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30, 2007

飲湯湯

係個人老左,先會鐘意飲湯湯。(我婆婆黎架嘛)

湯館
綿花小姐的這一篇,除了掀起了我跟某人之間的
一場軒然大波,還令我注意到:咦,乜原來 IFC2 有得飲湯?

我連月遊魂一樣的在 mall 晃盪,怎生都沒有發現這間湯館?我要飲湯湯呀!

嘿!多得下星期的關西之旅啦,我呀,又要睇醫生啦。世事往往就是如此無心插柳,醫務所隔離在隔離就係,嘿!

今天中午,我去了午飯。拿,睇見得一份餐,都知道我係形單隻影孤獨鬼啦(對面果隻倒覆既杯,好似向到諷刺緊我呀嗚嗚)。個湯呢,係唔知咩煲雞,ok 夠味,一定唔會覺得自己飲緊味精水(係呀,呢間湯館應該無味精架,我食完飯都唔想飲可樂)。個肉餅呢 ...... 嗯,我爸爸弄的肉餅,無人可以代替!

丫,我會多多幫襯,下次約莎朗或風流律師,又有多個好去處喇。

在此,多謝綿花小姐


蓮香樓
去年年尾 chi 浸會資深傳媒人往
蓮香樓,一味烏雞螺頭湯我連喝四大碗(!)。食過翻尋味,聖誕時便借請家人吃飯欲再嘗一嘗美味

那天七個人,吃了很多小菜,其中一味八寶鴨,吃得爸爸連舌頭也要吞下去(咁,我地呢d細既,就唔係咁對胃口囉 ...... 哈哈,幾好,唔洗爭)
;主角呢當然是那窩湯,之不過,唔知係咪果次要自己俾錢,所以無上次人地請咁好味呢 ...... 又再之不過,我呢d唔衰得既性格,就梗係對自己的推介有讚無彈啦

可能讚得太多,媽媽便妒忌了
。隔天她賭氣自己在家做了一窩烏雞螺頭湯,我回家一喝,得喎!

又,嘿,果餐埋單共八百多:隻鴨百多,但個湯呢 ......












四.百.大.元.呀大佬


住家湯
今個週日,我會在小島煲湯宴客
。嘿!男人,你死啦




再談錢鍾書

錢鍾書的《釋文盲》說:
……
有一種人,不知好壞,不辨善惡,仿佛色盲者的不分青紅皂白,可以說是害著價值盲的病(Wertblindheit)。

……
有一位時髦貴婦對大畫家威斯婁(Whistler)說:「我不知道什麼是好東西,我只知道我喜歡什麼東西。」

威斯婁鞠躬敬答:「親愛的太太,在這一點上太太所見和野獸相同。」

真的,文明人類跟野蠻獸類的區別,就在人類有一個超自我(Transsubjective)的觀點。

因此,他能夠把是非真偽跟一己的利害分開,把善惡好醜跟一己的愛憎分開。他並不和日常生命粘合得難分難解,而儘量企圖跳出自己的凡軀俗骨來批判自己。

所以,他在實用應付以外,還知道有真理;在教書投稿以外,還知道有學問;在看電影明星照片以外,還知道有崇高的美術;雖然愛惜身命,也明白殉國殉道的可貴。生來是個人,終免不得做幾椿傻事錯事,吃不該吃的果子,愛不值得愛的東西;但是心上自有權衡,不肯顛倒是非,抹殺好壞來為自己辯護。

他瞭解該做的事未必就是愛做的事。

這種自我的分裂、知行的歧出,緊張時產出了悲劇,鬆散時變成了諷刺。

只有禽獸是天生就知行合一的,因為它們不知道有比一己奢欲更高的理想。

好容易千辛萬苦,從猴子進化到人類,還要把嗜好跟價值渾而為一,變作人面獸心,真有點對不住達爾文。

邊個白痴呀我白痴

G 說 (11:25):
好似好 windows feel
S 說 (11:25):
中間空白可以用埋黎寫文架喎

G 說 (11:31):
你講 header 下面?本文同右邊 sidebar 中間個啲位置?
S 說 (11:31):
係呀
G 說 (11:31):
我仲未搵倒點解會咁呀
S 說 (11:32):
padding?
G 說 (11:32):
右邊個兩條 sidebar 我尋晚先整得返佢 work 咋,之前得一條
G 說 (11:33):
個 css 好多 padding 同 size, 我未搵倒邊度有問題
S 說 (11:34):
[俾 d code GG 睇]

S 說 (11:35):

我果時係改呢d
G 說 (11:36):
hmm.. 你見唔見邊度有問題? hmm...
S 說 (11:36):



S 說 (11:36):
玩我咩
S 說 (11:37):
問我
G 說 (11:37):
我見你 paste code 以為你知添
S 說 (11:37):
我估你可以去 J 到view code
S 說 (11:37):
我搞自己d code 係靠 logcial reasoning 架
S 說 (11:38):
其實我乜都唔識
G 說 (11:38):
咁勁?
S 說 (11:38):
係呀
S 說 (11:38):
所以我咪話我學linux 都得囉
S 說 (11:38):



G 說 (11:38):
嘻嘻
S 說 (11:39):
同埋你d source code
S 說 (11:39):
無得睇 padding
G 說 (11:39):
不過用 linux 又唔駛寫 code 既,
不過就要好有耐性
G 說 (11:40):
因為入晒 css 裏面呀
S 說 (11:40):
唔明你講乜呀
G 說 (11:40):
http://秘密.blogdns.com/秘密
S 說 (11:41):

G 說 (11:42):
又要好煩咁搵返主頁個段用邊個 class 喎
S 說 (11:43):
咁我估你可能先向content 到加長個width
S 說 (11:44):
再加長main個width
G 說 (11:44):
試過喇跟住個 sidebar 就唔見左個哈哈
S 說 (11:45):
咁係咪 main+sidebar>content?
S 說 (11:45):
我都試過 sidebar 唔見左


G 說 (11:46):
唔知呀,未有時間睇
仲要係個 wordpress 所有 code 都係 php gen 出黎架嘛,唔係話就咁改 html
S 說 (11:47):
嘩又唔明你講乜啦
S 說 (11:47):
我地呢段對話好好笑
S 說 (11:47):
貼出黎呀
G 說 (11:47):
哈哈

觀眾問答比賽:誰是 G 誰是 S ?點解 G 同 S 都咁開心?

星期四, 3月 29, 2007

寫下......

當然留連於女人周遭的光與影。

奇怪的是,銀幕上的女人多是糾纏於感情的桎梏,而我,每每在夜晚孤獨地希冀能夠借取暗黑力量以舒緩的,卻是自己在工作上的種種抑鬱。

於我,感情重於事業(我的事業?哈,我省得),但我不甘於我的人生,營役往來數十載後,一無所得。

什麼我也想要一點,想要比普通的多一點。像我的公開試成績,夠不上出色,但比普通的多一點,當時我拿著成績表很高興,覺得那些英文字母很「我」。

什麼也要比普通的多一點,是不是虛榮呢?七罪宗: 懶惰、忿怒、好欲、饕餮、驕傲、貪婪、妒忌,我那什麼也要比普通的多一點的欲望,是源自哪一種罪宗?什麼也要比普通的多一點,令我不能從不得志的輪迴中涅磐。

《篇篇情意劫》、《此時此刻》

《親切的金子》

《瑪麗皇后》

丫,今日心情唔同左,我又唔想寫呢篇住添 ...... 
學先生,係呀,我不甘平凡,但好在我唔係要名要利,如果唔係呢 ......;
廠佬:咁強調自己係王老五呢,就,嘿!又,係呀,你講果個矛盾,我認架喎,之但係,我唔係要憐惜,我要愛!同埋,我同意,伴,係要既。嘿嘿。


星期二, 3月 27, 2007

零七關西行

Adminaholic 本色,當我決定買 JR Pass,就立即上身啦!!!!!!
貪心的人自己去日本,最麻煩既就係夾火車時間!睇下:

嘩,我覺得自己好叻好有心機囉!
拿拿拿,唔好笑我晏機去早機返丫下,我都唔想架嘛。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II

再談此戲。

此劇故事平舖直敘、配樂普通、欠張力,情節發展太在意料之內,對我來說,實在談不上是一齣有趣味的電影。

但主角就電影題目的點題:The Pursuit of Happiness,卻令我好好地思考了一陣子。

justin 於他的文章結尾說:「keyword 只是 pursuit,happyness 還是 happiness,相對地,不太重要。」

我也覺得 keyword 是 pursuit,但 happiness 也同樣重要,因為如果不是 happiness ,就未必需要強調 to pursue。

主角說:「(大意)可能,快樂是必須追求,才會得到。」

錢鍾書在他的《寫在人生的邊上》有一篇《論快樂》,他說:
  • 快活或快樂的快字,就把人生一切樂事的飄瞥難留,極清楚地指示出來。
  • 快樂在人生裏,好比引誘小孩子吃藥的方糖,更像跑狗場裏引誘狗賽跑的電兔子。幾分鐘或者幾天的快樂賺我們活了一世,忍受著許多痛苦。

快樂,誠可貴,然而我們追求快樂,是因為他短促,所以我們要吃力地抓緊快樂的小辮子,把他勾留。

討論金錢與快樂之間的關係是徒勞而無事生非的。金錢是物質,快樂是精神,兩者不在同一範疇。錢鍾書說:「把快樂分肉體的和精神的兩種,這是最糊塗的分析。一切快樂的享受都屬於精神的,儘管快樂的原因是肉體上的物質刺激。」錢鍾書又說:「假使你覺得快活,主要因為你心上沒有掛礙,輕鬆的靈魂可以專注肉體的感覺,來欣賞,來審定。要是你精神不痛快,那時刻的靈魂,彷佛害病的眼怕見陽光,撕去皮的傷口怕接觸空氣,雖然空氣和陽光都是好東西。(節錄)」

金錢是一種交易手段,亦是量化生產力的工具。我加了人工,戶口裡多了金錢,我快樂。而我快樂,是因為我的生產力提高了/進一步受肯定了。當然,如果我的生產力根本沒有提高,我每天上班還是渾噩,還是寫很多 blog 的文章,那麼我的金錢進帳便等如我欺騙萬惡老闆的功夫愈見出色,那末,我更加快樂。

小學中學的教育,與其常常討論金錢與快樂,倒不如先談談金錢的本質。M1 M2 M3 及銀行錢生錢的概念,實在不該只局限於讓選修經濟課的同學知道。(hmmmmmm,好似 F.3 Social 無教架 ...... )

錢鍾書再說:「”永遠快樂”這句話,不但渺茫得不能實現,並且荒謬得不能成立。快過的決不會永久;我們說永遠快樂,正好像說四方的圓形,靜止的動作同樣地自相矛盾。你要永久,你該向痛苦裏去找。不講別的,只要一個失眠的晚上,或者有約不來的下午,或者一課沉悶的聽講——這許多,比一切宗教信仰更有效力,能使你嘗到什麼叫做永生的滋味。人生的刺,就在這裏,留戀著不肯快走的,偏是你所不留戀的東西。」

人生的光譜上,我正從橙色走向黃色。漸漸超越了永恆明亮的橙色日子(我懷疑其實我有沒有橙色過),而邁向淡雅明媚的黃。

我願意比錢鍾書樂觀一點,主動一點,我說:「“永遠快樂”,矛盾所以沒有,那麼“永遠安樂”呢?可能,是有的」

星期一, 3月 26, 2007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此戲,如要被感動,需要用少少力去看。看電影是一種消閒活動,要用力去看,趣味便打了折扣。

友人說得好:「每個人窮既時候都係咁(落泊)架啦。不過,佢呢d,叫有骨氣。」

嗯,我的友人,本身,亦很有骨氣。

另,我呢,就但願我有朝一日能夠好像主角證券行的那位主席,既有識英雄的慧眼,又有提攜可造之材的權柄。嘿!

Prada Beauty


又再被品牌拋棄了。

Prada 說:為配合品牌業務發展及產品的革新,美容產品將會暫時停止生產。取而代之,一連串精彩而優質的香水系列產品將陸續推出市場。


那天我收到 Prada 的電郵,便連忙彎腰查看自己剩餘的存貨。看見實在所淨無幾,便有點徬徨。我坐在梳妝台前呆呆地望著自己的倒映,很有衝動想直奔專櫃添置存貨。


但轉念之間,我自問:難道我打算添購足夠我一生所用的 Prada Beauty 嗎?倚仗單一產品,原來可以如此無奈而被動。我又不想把金錢都花在為未來而存的貨品身上,難保我家不會發生火災,把所有東西,包括我自己都燒光呢?(不寒而慄)


故此,我並沒有跳進裙子出城去;我在我的紅色搖搖椅坐下,一頁一頁地翻著時裝雜誌,仔細地研究那些琳瑯滿目的美容產品廣告起來。

掀著掀著地尋找替代品的同時,我仍然非常婉惜 Prada Beauty 的離去。 Prada Beauty 的這兩樣產品,真的非常適合我。

中國殘疾人藝術團

中國殘疾人藝術團跟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的關係是什麼呢,實在不敢胡說。之不過,兩者一定是有關係的。

中國殘疾人藝術團曾來港表演多次,零二/零三年藝術團在港表演的那一次,我現場觀看了。

千手觀音,看得我目不暇給,但認真地看下去,卻很不是味兒。

千手觀音的舞蹈員,據說都有聽覺障礙。聽不見音樂,數不了拍子,在滿是敦煌氣派的舞台上,便有一身現代歐巴桑打扮的女士各佔舞臺一邊誇張地揮動雙手做其左右大大大指揮,提示舞蹈員下一個舞步。

Sorry,我覺得這是編舞家在搏同情。(注意:我說編舞家在搏同情,並非舞者在搏同情。)

聽不見音樂並不等如數不了拍子,heartbeat 是一種拍子、舞台幻變的燈光也是一種拍子。一個藝術工作者把如此突兀的「指揮家」置於舞台,實在鬼祟。

之前參與過的一個白內障的項目與洲際免費電視台合作拍了一個廿集的特輯,我看在眼內,無名火係咁燒燒。

果位「靚女」主持,成鬼日搞喊d病人。大佬,不要用哭泣的人的眼淚來發財好不好?

唉 .....

星期六, 3月 24, 2007

關於婚姻

又是淋浴時的胡思亂想:

近日在工程師黎小姐的部落都看見了差不多的說法,女子說:「如果婚後我的 living standard 下降/沒有改善,那我結婚來幹啥?」在此,我有斷章取義的嫌疑,故懇請各位讀者拜放兩位的部落一讀原文。(聲明:工程師及黎小姐都是我喜歡的博客)

我是女人,寫這一篇當然不是討論什麼港女不港女(拜託,各位對此題目孜孜不倦的男士可以讀讀我的這一篇);我想說的是:我反思自身,忽然驚喜地發覺正正由於我財政獨立,我對愛情我對婚姻的認知可以更臻純正。面對喜歡的人,我不用自我懷疑,我,是否為了潛在的生活無憂/物質豐盛。

再次轉拾張愛玲的牙慧:婚姻,並不是長期賣淫。

我這篇短文有漏洞,不過,嘿!

星期五, 3月 23, 2007

黃金時代

早禱
我的中學是一所天主教學校。中六的時候,我是 Katso 的 chairlady,年中最大的 project 是統籌每年復活節前夕的一項名為「越之悅」的全校活動。「越之悅」當天,全校同學都不需要上課,回校,就只為了參加「越之悅」。

我當 chairlady那年的「越之悅」,以其中一位幹事所提議的「與哭泣的人一同哭泣」為口號。那年「越之悅」,我自問搞得非常成功。活動尾聲時全校近千名師生或牽手或做人浪全情投入一同高唱活動主題曲的情景,我到今天還歷歷在目。此時此刻當我一邊回憶一邊寫此篇文章時,我的心還是跳得很快,我仍然感動(
大玉,我要抱抱)。

Katso 的 chairlady 不是透過選舉產生,這是一個欽點的職位 (當然,如果要選,我仍然會是眾望所歸)。是以,在任其間我完全不需要交待政綱呀理念呀諸如此類。

當然,連我自己也不禁懷疑當時我這個領袖生(係呀,果個唔係一個等閑興趣小組呀什麼的一個會長職務)究竟有沒有什麼政綱呀理念呀諸如此類。又之不過,我喎,點會沒有理想呢?(真係,我 pk,都可以很有理想咁 pk 架嘛)

學校每天也有早禱時間,通常都是由帶祈禱的同學求求其其唸篇搔不著痕處的禱文,然後全校一起唱首詩歌(拿,我母校d唱詩,真係,好得!)。我一向痛恨那些搔不著痕處的樣板禱文,輪到我帶祈禱的日子,當然與別不同啦。

我預備的禱文,通常會有一個故事作引子,說了「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之後,我就會說:「先說一個故事 ......」,故事呢,有時獵自如《心靈雞湯》的書籍,有時是一些我日常生活的見聞。我以說故事作祈禱的引子,因為我要摒棄那些老土的樣板禱文(祈禱,邊有樣板架?);我要以我自己的體會自己的說話打動同學;我要令那個三分鐘的早禱時間真正成為同學們的每天靈性小時光;我要以我出口而成的文,載道;我要告訴大家:由我主持的早禱,與別不同。(死未?我由細到大都覺得自己呢,嗯)(又,千萬不要因我的自大而離棄我呀呀呀呀呀)

今天,讓我先為大家,說一個故事:


故事
他是一個小木偶。

他來到這個小城裡生活。

他發現這個城裡的其他木偶身上都貼了一些星星貼紙,有灰色的,也有金色的。城裡的木偶睡醒吃飽了便四出把自己的星星貼紙撕下,貼到人家身上。

他站在街角,冷眼旁觀了一陣子,便知道金色的星星等同讚賞,灰色的星星呢,便等如不好的說話 -- 有些人覺得那叫批評,有些人覺得那叫「踩」。

就這樣金星星呀灰星星呀,城裡的木偶便在交換星星貼紙中渡過他們生命中的一個又一個的小時。

突然,一個木偶發現了躲在街角的他,木偶便把自己身上的灰星星撕下賣旗一樣的貼在他的胸前。他張大嘴巴,還來不及反應,其他木偶便一湧而上,七手八腳地把自己身上的灰星星也貼到他的身上。

可憐的他,無情情便背負了一身的灰色。

貼了一身灰色星星的他,在城裡的石板街蹓躂。他低下頭乜斜眼睛偷偷打量身邊跟他擦肩的木偶,見他們身上的灰色星星都比他的少。走著走著,他開始覺得其他木偶的目光、舉手投足,以至木無表情,都是一種要加諸於他身上的灰色星星。他的頭越來越低,他的肩膊越來越塌,他的腳越來越拖拉。

看不見路,他終於與某個迎面而來的途人撞個滿懷。

他的胸襟滿是溫柔。

這是一個少女木偶。她與別不同,因為她跟城裡其他木偶不一樣,她身上沒有任何貼紙:灰色星星,她沒有;金色星星,她也沒有。

他很驚奇。其他同在途上的木偶亦非常驚奇。有些木偶從自己身上撕下灰色星星到她身上,星星貼不上,跌下;有些木偶從自己身上撕下金色星星到她身上,星星貼不上,跌下。

他看在眼內,很驚奇。

故事來自一本由基督宗教出版社出版的繪本(丫,本書唔向手,我唔記得係基督教定天主教)。原裝版本,尚有下文(梗係有下文啦,嘿)。但我要說給大家聽的故事呢,就只是上述的部份而已。

分享
這部故事書是我前度男朋友送我的禮物。他不大看書,然我愛書,所以他常送我書本。說起他送的書,由於我愛書但不錫書,所以他偶爾在送我的書上隨意塗鴉,我收書時,便多添了一份甜蜜的心意。回憶甜美而私密,任何人也不用對號入這故事的座。

倘我是中六的學生,我會說從這個故事我看到人貴自知的道理。我們該有自信,我們的自我形象不該因別人的讚美或批評而左搖右擺。

今天的我,過多n年便三十歲了,我不願意仍然如此的看這個故事。我認為,個人成長跟你有沒有睜開眼睛看每一天有很大的關係(嘿!你知道傳播訊息的其中一個竅門便是重覆嗎?看,我又在重申我的扮存在主義理論了),所以,每次回首某些事情某些經驗我都會睜開眼睛,把回首中的事情某及經驗再看一遍。

在腦海中重溫我的黃金時代及這個故事,我慶幸我的一些核心個性沒有轉變:我仍然有理想,我性本善,我勇於實踐,我自信,我認為文以載道/文,是可以載道。

但是,現在的我,不會願意像那個少女木偶一樣,讓別人給我的灰星星金星星都白白浪費。人世間走一趟,我除了希望為追求一個合理的世界而獻出一分綿力之外,我還希望我能夠投入地活一次。飲食男女,我要;七情六慾,我也要。是以,我不會隱藏真我。喜歡我而讓我知道他們對我的喜歡的,我會銘感;不喜歡我而對我有所批評的,我在打爆對方的頭後也會把回憶存起(嘿,不過,收皮,我才不會從批評中學習)。

貼那張相片,當然是希望搏掌聲(果一兩個噓聲?發出噓聲的當事人都覺自己突兀喇下嘛)(又,向我個部落串我呢個勁聰明極有辯才的 blogger?未死過!)(梗係未死過啦,XDDD);另外,我也想實驗一下貼圖效應有多大(一個月後自有分曉);再者,這也是我留倩影的一種方式。

我在喵妃處提及過我想趁青春留倩影,那,其實即是拍裸照。不用說,要下決心及找個出色的攝影師是同樣的難。肌膚之美,在陽光下最能展現。你說說,要拍這樣質素的寫真,會有多難?我不喜歡退而求其次,更覺得只拍身體不拍臉容的寫真沒啥意思 -- 我之所以是我,是整個的我。換一種方式,大家給我的金星星,也是倩影曾經在我身後亭亭的印記,所以,嗯。(得得得,講來講去,都係因為我無聊我想人讚我囉)

故此,如果把我放進那個故事,我願意說我是一個拿著首飾盒子的木偶,把別人貼在我身上的星星,按那天喜好,或留在衣襟,或收起來(吹咩?)。

再,嗯,我非常清楚我欣賞某人是欣賞某人的透徹;我亦非常清楚我愛死某人是愛某人的周密。看,我不單睜大眼睛看自己,我也睜大眼睛看你們。

懷念那個方卓如

well真係唔係好掂喎 ......
  • 拖泥帶水得來並不婉約的女人文筆寫等閑文章都嫌 ...... 在財經版上就更顯得 ......
  • 作著是否我等一介平民財經才俊(女)的眼界見識應該不會如此一般
  • google 飯堂hmmmmm 唔係下化衣家先講
  • 老實講我覺得自己睇緊翁靜晶 or 畢明 ......
  • 生果日報真係
  • 好鬼懷念那個方卓如囉

星期四, 3月 22, 2007

求救 <---- 搞掂,多謝小 justin inspired 我

向樓下見到 DALI 呀

  • 眼前一亮當堂精神爽利晒
  • 咦咦咦點解咁既乜原來 hong kong land 係怡和架點解我成日覺得果d物業係太古既呢為左一解疑團我黎手就寫左個 email 問前輩啦好心急想知點解呀
  • 搞咩網上面既宣傳得篇新聞稿呢排無乜睇報紙所以唔知其他媒體有冇報導添
  • 圖中既係 Alice in Wonderland
  • 嘿嘿呢d DALI 野一步之隔呢就係朱銘果d囉 ......

星期一, 3月 19, 2007

留倩影?


型呀我真係好型架喎。

去年的一個朗朗夏日,我就是如此一身型到爆
炸既打扮上班去,真係,型而上咁型

(拿拿拿,d少女向經歷超嚴重既打擊後,心態真係或多或少有所改變架喎)
(拿拿拿,預左今晚,嘿,實比人小炳
。嘿嘿)

星期五, 3月 16, 2007

遭天遣


遭天遣呀遭天遣呀,本來今朝諗住墮胎(比人用粗口鬧喎),刮宮刮到一半,又唔捨得小生命,就拿拿臨叫婦科醫生塞番入去......嘿!睇下,我生左個連體怪嬰呀!遭天遣呀遭天遣呀,既然係咁,就等大家取笑我一陣咁多啦!
嗯。

oN yOur owN

I've seen this road before down on the floor
It is hurting me

You come in on your own
And you leave on your own

星期四, 3月 15, 2007

溝通時應具備的態度

謝謝學太太,岩晒此刻的我睇。讓我再三反省,再次肯定我自己有冇問題。
唉,有點累,欣賞別人也要千解釋萬解釋的,還要聽粗言問候,好累。

學太太:復活節假後我務必到 貴店拜訪,順道跟貓貓們嬉戲。
-.-.-.-.-.
信任
傾談是學習信任的方法。我愛你因此我信任你,我要與你分享,因此不拖延對談。

仁慈、誠實
仁慈而不誠實是虛偽,坦白卻不仁慈是殘忍。有甚麼感受即要立刻向相關的一方報告,是對話的原則。但仁慈,體貼應是表達意思的原則。

不論斷
對自己或對方輕易地下論斷是對談最大的威脅。論斷自己或對方能摧毀雙方愛的關係,因為論斷常使我們變成自私而且狡辯。

虛心
我想你瞭解我,因此我用對談來尋求雙方的瞭解,而不是尋求膀利。
 
尊重   
尊重對方獨立的人格和看法。真正聆聽是沒有預定的期望或成見。如果你抱著一種「應該這樣,最好那樣」的態度來聽別人內心的話,那是根本行不通的。
 
用心體會
聆聽不只是聽表面的言語,而且要深入說話者的內心。在對話中可能會有不同的隱喻,因此你說了甚麼我永遠不能確定,我只能告訴你我聽了甚麼。我必須重覆你的話,查看我所聽到的和你想要表達的是否配合得來,有沒有曲解。
 
完全專注
一個只注重自己的人是沒有辦法去聽別人的話,我不能一方面假裝對你及你的話感興趣,一方面又分心想著其他事。做一個聆聽的伴侶,我要經驗到,而且要傳達給你的是:我的時間,我的心神,全都是你的,此刻世上沒有任何人比你重要

Love will tear us apart

Certainly.

原諒我好嗎?

你誤會了
請看電郵

知識 vs 出色

工管系車小姐跟我同屆。我因為當交換生,所以比車小姐遲了畢業。

車小姐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投資銀行當分析員,參與 IPO 的事前籌備工作。

車小姐並非會計本科,新丁上場,自然滿途荊棘,很不如意。車小姐,好一個聰明女子,在這陰霾下,仍能夠靈光閃現。車小姐說:「挑!我唔識 唔係因為我蠢;佢地識唔係因為佢地醒。專業知識 =/= 出色!」

是的。出色,是指頭腦出色,並不是專業知識。所以,陳腔濫調永遠不能夠稱得上出色。

又當然,車小姐當年誤當知識是出色的同事們,是真蠢。

轉貼

2007年03月15日 星期四


Only Egotists or Fools trys to pick tops and bottoms

講起質素,我就諗起樣野(不過,好似係唔知邊到睇返黎;是但喇)﹕

多數人都唔係天才,多數人都敵唔過 normal distribution 既「自然定律」----數量一多,數量質量就自然會「向中間靠攏」,偶爾先會有一兩次特別好或者特別差。

所以,除非你係天才,你個「中間數」係「天才級數」。如果唔係,無謂要求自己滿意自己所寫既每一篇文,認為自己篇文真係 above other's average,真係令到自己滿意囉。

(well,我知我將滿意、average、幾樣炒埋一碟講唔清楚。即係,「滿唔滿意一樣」,有時會係同自己比,有時會係同其他人比,有時甚至純粹係因為達到某些目的而同「比較」無關。咁,我係將幾樣野炒埋一碟架喇。不過,要分開幾樣野就好煩,所以唔講,大家明就得喇)

當然,再現實d,就算去到倪匡既級數,佢想當年每日寫咁多字,都會有幾篇無喇喇趺watts喇。

咁,為咩強求篇篇都係自己或一般人水準以上,令到自己滿意﹖

***
丫,如果用另一種偽心理學既講法,我會話,妖,滿足,係相對既概念;如果篇篇文都會滿意,咁我地慢慢就會習慣衣種滿意,之後會有更高要求。咁,係依個循環之下,我地永遠都唔會滿足。

當然,衣種可以係偽心理學。例如,你每日比十萬蚊我,咁我唔會習慣衣種滿意,最後叫你唔好再比我。咁,明喇,呵。

不過,我幾鐘意衣種偽心理學。

***
當然,其實呢,以上既野並不適用於本blog。

衣度,真係唔好睇囉。

衣個,係真理,唔需要解釋囉。

星期三, 3月 14, 2007

婆婆媽媽

有時,我會甘心做d婆婆媽媽的行為,例如:怕做畫家的兒子有朝一日心情不爽會隨手銷毀自己的畫作,做母親的便偷偷地拿個數碼相機把圖畫先拍下存檔。

昨日,歌德畫作

銀行二三事

借屍還魂銀行
紅籌之父創立的那間銀行,可能由於那次的倒閉太深入民心,兩年前當我需要開始與此銀行有所往來時,便常常有撞鬼的感覺:
(1)
打電話給律師拿銀行的 contacts,律師便轉身問同事,隔著聽筒的我聽見那同事遠遠的大聲地笑說:「下?執左笠啦嘛唔係咩?」
(2)
過了辦公時間,銀行 pb 部門立即不接聽任何電話。我實在焦急,便把電話打到銀行其他尚有人在的部門去。接電話的女子說:「下? pb ?冇做啦喎我地。」
(3)
晚上那個關於窩輪的節目,唉,有幾多人,好似我咁,一聽趙小姐把聲(輪后?我心中的輪后係標緻既李小姐囉),就會錯覺自己係向到睇緊新聞呢?
又,果個西門,成日都刻意七分臉 ...... 仲有,佢塊面既粉,好浮。
又又,法興比聯點應對,有冇知道?

流氓兄弟
之前向 Cory 到見到有人用流氓兄弟黎稱呼果間行,哈,笑得我丫。

星期二, 3月 13, 2007

向世界出發.為自己出發

剛好趕及一窺是夜節目的尾聲見謝霆當然想起張柏芝

對張柏芝有份小小的感情因為我曾經為她寫過對白

小夫妻新婚不為奶奶所接受的新聞鬧得熱哄哄的那一陣子有娛樂記者問小丈夫對奶奶不認張柏芝為媳一事的感想小丈夫輕描淡寫地回應說一切也因為媳婦未斟茶給奶奶而已四兩撥千斤毫無破綻答得好

由是我便對謝霆鋒另眼相看

兩人相處耳鬢斯磨彼此習染在所難免節目中在小丈夫面上我看見張柏芝的表情

節目選取的角度蠻有意思

向學氏伉儷撒嬌

是貓貓抓傷我的~~~


星期一, 3月 12, 2007

老實說......


  1. 徐比陳跳得好;徐非常投入,陳則心有旁鶩,跳到甩晒拍;



  2. 個男人係唔得,就唔好設計d咁既抱抱動作啦;



  3. 唉,徐好慘。做公眾人物,好慘。

Tango

1. 愛複雜的合拍的錯落的腳步等我學好拉丁就開始跳 Tango問題是甚麼時候才可以的起心肝去再學好拉丁
2. 跳好拉丁及 Tango 的女子跟我渴望成為那樣的女子一樣自身靈巧在有力能夠高瞻遠矚的男伴帶領下愈發雙得益彰
3. 大提琴像女子優美的背我喜歡看男子拉大提琴
4. 馬友友拉琴時與女子優美的背發生關係如此風景好看

星期六, 3月 10, 2007

星期五, 3月 09, 2007

寂寞--《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我愛死的某人想我說說這本書。

昨夜床上久未能寐,翻身抬頭便看見在床頭櫃層層疊疊的書籍中格外顯眼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對於米蘭昆德拉就歷史的輕與重的體會,我大概能夠明白,但並不有非常切身的體會。畢竟,我沒有在大歷史的佈幕下苟且偷安的經驗。

我得以啟蒙什麼是不能承受之輕,是很最近的事情。

OLR 那由葉遜謙包辦的音樂劇(係,我仲係懷恨於心!),我拂袖而去,沒有繼續參與,連演出也不願意去觀看(係呀係呀!!!!哼!);同是發起人的排舞師,卻堅持到最後。

綵排多月,排舞師說謝幕時同學都哭了(成長的眼淚),但排舞師自己卻心平氣和,喜怒哀樂都給一舞台的射燈蒸發了。

排舞師事後跟我說她覺得事情,很輕。

後來我與 ge ge 見面說起此事,也愛閱讀的他便脫口而出:「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

一剎那,我便突然領悟了何謂之「輕」。

「輕」是由於我們覺得事情,不該如此,不該如此般輕省,不該如此般便輕輕過去了。

體積龐大的物質,我們覺得該得應該很重,誰知拿去秤一秤,我們才驚訝地發現,事實與想像原來相距甚遠。

如是者,便是「輕」。

寂寞也是一種「輕」,我們往往在人群中,才感覺到那種突如其來的寂寞。

星期四, 3月 08, 2007

Self-actualizer.追揸沽



Self-actualization . 存在主義
心理學家 Maslow 的需求層次理論,提出了人的需求有不同層次,且層層遞進。這個理論,一幅圖就可以說明,兼且坊間有很多書可以參考,我不欲拾人牙慧,只想集中說說 self-actualization。


之前歌德說過以下的故事,故事作者(謝船山先生提點)為祈克果 :

人生就像一條馬車每日走過的道路。很多人在過著生活時就像閉上眼的馬伕一樣,雖然明明在前進,不過從未將開眼睛。他的生命,只是靠著那熟悉道路的馬兒前進。真正的存在卻不同。儘管他和其他閉上眼睛的人好像沒有分別,大家都只沿著生命而行。不過,他卻是真正的存在,嘗試控制命運。

Self-actualization 是什麼呢?一個 self-actualizer 是怎樣的呢?

我認為,self-actualizer 的重點在於 "self" 。

你是否知道你自己是怎樣的?你是否知道你自己想怎樣?你是否知道你自己在幹什麼?

你,是否張開眼睛?

只有張開眼睛,你才看得見自己;只有張開眼睛,你才看得見自己在走一條怎樣的路,並可以思考你自己的下一步;只有張開眼睛,你才看得見自己實實在在走的每一步;只有張開眼睛,即便你走的路遠了歪了,你也知道,並因為重頭到尾你都是張開眼睛,所以能夠處之泰然,心安理得。

我認為,self-actualizer ,是個未必自知的存在主義者。

另一方面,那些就像閉上眼的馬伕一樣的人們,生活之於他們,只是一種 rainfall offer。這些人,不單浪費了道路兩旁的風景,亦空有一雙能視物的眼睛。

Self-actualization .追揸沽
Windfall offer,閉上眼的人,要接著,可依仗運氣;把 windfall offer 放手,是肌肉的牽動。


(好忙呀今日--要籌備去旅行)
(未完~唔知幾時完)


並不是灰燼個案

又係咁。
呢d唔係灰燼個案,社署及社署署長絕對不是有心無力。
法律賦予社署署長的權力,除了彰顯於接收孤兒外,還有沒有其他用處?
-.-.-.-.-.
Sunday, November 12, 2006 我寫:
我只是不明白:社工們,你不會覺得讓如此劍拔弩張的人住同一屋簷下是教人安心的事情吧。盡責不只需要熱心,亦需要狠心。請狠狠地教人分妻,狠狠地教人上告法庭,狠狠地教人把事情交給律師處理吧。介入別人的家事是煩惱的,但當社工的選擇一定會比做洗碗女工的選擇摻有更多的自由意志。
全文

再相聚



..

星期三, 3月 07, 2007

是日,好讀。

船山
先生駕船遊走於泊與泊之間,順手拈回來的選文,有輕如鵝毛,有重如泰山。先生給讀者的手信,往往惹人珍愛。

我愛看戲曲本,《香夭》此闕,喜歡。

子 & 音
嗯,日劇,常有對人性之善很透徹直接的觀察。日本人,是否菊花與劍呢,未有很深的個人體會。但,日本電視編劇,對比起本港的呢,就,嗯。

又,最頂唔順d日劇既接吻鏡頭,好似,兩個吸盤,吸著,之後,完。

星期二, 3月 06, 2007

Hmmmmmmmmmmm

係咪我眼利定係我敏感定係我之前發雞盲多左好多人曬個依貓出黎話歡迎隻抽喎

星期一, 3月 05, 2007

To catch OR to trap ?


個性裏有些地方,這麼多年了,仍是一樣。例如:偏見。我對張艾嘉導演的戲從來都沒安好心。說是偏見,自然,我其實之前從未看過她的作品。
又例如:愛,就要擁有。昨午在電視看了《20.30.40》,很喜歡,便撲出城去要把 dvd 買到手。今夜,再一個人重頭到尾看一遍。

個性裏有些地方,這麼多年了,我覺得,可能有些改變。
從前,我必然是個捕獵者。我主動出擊:選擇、推敲、策劃、安排、誘導。
現在,我不再 catch,我等待,我把我自己,化妝成為一個陷阱。
從主動變成被動,你會否就此怪我不積極?
在20.30 的光譜上,沉吟轉念之間,我一天比一天死去一點。


跟一個人一起老去;跟一個人,一起,一天一天,死去一點

咩啫

拿,衣仲有唔關事但幾好笑既衣,講既野,仲舊呀!

死火,我既真身,開始越露越多!

星期日, 3月 04, 2007

又一玫瑰大家庭

謝謝小劍,把大家的 links 都集全了。頂呀,上次食飯又話聲個 msn 大聯盟過我,end up,自然,嘿!

哇,麗口條 link 用全名?雖則,嗯,呢個會係一個屬於佢既品牌。

想起大家尚無穿無爛地各自生活,好開心呀。

嗯,整個中學時代笑話俾大家,嘿!

-.-.-.-.-.
C 同學名字跟我的只差一字但和我同樣愛在課堂上偷看小說及漫畫

我明目張膽C 同學則比較守禮C 同學的小說都是擱在抽屜與大腿之間

這天的中文課C 同學又低下頭來 --

林老太太:「C 同學大髀有咩咁好睇拎出黎一齊睇丫~」

人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你一 XX,我就......

星期四, 3月 01, 2007

我想得到,別人也應該想得到

報紙
某西報老總曾對我說在這個城市,everybody knows everybody,而話事既,來來去去就是那百多人。對此,我深感認同。我認為,生果日報,應把李八方那版改組,變成一個昨日星蹤--就像追明星那樣的每日星蹤,狗仔隊跟蹤的對象便是那百多人(注意:那百多人常常三五知己或同仇敵概地聚在一起;又,那百多人應該包括肥佬自己)。文章可以只是單純的一本流水賬。流水賬與現在李八方式的融會貫通八卦新聞小道消息,雙軌並行之下,可能,會有所裨益於幫助一般平民百姓去掌握香港的形勢。
塑造一個部落女人
昨夜翻弄亦舒的小說,忽發奇想:如果,我把亦舒中、前期小說中的女主人翁,切割拼貼,刻意苦心經營出一個虛擬女人的個性,再用我的文筆,寫亦舒小說中女主人翁的種種浪漫、生活,適時加上亦舒種種短句,再配搭我的相片,湊成一個部落女主人 ...... 這樣的話 ...... 這樣的話 ...... 嘿!
不過上述兩個意念我想得到別人也應該想得到所以


2007年03月13日 星期二

2007年03月13日 星期二

不如同大家玩個遊戲丫

為咩我又再次回帶貼下面篇文呢﹖

(唔知咩黎,唔知個source,就唔好煩我,問第二個。不過,未睇過既,咁篇野係由下睇上黎)

****
未完的約會
睇返 「動機與行為(7.3) 」,入面我講到﹕

又更深咁講,高斯其實又話到比我地聽,好多野,要交易,都係有好高成本。 例如,係餐廳到,你唔想食二手煙,你唔會同佢講﹕我比廿蚊你,唔該唔好食煙。雖則,衣個方法,真係可行。

衣度帶左出左個問題。

係 (右派??) 自由主義者心目中,好多野都係可以買賣。上面個例子/高斯定理 話比你聽,even一樣野冇一個市場,或者一樣野唔係傳統既貨物,其實都一樣可以做買賣。咁,道德可唔可以被出賣﹖

自由主義 係當代最為人爭論既就係,一個人既自由係米無限;一個人既自由,係米包括實行違反道德既行為﹖

甘陽 係佢本 「將錯就錯」就話,雖則八十年代開始,美國學術界普遍被自由主義主導 (不過美國政界同埋社會就轉向保守喇),不過美國學界係九十年代開始都為自由主義作出補課,好多自由主義者都認同保守派觀點,主張人係展現自己既自由同時,都應該作出道德考慮。

well,衣度又係涉及 斯圖斯特 對現代性批判既問題。我亦都記得,我係度講過我係會講下 甘陽 探討斯圖斯特 個本書。所以,大家唔好沮喪,我,係唔會把大家既-----我諗十年八載之後,仲有命既話,我會講下個本書。




動機與行為(11)
唔好嫌我長氣,又返轉頭講衣個題目。不過,打字打到好tired,咁淨係講兩句。張五常 (well,又係佢) 講過,佛利民 認為世事好簡單,佢自己就認為世事複雜。

不過,上面兩個觀點,其實都係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唔記得係米張生自己既解釋定係咩)﹕世事複雜,所以我地只可以用簡單既理論黎到大約解釋世事,解釋人既行為。

衣個想法,我好鐘意 (張五常 講過另一個類似/有關係既說法﹕老一輩既經濟學家都知道「it's better to be roughly right than precisely wong.」衣句野,係 張五常 批評經濟學過於數理化 既時候所引用)。

學識淵博,記憶力驚人(4)
當然,為左表示我自己既謙遜,我要講多次,我絕對唔同意上面兩句對本人既comment (well,我唔係扮野呢~)。


學識淵博,記憶力驚人(3)
當然,冇創意都可以分為 低級同埋高級小小。

等而下之者,真係只可以quote大師之言,本身可能連大師想講咩都唔了解。

高級者,就好似 張五常 求學咁﹕張五常 講過,佢連續六個學期,都聽一位老師既課堂。老師最後忍唔往問佢,為咩咁鬼勤力。張先生就答,「你既經濟理論,我全部讀懂;我上你既課堂,只係想了解你既思路,你如何發展你既理論。」

張五常 衣個故仔,當然係想讚自己。不過,佢好有道理。所以,雖則我天資差佢好遠,不過我都模仿佢既方法,睇書既時候,好多時都會追人/一個派系既書而睇。而只有當你熟讀一個人/派系既思路,背後既邏輯,你先可以將knowledge提升,接近為thoughts既層次。



學識淵博,記憶力驚人(2)
當然,有個我好敬重既老師講過,「我冇咩創意架咋。我老師就講過,普通既大學生,只要你係大學入面發展到自己分析事物既意識形態,咁就合格可以畢業」。

佢衣返話,我好鐘意。




學識淵博,記憶力驚人(1)
well,衣個係pk_對本人既誤會。睇我上面 動機與行為 既系列,都知我其實講黎講去都係個d野。

當然,表面睇,我好似知好多野 (不過我要強調,我對好多野,特別係中國歷史文學,係完全唔識) 。之但係,其實我知既,來來去去都係個幾個思想派系。

咁,點解會有衣個錯覺﹖其實pk_早前講 knowledge and thoughts個post入面,都解釋到﹕like many ppl whose jobs happen to be "academics", they r very good at quoting what prominent thinkers have written. when asked how they think abt a subject, they never give direct opinion or judgment. rather, they would directly or indirectly identify their "thoughts" with what the big thinkers have thought, or suggest they are "influenced" (what a problematic word!) by certain thinkers, and then move on to speak a lot about those things (worse, some even never move on but just keep quoting big names and phrases). they sound knowledgeable and do impress ppl very well. but is knowing something admirable or amazing? r we amazed by the big thoughts and ideas which they quote but we don't know, or rather by the simple fact of their knowing (really or apparently)?...........we r unable to determine whether they r as intelligent as they may portray themselves (deliberately or not). let's say they have read book 1 to book n; if everyone of us does the same, would we be as one in respect of "thoughts" over some matter? no! it's unbelievable, and dangerous!


動機與行為(10.4)
well,唔好以為我又想讚自己 (你要讚既唔駛話我聽喇)。想講既係,高斯發展既定理,佢偉大之處 係打破經濟學入面,關於 權利/交易之間既假設。傳統 芝加哥自由經濟學派 (well,我覺得佢地既自由經濟思想係源自j mills以至之前既adam smith之類既自由主義;而 高斯既 定理 更加將衣派既 權利/自由理論發展出一個新突破) 認為,政府唔應該干預市場;不過當市場行為損害到第三者既時候,就應該作出干預。

衣度,傳統自由派係假設 權利 唔可以自由轉讓交易;損害他人既行為亦都要受一定程度既制裁 (mills係on liberty入面都大約有咁既意思)。不過,coase將衣幾個假設打破,將權利交易一段化咁處理。結果係﹕佢促進左 制度經濟學、法律哲學等等好多學派既發展。


動機與行為(10.3)
奈特 點解咁受人敬仰﹖張五常 講過,奈特其中一個扲nobel既弟子 (應該係public choice school既james buchanna) 講過,佢上奈特 既課堂,完全唔知 奈特做咩。事關,奈特 佢做既,只係天馬行空咁不停挑戰學生既既有觀念。不過,經過 奈特既洗禮之後,學生往往會有新發現。

甘陽係佢本書入面有相同觀點,不過講得比較詳細﹕甘陽 認為,奈特 既課程只係適合對經濟學有良好掌握既研究生。因為 奈特 佢希望做既,係打破學生對所學既知識既迷信,希望揭示 理論背後既假設同埋佢地既不合理。而唯有質疑衣d不合理既地方,理論才可以有進步。所以,如果學生本身不熟讀理論,根本唔可以理解 奈特講咩,會覺得 奈特講既野天馬行空。



動機與行為(10.2)
甘陽 講 奈特,講得幾好睇﹕話說 明滿天下既 高斯 (即係張五常個friend喇;高斯 先生又係扲左nobel) 係成名之前曾與人討論天下出名既經濟學家。每論及一個經濟學家既時候,高斯都認為自己只要有多小小運氣,又或者多點用功,成就都會不下於該經濟學家。講講下,高斯 突然停步,話普天之下,佢只遠遠不及一人。個個人,係 奈特。


動機與行為(10.1)
貼舊文出黎,除左想讚自己之外,仲有多小小野想講。

早排睇甘陽本書,佢有討論 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 奈特 (frank knight)。張五常講過,奈特先生引起過 經濟學nobel prize既一大遺憾﹕奈特係nobel prize設立之後六年先過身,但係佢有生之年都未得過該獎項。

咁,點解係遺憾﹖因為 奈特既弟子入面,有6個 (應該係喇) 先後得到nobel prize。其中,佛利民呀、gary becker呀等等都已經成為大師中既大師;而奈特本身,亦被衣批大師擺上左神檯,認為佢比自己更加偉大。

--------
好文不妨一睇再睇
下面既野,係1月5/6日寫既。如果以悶既情度睇計,衣篇文真係最勁個篇 (well,唔好問我做咩今日成日都well。又,悶係度既意思係指,所謂既學術/理論價值)。

-------------
動機與行為(9)
拿拿拿,睇完,實有人會駁,問我為咩今次地鐵火災,d人又個個都守秩序架。
咁,我就會問,如果個火大d,d人會唔會亂走丫喇。

人,係理性既。佢地會因應唔同既外間反應,做出唔同既行為。
衣個,亦都係經濟學入面講既 理性。

所以,好多人 (or even 經濟學家),質疑人類係米理性,質疑經濟學既假設有冇問題,我就覺得佢地好無謂,唔太明經濟學上面理性既定義喇。

而當佢地提出,我地應該用 有限理性 (bounded rationality)黎到取代 完全理性,作為經濟學既假設,我就真係想嘔﹕你話人係bounded rationality,係同一環境之下可以有唔同既行為反映。咁,你可以點做prediction,點架構理論﹖況且,佢地講既bounded rationality,其實好多時只不過話,人係唔同環境下,可供決策既資訊會唔同 (之類喇),所以佢地唔可以好理性咁作出決策。咁,衣d米即係同傳統上,schelling個d研究冇唔同囉。

um,真係好恐怖~



動機與行為(8)
拿拿拿,所以呢,其實好多門唔同既學問,什至流派,佢地背後既邏輯,什至研究既問題,其實都可以好似;佢地解決問題既策略,研究既方法,都可以殊途同歸。又當然,上面,其實仲係一個示範﹕a-level economics考既咩經濟學應用,最終都係想你識得將好多理論/問題一般化;當然,讀完大學,都未必做到喇。



動機與行為(7.4)
當然,去到james coleman個派既社會學家手上,佢地就會同你講,因為成本問題,所以法律同道德就會出現﹕因為要減低個人行為對社會既傷害,所以需要立法 (張五常都好似講過類似既野;不過,佢就淨係話,要研究合約安排,就要了解風俗傳統之類喇)。



動機與行為(7.3)
又更深咁講,高斯其實又話到比我地聽,好多野,要交易,都係有好高成本。

例如,係餐廳到,你唔想食二手煙,你唔會同佢講﹕我比廿蚊你,唔該唔好食煙。雖則,衣個方法,真係可行---之不過係有好高既交易成本。淨係要定價,都好難。

好喇,如果係咁,有咩引申出黎既意義﹖最大既意義就係,同schelling既理論含意一樣﹕當我地要研究成本問題時,要研究下係咩環境之下,係會不利於社會交易既進行。

高斯既追隨者/反對者,最鐘意講既就係﹕因為交易成本過高,所以政府要係衣度個度立法,免得個人行為對社會造成太大傷害。最簡單既例子係,交通規則既建立。



動機與行為(7.2)
高斯真係好偉大 (雖則好多睇唔明佢講咩既人,覺得佢條定理冇咩新意)。
高斯,其中一個偉大之處係﹕

佢發現到,我排污,係影響你保障自己健康既權利;之但係,你唔比我排污 ,又影響我生產既權利喎。

如果將衣個發現一般化,我地可以應用係好多方面。



動機與行為(7.1)
schelling所帶出既研究,其實你會發覺,同張五常 成日講既 高斯定理幾似。

高斯定理呢,最naive既版本話比你聽,雖則個人行為引起既成本,好多時都有外部效應,會引發好多額外成本。不過,只要自由交易存在,咁就算出現額外成本,其實都已經係optimizing streategy。

比個例子 (佢地最鐘意講)﹕如果一間工敵係條河度排放廢物,佢可能減低好多其他處理廢料既成本。之但係,佢排放廢物,可能會影響其他人既健康,影響捕魚,影響好多野。總之,個d影響,係會對整個社會 (及他人)做成 成本。

好喇,傳統上呢,經濟學家就會話,大家應該立法,禁止工廠排污。不過,去到高斯手上,佢就話,只要容許交易,而交易又唔需要成本,咁根本上唔需要立法。因為,如果交易可行,咁受影響既人,自然會比錢間工廠,叫佢地唔好排污喇。



動機與行為(6)
睇落去,schelling既理論其實好簡單。
衣樣,無錯。不過,schelling利害之處,係指出達至colective action背後,係需要某些特定條件。佢既理論,比左個框架我地,等我地知道研究方向應該點行。


星期一, 一月 05, 2004
動機與行為(5)
講返套戲。

唔鐘意套戲,因為,雖則波蘭斯基想話比人聽,面對強權,我地應該反抗。
又雖則,係片入面,波蘭斯基 對波蘭人既反抗,都有頗多描寫。
不過,最諷刺既係,戲中主角,係二次大戰中只有逃避;佢根本冇反抗。
而又因為佢既不反抗,佢最終因為命運既祝福,竟然又安然無恙。

衣個message,可以話係導演既反諷。
不過,真係好唔鐘意,好唔鐘意佢個種 人係要順從歷史宿命而行 既感覺。



動機與行為(4)
經濟學家 Thomas Schelling係七十年代(冇記錯既話) 寫左本書,叫做 Micromotives and Macrobehavior。本書,主要討論,點解好多時,人類明知合作既話,會有更佳效果。不過,人類點都唔會合作。

schelling係佢本書度,用左 massive panic (之類喇)做例子﹕係劇院火災入面,如果大家都慢慢走,咁集體黎講,死亡率會係最低。衣個,係optimal strategy。不過,係現實黎講,好多時,劇院火災入面,人踩人先係死亡既主要原因。好明顯,好多時,合作都唔係大家既選擇。

schelling,主要就用返cost-benefit analysis黎到做解釋﹕集體黎講,慢慢走故然係maximized strategy;不過,當你越近火災源頭,你就越易冇命。咁,你越近火源,你就越唔會慢慢走。亦即係,集體既maximize strategy同個人既maximize strategy好多時都係唔同。就係因為衣個分別,collective action先好難出現。

schelling成本書想講既,就係咁多。

當然,去到近代受理性選擇理論影響既社會學家/經濟學入面既制度學派,就會研究,有咩環境會令到集體行為易於出現﹖人類又會唔會刻意製造易於做成集體行為既環境﹖

schelling本書 (今次唔駛題解喇)﹕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0393090094/103-5198383-3327019?v=glance



動機與行為(3.3)
又再深d,就會問﹕
個人動機,究竟點樣可以transform成為組織結構;組織結構,反過來又點樣影響個人行為。
衣個,係社會學/社會科學既marco-mirco trasnistion問題。

方法學上,政治學家 同埋 社會學家都有討論衣個問題;經濟學家,通常都唔認為衣個係問題。


動機與行為(3.2)
又如果,我係服膺於 理性選擇理論既社會學家,我就會話﹕
因為,係個群波蘭人之中,冇一個中央組織,組織佢地反抗。
如果波蘭人團結,佢地可能會反抗成功;但係波蘭人,作為個人,佢地反抗既話,只係會死。

當然,再深入小小,就會問,有咩情況/環境,係會有利組織既出現﹖又即係,該段歷史之中,有咩自然因素,係阻止集體行為既出現﹖nazi本身,又有冇做過咩防止集體行為既出現﹖波蘭人本身,又有冇咩自身障礙﹖


動機與行為(3.1)
如果我係 (主流) 經濟學家,我就會話﹕
佢地明知反抗都唔會有作用。所以,佢地唔會反抗。如果再走火入魔,就會話,佢地生存既utiltiy可能係negative。所以,佢地情願選擇死。

ps..社會學 理性選擇學派開山祖師 james coleman 就(隨口) 講過,美國黑奴想當年唔反抗,就係因為,佢地只不過係以 放棄使用自己自由既權利,以換取生存權。


動機與行為(2)
以常識解答﹕
沒人逃走,因為他們自覺沒有能力對抗大時代﹕就算反抗,最終都會被殺。
而且,順從,反而會留返條命,可能會因為幸運,最好會過反好日子。


動機與行為(1)
早兩日,睇左 波蘭斯基 執導既 鋼琴戰曲(pianist)。套戲,我唔可以話鐘意。事關,我好唔鐘意個主角 (什至係,某程度成個故事希望帶出既訊息)。

套戲想帶出咩訊息,想探討咩﹖其中一樣係,點解波蘭人唔會反抗nazi。再準確小小,波蘭斯基想討論,人類點解會容許暴政既出現﹖

電影入面,其中一幕係﹕一排波蘭人,被命令係街上列隊。其中一個nazi軍官,係隊中點出數人,叫佢地行前。之後,軍官由第一個人開槍,最後將所有被點名出黎既人槍殺。槍殺中途,軍官曾經沒有子彈;該軍官需要換子彈,才能完全作業。

該幕,帶出數個問題﹕
1. 被點命出來的人,明知會死。那麼,為什麼不反抗﹖
2. 軍官換子彈時,還未被殺的人仍可逃走/反抗。然而,為什麼他仍然訓在地上不反抗﹖
3.其他沒有被點名的人,為什麼會呆立沒有反抗﹖
4. 軍官只有數名,為什麼沒有人反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