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30, 2007

租屋記

chi sin!個業主連寫向租約上的入數銀行都錯!原來唔係工行係建行。咁,我要求重簽租約,得唔得呢?

如果唔係間屋多窗好陽光,我走左啦。

星期三, 6月 27, 2007

連我呀妹都覺得似


呀我把頭髮燙鬈了
嘿嘿嘿

在我開展理想前,我必須把公司重新整頓。

各路行政及人力資源專家 ...... 幫幫手......

星期日, 6月 24, 2007

與長頸鶴樂樂(小學生的回憶文作)

上星期六,我與長頸鶴上街去。

長頸鶴先到我樓下接我,我們便走下那條好斜的路去乘巴士到天星碼頭。

在尖沙嘴吃過牛肉麵,我們去了美麗華的商務買書。

我把小克的漫畫介紹給長頸鶴,長頸鶴看得高興,便買下了。錢鍾書的書呢?長頸鶴卻乘我不覺,把它丟下了。

那天我喉嚨不舒服,一直嚷著要喝鹹柑桔檸蜜。遍尋不穫,最後我們還是去了白加士街的翠華。途中,長頸鶴還給我買了美味的雞疍仔。好味!

渡海回到國金,我把放在公司的圖畫送了給長頸鶴。

然後,我們去了我喜歡的法國餐廳吃鵝肝、魚及甜點。

長頸鶴的相機給菲林中的我灑了一臉的天然光。

唉,看長頸鶴給我拍的照:天啊,為何我的眼睛不能大一點?又,天啊,原來當天我少扣了胸前的一顆鈕啊!

星期六, 6月 23, 2007

存在的孤獨

下午烈日當空,但今天卻不是一個明媚的日子。

週一暢聚時船山先生說他其實很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喜歡做 ngo 的工作,跟我見過面,才恍然大悟。

船山先生評價我為一個極度追求如蛇的靈巧與像鴿般純良之間的平衡的存有。

我聽見後一怔,好感動。能夠並願意看透那掩在蛇的形態下的如鴿之心,需要的除了是一份智慧,還要一份善良。

船山先生的確愛護我。

我耍嘴皮眼珠流轉我明白人情世故我常常避重就輕說事實的部份我會扭盡六壬並不代表我接受我是活在一個不合理世界這血淋淋的事實。不,我認為世界美好並可以變得更美好而我更相信我有能力善導周遭的人。我便時常拒絕妥協。

我拒絕妥協的時候也是我最堅強的時候。

小時候好多人喜歡跟我說生活的磨練是好事,因可鍛鍊自己變得獨立。我就說我寧願一世白痴快樂地生活下去,那些他媽的傳說中的磨練都讓他們見鬼去吧。

我一向獨立,獨立地拒絕妥協,獨立地堅強。

但這好嗎?我獨立時快樂嗎?

去年我逃避現實出走 Oregon 寄居在林肯城一間森林中的小屋中。屋主是一名獨居的修女。修女孓然一人,甚麼都靠自己。修女又有糖尿病,吃米飯都要留意份量。最後一天她駕車載我出 Portland downtown,我見她手邊有包巧克力便好奇問她何以吃糖果。修女告訴我那是特別給糖尿病病人吃的高能量巧克力。駕車來回林肯城與 Portland downtown 需時甚久,晚上回程時若車子在公路上拋錨,她可能要等上好久才能得到幫助。巧克力便是危急時的能量補給品。所以她每每在駕長途車前都會為自己準備一份巧克力。

這有如我參加航空青年團行 night journey 時那緊急食糧一樣的巧克力,淒涼。

想像一個女子,日常生活也像孤軍,時時都要 prepare for the worst 。獨立--獨個兒立--去到這一個地步,做人,還有樂趣嗎?

嗯,我有時也會想做做睡美人,被吻醒後,便又是一個快樂完美的日子。




 

星期二, 6月 19, 2007

來,跟我和船山先生一起上一課

這幾天,船山先生的泊挺熱鬧,見面的約定並沒有遏止書面的暢談。

昨夜,我帶著感冒縮著鼻沙著嗓子(未及說話已沙聲)與船山先生聊了差不多四個小時。

天南地北,我們從品評人物開始,談了七件聖事、共融(嘩我之前話過係個局)、基督宗教禮儀、歷史學家的眼睛、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一往情深(嘿!)、董建華、伊底帕斯、伊底帕斯個妹、木馬屠城記,到後來,我還告訴了先生一個祕密。丫我們飯前還做了個祈禱,所以亦說起了泰澤,先生並叫我好趁三十歲前到泰澤一遊呢。

跟先生聊天,令我想起我中學老師大眼密斯李說我:「同你講野好辛苦,個腦係咁轉--姐我家下放左學收左工啦!」

先生 tum 人工夫九流,串我就一流。話說先生得悉我原來也上過張學明教授的神話課,亦知道我在學期間常常私下請教教授,便預言:「你係女生又係天主教,佢實偏心你啦。拿拿拿,教授心有所偏係應該既。」我說:「先生此言差矣,我份 paper 得 B+ 咋。」「嘿,即係話你份 paper 本來連 B+ 都冇囉。」

哼,睇下先講啦你。
---------------

HIS 3302
古希臘及中國神話比較史
期終報告








德福一致?
從神話看中希民族如何期許生命的軌跡








七十樓 98xxxxx1




德福一致?
從神話看中希民族如何期許生命的軌跡

引言

從來說教皆不容易,硬邦邦的道理必需給譜上婉轉的樂曲,化作菲糜之音,才能叫人動心。中華民族深明此道,孔子以類比說仁義,讓大家觸類旁通;莊子借活龍活現的比擬教抽象的思想。從太初到現在,我們有無數的寓言與神話,披上動人的面紗,向我們傳佈恆久彌新的道理與教訓。

矛盾先生在《中國神話研究》一書內指出各民族的神話,乃是其在上古時代(或原始時代)的生活思想產物。神話所述者,是「神們的行事」,但是這些「神」並不是憑空跳出來的,而是原始人民的生活和心理狀況交織而成的產物。所以,神話故事的情節,往往反映了人們對事情的看法,是一種心理投射(Psychological Projection)。另一方面,同是中國神話學大師的袁珂更直截了當地提醒我們,神話是民族性的反映,各國的神話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各國民族的特性。故此,在神話的眾多功能及意義中,我們並不能夠忽略神話之作為反映民族的思想,以及透過神話故事的流播,作為教化並傳揚民族特性的作用。

本文便建基與上述的立論,透過分析及比較中國與希臘的神話人物的事跡,探索兩個民族的生命(命運)觀。且讓我們研看一下中希這兩個歷史悠久的民族如何把他們對生命軌跡的期許,寫成神話。


德福一致

先介紹一個詞彙:德福一致。「德」指德行,又或道德操守;「福」則可稱為美滿的結果或回報。而「德福一致」的意思就是一個人的結果將與其德行成正比。「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與「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就正正反映了上述的期望。在東方,無論是在中國又或印度社會,皆普遍存在著德福一致的觀念。那麼,在中國遠古的神話世界裏,神話人物們又是否種了善因,便得了善果呢?


願望成真的愚公

北山有名「愚公」的老頭子,年高九十。他的家面對著太行﹑王屋兩座大山,日常進出很是不便。於是,愚公便和家中族人商議,欲把兩座大山搬走。有河曲智叟冷眼旁觀的眾人營營役役,便笑著阻擋愚公的移山大業,叫他不要在風燭殘年之歲,幹這無法實現的工程。然而愚公卻十分有信心,「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子孫孫,無窮匱也。」,只要能夠持之以恆,愚公認為事情必有成功的一天。那邊廂,此事被一個手握著蛇的天神聽見了,他大大著慌起來,連忙上稟天帝。誰知天帝竟被愚公的堅誠所感動,派了夸娥氏的兩個兒子去替愚公把門前的大山搬往朔東與雍南兩極。

在神話故事裏,愚公之所以能夠移山,是全拜他本人的堅誠所致。


歸去來兮,生生不息的鯀和禹

中國神話人物中,像愚公一樣憑著堅誠的信念而得到圓滿的結局的例子不勝枚數。而治水的鯀和禹的事跡,便是一個十分膾炙人口的故事。

據說天帝為了懲罰人類,大降洪水。承受著萬般苦難的人類,卻讓天神──鯀動了惻隱之心。鯀遂向黃帝要求收回洪水,但遭受拒絕。救民心切的鯀只得偷取神土「息壤」──一種能無限生長的土壤,以堵塞洪水。人民的苦難始見稍為減輕,但黃帝卻勃然大怒。他命令火神祝融捉拿違反天條的鯀,把他殺死於羽山之郊。對治水一事牽腸掛肚的鯀,肉身雖亡,精神不死。鯀的精魂不死,他的屍體經三年之久,竟還不腐。後來天帝派火神祝融剖開鯀的腹部,不意竟跳出一個「禹」來。天帝知道後,領悟到鯀的治水事業是無可阻遏的,便命禹繼承鯀的重任,正式將息壤授給禹,讓他下界治水,以安定四方。禹果然不負所託,他戰勝水神,又得到河伯﹑伏羲和其他天神的幫助,走遍神州,終於把洪水平息了。禹治水有功,使人民安居樂業,過幸福的日子,人民都感念他的功德,萬國諸侯也都敬畏他,願意擁戴他做天子。帝舜見他知水有功,便主動把帝位禪讓給禹,成為傳頌至今的佳話。


跳不出佛祖掌心的普羅米修斯

中國的鯀與大禹,用他們的生命及意志,寫出了一首勵志的進行曲。同是為民請命的故事,發生在希臘,就是一首扣人心弦的悲歌。

泰坦神族的普羅米修斯依照神祇的形象造人,並屢次幫助人類,終於得罪了天帝宙斯。宙斯為了報復,拒絕賜予人類火種。普羅米修斯便用木本回香的樹枝,走到太陽車那裡,當它從天上馳過,他將樹枝伸到它的火焰裏,直到樹枝燃燒。他持著火種降臨人間,人類便得以借火燒烤食物,照耀黑夜。宙斯赫然發覺此事,盛怒中,他把普羅米修斯用鐵鍊鎖在山上,讓大鷲每天來啄食他的心肝。由於普羅米修斯也是天神,所以不會死,而被吃掉的心肝也會於隔天再長出來;因此,當大鷲走後他還是活著,只是一日復一日地受到折磨。如此般反反復復地忍受著煎熬,經過了無數悲苦的歲月後,普羅米修斯終於得到大力士海克力斯的拯救 。

從劇作看來,可見普羅米修斯在希臘神話的眾多形象中,乃是最受人尊崇的天神。其主要的原因,就是普羅米修斯那為民請命,並無怨地承受一切懲罰的獻身的精神。普羅米修斯的「德」,是無容置疑的。那末,普羅米修斯又有沒有「福」呢?在故事的脈絡中,普羅米修斯並不能稱為有福。普羅米修斯雖然在海克力斯的幫助下,脫離了大鷲的折磨,但是,為了充分履行宙斯的判決,他要永遠戴著一隻鐵環。並鑲上一片高加索山的石片,使宙斯能誇耀他的仇人仍然被鎖在山上。猶如如來佛之於孫行者,普羅米修斯亦不能超越宙斯,神話便留下了一條悲哀的尾巴。


悲壯的海克力斯

拯救普羅米修斯的大力士海克力斯,亦是一位受希臘人歌頌的英雄豪傑。然而,他的命運就正如普羅米修斯一樣,乖張弔詭而跌盪無常。

海克力斯乃宙斯與凡人所生的兒子,天生神力,卻為天后希拉所妒。希拉教唆瘋狂女神讓海克力斯發瘋,他打死自己的小孩,當妻子美卡拉公主挺身救子時,神智不清的海克力斯竟然親手把自己最心愛的女人殺死。當海克力斯回復清醒後,他曾經想一死了之,但最後他決定以苦行贖罪。完成了十二苦差後,海克力斯稍稍恢復了自信。但天與願違,迷戀海克力斯最後一任妻子──黛安拉公主的人馬獸尼索詩交給黛安拉一件染有劇毒的長袍,騙她說那是一件能測試海克力斯對她的忠貞的衣服。黛安拉公主不疑有詐,居然讓海克力斯穿上了。終於,被劇毒折騰得死去活來的英雄海克力斯,在熊熊烈火中為他在人間的生命劃上了句號。


德福一致與天命難違

閱讀過愚公﹑鯀和禹﹑普羅米修斯及海克力斯的故事後,中國神話人物和希臘神話英雄的生命軌跡已在地上劃出兩條迂迴的路線。中國的神話人物無疑是較幸運的,愚公﹑鯀和禹的德為他們日後的日子種下良好的種子,結出「福」的果實。希臘的普羅米修斯及海克力斯卻是再前仆後繼也是枉然,詭譎的命運還是把他們支使得團團轉,走不出宿命的迷宮。

愚公﹑鯀和禹﹑普羅米修斯及海克力斯的「德」可從本性及行為動機及結果兩個切入點去作分析,而行為則包括了動機及結果。動機方面,四者同是以他人利益為出發點,為整個社群謀求福利。他們的「德行」是無私的。愚公說不在乎移山工程需時有多長,只要有竣事的一天,他的目標便得以完成。由此可見,愚公的移山並不是只為了自己的好處;鯀和禹的治水是為了拯救塗炭的生靈;普羅米修斯盜天火以改善人類的生活;海克力斯竭盡所能,為民除害。行為的結果方面,愚公以其堅誠感動天帝,得以移山;大禹治水成功;普羅米修斯為人類帶來了火種;而海克力斯則為人把邪惡的妖魔除掉。本性方面,四者皆擁有高尚的情操。愚公的恒心;鯀和禹的忘我;普羅米修斯的犧牲精神,和海克力斯的不屈不撓,皆是人類所不斷提倡的精神。先民所書的神話,實實在在地向我們肯定,愚公﹑鯀和禹﹑普羅米修斯及海克力斯的「德」是無容置疑的。

在愚公﹑鯀和禹的故事裏,愚公的移山和大禹的治水終於得以成功,使我們可以肯定那是一個「大團圓」的結局。愚公﹑鯀和禹的「德」並沒有使他們(我們)失望,為主人公帶來了「福」,讀者也可笑逐顏開地合上書本。希臘的普羅米修斯卻要永遠戴著一隻鐵環。並鑲上一片高加索山的石片,使宙斯能繼續誇耀;海克力斯雖然升了天,做了神衹,但他的死卻仍是驚心動魄,贊人熱淚的,套句俗話,乃是「不得好死」。兩位有德的英雄的結果並不團圓,談不上教人欣慰,頂多是一齣悲壯的,華麗的,滿是淚水的哀歌。


天人合一與神的旨意

中希神話中,展示了不同的神人之間的互動關係。簡單來說,中國神話的是一種天人合一的關係;而希臘則是一種至高無上的神權。

袁珂在《中國古代神話》一書有下列的描述:
這回事給上帝知道了,我們可以想見那高高地坐在寶座上的上帝的吃驚的光景。從被剖開的鯀的肚子裏既然可以產生禹,那麼即使再剖開禹的肚子,那能料到不會再生出別的生物來呢?叛逆者假如也有他叛逆的道理,這道理就會像薪火相傳,綿歷不絕。在倉惶吃驚中的上帝,也許因此漸漸悔悟到洪水來處罰人民末免太嚴,而一個人悲憫的善心更常常好像金石般的堅固,也難於有法子將他銷鎔,毀滅。所以當禹去向上帝請求將息壤賜給他的時候,經驗豐富的上帝便馬上答應了他的請求,不但把息壤賜給他,還乾脆任命他到下方去治理洪水。

在中國的神話中,凡人能以德觸動天神的心靈;而天神亦能領悟世人的真正需要,進而作出讓步。天人之間彷彿存在一種合作的,互惠的關係。中國神話中的天帝,也就多了一份人性的慈悲和處世的智慧。

反觀希臘神話中的宙斯,他為了自己的判決得到充分的履行,便要普羅米修斯永遠戴著一隻鐵環,並鑲上一片高加索山的石片,以證明宙斯自己的威能。這種形式上的「威」,說到底還不是面子二字?

神人之間的互動關係於民族對德福一致的期許有著重要的影響。假若一個民族有天人合一的觀念時,其對德福之間的期許是較正面的。因為民族會預期自己的德行必為神所悅納。相反,若民族認為天神有無上神權時,他們對德福一致的預期便不會那麼殷切;反之,民族會將生命的軌跡歸因於冥冥之中的主宰──命運。


小歡喜與大悲壯

神話乃是最早期的文學作品,在漫長流佈的時間裏,文學家斷斷續續地加入了不少的主觀元素。縱觀中國的神話,為什麼總給我們一種「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感覺?為什麼希臘的英雄故事又被稱為「悲劇」?那是由於文人以他們主觀的筆觸,帶領我們進入一個個已經著了色的神話世界。

撇開以古文寫成的神話不談,就讓我們單拿那些白話文的版本作比較。袁珂所記述有關鯀和禹的部份和黃晨淳所編輯有關普羅米修斯的事跡相比起來,袁珂較著重禹的治水工程和他得到帝位的經過;相反,黃晨淳則在介紹了普羅米修斯的善功後,便側重於描寫他的苦難(《神譜》一書亦然)。中國的神話有著這樣的系統:明志→受苦→事成→功德圓滿;而希臘的神話英雄則是:


 
結果,我們所讀的普羅米修斯的是個悲壯的烈士,而大禹則是個收成正果的仁者。


社會地理之差異

若要問何以中希民族對德福之間的關係有不同的期許,我們絕對不能忽略中希兩地的地理和社會因素。

中華民族當時以農業為生,日常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觀念讓人民相信付出與收入的正比關係。相反,希臘人當時靠畜牧為生,付出與收入的正比關係較不明顯。這,可能是構成中希神話中所展現的命運觀的差異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希臘自奴隸制時期便出現民主制度,加上希臘民族重視個人(Individualism),反映在神話上,便會出現性格鮮明的英雄人物,他們的命運悲壯而感人,彷彿能人所不能。而中國巳漢代以來獨尊孔萬,重視團體的共融,提倡德福一致以善導世人,亦無可厚非。


結語

古代的中國與希臘,由於彼此的地理以及社會因素的差異,反映在神話上,便出現了不同的命運觀。中國的是一個期許德福一致的;希臘則強調命運的大能。正如前文所說,我們並不能夠忽略神話之作為反映民族的思想,以及透過神話故事的流播,作為教化並傳揚民族特性的作用。回想現代的教育,是否又在幹著同樣的大業呢?又抑或,我們已經忘記了思想傳播的神話,我們的營營役役,只是瞎眼蒼蠅的亂打亂撞。

就德福關係的話題,若你要給你的小孩子說一個晚安故事,你會說《大禹治水》,還是《普羅米修斯》呢?

參考書目

矛盾, 《中國神話研究》,新陸書局
袁珂, 《中國古代神話》,商務印書館
馮天瑜,《上古神話縱橫談》,上海文藝出版社
黃晨淳, 《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好讀出版社
Walter R. Agard, The Greek Mind, Van Nostrand

星期一, 6月 18, 2007

又轉貼:父親節真義

也來看看有關他的另一種述說



人潮中,一頭白髮的他一直墮後,避過了善意與惡意的鏡頭,低著頭走他的路。

忽然,他抬起頭望向不遠處,瞇起原來已經細小的眼睛看了又看,然後快步走前。以為有什麼大事發生,原來是三個只有四、五歲的小朋友,乏力的推著輪椅上父親,緩緩跟著人潮前進。細小一雙手,還拿著較他們身軀更大的請願牌,要求特首「還我家園」。

他趨前本欲為這位殘缺父親推車,奇異舉動卻驚動身邊群眾,主動為萬金之軀代勞。他繼而將焦點放在身旁的小朋友身上,拖著其中一人的小手一起走,還幫她拿著那塊霉霉爛爛的請願牌,就像芸芸眾生中一對毫不顯眼的爺孫。

感謝上天,讓我在父親節正日,見證父親節的真正意義。

原載

NGO理財

文中所說的亦是我見工所說的亦是我獲聘的關鍵

各 NGOs 的領導真係要諗諗佢啦



NGO理財的局限與出路 (轉貼自麟麟爸爸

摘自信報月刊2006年8月

林森池對投資風險的管理有獨到見解。他說,風險管理並非靠分散投資來分攤,而是以素質取勝。NGO為分散風險而購入不同的股票,這樣做法是錯誤的,原因是優質上市公司並不多,愈是分散,誤中「地雷」的機會愈高。

NGO理財的運作與掣肘
曾在早年從事基金經理的林森池,退休後曾擔任多間NGO理財顧問,深感NGO作投資決策時潛藏不少困難。

他指出有四方面的掣肘:

一、NGO往往以集體負責制為主流,由董事局委任投資小組委員會負責,為了尋求共識,委員傾向妥協,決策往往根據以前慣例,流於因循,無法與時並進,談不上洞燭先機,更難有作出反潮流的傑出投資決定。

二、投資小組成員對上市公司認識不深,不願承擔錯誤選擇,因此為善款投資時,大多數NGO會外判給基金公司代為操作,結果成績令人失望。

三、NGO提供給基金公司的資產分布指引,往往堅持擁有債券高達三至五成,以為債券息率比股票息率為高,又誤信債券價格比股票穩定。今時今日全球正處於通脹重臨時期,再持有債券是錯誤的。再說,NGO對選擇債券認識不足,貪高息而買入企業債券,有違風險管理原則,以為AAA評級的企業債券就無風險,但實際上風險比政府債券高出多倍。以前美國AT&T企業債券被評AAA級,業務分家後其債券頓變成垃圾債券;去年通用汽車債券也在一夜之間被貶為垃圾級債券。「要選擇有素質及可靠的債券,寧取AAA評級的政府債券,也不應選同樣評級的企業債券。香港金管局所發行的票據雖只獲單A評級,但可靠性一定高過不少AAA評級的企業債券。即使是政府級別,美國與阿根廷便有天淵之別。」他說。

四、NGO誤信分散投資可以減低風險。林森池對投資風險的管理有獨到見解。他說,風險管理並非靠分散投資來分攤,而是以素質取勝。要理解一間企業的素質,必先要對該公司有深入的認識。NGO為分散風險而購入不同的股票,這樣做法是錯誤的,原因是優質上市公司並不多,愈是分散,誤中「地雷」的機會愈高。假如看好中國電訊業,其實只買龍頭大哥中移動就足夠,無須為分散風險而同時買入中國電訊、中聯通及網通。過去兩年,四隻電訊股中只有中移動真正跑贏大市,分散投資往往變成拖低回報。「如果看好中國市場,國務院屬下的超級國企,無論在權勢財力方面或是會計制度和公司管治都較省、市或民營企業為優勝,以素質管理風險可以避免了買入上海實業、北控、粵海、科龍等股票的惡夢。」

林森池又以金融管理局為例:金管局外基金去年的投資回報率只有3.1%,正反映出分散投資未必能減低風險。首先,金融管理局的錯誤在於投資定位不清,其實港元與美元掛,沒有價風險,不必分散到持有歐羅及日元。「去年人人以為美元跌,結果美元升,歐羅及日元都跌了不少,影響了投資回報。」可見無理性的分散投資只是帶來更多風險。再說,金管局將資產外判到多個基金公司管理,除了要付出高昂管理費之外,基金公司的投資策略不一,有看好,也有看淡,互相對沖,結果表現平庸。金融管理局無須聘用基金公司,可自行投資,其中一個利好因素是利用香港特殊的政治地位,當內地有超級重點國企來港上市時,可效法香港富豪先向中國人壽、交通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等認購股份,作為策略性投資。新加坡政府的淡馬錫便是最好例子。
「港府的思維落後,當曾蔭權質疑香港的投資銀行家為何不北上敲周小川、劉明康的門,我們也可以問任志剛曾否向內地爭取過超級重點國企IPO的股份呢?」林氏續說,香港市民認購中國銀行IPO時只能獲配一手,如果金管局早已變成淡馬錫,成為超級重點國企的策略性股東,那就等於為香港市民持有更多國企資產,是擴闊香港稅基的最好方法,市民也許不必為新開徵的商品及服務稅而爭議了。

基金公司表現奇差實錄
林森池說,NGO的資金來源是靠募捐而來的,具龐大數目的善款多是外判給專人管理,但基金管理公司的運作亦有弊病。2005年香港大學的基金回報是5%,只跑贏金融管理局,比美國哈佛及耶魯大學的基金以每年20%升幅增長,明顯遜色。

曾有一間傳道機構坐擁五億港元的善款,但是捐款人在文件上訂明資產必須由基金管理公司全權打理。應機構董事局邀請,林森池只出任為監察基金管理公司的顧問,無權督導或參與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資決策,結果在四年內更換了三家國際級的基金公司,但是投資表現強差人意,經驗如下:
最先,該筆善款交給A基金公司管理,管理費0.5%,五億資金每年收取二百五十萬港元管理費,該公司每月都發表投資買賣報告,每三個月向董事局會報一次。一年後,連同股票及債券收息計算在內,整個投資組合出現虧損。作為顧問,林森池需要向機構董事局提交建議,只好詳細分析該基金管理公司的每一項買賣,結論是A管理公司在股票投資方面炒賣頻密,跌市時虧本沽貨,升市時以高價追回同一股票。林森池說:「名牌管理公司並無素質保證,因為背後作出投資決策的經理也只是人,未必有大智慧,一樣會低沽高追,與師奶分別不大。」

由於捐贈人規定,善款必須交予基金公司管理,不能由NGO自行投資,只有轉換基金公司,交由B基金公司打理。該公司作風以長線投資為主,較少炒賣,但是分散投資的結果是無法追上生指數加派息的表現,因為雜費太多。林森池替機構定下量度投資表現的指標(benchmark),是將生指數加入該年的派息作為整體指數回報。以2005年為例,生指數上升5%,再加上成份股的3%派息,全年回報即是達到8%。不要小覷派息的效應,現在生指數約為16,000點,如果加入累積派息,生指數應該是28,000點。經詳細分析後,發覺B公司費用奇高。除了管理費0.5%之外,交易、存倉、派息每次也要另加上電報費。原來該公司為了節省人手,將所有交收集中倫敦總部,當B基金公司購入香港股票後,會致電報往倫敦,再由倫敦通知香港的豐銀行存倉。每次買賣就是一個鐵三角的多次來回電報,每程電報花二十英鎊。派息也是如此。

兩年後,該筆善款轉交C基金公司管理,C公司的招徠術是免存倉費,但條件是能動用機構名下股份用作衍生工具沽空之用。而事實上,C公司的表現亦欠佳,股票炒賣頻密,往往沽出優質股後買入落後股,落後股表現當然落後。即使遇上利率下跌時,所買債券也表現平庸。「該公司於2000年利息高企時買入短期債券,買入價高於票面價,後來利息一直下跌至2003年的低點,理論上債券的價格應該是上升的,可是C公司替機構買入的債券大部分是短期的,而且更有些在2002-03年到期,只能以票面價贖回。」林氏說,這反映了基金經理缺乏遠見,未能預見科網泡沫爆破後帶來的減息潮。

總之,NGO需要投資所得的現金流用於公益事務,更加需要資本增值;如果只靠「吃老本」來支工作,資本萎縮必影響到現金流的增長。如果NGO資本愈加萎縮,可發展的空間將收縮,也影響到整體公益事務;與此同時,通脹已來臨,運作成本必定上升,早晚出現俗語所說「滾水燙豬腸,兩頭縮」的現象。

自行管理的流弊
NGO自籌的款項,如果捐贈人沒有指定交基金公司管理,可以自行投資;但自行投資也有其弊病。林森池指出,NGO自己投資有多個問題:

首先,無知令人容易墮入衍生工具的陷阱。2003年沙士爆發之際,另一個宗教團體向林氏求助,擔心手上資產繼續大跌,因為2000年時眼見科網泡沫,未敢買入股票,卻誤信私人銀行或財務顧問的建議,買入高息股票掛勾票據ELN(Equity Linked Notes),希望收取高息,在跌市中卻被迫接收一系列的藍籌股,其中豐的股價至今已高過2000年水平,但和黃、長江等股價仍在虧損之列。他說,NGO的投資委員容易誤信股票經紀、私人銀行或財務顧問的建議,忽略風險管理,亦不顧衍生工具產品的高風險,容易因小失大。

第二,難以買入具有潛力的增長股。小組成員在討論選購股票時,鮮有願意承擔後果,只會選擇穩妥熟悉的藍籌股股票,不願挑選具增長潛力的股份。舉例說,大多寧可買匯豐也不買有前景的國企,選擇豐可說是逃避責任,儘管股價無表現,小組成員覺得心安,無須負上錯誤選擇的罪名。

第三,NGO難以在黃金時刻投入買賣。投資小組成員能共聚一起討論的次數無法太頻密,容易錯過時機,什時候入市?買入價多少?一旦未能低位買入,股價向上,恐怕又要等待下次開會時再決定。

第四,NGO不懂得自製指數基金。其實投資小組可自製指數基金,按指比重買入成份股。「自製指數基金可以避免指數基金的昂貴管理費用,以盈富基金為例,道富管理公司每年收取1%管理費用,而且在市場套戥活動的費用也是不菲之數。」林氏認為,如果善款達五億港元,每年1%管理費相等於五百萬元的開支,不如聘用專人打理,根據比重買入指成分股最優質的十至十二隻股份,這已反映了指的八成市值,不必買入全部三十三隻股份。同樣方法可以自製國企指數基金。

NGO可參考的投資方式
林森池最近參與一個教育基金的投資小組,其投資決策過程頗有效率,也許可讓NGO參考:該基金只有數百萬元資本,6月13日主席來電說開會談談投資大計,當時生指數是15234點;要約齊各成員要延至6月26日才能午宴一聚,當時指已升至15804點。出席的有六位人士,包括主席及書記,另有四位對證券有認識的人士,除了林氏,還有一位基金經理、股票行銷售董事及上市公司財務董事各一人。

開會時有一半時間討論現金流,先決定將未來兩年的開支款項作定期存款及票據,餘下的用作長線投資。大家對投資的見解是:通脹已來臨,首先否決購買債券。接大家談到買股票作長線投資,選擇哪些股票較好?四位對股票有經驗的人士各提一隻股票,分別是:中石油(857),當日收市價7.75元、中國人壽(2826)收市價11.15元、中國移動(941)收市價42.5元以及中國聯通(762)收市價6.7元,反映專業人士都看好中國市場。本來林氏想反對買入中國聯通(762),但是眼見提議者是一位基金經理,為顧全他的面子,不想令他感受挫折,反而為他的選擇打完場,在會上解釋,電訊股佔兩位是穩健的做法,因為該行業應不受高油價、商品價格及美國經濟放慢所影響。

接,投資小組就考慮分散投資,由於餘下數目不多,又沒空暇自製指基金,因而建議買入在港交所上市的指數基金。那,買哪一種好?

當日的建議有三:
一、新華富時50(2823),林氏提出反對,認為這不是指數基金,而是內地五十隻最大型A股,當日該基金價是62.35元。該基金是封閉式,無專人從事市場套戥活動,需由投資者沽出才能買入。如果看好A股投資者過多,基金價格會高於資產;如果較多看淡時,價格會低於資產價值。過份的溢價或折讓無法反映內在資產淨值。事後證明內地加息並無打擊中石油(857)、中國人壽(2826)、中國移動(941)、中國聯通(762)等的股價,反而影響了對A股的心理及市場供求,以7月14日計算,該基金價格跌至58.7元,比6月26日下跌5.8%。

二、生國企指數基金(2828),是用H股指數掛,但該基金成交疏落,市場套戥活動不足,出現不貼價成交。6月26日國企指數6351點,理論上(2828)的價位應是63.51元,但該日成交價是64.8元,即高水129點,說明了眾多投資者搶貴了。到了7月14日價位是65.95元,H股指數是6647,換句話說低水52點,反映了較少投資者投入所致。可見,該基金的成交價依賴投資者多少而定,無法反映資產的真正狀況。提議被否決。

三、盈富基金(2800)。由於已經選擇了四間國企作為長期投資,最後選擇了香港的生指數基金作為分散之選。6月26日盈富基金價格是16.05元,比指水平高了0.2元,當日生指數是15804點,有200點的溢價。7月14日指是16135,盈富基金價格16.4元,溢價保持0.2元。
當日投資小組決定買入上述四隻股票及盈富基金,接考慮的是以那個價格買入呢?因為大家不知道下次開會日期,結果決定以市價買入,避免決而不行。小組也考慮到市況一旦向下怎辦?結果將撥作盈富基金的金額留下一半,如果市跌至15300點就買入餘下一半。綜合來說,小組將可作長線投資的資金分成六份,四份買了四隻股票,一份買盈富基金,餘下一份現金等待15300點再買盈富基金。結果,6月26日所投資的股份,到7月14日中石油上升9.7%,中國人壽上升9.4%,中國移動上升3.8%,中國聯通無起跌,盈富基金上升2.1%;整個組合增長了4.5%,而指只上升2.1%,現階段看算是跑贏大市。

NGO理財決策須明快
林森池總括來說,當日午宴只花了一小時,就決定了短錢作定期存放,以保證未來兩年有足夠現金應付教育工作所需。眼見通脹已來臨,決定長線投資不買債券而買股票;買股票選擇優質而不會破產的公司,再以盈富基金作為分散,也為跌市作好準備。大家都看好中國市場,各自提出了可接受的股票;由於作長線投資,就立即行動,無須斤斤計較買入價位。可見,這在財務上已做到全無後顧之憂,投資的決策過程相當有效率,值得其他NGO參考。林氏認為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為顧全他人面子,沒有反對買入中國聯通。

至於資金上億、上千萬的NGO,林森池建議,可尋求優秀的投資顧問幫忙選股,否則,也可自製基金,模擬自製H股指數基金,投資比重最大的十二隻股份,再從指成分股中挑選最比重最大的十二隻,按比重來購入存放,股份買入後不再短線炒賣,除非成份股組合有所變動。值得注意的是,切忌買債券、衍生工具或炒賣商品;買樓收租也可以,但回報較低。如果買樓數目過多,也須要專人負責。他強調,一般NGO的理事都是兼職的,可能只有秘書是全職的,NGO投資決策要明快,理財不宜過於複雜瑣碎。

CRC其實都座擁不少資產, 這篇文章其實很有參考價值, 但有關方面睇唔睇, 或睇咗之後點做又係另一回事了, 我們的錢都是辛苦錢來的, 不要常常呻窮, 想d方法增值才是持家之道。


睇住黎我一定會在行政財務及推廣各方面奉獻綿力提升機構水平造福更多有需要幫助的社群

睇住黎下星期起我會寫少好多 blog

星期六, 6月 16, 2007

中大人,有心有情人

轉載自中大unofficial版

P.S.:魔術師,我都算係咁啦掛!

各位校友:

請支持一位患病中的校友

校友方敏瑜(Linda)當年以會考3A4B2C及高考4A1B成績,進入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就讀,於2004年以乙等一級的成績本科畢業,並即修讀碩士課程,於06年獲中大傳播哲學碩士學位。畢業後她於06年9月獲聘為中大新傳學院全職助教。

Linda不幸在今年1月發現患上舌癌,並已擴散至淋巴位置。居於元朗的她馬上到屯門醫院求診,但排期治療需時數月,因病情緊急,只能轉到不用排期但費用昂貴的私立醫院求助。她在2月及3月於港安醫院接受電療和化療,腫瘤漸見消退。

Linda出院後繼續覆診,但在5月發現舌頭的癌細胞組織再次活躍起來。多位醫生商討後建議Linda立刻進行切除舌頭手術,以清除餘下的癌細胞和阻止擴散。由於在公立醫院排期進行手術要等待一段長時間,故只能在私立醫院盡快進行手術。

過去數月的電療及化療費用已達30萬元,為Linda家人帶來沉重的財政負擔。今次舌頭切除手術估計需要20萬元,已經超出她家人的經濟負擔能力。Linda的父親早已辭世,母親為了照顧 Linda也不能外出工作。Linda尚有一個妹妹,剛於中大翻譯系畢業。

我 們在此呼籲各位校友捐助款項,協助她支付龐大的手術費用。捐助數目多少不拘,重要的是表達大家對方敏瑜校友的支持和心意。校友可把捐款直接存入新傳校友會 的恒生銀行戶口,帳戶號碼為388-486698-001,請於入數紙上註明「方敏瑜捐款」和閣下的聯絡方法並傳真至26035007;或填妥附件的表格 連同支票郵寄到:沙田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支票抬頭請寫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校友會」。如有任何查詢,請致電26097665與蘇
機聯絡。

在此謹代表學院及校友會多謝大家的支持,並期望很快收到大家的回應。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校友會主席

蘇鑰機         張樹槐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

星期五, 6月 15, 2007

紫色頭@三藩市


(2006年春天於三藩市)


拿拿拿呀小雲我係咁既樣架

得我衣家係長直髮好未?

呀小 justin 呀我覺得唔會似你講果位囉

我在創價的日子

腳步,要知止;抬頭,滿天

(2001年春天於創價大學)

嗯,抱抱

(2001年春天於富士山)

驚喜






嘿!剛才午膳時間,我又變身成為中環女俠怪姐姐送禮去。

神不知鬼不覺,不過,唔知幸運兒要幾時才發覺收到這份心意呢。

(唉,搞不好他根本 out-of-town。TOOOOOOOOOOOO bad。)





(丫唔好誤會呢份係謝禮黎架咋)

與網友見面

係咪大家都有感應 70/f 命不久矣
所以要向現實世界先見我一面呢?
嘩我係咪快要慘遭血洗部落呀

Human Trafficking



Dear Yun,

Do you know this book?

I read it on a train between Shanghai and Suzhou years ago. I was therefore experiencing a dual odyssey between rural and urban.

Yours,
70/F

惡女人重出江湖

丫見到果單新聞,咦乜係你寫架,我就即刻向藍天見到呢個標題。

星期四, 6月 14, 2007

傳媒--社會第x權

剛看午夜新聞,知道全因河南電視台的揭露,一班在鄭州被拐到磚窯做苦工的小孩子才能夠跟千里尋訪他們的父母哭著團圓。

我心,非常翳。

而這種問題,可不是透過投身 ngos 便能夠盡綿力。

社會,需要不同力量的參與。

「驚喜」

千萬別因為「自覺」對方會「驚喜」,而隨便闖進別人的生活。

黎小姐今天如是說,我非常同意。

其實呢,我都鐘意偷偷地送野去人地公司然後走人囉--雖然,有時會出點意外而要提心跳膽一陣子(丫呀某人我講緊你d檸檬熱飲呀)。

通常我策劃的「驚喜」行動都能順利完事並為有關方面都帶來歡樂,唯獨是那趟跟前度情人小丑神相識不久,我某天黃昏突然心血來潮便親自送了一杯士多啤利奶昔到他公司--oh well,原來他收不到我告訴他我正在前往途中的 sms,所以我便跟他的同事撞到正,當天氣氛確實有點曖昧。

唉我是個非常自私的人。當天黃昏我只是為了一時興起想見他便衝往他公司,都沒有考慮他的同事可能在場。如今事過境遷,我心中殘留的感覺卻不是歉意,而是一份失落--都沒有約定,所以他喝完我勤勤奉上的士多啤利奶昔後,就按他原定計劃跟他妹妹晚飯去了。失落,來自被撇下了的感覺。

當然,小丑神也是自私的。那天他待同事離開後,便呷著奶昔跟我說:「你下次咪啦,如果我女朋友向到點算?!」

現在我跟小丑神關係正常化了,之前發生的,便成了我的女人韻事的其中一章。

如此,很好。

日記一則

2007 年 6 月 14 日 星期四 天陰有雨

  • 就 3 月 12 日向被告人購買的大阪機票酒店套票的貨不對辦索償進行初次聆訊;
  • 嘩真係會千方百計迫你和解架;
  • 係咁 dau 我囉;
  • 等待既時間好長囉;
  • up 完第一次我等申索人同被告人被引導出去外面 settle,不果,再返入庭,再漫長地等待;
  • 旅伴無諗到會咁耐,就想走,然後,有人(呢個人唔係被告)就話:係呀咁你申索係要徙錢徙時間架啦 -- 即係,又迫我和解;
  • 有人(呢個人唔係被告)就話:咁你 claim 損失 claim 機票酒店套票全費 + 利息 + 你既人工;關於機票酒店套票全費:
    「你無去到日本咩?」
    「當然有,如果無,又點去酒店?點會發生一開房門就揭發貨不對辦呢?」
    「咁機票你用左架喎,無損失又點 claim 呢?」
    「咁,隔山買牛,我一定要飛左先可以去到酒店;另外,我有責任唔擴大損失,所以我無理由買過第二張機票返黎然後 claim 埋佢。由於如果被告唔能夠提供酒店,我根本唔會幫趁被告,所以我希望法庭能夠懲罰性地頒令被告全數賠償。」
    「法庭唔能夠頒令懲罰性賠償。」
    「我如此申索。」(心諗:你大我呀,唔能夠頒令懲罰性賠償?合約法有架喎,案例都有呀。除非,呢到唔能夠頒令懲罰性賠償啦。)
    「仲有,被告的確為你支付左酒店xyz(其實唔知係講咩)喎。」
    「此案的 contract 是我等與被告確立;其他中間人或代理的情況,我等不清楚亦與我等無關。」
    「咁份 contract 呢?」
    「即係d receipts,已經呈交予法庭。」
  • 唉,好鬼煩呀大部份時間都向到等;
  • 又,其他案件好好笑呀;
  • 哇,就算不日我讀埋 PCLL,我都唔做上庭果d律師囉。上庭,真係浪費生命呀。
  • 案件詳情係咩?我驚妨礙司法公正呀,所以唔講住;
  • 被告點?嘿!
  • 如果 end up 我輸左點?睇下點輸先。有律師話喎家陣法庭重視 goods & services 的 substance 多於名稱;另外,唔知被告有無得免責。咁,無論咩情況,如果我輸,咪當係以身試法,睇下法庭係點睇類似的貨不對辦問題囉 。


小額錢債審裁處

小額錢債審裁處的工作是甚麼?
小額錢債審裁處以快速、不須跟隨正式法庭規則、且花費不多的形式,處理不超過5萬元的申索。小額錢債審裁處雖屬法庭,卻無須像其他法庭一樣嚴格依循證據法規則,當事人不可由律師代表,必須親自出席聆訊。

提出申索前
應先考慮如果申索成功,對方是否有足够資產還款。縱使你獲得勝訴,由於執行此令狀成功與否,無人能預知,而執行封票的按金及費用須先由申請人繳付,因此申請人須考慮本身的情況,自行作出決定。請閱讀《怎樣申請執行小額錢債審裁處的判决》的部份,才決定是否提出申索。如對方無力清還欠款,你可能白費時間和金錢。一般情況下,舉證責任在於申索人,而非被告人。在提出申索前,你可首先以書面形式通知被告人,列明所索款額及理由,並告知對方,若不清還,你會向小額錢債審裁處提出申索。倘對方因應清還款額,你便無須訴諸法庭。

何謂小額錢債申索?
小額錢債申索是指涉及款額50,000元或以下的申索。
小額錢債審裁處主要處理以下幾類申索:
-債務
-服務費
-財物損毁
-已售貨物
-消費者提出的各類申索

小額錢債審裁處並不受理下列申索:
-工資
-收回土地
-贍養費
-誹謗

你不可為了使申索額不超出小額錢債審裁處50,000元的限額,而將逾50,000元的申索分為兩宗或以上的個案辦理。但你可放棄對超過限額的部份,以便獲得審裁處受理。審裁處登記處的職員可以就你的申請給予一般程序及手續上的資料,但不能提供法律意見,也不能代你填寫表格。

網頁

星期三, 6月 13, 2007

爆佢大鑊

(16:16):喂仲諗住呢幾日康小姐行開左我可同你飲野食飯添

Vertigo


我是一個超級希治閣迷。希治閣的電影中,我最喜歡的三齣分別是:The Lady Vanishes、Marnie,和 Vertigo。

Vertigo 的故事固然懸疑,但之於智慧觀眾如我卻是稍嫌簡單。而我喜歡一而再,再而三地翻看此戲,卻是因為我留戀電影中那三藩市的種種城市境色,以及男主角為女主角的打扮而籌謀的幕幕情節。

另有一幕,在街頭閒逛的男女主角走過一個花檔,男主角便讓女主角選了一束花然後幫她別在襟上。我好仰慕這種浪漫的即興消費,可惜的是,襟花在時下只淪為甚麼甚麼典禮台上主禮嘉賓的身份記認。

而其實希治閣在緊張之餘,永遠也不會忘記幽默。Vertigo 上半段女主角在金門橋旁一躍跳下了三藩市灣,男主角勇救美人後把女主角帶回自己的家並幫她把濕衣盡褪免她著涼。女主角在男主角的床上休息時,鏡頭一轉,竟是女主角那掛在男主角廚房裡的褻衣。原來呀,美艷高貴的女主角,竟穿一條肉色的阿婆底褲呀(阿婆底褲係點樣?你有冇睇 BJ 單身日記呀?又或者,你可以去街市的檔口參考下囉)。

Well,希治閣的幽默,可不是黑色的。

一床.兩被

居於偏遠的小島,邀請客人來訪,我常常主動表示歡迎客人在我家留宿過夜。

而小島的家,只有一張皇后尺寸的大床。是以,過夜的客人,無論男女,都要與我同床。

同床,當然不等如共枕;被舖,我也常常預備了雙份。

我與沒有情愫的男客同床,各擁一被,躺著躺著便不自覺地轉身背對對方,方漸漸入睡。

床,若沒有前設的情慾幻想,於我,便不會昇華成為一個情慾符號。

即便是與情人同睡,我也喜歡一床兩被。

男人床上愛輕省;女人呢,要安全感便喜歡梢有重量的被。

於是,我便常常半邊身子捲在微厚的冷氣被偎在情人懷中,情人的輕型冷氣被便在為情人提供溫暖之餘也愛屋及烏溫柔地遮蓋我外露的手臂。

米先生先前提及他夫妻二人有兩間屋。這樣的婚姻生活,也是我所憧憬的。

要邁向甜蜜的愛侶關係,我不抗拒情人上我的床;而要實習互相尊重對方的私人空間,未有能力置兩間並排的屋子,一床兩被,都可以算是一個不錯的起點。

寫神

即係好似「有食神」咁,我耐唔耐就突然天人感應,覺得那天可以寫下好多好好的文字,亦會能夠有如神助(鬼)上身一樣係咁啪啪啪啪飛快地用廣東話輸入法光速打字。今天,我就覺得自己「有寫神」。

好!就睇下點先!

星期二, 6月 12, 2007

日記一則

上星期六,主人的馬兒出賽,便叫我一起到馬場去看跑馬。
想我份工作與賭博真是有不解之緣呢:上次我出差到拉斯維加斯,是我第一次入賭場;而這次,亦是我首次入馬場。
為左邪一邪佢,我當天便在小黑裙(well 無乜特別我成日都著小黑裙返工架啦)外披了一件紅色短外套。
誰知,主人的馬兒真的跑出了,還嬴了亞軍好幾個馬位,拉拉扯扯,拍頭馬照片時我還上了鏡呢。(如此一來,我的影像豈不會長留在主人的辦公室?雖則我快要離職了......)
嘿嘿,嬴了頭馬後我主人給了我五千塊獎金,可真是不勞而獲啦我今舖。

閒話家常

(1)
獨立董事:「你有冇買公司股票呀?」
我這小四:「無呀。」
獨立董事:「點解呀?」
我這小四:「我太接近消息來源,驚被人話我 insider 呀。」
獨立董事:「點會呀。」

(2)
前麥肯錫要員:「同我負責的 project 有關的股票我一律唔沾手!連樓呀,我都唔買呀!」

(3)
Ah Fan:「係丫都有其他參與飯局既d啦過料叫我買乜買物,不過我無囉;哎,呢d錢,唔係我賺既。」

我快要離開現職公司了。回首,雖然我只是個混日子的小四,但我不禁暗暗讚許自己在面對種種消息的誘惑時都能夠有所把持。當然我可能與很多賺取零用的機會失之交臂,不過,活得磊落,是我的追求。況且,錢之嘛,今次唔賺下次賺囉。

多謝 Ah Fan 及前麥肯錫要員,你們無心的分享,成了我在意的操守。

小辣椒

廠佬 & 北北:

喂,你地都唔係第一次向我呢到借d意刻意奉承第二個女人架喇喎,奉承既對象仲唔只一個;咁,我有脾氣架,同埋我都話過我係小氣鬼黎架喎,再有下次,我一定 delete 你地既留言 。

(咪以為我講笑呀下,夠膽死向我面前讚第二個女人丫拿)
(係呀,我係咁架啦,所有女人都係同行,我認我係咁諗架喎)
(咁我男朋友可唔可以望同讚其他女仔?可以,因為我男朋友們都好聰明,識得緩和氣氛同反負為正;啫呀廠佬 & 北北,你地得唔得?唔得,唔該唔好向我面前讚第二個女人喇)

星期一, 6月 11, 2007

我最愛的公司電話

黎小姐辦公室的案頭電話機,我在上一份工作時用過啦。超超超好用丫!那個 transfer 的功能,一定要活用,無論外駁內內駁內內駁外甚至是外駁外都可以。如是,一來非常 professional,二來透過顯示燈可以 make sure 電話是已經成功接駁了,三來在腦細打電話番黎問電話號碼時可以乾脆幫他用外駁外的功能直接駁通要打的電話,省卻彼此口齒不清所引起的麻煩。

嘿,黎小姐的公司果然是大公司呀。

(不過,呢部電話向重撥方面的功能就麻麻喇)

星期五, 6月 08, 2007

想點呢?今年七一呢......

《蘋果》《太陽》《東方》風月版裁一級
(明報) 06月 08日 星期五 05:05AM

【明報專訊】影視處因收到投訴,較早前將《蘋果日報 》、《太陽報》及《東方日報 》共5個風月版送交淫褻物品審裁處評級。
審裁處昨日在報章刊登公告,5份風月版全部被暫定評為第一類「既非淫褻亦非不雅」物品。

《中大學生報 》情色版風波發生後,有過百市民向影視處分別投訴上述3份報章的風月版「夜生活」、「Sun樂園」和「男極圈」,指文章內容涉及不雅。影視處經研究後將它們送交審裁處評級,後者於本周二(6月5日)作出初步評級,5份風月版都並非不雅,全部被列為第一類物品。

獨居女子

我一個人住,原是很偶然的事(生活充滿了偶然;相遇,是一連串的偶然)。

當然,我從少已經渴望獨居。我喜歡一個人。

又不是說,很不喜歡家裡。我家有五口,洗手間有時要爭相使用;好多時,家人會埋怨我的鞋子書本太多。不過,這不是我渴望獨居的主要原因。

我想,我是個很縱容自己的人(我比別人先寵壞自己)。我縱容自己,我喜歡不顧一切,只憑我喜歡。

我縱容自己,我喜歡不顧一切,只憑我喜歡。所以在蓮蓬頭蒸了二三十分鐘後,我渴望任由自己還滴著水珠的身體,一頭栽進大床那軟綿綿的胸懷,在模糊矇矓間憩睡片刻。

我縱容自己,我喜歡不顧一切,只憑我喜歡。所以下班後的夜晚,我想有閉上嘴巴木著臉的空間。

零六年春天,從找房子到搬家,只是兩週間的事情。

(待續)
(當然認識我的讀者會知道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好可能,寫寫下又唔寫)

星期四, 6月 07, 2007

煩 - 林曉培

曲︰陳珊妮
詞︰陳珊妮

自從我看到你就每天失眠食慾不振
因為我不是你喜歡的那種女生
我不想討你歡心又擔心自己難過
但你的要求總讓每個女生覺得殘忍

我只要看到你就胃快抽筋心律不整
你知道我不是很做作的那種女生
我不想改變髮型也不想變換口氣
只為了讓你讓你讓你愛我更認真


煩哪煩哪煩得不能呼吸
煩哪煩哪煩得沒有力氣煩哪 我煩啊
煩哪煩哪煩得不敢相信
煩哪煩哪煩得歇斯底里煩哪 我煩啊

你說你愛我就是不愛我的鞋跟
你說你不愛我只因為我的嘴唇
我說我喜歡短裙喜歡香水喜歡粉
我就喜歡我是這種女生

重唱 *,*,*,*,*



-.-.-.-.-.
我要問問林曉培

星期三, 6月 06, 2007

佢講晒;不過我鍾意咩都俾佢講晒囉

1.最根本既問題係,國家應唔應該殺死一班對社會冇威脅,一班對沒有任何武力裝備既學生﹖就算對社會造成潛在威脅,國家係未經審訊之下私下殺人又係米合乎公義﹖(唔好同我講咩 公義=多數人同意既價值)。

1.2.當然,就算清場係必要,咁係米一定要殺人﹖

1.3.講完衣度,問題已經攪清楚好大部份。

2.好多廢話講到,如果唔xx就xx。

2.1.end can sometimes justify the means, but not in this case.

2.2.1.六四之後,國家更加穩定,經濟發展得更好--希望「忘記六四」既人如是說

2.2.2.六四之後,國家貪污問題更加嚴重,所以經濟發展只不過係不平衡既發展,低下階層被嚴重剝削--華叔成日咁講

2.2.3.唔支持六四,認為學生做錯,因為六四出現,導致開明領導人落台,減慢國家政治改革既發展--某中文大學歷史系學生話佢老師咁講

2.3.低能。講咁多如果,背後又有幾多實證﹖好多人講咁多因果,偏偏遺漏左中間既關係。

2.3.1.就算假設學生危害穩定,不過拉曬佢坐監米得。咁,點解要殺人﹖況且,點樣可以推論個因果﹖如果六四可以促進經濟發展,我可唔可以話六四清場決定最後導致同性戀愛滋病黃色事業﹖

2.3.2.同樣,華叔講既都係過度簡化﹕六四後,經濟發展,改革開放深化,貪污機會自然增加,暴發戶出現可能性亦大增。

2.3.3.最弱智係衣點﹕一兩個「開明」領導人就可以推行政治改革﹖胡耀邦做左咁多年,最後點下場﹖所謂既中央,原來係鐵板一塊,一個人話事﹖強如鄧小平,都要靠南巡打破封鎖。又況且,所謂既開明派係經濟上開明,但係政治上又係米同樣希望改革﹖

2.4.六四後,可以見到(而唔係亂up)既效果係﹕知識份子待遇好左(衣個係學生其中一個特別訴求,亦都反映到當時既社會狀況)、共產黨對於貪污問題較為有決心打擊;同六四可能冇直接關係,不過李鵬主政下其實人大係有改革、係改革時「開明派」更加留意改革對民間既影響(朱總為左打擊通脹,曾經多次出重手)、國企改革問題都有更多討論、中央對醫療對社會保障亦都有更多既留意、社會上「民主選舉初階」都慢慢實行、法制亦得到改革。

2.4.1.當然,上面既野部份同六四有直接關係,部份可能有關。不過,上面唔係單純地將六四同某些事既因果亂咁拉埋,又或者只係好攏統咁講「六四之後經濟發展好好」----好多人講如果有/冇六四,就點點點時,除左點點點外,有幾多歷史理據,有幾多因果之間既過程,有幾多真係有根據﹖

2.5.我地唔係歷史學家,普通人亦都未必需要理解複雜既政治問題。不過,關於六四,最重要既始終係,「公義」、良知問題。

2.6.況且,就算六四有某些影響都好,咁又點﹖重點係,有人為左民主/某些理想犧牲,有人做左錯誤既決定。明白衣點,確定衣點,對好多人黎講已經足夠。

2.7.諗起李敖成日quote史達林個句﹕One death is a tragedy; a million is a statistic.

3.當然,語言本身就係對世界既簡化詮釋;作為一個團體,我亦都明白華叔因為「戰鬥」理由,所以係集會上、報紙文章上會將事情簡化。

3.1.不過,重要既係,當我地話「六四後大陸經濟發展」之類既論述時,我地要明白背後所涉及既價值、理據,而非只是下意識地同意其他人所講既說話。

3.2.我一向強調,一個人,可以冇思想,可以唔關心政治,唔關心社會,唔關心歷史。不過,最可悲既係,不經思考,盲目認同其他人觀點而作出表態--特別係於六四此等大事大非既道德問題上。

4.所以,其實我討厭集會,對集會上過度簡化既論述,過份英雄化既陳詞感到納悶。不過,近年都去集會,因為,除了應該表態外,亦相信某些事需要表態,需要透過集體、透過儀式化去展示、去鞏固力量。

5.關於學生,我非常討厭所有關於 猜測學生用意既說法;對於有人用學運份子九十年代既表現黎到否定學運,更加反感。

5.1.套用李敖於北京法源寺中對唯心論的論述﹕
剛才我說過,判定善的真偽,要從一個人做出來的看,而不是想出來的說出來的看。這個標准,也許不理想,可是它很客觀。你口口聲聲要問一個人本來的心跡,你懸格太高了,人是多么复雜的動物,他的心跡又多么复雜,人的心跡,不是那么單純的,也不是非善即惡的,事實上,它是善惡混合的、善惡共處的,有好的、有坏的、有明的、有暗的、有高的、有低的、有為人的、有為我的。而這些好坏明暗高低人我的對立,在一個人心跡里,也不一定是對立狀態,而是混成一團狀態,連他自己也弄不太清楚。心跡既是這么不可捉摸的抽象標准,你怎么能用這种標准來評定他存心善、還是存心不善不惡、還是存心惡、還是有心為善呢?心跡狀態是一團亂麻,是他本人和別人都難分得一清二楚的啊。所以,我的辦法是回過頭來,以做出來的做標准,來知人論世、來以實踐檢驗真理。我的標准也許比較寬,寬得把你所指的存心善以外的三類——就是存心不善不惡、有心為善、甚至是存心惡的三類都包括進去了,只要這四類都有善行表現出來,不管是有意的無意的好意的惡意的,只要有善行,一律加以肯定。

5.2.一個人行事動機,可以有千萬理由;縱使相信「唯心論」,要以「心」論人,我地都應該以大方向而論。六四中,學生大方向是爭取民主,反腐敗,反官倒,再加其他民生訴求。由大方向而論,有人可以批評﹖

5.3.當然,更加重點的是﹕部份學生最後的確係不公義既環境下犧牲。

5.4.至於批評學運份子九十年代表現,唯一可以說﹕在評價六四時學生表現,理應用學生當時的表現評價;況且,你願意和學生係六四當晚交換位置﹖又況且,一日聖人,終生也要為聖人﹖

6.當然,今日明報有人講到「現實」問題。咁唯一想講既係﹕無錯,現實係現實,六四未必可以(係短時間內)平反。不過,平唔平反,同悼唔悼念有咩關係﹖況且,純粹表達希望平反六四,純粹以最「舒服」既形式每年表態,又需要考慮「現實」﹖

7.最後,衣個世界有好多既不幸。

7.1.係討論海嘯時,我都講過,我地唔應該「捐完錢贖完罪就安樂曬」,只係消費對海嘯既同情;相反,真係同情既話,我地應該要更加關心世界。

7.2.關於六四,都有人講類似既野。

7.3.不過,六四同其他不幸唔同。六四唔係天災,唔係「不可避免」,唔係「不涉及道德因素、社會公義」;六四亦都唔係外國發生既事,而係好多香港人切身處地參與既事。當然,你話人係自私係咩都好。不過,我地既關心有限,有優次。

7.4.正如,係報導空難新聞時,香港新聞會報導有冇香港人出事,而唔會詳細同你講有冇岡果人出事一樣。當然,要為爭論而爭論,自便。

8.最後,關於所有歷史自有公論之類既說詞,可以食屎﹕問緊你,你講咩公論﹖

9.至於咩放眼未來,唔應該背負歷史包袱既講法,我就會話,冇過去,邊有未來;唔應該背負歷史,咁我欠你債,係米唔駛還﹖所謂既歷史包袱,其實係社會公義--當然,有人會認為,社會冇公義,又或者公義冇價值。

9.1.當然,所有野都係trade-off。為左某些野,我地要求既「公義標準」可能會降低。不過,背負六四衣個「包袱」,又要有幾大承擔﹖提多兩句六四,支聯會唔解散,你就會冇東江水飲﹖

10.講完。

11. 咪話我自大丫,你慌寫上述果十個 point 既人唔係睇我呢到先咩;

12. sorry,六四真係一件好唔公義既事,如果你話你無經歷過(i.e. 向電視前睇新聞向報紙到讀報導我唔係話去現場丫下 dont put your bakchi words in my leng leng mouth)你唔知我無野講,但如果你作為一個中華子孫你多年向香港面對舖天蓋地既資訊然後你話你覺得呢d野與你無關然後你仲要用「政治冷感」衣個相對到爆既名詞黎掩飾你的冷血,我,就,嘿,為你感到遺憾;

13. 唔 quote 寫上述果十個 point 既人個名。

星期二, 6月 05, 2007

如何述說一場災難?——寫在「六四」燭光晚會之後

( 馬家輝 明報 2007年6月5日 )

【明報專訊】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有點不一樣,由於一個政客所說的幾句輕佻,晚會的主題除像往年般「悼念亡魂」和「要求平反」,難免額外增添了一股強烈的歷史感,主辦單位提醒大家、也要求北京「確認慘劇」;這就是說,希望所有人承認有些事情確實發生過、存在過、出現過。

18年了,從「悼念」到「平反」然後再回到「確認」,這樣的一條集會長路走得令人既無奈也心痛。 18年了,18年的吶喊竟然被迫返回原點,回到18年前的6月16日,對,就是國務院袁木公開對全世界說「天安門廣場前沒有開槍殺死過一個學生」的那天,歷史的兩造說法再度對峙交鋒;

這樣的返回原點,宣示了對歷史的尊重,卻亦展示了對歷史的嘲諷。

歷史論述在什麼情下最容易被迫返回原點?這恐怕要視乎權力張牙舞爪到什麼地步了。
上世紀90年代,有「巴爾幹屠夫」稱號的米洛塞維奇曾派塞爾維亞部隊攻入波士尼亞的茲佛尼克市,當地有六成人口是信奉伊斯蘭教的斯拉夫族,部隊佔領該地,殺、燒、搶,把市內的清真寺全部摧,當戰塵落定,該城居民只剩塞爾維亞人,而新上台的官派市長在就職典禮上公然宣稱﹕「茲佛尼克從來不曾有過清真寺!」

新市長膽敢否定歷史,當然因為背後有權力撐腰,他深信土地既由掌權者所佔領,土地上的歷史便由掌權者所撰寫,只要有能力把存在過的證據徹底滅,即能把發生過的事情徹底隱瞞。於其心中,權力等同歷史,歷史就是權力,權力魔杖猶如上帝的手指,祂說要光,指頭一揮,便有了光。

權力,災難,歷史。三者有密不可分的共生關係。猶太裔意大利科學家普利摩.李維(Primo Levi,1919-1987) 於二戰期間因反法西斯暴政而遭拘禁於奧茲維茲集中營,戰後,他把劫後餘生的親身苦難、把採訪得知的慘痛經歷寫成一本又一本的散文、小說、戲劇、評論,努力把「大屠殺」(Holocaust)的歷史真象還原於世人眼前,但他終究面對一個最關鍵的困難﹕到底應該怎樣述說,人們才會相信?

這個困難之所以存在,主要源於兩方面的干擾﹕一是罪證,二是災難本身的可怖性質。李維曾引猶太裔建築師西蒙.威森索(Simon Wiesenthal)之言闡釋箇中艱辛,威森索亦曾被關於集中營,戰後窮50年之力緝捕納粹戰犯,他在The Murderers Are Among Us書末描述了一個納粹狂徒如此囂張地對俘虜說﹕

「不論這場戰爭將如何結束,我們都已經打敗了你們。你們當中沒有人會活下來成為證人,就算有人僥倖存活,也不會被世人相信。或許會有史學家去懷疑、討論、研究,但不會有任何可確定的事情,因為,我們會將所有證據與你們一起摧。即使某些證據存留下來,即使你們當中有人生還,世人也會說你們描寫的事件太恐怖,不可能是真的,故此不願相信。他們會說那是同盟國的誇大宣傳。他們會相信否認到底的我們,而不是你們。納粹集中營的歷史將由我們撰寫。」

為了對抗扭曲、遺忘、煙滅,為了呈現足以令人信服的歷史真象,李維選擇把「灰色地帶」作為書寫重心,他盡量避免把人物和場景截然二分為「壓迫者Vs.抗爭者」、「施害者Vs.被害者」、「敵人Vs. 同志」之類的簡化對立,因為他深信並親身體驗過,集中營內以至整場戰爭的生活處境都比這複雜,「對抗者不再是兩方,再也分辨不出單一的界限。 你進入集中營時,期待至少一起受苦的同伴會有同仇敵愾的情感,但是除了極少數的例外,你所期待的盟友根本不存在。真正存在的是數千個各自封閉的單細胞生物,在彼此之間絕望地找尋掩護,同時持續不斷地對抗。被囚禁幾個小時後,你就會清楚發現,原本期待的未來盟友,卻一起攻擊你」。

李維強調的「灰色地帶」,就是黑白之間的那團混沌,譬如說,納粹軍人如何因為羞愧心理的反射而對災難嚴詞否認、營內囚犯如何因為錯誤的判斷而甘向德軍通風報信,他把人性的種種掙扎與猶豫捕捉、刻劃、剖析,像人體素描般把災難歷史還原為血肉肌理。李維深信,唯此策略可以彰顯細微到經常被人忽視的災難罪證,也唯此策略可以讓後世讀者驚嘆,走過歷史災難的人原來跟我們一樣既堅強也脆弱,所以啊,這樣的歷史想必為真。

對於呈現災難,李維於信心之中隱含悲觀,因為,他說﹕「我們,生還者,並不是真正的證人。我們這些人,是因為欺騙,或能力,或幸運,而沒有碰觸到集中營世界的最底層。那些碰觸到最底層、那些見到蛇髮女妖而化成石頭的人,都無法回來訴說他的經歷,或即使回來,也已經瘖啞。我們這些被命運眷顧的人,以我們或多或少的智慧,不只努力記敘自己的命運,還有其他人,那些滅頂的人的命運,但這仍是『代表第三人』的言語,是近距離親眼所見的故事,卻不是親身經歷的故事。已經完成的滅,並沒有任何人可以全然描述,就像沒有人能回來描述自己的死亡。滅頂的人即使有紙有筆,也無法為自己最終的故事做見證。於是我們代替他們發言,僅能代表而已……有些人死了,獲得了自由但沒有得到救贖。他們一生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只有在我寫下的字句裏見證他們曾經活過。」

確認,見證,發言。三者同樣有密不可分的共生關係。18年來,香港人堅持悼念六四,其實是用吶喊來召喚確認、用腳步來踏出見證、用歌聲來替代發言,而在香港人的苦心堅持裏,許許多多六四死難者的故事得被言說,儘管,正如李維所一再提醒,無論我們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把故事說得完整。

然而愈是自知不完整便愈有必要不斷地述說,並應把述說的方式處理得更細緻、更立體,好讓記憶之網能夠撈起更多的歷史海藻。這是抵抗張狂的唯一方法,在「確認-見證-發言」的洪水攻擊下,「權力-災難-歷史」之間的橫蠻連帶將受挑戰,有朝一日,當邪惡退潮,我們將極高興於自己曾經付出。

香港人每年於六四之夜所點燃的燭光,是記憶之光;六四亡靈沿光尋路,在光亮裏重聽自己的故事,活過來了。因此,六四是生者與死者相遇的時刻,述說就是力量,有此力量,即有盼望,憑此,救贖的一天不會永不來臨。

你昨晚沒來?沒關係,明年六四,不管馬力輕不輕佻,我們都可以在維園相見。

馬家輝--資深傳媒人

覆及其他

人在北京:

1. 你有否看過有關的新聞、錄像?

2. 如有,你有否從看過有關的新聞、錄像處得知當時有人被殺?

3. 如有,你有否知道被殺者與殺人者分別是什麼人?

4. 如有,你有否知道被殺者是如何被殺?

5. 如有,你有否感到如此殺人,是非常的不公義?

有歷史學家說:唐朝得以盛世,其一原因是因為前朝隋朝好大喜功之下興起的基建工程有益於後來唐朝的交通發展。

此話卻不能倒轉說成好野因為好大喜功之下興起的基建工程有益於後世所以隋朝奴役人民幹得好!

同樣,我反對任何說法說六四如不如此處理,則中國沒有當今的盛世。

在此,問一問你自己,什麼是理由?什麼是原因?理由跟原因,兩者有何分別?

-.-.-.-.-.
關於政治冷感:正如我尊重他人的政治熱忱,我亦尊重他人的政治冷感。

然而,我想我們關心六四,是基於公義及人道精神,多於政治。

用重型武器去對付手無串鐵的示威者,公平嗎?阻止傷者接受救援,妨礙家屬認領遺體及舉行喪禮,正義嗎?

旁觀他人遭受如此不公義的對待,能夠視若無睹毫不動容嗎?

不動容的人,可不是政治冷感,是冷血。

冷.血. 。

世界就是這樣,有好多不同的人。冷血的人,有時,還甘之如飴地分享熱血的人苦苦爭取的成果呢。

星期一, 6月 04, 2007

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

-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顧城
犬儒派: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咪即係晒氣!
革命派:(雖然)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我卻(誓要)用它尋找光明!
-.-.-.-.-.
九九年北京的盛夏,大玉中了暑在家睡覺,我便獨自打車外出。車子跑過天安門時,我問司機還記不記得那年的事,司機說他不好說。
我不是做記者的材料,我關心的,常常都是關於個人的情感的。
-.-.-.-.-.
好多人跟我說我身在香港不明白當時的國情,不過,國情如何又如何?不問由來便殘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是不可赦。
你來讀讀這份名單,有多少死者,甚至不在廣場不在街上,他們是死在自己家裡的。
-.-.-.-.-.
我認識一些人,他們對我說:「唏我政治冷感,這些事情我都不管。」
又不可以說他們不對,但我聽見他們這樣說總是很難過。
-.-.-.-.-.
成日提柴玲口口聲聲說要流血的人,好無聊。你唔提下佢夠話要民主?
-.-.-.-.-.
咁我又唔覺得唱香港始終有你的歌手好乜乜物物,但同時我又好鐘意福佳始終有你
-.-.-.-.-.
尋晚有無睇葉劉既訪問?嘩幾賤呀佢,極盡推卸責任的能事呀。
-.-.-.-.-.
五條煙話如果當年中大 ba 收左佢,佢就會上京,日間示威、晚上狠狠地談戀愛。
愛情,好像在大時代的背景下更刻骨。
-.-.-.-.-.
光明就好似留星雨,雖然你未見過,但你見到,你就知道果樣係留星雨。
所以,雖然我的眼睛是黑色,但我不會甘心做個不可知論者。
-.-.-.-.-.
尋晚爬高企唔穩成個人打側噠左落地,又訓得唔好;可能,我今晚會向屋企,一個人燃點眼中的光明。

睇下,生果計埋台灣入去,咁,算唔算代表左報館既立場?

話 你 知 : 六 四 燭 光 象 徵 香 港 自 由

香 港 、 澳 門 及 台 灣 是 中 國 領 土 上 少 數 可 以 公 開 悼 念 六 四 的 地 方 , 自 1990 年 起 , 每 年 六 四 香 港 都 有 數 以 萬 點 計 的 燭 光 , 在 維 園 哀 悼 烈 士 英 靈 。 在 眾 多 華 人 社 區 當 中 , 香 港 的 六 四 悼 念 活 動 規 模 最 大 , 莊 嚴 肅 穆 的 維 園 六 四 燭 光 集 會 , 足 以 體 現 了 香 港 與 中 國 大 陸 之 區 別 , 也 成 為 香 港 愛 自 由 、 愛 民 主 的 象 徵 。
剛 參 與 加 拿 大 多 倫 多 六 四 集 會 的 支 聯 會 副 主 席 李 卓 人 表 示 , 以 燭 光 集 會 悼 念 六 四 最 適 當 , 在 漆 黑 中 點 起 萬 千 燭 光 、 代 表 萬 千 點 盼 望 , 也 是 對 死 難 者 的 尊 重 及 尊 敬 ; 點 點 燭 光 也 代 表 思 念 , 思 念 為 民 主 犧 牲 的 烈 士 。

(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蘋果日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