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30, 2007

騷麗鴨


她們在七十樓時代已經如此稱呼我。

我認為,這些鴨鴨為科學添上一份喜悅及溫柔。


by 米搞 the 未來好爸爸
天要降禍端,人便釋放了牢牢地囚禁在動物園的眾動物,並領導他們走上一艘方舟,逃避到遠處。

世界下了九九八十一日洪水後,大雨終於停止了。

方舟隨下退的水平缐徐徐下降,擱淺了。

人和眾動物又可以腳踏實地了--不過,人和眾動物竟瞪大眼睛,一動不動。

(邊個接寫下去呀衣個無糖童話)

星期六, 9月 29, 2007

係 ,認真係好無聊

哎,叫番我婆婆喇。好玩d囉。

係 ,真係好無聊

剛才跟船山先生晚飯。他吃第二碗飯時,我已經瞪大了眼;他吃第三碗飯時,實在按捺不住,我便說:「丫咁你即係話我唔夠秀色可餐啫。」先生扒著飯,應道:「唔係,應該慶幸唔係見到你,飽晒。」

我反白眼,先生一定是在報復我的一針見血

留學生

留學,除了有一切關於異鄉的浪漫之外,終究也不過是過日子的一種方式。

小justin,我剛外出回來,是為了買這一堆東西給你。

告訴你,我購物的時侯很愉快,那你收禮的時候也不要哭呀。

係,係好無聊

中童黨友相信都記得呀邊個向自己個部落到話過「愛上了一個像空姐 e 的女子」。(拿拿拿,我既記性無械可擊,版呢可以洗,但我d無械可擊的記憶呢~)

話說剛才無聊,想向部哎扑到揾d相放上顏書,點知!

!!!!!!!!!!!!!!!!!!!!!!!!!!!!!!!!

我發現有一渣類似呀邊個前度既肉照喎~

嗯。

我打俾呀邊個,呀邊個反問:「放左向到咁耐,乜你未睇過架咩?」

嘻,男盜女娼,小丑先生與我的合照,我豈不是亦大刺刺地放在窗檯上?

well,我們都似乎,超有自信。

救命,我請唔到鐘點。











103

又黎啦。

大碌玉是我(最好的)好友。但我們都不是年年記得對方的生日-- 兜口兜面,都唔「醒覺」果隻。

今年呢,我特登去你個部落睇番舊年幾時恭喜過你。

得左。

丫,佢成鬼日連名帶姓稱呼我 -- 鄺裕民呀。

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

我近來只看生果。又並且,聽惡女人說香港都好像沒有其他媒體派員過去,所以關於這次的衝突,我更只看生果。(當然,如此雷同時刻,我一定留意美國之音。)

香港人,在旁觀他人的痛苦。

但香港人,有沒有想過緬民的生活,有沒有想過他們這幾天的日子?還是我們只是 consume 他們的流血衝突?

這我們,跟裡的鄺裕民可相像?

人性涼薄,我甚至對香港人近日對緬甸局勢的關心,亦自己下了涼薄的註腳。

若香港人想做點什麼,我希望不是跟民粹的人走在一起,罵北京大大聲杯葛奧運(有冇炒奧運概念股票呢又?);而是,思考一下民主.新聞自由.普選的關係;讀一讀南北韓、布拉格之春等歷史;再來,想像一下宗教的意義。

我是女人,我又會想起專制.貪污.強姦婦女.販賣人口的連鎖關係。

在這小小的世界,我們都是同謀者。勿說胡錦濤雙手染血,你也把合掌打開來看看。

倘若永恆看剎那,我們都是螻蟻。當然我們不是,因為我們都不經驗永恆。

星期四, 9月 27, 2007

電影:色|戒

李安這部戲,拍得非常好。

正如馬家輝所言,李安為原著小說,增補了好些空白,令故事看起來更容易明白一點,人物也立體了許多。

作為一個張愛玲的讀者,看見熟悉的情節躍然銀幕上,只會笑謂:喏,這文章還抄得不錯。言下之意,是作者借屍還魂,導演只是一個鬼上身的工匠。

所以那些忠於原著的姑且略過不談,反挑改寫的部份來分享分享。

「王佳芝」
原著小說易太太是連名帶姓地稱呼王佳芝的。張愛玲特別說明這是一個同學的稱呼。

電影裡這同學式的稱呼被王佳芝真正的同學們--包括鄺裕民--挪用了。原著小說中鄺裕民等人都沒有直呼王佳芝名字的對白(好像跟本沒有對白--前塵往事都是王佳芝的回想),所以導演要拍同學們的相處,便得為王佳芝想一個稱呼。最後撿了這個現成的,卻又得替易太太另想一個,以 differentiate。想來想去,還是簡簡單單地讓易太太喚她作「麥太太」。可這麼一來,易太太對王佳芝便好像生分了點,於是導演便安排了一幕易太太旅港與麥太太說滬語相見歡,以作鋪陳。

導演想得很細,惟易太太便因此沒有了那份「又喜有年輕漂亮女性眾星拱月,又要吃醋」的中年婦女通病。由是,易太太便是成了電影中面目模糊的一個平面角色。

殺副官
一眾同學在香港你一刀我一刀地把副官捅死的一場是原著小說沒有的。

李安對王佳芝該是同情的,對鄺裕民該是蔑視的。

人性涼薄可有多涼薄?張愛玲在‘《色,戒》中其實讓讀者冷眼旁觀過了:為什麼便宜了討厭的梁閏生,讓他來充當王佳芝初夜的對手?處男鄺裕民就不可以嗎?為什麼不是鄺裕民與王佳芝先私定終生,再來段可歌可泣的革命鴦侶故事呢?

誠然,張愛玲不是亂洒廉價狗血的九流作家。

連我那不看文藝小說的友人也說:超,梗係果個同樣有意於鄺裕民的女同學先發制人,提議曾經嫖過的梁閏生--而非玉潔冰清的鄺裕民--上,啦。

對。人性黑暗。女人,更暗。

李安在電影中其實給予過鄺裕民(王佳芝)一個機會,讓他倆再度平等。鄺裕民殺了人,血沾了污他的手,把他拉下地獄。本來,他與王佳芝平等了,可互相憐憫對方的殘缺不全,但天堂的海市蜃樓,卻令兩人跌落無間地獄。

李安厲眼一瞪,就有了殺副官這一幕。

封鎖
跟許鞍華一樣,李安亦將張愛玲的文章剪剪貼貼。

電影末段王佳芝坐在三輪車上遇封鎖,路旁有婦人要求放行因為她要回家煮飯,制服人員不給並說倘不是
煮飯而是去看病則倒是可以的,語畢哄堂大笑。 

這不是原著小說的橋段,卻是張愛玲散文《道路以目》中的情節。 

導演
剪貼情節,固然有戲劇佈






好睏待續

星期三, 9月 26, 2007

星期二, 9月 25, 2007

色,戒

明天看看完寫感想

生活有所期待尚可

搭訕先生亂引銷魂句小姐嚴斥輕挑意

星期一, 9月 24, 2007

孩子

(1)
編輯大人和爸爸一樣,說好那天上茶樓吃蝦餃,最後總是完全忘了,不了了之。(by PK_)

(2)
【無愛紀】裡影影說明天明天明天去坐車車。楚楚想慘了影影口吃 ,後來想想不對,明天明天明天 ,今天星期四大後天就是星期日,她和米記答應過她上街去公園玩。

(3)
郝廣才說用平等的態度對待孩子,是做好繪本的基本心態。

北京熄燈

北京王府井“熄燈”半小時 節能減排全民大體驗
2007年09月23日 21:38:53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9月23日電(記者張旭)市民和遊客23日晚在北京王府井商業街看到一場事先有預告的“熄燈秀”。

作為“節能減排全民大型體驗活動”的一項內容,北京王府井地區的部分景觀照明,于23日晚間熄滅半小時。與此同時,部分社區居民的家中,也在一段時間內,關閉不必要的燈光,以親身體驗能源緊缺對日常生活造成的影響。

據介紹,此次活動於23日20時至20時30分進行,王府井商業街和東方廣場沿長安街一線的大型建築熄滅景觀照明的燈光,熄滅的燈光主要是安裝在這些建築樓頂的戶外廣告牌、霓虹燈以及建築泛光照明的燈光。

王府井地區建設管理辦公室相關負責人李軍表示,這些燈光關閉之後,不會對市民的出行和購物帶來影響。王府井商業街的路燈和大型建築內的照明用燈仍繼續使用,各家商店的字號招牌及櫥窗用燈也不會關閉。

作為全國著名的商業街,王府井從上世紀80年代初期開始,致力於打造城市亮麗夜景。20多年的時間過去,如今的王府井又上演了具有一定示範意義的“熄燈秀”。北京環保人士認為,這是社會發展的要求。因為從“亮燈”到“熄燈”,都是為了發展,而現在的發展,應該是兼顧經濟效益與節能環保社會效益的科學發展。

嘿嘿香港呢~

星期日, 9月 23, 2007

關於「明唔明白」

(1)
在《公教報》寫小說時,讀者一封投訴信寫到惡女人那兒,控訴我的故事叫她摸不著頭腦。

唉,手短而頭大,當然摸不著。

(2)
二千年那台戲,導演是麥秋。

這位老前輩為人平等親切,執導時滿有富節制的熱情。在向演員詮釋我劇本中情節的背後意義時,往往要徵詢我的同意。

當演員問我原本的意思是否一如導演所說,我便表示沒所謂。

(3)
郝廣才說:
就像看電影觀眾未必了解導演的技術和手法但好看還是難看能不能引起共鳴和感動觀眾自己的感覺可是很明顯的

(4)
所以呢,嗯,我那些小說,是否失敗呢?

嗯,可能是媒介的問題。

郝廣才

做人,事事也講天份。

教我會考中史的是位港大畢業才兩三年的密斯,她說:「科科都有天才;惟獨歷史,是沒有的。」

座位上的我覺得此言不妥,挪來挪去,但又說不出怎樣不妥。

大學時上張學明教授的神話課,他從來沒有說過怎樣才夠得上一位出色的歷史學家又或研究歷史需要什麼樣的天份,但有天我卻忽然發現唸歷史,非常講求觸類旁通的能力。

能觸類旁通,便能在古今遠近的經緯上看出關連,以合縱連環創心得。

這觸類旁通,其實是歸納演繹的別號。

所以如果你覺得幹某樣事情不需要天份,那末要不你就是幹某樣事情的天才,要不就是X才。

郝廣才,是一個好有天份的人。

中產.小資產

中產階級,如果等同 middle class,我便無可避免地聯想那血淋淋的法國大革命來(革命,革掉你條命)。

那時中三唸世界歷史,起首的一章便是法國大革命。最深刻的意像當然首推一把將瑪麗皇后的頭軋下的斷頭臺。當時的協和廣場,空氣中想必滿是血的甜腥,極其挑釁。而 middle class,對我來說,卻是個夾心名詞--高不能成貴族,低不就於平民。

於是,我每見「中產」二字,便在社會階層的脈絡去思考。「中產」於我的指涉,是一個階級,卻並非一種生活的方式(或品味?)。

我想說的說,一個人是否「中產」,實在是由他/她童年開始計算。中產其實也有其世襲的成份。是父母,給予孩子一個中產的成長環境。

一個中產家庭的孩子,是在會所長大的。可以是賽馬會,是又一村俱樂部,是木球會,卻不是大型屋苑的住客會所。

當然,家道可以中落,但童年,如同一切過去了的日子,是不能替代,亦沒法補償。你有過,便有;沒有,便沒有。

這許多的人,在社會工作後,拚命力爭上游要靠各種手段往自己的身上貼金。勞力士手錶、路易維當手袋、Prada 的套裝、卡地亞的手飾;吃茶要去置地,閒逛要到連卡佛,約會的地方希望能在高級餐廳。

又不是說,勞力士手錶路易維當手袋Prada套裝卡地亞手飾置地的食物連卡佛的貨品不好,那些都是物有所值的東西。能夠在資本主義下賣那麼貴,當然是好;能夠付鈔便買到好東西,與上流階層人士有同一享受,是資本主資的好。

辛苦工作積了點小資產後,享受一下豐盛物質的曼妙,是為布爾喬亞。我以為,以布爾喬亞來形容大長金一族,比「中產」更合適。當然,有不少大長金本來就是中產。

中產有世襲的成份,布爾喬亞卻可以是平地一聲雷。布爾喬亞比中產浪漫。如不喜歡飄渺捉不緊,又可喚布爾喬亞為小資產階級。

(待續)

星期四, 9月 20, 2007

總是這秋日冰涼的空氣,喚起我對八王子那些日子的記憶。

九月的八王子,紅葉處處。我踏著落葉翻過山坡,走出一地的悉悉啐啐。

是那個秋天,緊身樽領短袖毛衣開始成為了我的標記之一。

凜而不寒的風,吹亂我的髮。耳聞楊千嬅的少女的祈禱,心想著的卻是禱告也徒勞的事情。

獨自一步一步上學、回宿舍,過墳地、越人家,心,很清靜。靜,靜得蠢蠢欲動。

那時候,我最愛低頭自己想事情。走過便利店,偶然抬頭在玻璃窗上看見自己,那孤獨的姿勢,是我活在當下的印證。

星期三, 9月 19, 2007

C H A N E L

我天生一點狂熱,發覺自己喜歡上了某物事,便一頭栽了進去,暢快隨心放縱地來個一發不可收拾,不能自己。

我喜歡可可‧香奈兒的故事,卻未曾對 chanel 的產品有很強烈的渴望--直至一個多月前的那麼一個晚上,cocktail reception 後我跟 offshore com sec 姐姐一起乘升降機下樓吃飯。昏暗的燈光裡,她那香奈兒皮包的雙C扣反映在鋼壁上。那雙C倒影,工整精緻,金光流麗。我便突然想擁有。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我便一口氣買了兩個香奈兒手袋。又是一個黑,一個紅。

紅的,是酒紅的漆皮。這三個星期內,我斷斷續續的揹著。老實說,好重。不知是否因為那含 0.0X 黃金的肩鏈的關係,壓得我的胳膊極為酸楚。幸好黑的那個非常小巧,肩鏈亦極幼,相信不會勞損筋骨。

手袋,我還是愛小巧精緻,可捏在手中的。橫豎我身無長物,便可樂得輕盈。

星期二, 9月 18, 2007

剪紙

爸爸的作品

我的作品驚驚

細細妹的作品

雲淡風輕

都沒有什麼工作,我便沉悶至有點納悶 在這機械人腰眉處腳又不能蹬,話又不能說,便想寫一點什麼的。

可是,寫什麼好呢?

昨天與心理專家聊天,她問我當下有沒有什麼擔心的事情。我想了想,告訴她擔心的事情有是有,但那 threshold 還未到臨,所以並沒有如焚的焦慮。回首前些日子,先有屋子這不妥那不妥的問題,又有後悔 made the move 的交雜情緒,的確有點末日挨近的無助感。但此事此刻事情都過去了,所以也就能輕描淡寫一下。

雲淡風輕,是否一定有若即若的離隱憂呢?

我跟男朋友呢,都是雲淡風輕,但卻不若即若離。呃雲淡風輕心水淸,他說我嚜在面對自己想掌握卻沒有把握的形勢時,會異常焦慮。這真是旁觀者清,驚醒了我這曾經一度慌張得團團轉的小鳥。

(我已置散了一個星期,點呢?)


星期一, 9月 17, 2007

似與不似

我有很多交心的朋友。

交心,我把全心的每一面都無懼怕地交出。有陽光照耀明朗的一面,我樂意交流;時因月蝕而陰霾重重不討人愛的一面,我寧願交託。

大部份時間,我都很 self-conscious 很坦然,在我身上,沒有什麼時候會出現 defense mechanisms。所以,我亦喜歡真正坦白的女子。

坦白的女子,大多來勢洶洶,諸如惡女人。

我第一次見惡女人,是在個黑墨墨點著燭光的禮堂。我那被淚水染紅了的眼睛,看見角落裏的惡女人,好奇的眸子瞪得大大的,在斜斜地打量我。

後來,在意大利路上,見她常常一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樣子,與其他面目模糊的男女不同,便覺得與自己相似。於是,我便借意親近。同行的男友還抱怨我老是在尋找相似的人。

不喜歡激烈地拍案而起的女子,由於互相見證共同成長的關係,信任及了解竟也可以在流金歲月中得以淘掬出來,並留在掌心中讓那點點滴滴慢慢滋長成苗、成樹。這種明白,不用坦言,唯心知曉。而這些和而不同的朋友,是我一世的朋友。

這數週睡得憩,但為了積穀防饑,還是去造訪了心理專家。錢花了,也有些反省--我常說我不喜歡蠢女人,包括那些自我招認愚蠢(醜)但其實希望拋磚引玉的蠢(醜)女人--這其實是因為我真的痛恨愚蠢的女人,還是因為妒嫉蠢猪扮猪食老虎結果蠢猪既成功吃了那老虎又給加冕成人呢?

似與不似的分析,是否因為我心中住了個柏拉圖,有幅理想國的藍圖?

是以,我會不時抬頭問天:「點解會咁?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就如兩面老闆在日月報寫起專欄來,我便牽了牽嘴角。

當然,如果王貽興都可以,人人都可以。

(嗯,我怎樣看兩面老闆,我倆自有權衡。)

星期日, 9月 16, 2007

搭船(山先生的訕)

關於顏色
就如同對美女的體會

標緻這詞我早懂
但還是我中四某天放學重新注視鄰班同學的俏臉
才對標緻這詞有了個人的體會
並知道了標緻與漂亮的不同

然這體會
是非常個人的知覺經驗
我甚至不能言傳
就好像董橋忽爾明白了溫潤一樣


我發現有好多人(特別是男人)有不同程度的色盲
鮮紅與鮮橙尚分不開
更何況是兩種不同的深藍

又又
嘿!
她是不會有筆誤的

星期六, 9月 15, 2007

善終服務

命運的安排,滴水不漏。是否因為這樣,在頂樓上班時,這是我所負責的項目之一?

是這個項目,讓我對死亡有了另一層先知的體會。

頂樓主人對項目的受助人,設想週到,連接載醫生護士上門探望病人的車,亦下旨不要塗白色,也不要強調善終服務,免得病人及家屬不安。

世衛對舒緩治療的定義,是視死亡為生命必經階段,而舒緩治療,是在既不提早,亦不延遅死亡的前題下讓病人有尊嚴地走完生命最後一道風景。

我非常佩服主人對善終服務的熱誠,亦敬重從事此專科的醫護人員。

因為善終服務不像其他專科,有著「救人一命」如此響口易明的使命。

生活的 pattern

有人問我我日常生活是否有 pattern,即我會否逢星期一回家吃飯、逢星期三上美容院等。

我說沒一定。

而其實我是喜歡有 pattern 的生活的。既方便仇人暗殺自己,亦方便自己暗殺日子。

如此一來,我是否還有資格要求情人不時給我的生活帶來驚喜呢?

我想:正正因為有 pattern,才能有驚又有喜。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今天爸爸的化驗報告出來了,是壞消息。

一般來說,治療的方法有三種:手術、化療,及電療。

爸爸年紀太大了,前兩者都不適合。

我便問醫生可有方法去確實是否有轉移的情況出現--因為是否有轉移,是病變階段的指標,亦是衡量病人壽命的參考。不幸的是,醫生說他說不準。

爸爸現在一點病徵也沒有,健步如飛得很。

事情一切感覺都非常輕。

而我,知道這是輕,因為我曾臨崖迎刃過那鉛之重。

我初中時,媽媽亦負同一病症。那時候,那重是卡壓在咽喉上的鉛球。既舌不下,也吐不出。

與我親厚的朋友,聽我講述時,都不期然在電話那頭要沉重地呼吸起來。大家的呼吸聲,於我,卻是感應得了的重。

如事件是重,我想我承受得了這重,因為這生老病歿的故事沒有戲劇性地偏離一般人的故事發展。我不會覺得不幸。當然一台沒有唱走了板的戲仍是一台戲--人生如戲--豁達,在這個時候,是最派用場的質素。

最怕是,輕,不是因為豁達,而是因為其他。

To: Ku

好邪呀我頭先食雪糕諗起你返到屋企就見到你既留言。

快 d 見啦我地,我同好多人見過不過又未見過你。唔制唔制。

你搬出黎?住向邊呢?

星期五, 9月 14, 2007

新工作

(1)

如同在子宮被羊水包圍一樣

我感到,

非常安全。

(2)

好奇妙,我居然成為了這部門的一員。他們日常說的話,我只明白一半。

但這,無損我的安全感。

(3)

男女七三比,嘿。

(4)

嗯。

(5)

蜜月期中,未知來日會有多忙碌呢 ?

(6)

丫,大玉,那天早上,我遇見了佩詩。

星期六, 9月 08, 2007

教堂

今天傍晚終於到了主教座堂去望彌撒。

秋意染涼了教堂,我便想起了梵第崗的側廳,大理石冰涼、建築物內無聲但迴音卻裊裊縈繞。

嘉雯,你記得嗎?

—.—.—.—.—.
前些日子的一個晚上,我想到教堂去默默思索。教堂,竟關了門。

剛好外出回來的神父便打發我說:係呀,閂左門啦。拿,你向聖母窟前祈禱啦。

色 ,戒

期待。

(1)
真真猜不到易先生會由梁朝偉飾演—張愛玲把易先生寫得太討人嫌了,完全沒有丁點能引起女人色慾之處;只是,劇照一出,又覺得可以。因為影像中的梁朝偉有點龍鍾(面皮下垂)。嗯,老配少配得不配,便有那味道?然而,還得看演出才知到片子拍得怎樣了。

(2)
【色 ,戒】原著小說結構紛陳,不太好看。姑且看看李導演的鏡頭可如何駕馭那跳躍如叮叮琴鍵的節奏。

(3)
李導演說這是張愛玲寫自己的故事。啥?一個女人及一個特務,便必等如她與胡蘭成的故事嗎?我好想知。


星期四, 9月 06, 2007

今天

今天,我到醫院探望吾父。

在醫院門外花叢,我先和媽媽計算先前放了的1883她賺了多少,然後便拉著爸爸到花園去,要他走平𧗽木給我看。

:)

星期三, 9月 05, 2007

Prestigious Org, presitgious people

我不得不告訢自己:是的,這是一個 prestigious organization , therefore they are prestigious people. And the prestigious people think they are the people.

唉,我真高估了自已,高估了有些人。

算了算了,都走了。

蘭開夏道

PK_說:
反而覺得,乜人言報都會玩威威李?

咪就係!

唉 d 人呢唔好咁透徹好冇?!映得我呢~


星期二, 9月 04, 2007

流金歲月

(1)
兩年多前,在內地的一個小城的餐館裡,發放邊疆的 cfo 本來還在七情上面地哇哇大叫向我吹噓餐牌上的榴槤班戟的滋味是何等天上人間,電視上一身 deep v 黑裙的鍾楚紅的璀璨笑靨映入他眼簾時,他便突然的靜下來。

四十開外的首席財務官,變成了一個孩子,有一雙乖孩子專注的眼睛。

(2)
《流金歲月》選了張曼玉做南孫、鍾楚紅做鎖鎖,前無故人,後無來者(相信)。

(3)
忽爾提起過去的《流金歲月》,當然因為被新近的故事觸動了。

(4)
我跟男性友人一起重溫《流金歲月》,友人說亦舒真是毒草呢,一個朱鎖鎖,都不知誤了多少香港女生,巴巴地憧憬著釣金婿,而其實,是沒有的。我便說那也不是沒有,只是香港女生,又有幾個鍾楚紅呢?

單說那感染力極強的笑容,便已經很難了。

(5)
話說回來,陳法拉吸引,除了她性感得好看,還有她的笑容。

(6)
又其實,亦舒是個會成長的作家(她如何成長,再談)。她織夢年華寫的書,內容當然織夢。當然,讀者織夢年華看內容織夢的書看得開心,織夢復織夢,亦沒有問題;如讀者年紀成熟了,看《流金歲月》卻仍然只見金不見歲月,便好可笑。

可笑。笑笑下,便可悲了。

(7)
我著友人放心,我一不是單看亦舒的女子;二不是巴巴地憧憬著釣金婿的白癡。倒是友人要費周章多一點,因為似乎,能叫我感到幸福的事物,不是逛逛名店櫥窗隨手買點什麼便能唾手可得。

又當然/之不過,精緻的東西,誰不愛呢?

(8)
靈魂伴侶盛年先走一步,當然傷心。只是天長地久既不由人在不在乎,曾經擁有也不見得是你想有便有;所以,有過,已經是好大的福氣。

(9)
我的流金歲月,有大玉又有羽毛球高手又有梁小姐。非常好。

(0)
流金,一直到永遠。

星期日, 9月 02, 2007

蘭開夏道

乜原來刪徐了留言功能呀。

嗯,正如大哥哥老早講過,其實我好容易就信任他人。所以,我真係好單純地相信作者把自己的名字淵源都說明白了,便等如是真的。

但是,執業律師名冊,卻告訴我是假的。

當然,我好無聊,居然去查名冊。

但我覺得作者更無聊,用筆名,是好普通的事呀。

星期六, 9月 01, 2007

續:扎鐵


啫絕對估唔到抗爭可以抗咁耐。莫非扎鐵既男人真係真男人真功夫,可以持久d?(拿拿拿,一日都係 ak 師兄同大隻哥哥尋晚俾我睇果本書,搞到我 kwai kwai 地! ak 師兄,你為左贖罪,係咪要拿拿聲腥我要既 list 俾我先?)

呀個樣好似好卑鄙既果位小丸子的同學(呢,好不人道果個呢~)話咩事呀家下,人人都讀過 econ 架咩 !

咁,我就,嘿!

寫囉咩喎。

冇,件事我咁睇:
  1. 對扎鐵工(人)的需求成日變黎變去,所以ddemand curves 係郁黎郁去;
  2. 理想咁講,個價就當然定向每條 demand curve 同 supply curve 交叉的地方(點解 supply curve 唔郁呢?嘿!睇留言啦你!)
  3. 咁,即係話無工程呢,就 0;多工程呢,例如多過 97 ,價就相應提升到高過 97;
  4. 咁,你會叉論住我話:喂,如果無工程,價當然係0啦,d人無工開咪即係=0囉;拿,咁,無工開係咪等如價係 0呢?呢個情況係要用第二幅圖講,不過今次唔叉開黎講;
  5. 當然 mkt info 唔會完美,理所當然呢個價就唔向交叉的地方;
  6. 一個統一的年度價格,我認為,係為左向不完美資訊下減低 transaction cost (如果唔係,咁點解呢?);
  7. 拿,衣家既問題,我覺得係商果邊就認為/聲稱個市永遠都係 d1 or < d1;工果邊就覺得唔係,個市有時係 > d1;
  8. 又當然,你會話:有冇咁 d & s 呀 d 人!咁,e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9. 又又之不過,好似 d 地盤真係 hea 左向到囉;
  10. 所以,用 surplus 果幅圖,我反而唔覺得好可以反映個情況;
  11. 而最後,我見到有班工人堅決爭取自己既權益,as long as 唔暴動,我 ok。因為,我覺得咁係公民社會既體現。
  12. 又又又其實,我無乜滴水不漏地諗咩叫公民社會。(即係話,只係係咁易咁諗過下--)
(丫係喎古思哲講得岩;我果晚可能真係醉左)
(尋晚都醉醉地囉腳步浮浮)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