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28, 2007

Lotus Notes

今天想用 Lotus Notes 整個 event enrollment 既 programme。結果 google 黎google 去都遍尋不穫可以參考的資料。頭爆!

剛剛跟工程師通話,他說:「我都唔識喎。啫呢d要錢既我係唔識既。」

要錢既我係唔識既-- errrrrrrrrrrrrrrrrrrr

好,咁睇下一個月後我學識幾多先。

嘿!

致平安夜以為我講下便算的某人

沒有生氣,只是有點手足無措。

我不想聽解釋,亦不想思考原因,所以便逃避電話逃避電郵。

不是生氣,只是:唔好提。

-.-.-.-.
當夜,我如伯多祿,三次離棄主。

-.-.-.-.
當然不是一件快樂的事件。

感覺正如去年在美國我在晚上九時捏著當天零時的機票辦登機手續卻發現自己遲了廿個小時一樣。

怠倦

那時候,早上的課堂,我每每都缺席。

柴琦先生說我:「哎,早上八時半的課你起不了床,我明白;但十時半的你也缺課,真是令人困惑啊。你是不是血壓低呀?日本的小朋友常常因為血壓低便起不了床,上不了課的。」

我便想起櫻桃小丸子賴床的劇情。

近日我又時常見累。日間想躺下,夜晚卻難眠。不是沒有胃口,但卻不想進食。我覺得自己是一條蛇,正進入冬眠狀態。

星期四, 12月 27, 2007

往事不堪回首

在上世紀的一個聖誕夜, 我參加了一場派對, 就在你的大宅裡。

你家中的大廳、一條狼狗、兩名菲傭、一名司機, 與及你年紀輕輕卻擁有大群活潑熱情的基督徒朋友這個組合, 令我感到有點不自在。

我是場內唯一蓄著長髮的男孩, 也可能是當晚唯一的非基督徒。 我拿著汽水小口地裝著喝, 以為這樣就可以免除參與你們在客廳中央聞歌起舞的活動。

我齷齪地寄居某角落, 眼睛品嚐著你和每名賓客的悉心打扮, 毫無疑問, 你最青春可人。

我在音樂聲中, 時而瀏覽著你大宅中的壁畫, 時而抬頭仰望水晶大吊燈, 它實在華麗晶瑩得有點過份。

我也是第一次在酒店以外的地方看到如此大的水晶燈, 仿如置身片場。

那夜許多人圍著你跳舞, 你也似乎樂在其中, 心情愉快極了。 我竟然沒受到從前牧師的善導, 在悠揚樂聲中, 聖誕佳節裡, 竟仍感到憤世嫉俗, 又犯下「憎人富貴」的罪孽。

想到自己曾犯過的, 與及漫長人生裡更多將會干犯的思想惡孽, 我便非常軟弱無力。 聖經說「罪的代價乃是死, 死後且有審判。」

是的, 我曾非常害怕那場「死後審判」。

成長期間, 我上了六年聖經課, 早上在學校操場集會時要唸主禱文, 金句背誦無數, 團契也曾是我最期待的周末節目, 如果不是中一那年發生了事, 今天我可能已是一位牧師。

想呀想的, 再抬頭便發覺你在舞池中望著我。

不知是否以為我這邊緣孤獨青年遭到冷待, 你竟從人群中走過來邀我共舞, 我心想:「哪裡有美女會請男孩跳舞的呢?」

我想起臉上的毒瘡, 非常羞澀地不知怎麼辦。

但其實, 你像看透我心深處的竊竊私喜, 竟拿走我手中「在場邊賴死」的憑藉, 把汽水放在一旁, 伸手便拉了我出「舞池」。

我身心竟輕飄飄的給你拖了出去, 任由聖靈上身, 和你跳著無邪的舞。

我也驚訝於自己身體的靈敏、多姿的舞蹈、和偶爾由你引發的笑聲, 像是前世的修為, 一觸機便自然發揮, 舒暢地手舞足蹈。

在群眾的喧囂下, 我竟有當了三分鐘巨星的妄想症。

和你相視而笑, 心有靈犀一點通, 如魚水之歡。

然後, 你給朋友下了指示, 接下來響起了浪漫情歌的前奏。

此時水晶燈光線漸暗, 一眾嘉賓圍著我們在高呼怪叫。

那是我愛極了的《沖上雲霄》(Top Gun) 主題曲”Take My Breath Away”, 由林憶蓮翻唱, 免卻語言不通的隔膜。

「思海中的波濤, 滔滔不息飛躍起…」腦神經開始下載歌詞, 並滲進血液中, 抖動起唇舌, 我開始在你耳邊半唱半讀的低吟著。

希望你不是施捨我吧, 只見你把身體逐漸貼近, 柔情地奉上若即若離的軟肉溫香, 我感到雙頰的濃瘡熱燙得快要流出岩漿了, 一種夾雜著自卑、羞愧、卻又興奮、刺激、還有點點虛榮的心跳和高燒都令我不知所措。

“Come on… take my breath away…” 歌曲裡夾雜著聖誕鐘聲, 一下一下敲打著, 你的下巴擱淺在我肩上。

你頸際的香水, 濃烈得教我終於又分泌出「久旱逢甘露」的雄性荷爾蒙。

「不可轉彎的一顆心, 不管有沒未來….」哼到這裡, 我開始抽搐, 獸性漸露, 一雙手雖然小, 卻貪婪地遊走於你的肩膊和黃蜂腰之間, 輕輕的按著、柔情地拖曳, 如撫弄玉琵琶, 偏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帶著半點驚惶, 甫接觸到你玲瓏起伏的邊緣便遊人止步。

不知是受到哪句歌詞刺激, 你忽然壓向我胸膛, 使我的生化有機體高度失衡, 背部即時滲出汗水, 體溫在攀升, 種種足以令我隨時缺氧、昏迷暈倒的憂思妄念一下子紛至杳來。

生平一向不喜歡刺激, 卻被你一下突襲完全改變! 我知道了, 我必落地獄。

我無助地只好牢牢地抓緊你的玉背, 把你的一切擠進懷內, 也不顧背負了四分一世紀的一臉難堪, 我把鼻子擠向你髮鬢, 用力嗅入你的芳香, 然後深深呼出植物人的哀鳴。

這個時候, 你的細妹竟拿著照相機, 走到我們跟前, 準備為我們的一舞傾情留下罪證。

而你竟然側著頭, 跟我面貼面, 在鏡頭前笑著舉起 V字手勢。

雖然我也條件反射地學成龍舉起V字手勢以作配合, 但是, 我笑不出來, 並且明白, 眼前的閃光燈很快會把我弄清醒, 身體亦很快會降溫。

畢竟, 我和你只是萍水相逢, I don’t belong here…

因為, 我知自己終究屬於地獄, 並將給它裝飾;而你, 卻屬於天堂, 即將離我很遠, 很遠……

思海中的波濤滔滔不息飛躍起
心窩中的激情終於不可關閉起
當初喜歡孤獨要愛卻害怕交出愛
你那野性眼神偏偏將戀火惹起
Take my breath away!

火一般的激情滔滔不息因你起
當中一雙戀人甘心給戀火灼死
漆黑之中等待你再次與我一起
火一般的嘴唇浪漫地令我不羈
My Love! Take my breath away!

肌膚都緊張的拉緊 只因你就盪來
不可轉彎的一顆心 不管有沒未來
仍留在禁地 賭賭我運氣
Take my breath away!
Take my breath away!

火一般的激情滔滔不息因你起
今天只得單程即使終於給灼死
漆黑之中等待你再親身交低你
火一般的嘴唇浪漫地令我不羈
My Love! Take my breath away...!

星期二, 12月 25, 2007

聖誕,好差

兩面老闆給了我一篇熱情洋溢的文章,但於今天的我心情不合,所以暫緩刊登了。

一張床上的滴滴㗳㗳,跟呼嚕呼嚕,是最不協調的樂章。

星期日, 12月 23, 2007

親愛的大玉

麋鹿大玉兄是我的好好好好朋友。十多年了,性格外表南轅北轍的我倆,對彼此的關懷卻是一年比一年更成熟更深更遠。

今天下午打算去看【我在伊朗長大】,想起大玉和我自己都說過那女孩子的臉肖似中學的我,便翻看大玉的網誌。唷,好朋友之間的空間真的可非五蘊匆匆流轉的俗世凡間,好朋友間的交流很經「擱」。

看,大玉零五年七月寫的文章,我是在零六年三月才回答的。現在是零七年十二月末了,我又回頭從溫有關對話。

四個月前,大玉跟我都履新了。我倆的新工作都不約而同地有點 PR 的性質,我們便常常彼此關照,交換心得。很有點都是剛畢業初出茅蘆互勵互勉的感覺。

上趟逛連卡佛,看見一隻黃色的珠珠長頸鹿,便想起大玉兄你。走出連卡佛,我有一剎那的出神: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做就我有你這個好朋友。

星期六, 12月 22, 2007

金睛火眼

生菓話有人投訴呢個MV,八掛的我便走去睇睇啦。

嗯,我和議孫柏文,比起果d只係遞手遞腳的,我較喜歡看呢d。當然,如果真的追求一個熱情洋溢的舞臺,應看看拉丁舞。



有朝一日,等我遇上一個我接受到同佢一齊去受RUMBA洗禮的 partner 時,我要做一件有如Sex & the City 的 Carrie 的 naked dress 一樣的舞衣。嗯嗯嗯。上完入門舞導班,我好想繼續。認真點繼續。是以,要有個舞伴。

星期五, 12月 21, 2007

百小姐

男人在研究八字(幻想脫貧),便拿了我的八字去查來玩玩看。

我叫男人把結果唸給我聽,他告訴八字是不能唸的,八字卦給你一堆東西,然後你要自己推敲。

「即係點呢?乜八字唔係好似籤文咁架咩?」,男人不耐煩答我道:「唔係呀,唔識講呀我。」

「哎我知喇,係咪好似楊學德畫果個『百小姐』咁呀?」,靈光一閃,男人立即附和:「係呀係呀,好似『百小姐』咁呀。」





巴士系列:一零六合彩


百小姐夢境

一班OL去減肥一班LO去減肥一啖沙糖一啖屎最後唔知邊個打邊個



笑死我。

另,我鍾意威珍多過 panda,雖則都鍾意 panda。

星期四, 12月 20, 2007

星期一, 12月 17, 2007

配對的層次

第一層:你幫下我啦
第二層:唔洗驚,我幫你
第三層:大家同我一齊去幫下佢啦
第四層:我出的這一份,是種籽錢

我不認為,在社會倡導第一層的配對,是文明可喜的。

配對

船山先生說似唔忿氣/唔捨得多D,實情當然不是。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港府口中的儲蓄配對計劃:

兒童發展基金-目標儲蓄

  • 與個人發展計劃相輔相承
  • 儲蓄金額 — 鼓勵性質
  • 例如每月儲蓄$200,加上商界以1:1形 式進行的配對供款。兩年後,共可獲$9,600〔($200 x 12 x 2)x 2 〕

什麼是「個人發展計劃」呢?

兒童發展基金-個人發展計劃

  • 在導師的指導下,訂立具目標的個人發展計劃。導師可以是非政府機構的員工或師友計劃的義務導師。
  • 發展目標:不應純粹是參與課餘興趣活動,應與學習、職前培訓或技能提升有關。
  • 持續指導:提供基本訓練,指導他們善用現有資源以配合個人發展需要。
  • 計劃期限:一般為期兩年。
  • 為鼓勵參加者完成個人計劃,政府可發放現金獎勵 (如$3,000)。
  • 政府亦會資助計劃的行政費用。

我的疑問:

  1. 既是「兒童」,談「職前培訓或技能提升」會否太早太沉重?
  2. 既是「兒童」,課餘活動當然應是「純粹的課餘興趣活動」;「不純粹的課餘興趣活動」是什麼呢?
  3. 咩叫個人發展需要?駛唔駛來個 Maslow 分析呢?

係喎,儲蓄配對計劃外國都有喎,人地又係點架呢:

Singapore:

The Singaporean Government will also match dollar-for-dollar the amount of savings parents contribute to the child’s Children Development Account (CDA). This is a special savings account that the parent (Trustee) opens after registering for the Baby Bonus program. Parents are eligible for a CDA after the birth of their 2nd child and can save in the CDA any time until the day before the child’s sixth birthday. This is subject to the maximum Government matching contribution of S$6,000 for the second child and S$12,000 each for the third and fourth child.
The savings in the CDA may be used to pay fees at child care centers, registered kindergartens, special education schools and registered early intervention programs. The money may be used by all their children who are attending an approved institution. From December 2005, parents will also be able to use the savings in the CDA to purchase Medishield or Medishield-equivalent health insurance
4 for their children.


Great Britain:

The Child Trust Fund is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progressive universalism, wherein every baby receives an endowment, but those born into lower-income families receive a larger lump sum. Every child born in Britain since September 2002 receives £250, and low-income children receive £500.6 Additional contributions from the government will be made at age 7 (amount yet to be determined). Parents and others can make deposits up to £1,200 per year. Deposits and interest earned on savings in a Child Trust Fund are tax-free. Once the accountholder reaches 18 years of age, he/she has access to the proceeds in the account and there are no restrictions on how the funds can be used. The savings in a Child Trust Fund will turn into an asset that every child can use as a young adult to help them make the most of the opportunities ahead. For the first time, all children born in Britain reaching 18 will have some money behind them at the start of their adult lives.

Canada:

The 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Act, passed into law on December 15, 2004, introduced the Canada Learning Bond (CLB) and enhancements to the 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Grant (CESG), designed to help low and middle-income families save for their children’s education.
The purpose of the legislation is to encourage families to set up a Registered Education Savings Plan (RESP).  
The Canada Learning Bond will provide $500 to children born on or after January 1, 2004 into families entitled to the National Child Benefit (NCB) supplement – generally families with incomes under $35,000. Further, the initial bond will be followed by up to 15 annual $100 entitlements for each year the family is eligible for the NCB supplement. Children born after 2003 who are not eligible for the CLB at birth, but become entitled to the NCB supplement in a subsequent year, will qualify at that time for a $500 CLB. Thereafter, they will qualify for annual $100 CLB installments, in each year their family is eligible for the NCB supplement.
A child in a low-income family could receive CLB payments totaling up to $2,000. At the time the legislation was approved, it was estimated that in 2004 the CLB would benefit over 120,000 newborns, at a cost of $85 million.
The 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Act also doubles the 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Grant from 20 to 40 percent on the first $500 of RESP contributions each year for families with a net income of $35,000 or less. The Act also increases the CESG from 20 to 30 percent on the first $500 of RESP contributions per year for families with a qualifying net income greater than $35,000 but not exceeding $70,000. While the Canada Learning Bond benefits children born on or after January 1, 2004, all eligible children in l ow- and middle-income families stand to benefit from the improved CESG match rates effective on January 1, 2005. The enhanced CESG is available to the families of more than 4.5 million children. It is expected to cost $80 million annually.

Hungary Baby Bonds
On December 28, 2005, Hungary’s Prime Minister announced the creation of a “Baby Bonds” program which will provide every child born after Dec.31, 2005 with a tax-free savings bond to be deposited into a special savings account. The initial deposit will be a U.S. equivalent of $190, and will be kept in a bank account until the child turns 18, at which point the savings can be used for any purpose. Additional deposits as high as US $568 can be made into the tax-free accounts, with the government providing matching funds of up to US $28 per year, or US $57 per year for families receiving welfare assistance. 
Lower-income children will receive two extra payments of US $140 at the age of 7 and 14; orphans and children under state care will receive $56 annually.

好明顯,類似的儲蓄配對計劃是一個兒童成年儲備金。先不談用以進行配對的公帑是否有經濟成效,港府偷換概念諗住用個外國盛行的「兒童發展基金」此一名字,美其名為教導兒童理財,便可自欺欺人話自己有做避免「跨代貧窮」的工作,真係呢~

Source:

兒童發展基金研討會

http://www.cfed.org/focus.m?parentid=2&siteid=288&id=311

港府三億元設兒童發展基金

你儲一元,我配對一元

真係好有創意!

咁樣去教小朋友儲蓄,低能到呢,真係估你唔到囉。

港府中人,你地細個咁儲蓄架咩?

家下咩都講配對,好hit囉呢個term呢幾年。

星期五, 12月 14, 2007

睇嚟攞支筆真係難到呢


小小大力:呢到,有得睇。

喝一口黃碧雲,太匆匆

「渴」是在一個冬涼隨月光而滲的傍晚,一身單薄衫裙趕在六時離開辦公室,卻踢一對新近才翻出來穿叫人痛的鞋,七分鐘走十分鐘的路,只為了到書局打三分鐘的書釘。

看畢文章拾級走出書局時,我用手按著那乘地上吹下來的風而拂起的羊毛披肩,枕在胸口的手彷如按著漲卜卜的一顆心。

因其少,所以便好像喝得太匆匆。

謝謝卡夫卡,不是你說,我還不知到呢。

星期一, 12月 10, 2007

我曾吞吞吐吐說的黃碧雲

  1. 吞吐黃碧雲
  2. 《盛世戀》《烈女圖》《媚行者》
  3. 《突然我記起你的臉》
  4. 《溫柔生活》《創世紀》《我們如此很好》
  5. 《我們如此很好》《七宗罪》
  6. 《桃花紅》
  7. 回首又見黃碧雲
  8. 之行之行
  9. 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黃碧雲
  10. 黃念欣
--給怒火媽媽。

知.識

之前船山先生那邊,有歌德有思存一起討論「中立」與「獨立」的問題。論者有清平見識,言之所以有物。我愛看這種文章,這種回應。

寫博者各有前因,部落各有特色,大異其趣。但我比較自私,對那些於個人思想有所裨益的,才勤看。

近來沉迷於麻醉醫學中,不能自拔。契機是日劇《醫龍》。

我由人體循環科開始,慢慢看下去,很有進益。

這所謂的進益,說出來當然可笑,但回頭再看劇集,由於對事情劇多了認識,立體感是加強了很多。

就像因為黃碧雲而看米蘭昆德拉,面對一部好劇,主動了解其相關資料,是我這樣一個十萬百千里外亳不相干的人,所能做到的致意。

前些時候有善意的網友問我為何不去自己把那些不明白的 IT 事務 想個通透呢。當然是因為我慵懶,安於現況,不願意有所超越。亦因為那些實在是專才的範疇,莫說動手做,連他們的火星語我也沒有聽得明白多少。

這倒令我想起一宗往事。中學時我兼職教了一段時間的學能測驗預備班。一天解題時,我說「男」對「女」;「正」對「負」;「陽」便對「陰」了。小男孩立即問什麼是「陽」和「陰」。我不記得自己說了些什麼,只知後來小男孩一臉挑釁地高聲說:「車,你都唔識!」

為什麼我把事情記了這樣久?因為後來回家路上,我得出一個結論:
「有些事情,在某事某刻你只要知道有那麼一回事就可以;另一些事情,你卻要有透徹的認識。」

知有時、識有時──這與不求甚解,是有分別的。

「陳太當年獲十成按揭,跟她是高官有沒有關係?」

如果理工大學真的設定此為其民調的問題,在質疑理大的動機之前,我們先得質疑理大的學術程度。

這問題,內有兩條問題。

星期日, 12月 09, 2007

月光族

安先生問我是否「月光族」,雖然沒有賬目支持,但我想我不是。

理財上,我最大的問題不是月光,而是現金流管理。

平均1.5個月,我便會面對一遭因銀行可動用現金結餘為負數而引發的自動轉賬失效危機。

這自動轉賬失效危機有支出及收入兩個因素。

支出方面,由於我手持的多張信用卡分別負責了不同的自動轉賬月結項目。信用卡的付款日期每月有異,而又全分別連結至兩間銀行的戶口以自動繳付全數的方式在付款日期找卡數。

此外,買股票時我常望記了t+2,便常常誤以為自己買了股票後的資金仍然充裕。

收入方面,之前的工作糧期不準;存入的支票又因五天工作關係不能立即動用。

這一切,加上我大安主意,通常都不會細心留意一下現金情況之下,便久不久就出一次事。

所以,這兩個月來,我開始著手整合信用卡及戶口事宜,先把一切簡化。下一步,我會整理自己的投資策略。

我 P & L 好靚,但 cash flow statement 一蹋糊塗。

由此可見,俾我做生意,晨早死左。

原復生的教誨,我記得的。

Louis Vuitton



中七畢業,我想趁做大學生前去一次歐洲,便想找份能多賺的暑期工。返寫字樓最多六千五,我便鎖定售貨員這工種。

連卡佛先給我聘書,可主要售賣名牌童裝的ABEBY卻給我近八千元的月薪。因此,我便在ABEBY上起班來。

第一天站班,我直情覺得自己在跑千五米。腿累,心情無聊。

半個月下來,縱使在做成萬元生意把陳年貨色都賣出去後很有滿足感(不單心中有滿足感,手也有--有花紅分的),但成天或站站站,或行行企企的日子真的空洞得非常難熬。

那些做長工的女孩子們都抽煙,都挽一隻prada的尼龍袋。

我覺得悶,站班時悶,下班時也悶。抽煙及prada的尼龍袋都不會是我灰黯生活的曙光,我卻突然想買隻紅色的Louis Vuitton。是樹皮紋長方形的小手袋。

是我契姐姐幫我走遍了尖沙嘴的幾間 Louis Vuitton 店買回來的。那時同款用樹皮紋製造的有兩個尺碼,一個較短,一個較長。較短的尺碼亦有monogram的款式,長的即只有樹皮紋的。我要了個長的,這尺碼聽說後來都不再生產。

除了這隻已有一定歷史的長方形小手袋,我沒有其他 Louis Vuitton 的東西。

-.-.-.-.-.
題外話:

2.55是否獨指那種菱型格子長方形扣的系列?

如此一來,我手邊兩隻正方型格子雙C扣的,都不是2.55了。

星期六, 12月 08, 2007

跟三點聊完電話,我在沙發上坐下,電視在播【性本善】。

這一集說援交的故事。無甚新意的故事,卻突然觸動了我。

是社工發現少女忽然一身名牌,擔心之下便走上少女的家做家訪。社工引導少女母親思考少女在沒有兼職(正當的)又沒有增加零用的情況下,何來買名牌的錢時,母親想了想便脫口叫道:「難道個衰女去做雞?!」

我的母親,在我中六時,亦一度懷疑我去做雞。

從中五開始,我便在她辦公室樓上的小童群益會教功課輔導班。一星期三晚,月入約兩千元。

那天,她等我下班,路上問了我很多問題,總的來說,她問我:「你係咪去做雞?!」

我並沒有一身名牌,我甚至沒有名牌。為什麼她突然對我有如此嚴重的懷疑呢?

只因為,那天早上來了通惡作劇電話,有個自稱我男朋友的人,叫我晚上去「上班」。

那天晚上,我給審問了很久,連銀行存摺也要翻出來展示。後來我好像說你生我不信我,那你即管到學校去問問那些教我的老師們。

我激動了好幾天。過了幾天,母親那邊好像已經冷了下來。然而,過了這麼多年,想起這件事,我仍是熱淚盈眶。

亦舒小說那些檢查女兒私人信件說冷言冷言的母親,對不起,未見真章。

星期五, 12月 07, 2007

徐若瑄.The Accused.盲山

我也有好奇的時候,一夜忽然想知道徐若瑄拍的三級電影是什麼個模樣,便百度了一下。

-.-.-.-.-.
片子的片斷找到了,只見皮膚吹彈得破酥胸半露的徐若瑄獨個兒到酒吧喝悶酒。一個地盤佬模樣的大漢的目光立即被徐若瑄那隱現在濕了的白色小背心下的兩夥嬌嫩滴滴的蓓蕾所攫奪。

大漢買酒給徐,徐幾杯下肚,竟走入舞池,扭動蛇腰水靈一樣跳起曼妙的舞步。徐若瑄身體柔軟若無物,小背心經不起搖晃,一邊肩帶滑下了雪白的香肩。四周的旁人,自然看得目瞪口呆,心律不正。

大漢覺得很熱,他熬不住,便走入舞池伴隨徐若瑄一起扭動肢體。大漢慾望升溫,要漲滿了,他便打斷徐若瑄的步,大力地捏著她的粉膊,把徐若瑄壓倒在點唱機上,手,在她裙下摸索,撕裂衣物的聲音雖不響亮,但我們都聽見了。

四周看得目瞪口呆的旁人,心跳得更快,他們金晴火眼地緊盯著點唱機上在進行的事情。

撕裂衣物的聲音令徐若瑄酒醒了,她知道大漢要強姦她了。她反抗她叫喊。當然大漢更加興奮,但是那些四周的旁人-特別是男人們-卻亦非常興奮。「上上上」或「幹幹幹」或「XXX」此起彼落。大漢拉下徐若瑄的小背心,讓她纖亳畢現,四周的旁人情緒到達了高潮。

-.-.-.-.-.
這戲的藍本跟茱迪科士打的《The Accused》同出一徹。

《The Accused》中茱迪科士打在點唱機上在一片施暴者跟旁觀者的興奮吶喊中被輪姦了。他們一個接一個上,茱迪科士打驚慌而無助中只懂不停嘶叫:「NO!」

後來茱迪科士打在律師幫助下,不僅要控告施暴者,還要控告旁觀者。是興奮吶喊的旁觀者們,facilitate了施暴者的輪姦暴行。興奮吶喊的旁觀者是施暴者的同謀。

-.-.-.-.-.
《盲山》的 dvd,我沒勇氣看下去。

簡介說《盲山》描述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給拐賣往深山窮鄉僻壤去做一個農家的媳婦。農家付了七千塊,兒子便在其父母的幫忙下,強姦了大學生。大學生多次逃走,甚至出賣肉體去尋求離開的機會。但農家各人、村中其他農民、以至鄉政府等都阻撓她不讓她走;不相干的郵差汽車司機也不願意幫助她。

所有人都盲了,他們看不見販賣婦女是不對的;他們看不見強姦是不對的;他們看不見禁錮是不對的。

所有人都盲了,他們看不見尊嚴、自由,愛。

-.-.-.-.-.
有些人,你不喜歡。

有些人,你和很多人都不喜歡。

有很多人不喜歡的人,便是犯眾憎的人。

犯眾憎的人不一定自知犯眾憎──如果我們都把不喜歡的感覺收藏起來,不表明。

為什麼犯眾憎的人不自知犯眾憎是個問題呢?

因為,當我們大部份人都把不喜歡的感覺收藏起來,不表明,而只有零零星星的人對犯眾憎的人說:「我唔鍾意你!」犯眾憎的人便會四處宣揚:「呵這些不喜歡我的人是例外,是小數。他們不喜歡我不外乎是妒忌我;他們大大聲聲說:『我唔鍾意你!』是因為他們風度欠佳。」

當我們大部份人都把不喜歡的感覺收藏起來,不表明,不單給犯眾憎的人自欺的機會,更給了犯眾憎的人一個機會去欺騙其他人。而更重要的是,我們的默然,給了犯眾憎的人一個寶貴的機會、絕妙的借口,去傷害那些代我們說了我們不敢說的話的同伴。

為什麼要 fail 葉太?因為:「我唔鍾意你!」跟要fail 葉太所以去投票一樣,刻意獨獨把一個人從一個名單移除,亦只因為:「我唔鍾意你!」

喜歡不喜歡一個人是很個人的事,大部份時候沒有必要公諸於世。但是,對一個有傾向盲目地自欺欺人的犯眾憎,我們有必要告訴她。不然,你的默然,會使你成為同謀者。

覺唔覺漏左d野呀?妖!貼漏左一段呀,唔怪得我讀落怪怪d啦!死啦,究竟我有無back up呢?十萬個妖!

星期三, 12月 05, 2007

這篇文雖然遲

ok,我有何感想呢?

從前我看 Elle,後來實在忍受不了此雜誌某種行徑,便轉看第二本。

那種行徑,怎麼說呢,例如那時侯SKII的廣告女郎是琦琦,她的廣東話操不咸不淡,顯而易見。Elle造文章時,除了讚美琦琦的容貌與身材,還要說她不純正的廣東話好可愛,那句「好似枝蛋咁」的語錄更是街知巷聞,人人爭相彷效。

時尚女性雜誌沒可能公然得罪名模,那麼,便是刻意的討好了。

我便覺得:不寫她的廣東話,不就可以了嗎?何必扭曲事實呢(事實是,人們彷效是因為人們在取笑)?

你不喜歡選舉結果,又不願意直說,那,不寫,不就可以了嗎?

誰.叫.你.沒.有.說.真.話.的.勇.氣.呢?

這「不寫,不就可以了嗎?」是我心中的外星人事件之一,另一項外星人事件,容許我,緩慢地寫。

星期日, 12月 02, 2007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