤了,曾目擊婦人的乘客們卻不約而同地因為各有目的便否認婦人的存在。

各懷鬼胎,卻殊途同歸的偽證,便差點成功地指黑為白。

而所謂的鬼胎,不一而足。乘客們說謊,有為了掩飾男女苟且之事,有只不過為了避免捲入官私而錯失觀賞板球賽事。

一如其他希治閣電影,【The Lady Vanishes】可茲欣賞的地方很多,角度亦多樣。但一直縈繞我思緒的,卻是「一己」之卵石墜落「眾人」水池時,所可能激起的千般浪。

星期一, 1月 07, 2008

嘿!

i was five and u were six
we broke the glasses took the sticks
i was bad u were mad
a ring I wished coz it's so
BLING BLING
it caught my eyes
BLING BLING
u sold your shoes
BLING BLING
I saw your toes
BLING BLING
u shall never let me down

(呢首係以咩歌做譜呢?)
(抨抨抨)
(船山先生一定又話我癲咗)
(貪得意寫架咋無野喎我)

星期日, 1月 06, 2008

購物

我發誓出門那刻我絕無此意,我只不過在崇光地庫吃了頓咖哩餐,然後在離開時路過鐵芬尼。

我的脾氣是想擁有的,我最終一定要擁有。

我想擁有的東西,獨立於其品牌而存在。例如買香奈兒,不是為了傾慕品牌,而是心血來潮想要隻閃耀矜貴的手袋,湊巧香奈兒的手袋給我那樣的感覺。我想這跟追逐名牌的虛榮是有微妙的分別的。

一枚晶光璀璨的鐵芬尼,不經不覺間,原來我已經想念了三個月。所以。

刺激男人,有些女子狂用他的錢。我呢,嗯。我想買的,就買。

我手指才五號,得改,晶光璀璨尚未能照耀我指間,男人是以還未知到我已經無聲無色地去購了物。

辜且等待笑看男人讀到這文章時想吐血的表情。

嘿!

星期五, 1月 04, 2008

人在中環


贈書收到了。感紉老闆美意。

博客結集,誠然是一宗美事。博客的書,除了中環老闆的新書,我手邊的便只有黎小姐的作品,還是多月前船山先生特別跑到電影中心附設的書店而給我買來的。

翻了翻【人在中環】,在腦海中跟其他博客的書一比較,便不由得想起先生的話:

“編輯是種成人之美的工夫,一部好書要面世不單是作者的事,還需要許多人配合編輯的角色就是促成參與事的每個單位都能夠盡其所長。“

【人在中環】經過編輯工序,有條理地劃分章節後,可讀性一下子提高了很多。這是一本閒逛書局打書釘的人可能買下的書。是一本真正可上架的書。

老闆,是否在再版時該把編輯的芳名也加上去呢?

-.-.-.-.-.
係呀,另外果位老闆對於我爽快地把地址告訢別人,是否好不忿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