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07

《看不見的城市》

小 Justin 說得對,情愛之事牽涉到身邊人,講多講少,都易惹禍。

但如果,行為和感情分開呢?如果,接吻,純為了那一刻,你想找個人接吻呢?

我又覺得,處處吻比處處做愛,純粹一點、接近靈魂一點。因為吻,即便是濕吻,倘有快感,若有歡愉,快感歡愉,來自心靈,而非感官。(當然,你又可以說:心靈的快感不也就是等如跟做愛一樣的同一感官所催生的荷爾蒙嗎?咁,嗯。)


《看不見的城市》
他是倫敦人,沒有藍寶石眼珠,但有一頭非常捲曲的金髮。他在倫敦大學唸英國文學。我們在鹿兒島的韓國印尼台灣留學生之間相遇。

信任,是從看不見開始。

一天下午,我們一班留學生在他的 host family 聚首,吃著下午茶,大夥兒有點相對無言 。他便問我晚上都在做什麼。我便告訴他,我每夜都在反反覆覆地看同一本書。「哪一本?」「卡爾唯諾的《看不見的城市》。」

然後,我們便在韓國印尼台灣留學生之間談《看不見的城市》,談《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地震細雨
別前我們參加了鹿兒島市舉辦的文化晚宴,是一個衣香鬢影的盛會。

大合照時間,我的頭,有點暈,我站在前排,他,在後排。「咔嚓」。

離別在即,他將回他的吉祥寺,我回我的八王子。

他向我走近。

嗯。

我們便去了花園散步。

異鄉人吻在異鄉
春夜綿綿細雨水氣結成霧我問他這會否讓你想起倫敦他的回答我忘掉了然後他好奇香港的雨觸手是否熾熱我說就算是熱帶雨林的雨也是涼的走著走著他的羽絨披在我身我們坐下來接吻柔和輕盈綿延的吻我們睜開眼睛目光時而對望時而向下時而眺望彼此身後我們的手在對手面龐遊移因為我們兩個異鄉人在這個情.感.貧.乏.的.異.國.

後來,我才知道,那夜的暈眩搖晃,源自一場地震。震央,在很遠的廣島。

關於霧水緣
那夜,不只是由於寂寞、孤單。那趟,是涸如草的我,在刮著風的曠野,碰上靈魂同樣熱

另一個看不見的城市
卡爾唯諾漏掉了的一章:

坐下,往心靈深處走,你會身在一個過客的城市。

你與無數的異鄉人擦身而過,大部份,你們交換一個眼神,便各行各路。

但是,其中,或一個,或兩個,或三個,你們交換的,不只眼神,還有思想。

這樣,你們便接近了。

你們靠在一起,或聊天,或依偎,或溫存,或甚麼也不幹。

天亮了,借宿的旅館要趕你們走了,因為在這新的一天,你們的房間要租給新的過客。

星期二, 2月 27, 2007

張愛玲.風度.港女

那年春天我一個人到上海去。

梅雨霏霏,正合懷舊。我便坐地車到靜安寺去看張愛玲的故居。

張愛玲的故居--常德公寓原名愛林登公寓,位於常德路(原赫德路)195號,樓高8層,建於1936年。公寓住客多為社會中上層人士。

那天我去到常德公寓,在大門外看了一會牌匾,走進狹小的大堂,只是跟那個權充保安的歐巴桑明知故問地搭訕說了一句:「喏,這兒便是張愛玲的故居了嗎?」,歐巴桑便炸了起來要趕我走。

歐巴桑站起來揮舞著雙手,「去去去這兒沒有什麼張愛玲都死了你們這些香港人一個兩個的來問來看,煩死了!去去去。」

我頓時無名火起。不是為了歐巴桑的粗暴,而是,彷彿,看見有人中傷自己所深愛人一樣。

於是,在這滿是兇巴巴上海人的地方,我天不怕地不怕地很高聲地責罵了這歐巴桑一頓。責罵之道理,當然不是訴諸情感;我罵歐巴桑,說她有違文化單位把牌匾掛上的精神,不尊重上海市的歷史,不尊重近代中國文學(我都話,我想做特首架啦)。

我,失態了。

事後每想起這件事,我也會為了自己沒有能夠維持良好的風度而失笑。

-.-.-.-.-.
Manner,風度,又不是只有男士才需要講究。

女士,也要有風度。要適時含蓄、要懂得忍耐、要知止、要有胸襟、要優雅而和藹、要明白什麼是節制的熱情。

我時刻提醒自己要有風度,不要隨便被霎時的情緒左右,擺了一副尖酸的嘴臉。

但在常德公寓,我的的確確失了風度。

我覺得,那是因為,愛。

-.-.-.-.-.
關於男士對港女種種咬牙切齒的批評,我覺得,唉,無謂為一些你不愛的人,失卻風度。


-.-.-.-.-.
又其實,我到常德公寓,不是為了張愛玲,卻是為了黃碧雲。

星期一, 2月 26, 2007

斷章

by 卞之琳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輾轉竊見便非常喜歡感想都讓別人寫盡了但仍無削一己珍愛

後記:
這一首詩,我所聯想到的是婚外情
。一個少女點綴了別人婚姻生活的故事


The Queen


看過了。在飛機上看,有些位置,看得我,眼濕濕。
戲中有割鹿頭的一幕。由於時差及我心之暗,某夜,在陌生床上的我,竟夢見自己的頭,被割下。
頭,是這樣的重。
而生之煩囂及事情的永劫回歸,又是如此的不容逃逸。
嗯,我開始厭倦了書寫。

星期日, 2月 25, 2007

閒話家常

#&^$&(@&)*$&*(&^q

(1)
我  :「咁即係邊間文華?」
旅行社 :「文華東方囉。」
我  :「咁即係 Landmark 果間定係 Chater House 隔離果間?」
旅行社 :「張國榮果間囉。」

(2)
我  :「東方文華丫。」
司機 :「邊間呀?」
我  :「Chater House 隔離果間。」
司機 :「?」
我  :「即係舊果間,Chater House 隔離果間,而唔係Landmark 果間。」
司機 :「?」
我  :「張國榮果間。」

#&^$&(@&)*$&*(&^q

大佬可唔可以唔好咁

我們仨

如我是楊絳;而我不是楊絳。

是楊絳
我曾經說過:閱讀,亦講求天份。

大言不慚、語出驚人嗎?但是,我真的認為閱讀,是甚講求天份的一宗事宜。同一本書,甲乙二人同閱,樂趣大概相同,得著,卻可能一天一地。

有天份的人看書,能夠融會貫通、觸類旁通。

有天份的人看書,他的樂趣不再單單來自美妙文字及動人情節;有天份的人看書,像一個玩拼圖遊戲的人:他在這個茫茫書海中潛移,讀一本好書,便像發現了一塊新的拼圖,令他可以把古往今來看得多一點,令他的拼圖遊戲也有所進展。閱讀的趣味,對於有天份的人來說,超越了發現拼圖及拼圖本身。

錢鍾書,無疑就是一個極有閱讀天份的人。

我非常喜愛錢鍾書的《寫在人生的邊上》。卷首,他便說:
「人生據說是一部大書。

「世界上還有一種人。他們覺得看書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寫書評或介紹。他們有一種業餘消遣者的隨便和從容,他們不慌不忙地流覽。

「每到有什麼意見,他們隨手在書邊的空白上注幾個字,寫一個問號或感嘆號,像中國舊書上的眉批,外國書裏的Marginalia。這種零星隨感並非他們對於整部書的結論。因為是隨時批識,先後也許彼此矛盾,說話過火。」

眉批,固然比評論悠然;但卻因其悠然,更顯見錢鍾書的自得。

錢鍾書在我心中,是博學的、關心時事的、思想周密的、治學嚴謹的、透徹的、熱情的、節制的。

錢鍾書性格中的冷冷熱熱,便合成出他作品中的種種微妙體會、處處涼薄機鋒。

如果我是楊絳,如此的一位才子,我必然慕名傾心。

況且,楊絳本身才情亦非常出眾,與錢鍾書實在匹配。楊絳婚後,相夫教子之餘,其學問其研習亦繼續有所進益 。 錢鍾書與楊絳的女兒圓圓一天一天長大,相信,錢鍾書與楊絳的靈魂,也一天一天的,向同一個終極方向昇華。

我常認為一段水乳交融的關係,必須有共同成長的經驗。

不是楊絳




(20070224 23:30~此文將是人物品評,而非書評。書在老家-)
(20070224 23:45~繼"令我迷戀的男人"後又一力作)

(20070225 16:30~其實我向公司呀!等間再寫)
(20070225 18:20~又唔想寫落去添 ...... 嘿嘿,看來大家都看得出我除了自大呀惡魔呀小器呀呢d缺點以外,另一樣,就係,嘿,虎頭蛇尾)
(虎頭蛇尾 ...... 嘿嘿,我都話:我係男人黎架啦)


星期五, 2月 23, 2007

財技

方召麐

我有幸在東京見過老人那年初冬老人到東京美術博物館開畫展老人便在女兒的陪伴下與我們這些香港赴日的留學生見面

老人的女兒方安生以天氣為開場白一派英國殖民官作風拍大合照時女兒方安生呼喚老人:「媽咪來照相。」

垂暮並不可惜把似箭韶華都化作盤石般的從容年月便不枉過我喜歡老人眉宇之間堅定的氣魄

老人年輕時並不是大美人但一張東方臉容端莊而不失清甜

老人與夫婿必曾渡過了無數琴瑟和諧的日與夜
日前在老家偶拾畫集低頭沉吟翻書重新細閱再抬頭時已是一斗室的華燈
夕陽確是無限好天天因此有黃昏

Leng Jaai

我相信跟我擁有相同想法的人少之又少
原因大概就好像誌的名稱一樣
"i, think different"





丫你睇下我對你幾好呀~魚蛋粉丫拿~

星期四, 2月 22, 2007

小說

明媚在這被陰霾染得灰灰藍藍的三月早晨,踢著雙色 slingbacks,夾在人潮之中順流地經太子行過了馬路。紅燈,明媚便一身黑色套裝的停在匯豐銀行與長江中心之間的紅綠燈前。明媚不進不退,像無所適從的魂。

「小姐,買支旗丫」聲音從左邊傳來,明媚偏過頭去一看,是一張婆婆的笑臉。明媚左手挽隻銀扣子蛇皮 Clutch bag,右手拿著一杯慘綠的苦瓜汁,實在騰不出手來拿錢。明媚蒼白的唇微張,想解釋一下,交通燈卻在此時轉為綠色。明媚對婆婆微微搖頭便開步向前走。

明媚在黑漆漆的花旗大廈上班,是旅發局的行政人員,專責與駐舊金山辦事處一起協調各公私營機構人員於兩地的訪問行程。明媚的上司打扮貴氣,常常半真半假地戲謔說她們也是政府官員。明媚聽罷木起一張小小的臉孔,心想自己似乎像旅行社訂位部的小姐多一點。

明媚呆呆的走在長江中心往花旗大廈的龍骨天橋上,電話忽然響起。me so fa me re fa me ra do do ti do re。明媚左手挽隻銀扣子蛇皮 Clutch bag,右手拿著一杯慘綠的苦瓜汁,實在騰不出手來拿聽電話,便由得它響著。

me so fa me re fa me ra do do ti do re me so fa me re fa me ra do do ti do re me so fa me re fa me ra do do ti do re me so fa me re fa me ra do do ti do re me so fa me re fa me ra do do ti do re me so fa me re fa me ra do do ti do re me so fa me re fa me ra do do ti do re。

反反覆覆,永不言棄。

明媚急促的腳步放緩了,她往橋邊停靠,把苦瓜汁放在欄杆上,抖開了手袋,拿出電話來聽。

嗯。

「早。」當然是他。他,找不到她,便發狂的找她。當然,他不能夠貿貿然打她的電話,所以一有公事上的借口,他便格外的珍惜。

被搞得有點狼狽的明媚,卻是沒好氣。「早,其實我已經在公司樓下,等我上去後再回電話給你可以嗎?給我五分鐘。」

「好。」他卻沒有掛線。

明媚揚起眉毛,把電話摺上。

三月的中環半山,有霧。明媚卻不想立即回辦公室,她想等一等。明媚倚著欄柵,啜飲著苦瓜汁。果肉已經沉澱了,杯中物已經變成一片翠綠。

苦瓜汁已經喝盡,明媚還是不想回辦公室,她仍想等一等。人潮漸漸疏落,明媚想起剛才賣旗的婆婆,便一蹬腳,轉身往回走。

得得得得得。

(待續。待有心情先續。)

星期三, 2月 21, 2007

我常常發夢,是以對魂離夢境很有經驗。
夢是什麼呢?
有心理學派說夢是總結一天的思緒活動;亦有說是整合記憶的過程。
精神分析學派的佛洛伊德,當然把夢與潛意識掛上等號。如果夢是潛意識的面紗,理解夢便能了解心之暗。
我的夢,非常佛洛伊德。
畫家 Dali,乃佛洛伊德的追逐者。他在希治閣的 "Spellbound" 裡,創造了數幕夢的景象。非常佛洛伊德、非常 symbolic。例如,他以左手執車輪-左輪-去作手槍的隱喻。
世界是不是由隱喻組成,我還不很清楚;但夢境--至少,我的夢境--的確由隱喻組成。
我喜歡Dali,亦愛希治閣(我對希治閣的愛,深到呢~),但我對"Spellbound" 裡那人工建構的夢境,非常不以為然。
潛意識的隱喻,那會如此顯淺?
關於夢,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夢中的你自己,是第一身還是第三身的呢?
我,在我的夢中,常是一個超然獨立的個體。我造夢的時候,我能夠看得見我。換言之,夢中的我,是第三身。
預科時我曾經與同學討論過這第一身和第三身的問題,羽毛球高手說她從來也是第一身。當時我便想,夢中,我常透過在遠處/高處的視點,冷眼旁觀夢中的自己的種種作為,會不會是因為,我自大我常常照鏡,所以便對於看見另一個自己,非常自然從容
還是因為,我


星期一, 2月 19, 2007

《阿麗思漫游奇境記》


我常搞錯 Alice in the Wonderland 和 Wizard of Oz 這兩部書。今夜挑燈讀船山先生舊作,才知道前者之妙趣。

船山先生,那影印本,可捎我一份嗎?

星期六, 2月 17, 2007

星期四, 2月 15, 2007

回應


  • 廠佬 :工作跟感情呢,是兩回事。沒錯,我的愛人將是我生活中最後的堡壘,但我絕對不會亦不希望視他為我的長期飯票。堡壘,當然是我可以休憩的地方,但我不會賴皮賴死要借此逃逸。對不起,婚姻,對我來說,並非長期賣淫;

  • 不敗的魔術師:你岩,the more elastic the demand, the more unfavourable the situation of mine. 哎,我太自我中心啦;

  • 小 Justin:errrrrrrrrrrrrrrrrr,你係咪都係工程師?

  • 楓葉卡夫卡同學:丫,我最鐘意你話我教比較文學囉;

  • GG:我有禮物送俾你,嘿!

  • 學霖先生:嘿!

  • CK:嗯。又,我都想有個靚仔向呢度返工,無呃你,我真係會開心好多,真係,個人都靚d;

  • 洛克老闆:仇,我實記;報仇呢,隨遇而安啦-無咁得閒策劃,我又唔係 hamlet。季老,成九十歲架啦,我點可能有佢咁既人生智慧?況且,季老呢,嘿!(當然,我喜歡季老);

  • c.m.:你對我真係好啦。不過,我無喊丫,我衣家好少喊架啦,眼腫呀大佬;

  • Karen:嗯。嗯。嗯;

  • 長頸鶴:哇,你做乜突然做左叔叔?老到長頸都皺皮丫,好核突,我唔要丫;

  • 另一個 GG:靚、正;你影架?你畫架?丫,嘿嘿,下次唔好打錯字啦,我會收唔到架;

  • 船山先生:樹上果隻野係咪飛入你尋常百姓家丫?點解你寫比我個回應咁輕佻既?輕佻,輕飄飄;

  • 野孩子:你讀黃碧雲嗎?



星期二, 2月 13, 2007

受氣。


~ For those who see ME and understand economics ~


安采尼.林黛玉

從奧地利遠嫁法國的她,坐馬車進凡爾賽;從蘇州投奔京城的她,坐橋子入榮國府。 她,名 Marie-Antoinette;她,名黛玉。

-.-.-.-.-.
且說黛玉自那日棄舟登岸時,便有榮國府打發了轎子並拉行李的車輛久候了。這林黛玉常聽得母親說過, 她外祖母家與別家不同。她近日所見的這幾個三等僕婦,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何況今至其家。因此步步留心,時時在意,不肯輕易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恥笑了他去。自上了轎,進入城中從紗窗向外瞧了一瞧,其街市之繁華,人煙之阜盛,自與別處不同。

-.-.-.-.-.

(晏d寫)

星期一, 2月 12, 2007

存在主義

拿,點解我硬係對馬料水人有感情d呢?啫咁,唔知係咪我地成日要等校巴,又成日向個山到行上行落,見日頭既時間多,就成日發白日夢。丫諗下呢樣丫又諗下果樣,諗埋諗埋,向不知不覺中習慣左 realise 自己係人,個頭裡面呢係有個腦既,個腦呢,係要用既。到離開左學校囉,呢個常常思考既習慣都無變,所以對於人情百態,都時不時有自己既一套睇法。

今日,pk_講貞潔運動

鞍山蒼蒼.吐露洋洋

Derek Greyhound 於燈火欄柵處的聞思所見。

星期日, 2月 11, 2007

Marie-Antoinette


(1)
當然與梁小姐同往觀看啦。當年:腳本,我寫;斷頭檯,佢造;
(2)

瑪麗.安采尼,譯得好!通常呢,譯作安東尼特-可能是因為音譯英語的原故吧。采尼,非采妮,撇去了楊采妮的聯想,亦避免了小妮子的小家碧玉氣息。再者,采尼,尼采?
(3)
大哥哥,咁大對粉紫色 converse 你都睇唔到?
(4)
女人戲,岩我口味!
(5)
導演的資料搜集可能做得不夠。十八世紀英國那邊的 china 茶杯呢,是沒有把手的。法國這邊又如何?
(6)
電影中的路易十六與大臣商議援助美國的情節與我多年前的劇本不謀而合,我多興奮啊。漆黑中,梁小姐用銳利的眼神對我說:係喇係喇叻喇叻喇乖喇乖喇睇戲喇睇戲喇;
(7)
如果我是導演/編劇,我會著墨更多瑪麗.安采尼與當時時裝,及法式酥皮糕點發展的關係;
(8)
女主角曾有兩次直視鏡頭-似乎是導演希望借此跨越銀幕/鏡頭/虛擬/戲劇/時代的藩籬,直直接接地和觀眾溝通。如果那是電影語言,那末,導演蘇菲哥普拉的電影語言,尚待建構;
(9)
d女角全部熟口熟面囉;
(10)

我喜歡女主角嬌縱的神韻。

飛行.玫瑰.小王子

今天買了這本書。

我喜歡的愛情故事:
  • 阿伯拉與哀綠綺思;
  • St.Francis of Assis & St. Clare of Assis;
我愛看其生命軌跡的:
  • Jackie O;
  • Coco Chanel
  • 宋美齡;
  • 那個,我不敢直呼的名字。
(怎麼書店職員好像認得我呢?喂,你係咪睇緊我呢個部落丫?係既話,下次送多張書卷丫唔該!)

存在主義

讀文,余愛以血書者,因可見其真心
當一個人寫的量夠多,你便可以知其質

真實世界裏
我非常討厭那些刻意把自己 present 為某一種形象而不表現真我的人
這些假人,非常討厭

要分辯假人,不難
日子久了,假人的言論行為總會不一致

虛擬世界的假人
我一樣討厭
而其假,亦可從其大量(如有)前後不呼應的文字中一透端倪

一個人
如不能勇敢面對自己
不能坦然地善,蕩然地惡
卻是終日在遮遮掩掩的佈幕後,自己憑空捏造一個角色,自己去扮演,自己又是觀眾
這樣的一個人
怎能夠叫活自己的生命?

這樣連睜大眼睛見證自己的存在也不敢的一個人
其他人事物的存在價值
自然
也不會深刻切實的體會

強迫金呀強迫金

See what Webb says ~

星期六, 2月 10, 2007

紅酒杯?


人在中環

我人在中環,我也愛中環。

中環,有我諸多好友,化身成為我身後點點萬家燈火,天天奕奕地在各行各業刻盡綿力。他們的專業,我多不甚了了;但他們的存在,卻是我意興闌珊時往窗前一站便看得見的支持。

我愛中環。我搖曳裙擺下玲瓏有緻的小腿踏著高跟鞋,時時跳躍如琴鍵。如此跳脫明快的步履,必然屬於連繫怡和、Charter、歷山、置地及太子的千花道。

今天,我要 officially certify 一些私人文件,抓起電話,我求助於風流律師,他欣然答允。十五分鐘後,我們便在他樓下的星巴克聚首。

可能因為年輕,律師毫不馬虎,認真地核實副本。我嗒著巧克力飲品,但覺眼前專注的律師非常 charming,我尤愛看他簽字時的神態。

文件簽妥,我夾著文件在式式衣官楚楚的男女之間往回走,嘴角含笑。

我愛中環。這是我與我的朋友們切實生活的地方;這是我們一天一天一起成長的地方。

星期四, 2月 08, 2007

是日生果說:女網民最 lum 男友做 ICAC

丫,講緊你喎。

以前既你囉~

以前既你呢......


我愛窗我的窗前要有花

節錄自錢鍾書的《窗》:

...... 門和窗有不同的意義。當然,門是造了讓人出進的。但是,窗子有時也可作為進出口用,譬如小偷或小說裡私約的情人就喜歡爬窗子。

...... 我們不妨這樣說:有了門,我們可以出去;有了窗,我們可以不必出去。

...... 窗子打通了人和大自然的隔膜,把風和太陽逗引進來,使屋子裡也關著一部分春天,讓我們安坐了享受,無須再到外面去找。

...... 世界上的屋子全有門,而不開窗的屋子我們還看得到。這指示出窗比門代表更高的人類進化階段。門是住屋子者的需要,窗多少是一種奢侈。屋子的本意,只像鳥巢獸窟,准備人回來過夜的,把門關上,算是保護。但是牆上開了窗子,收入光明和空氣,使我們白天不必到戶外去,關了門也可生活。屋子在人生裡因此增添了意義,不只是避風雨、過夜的地方,並且有了陳設,掛著書畫,是我們從早到晚思想、工作、娛樂、演出人生悲喜劇的場子。門是人的進出口,窗可以說是天的進出口。屋子本是人造了為躲避自然的脅害,而向四垛牆、一個屋頂裡,窗引誘了一角天進來,訓服了它,給人利用,好比我們籠絡野馬,變為家畜一樣。從此我們在屋子裡就能和自然接觸,不必去找光明,換空氣,光明和空氣會來找到我們。所以,人對於自然的勝利,窗也是一個。

...... 這種勝利,有如女人對於男子的勝利,表面上看來好像是讓步——人開了窗讓風和日光進來佔領,誰知道來佔領這個地方的就給這個地方佔領去了!我們剛說門是需要,需要是不由人做得主的。譬如我,餓了就要吃,渴了就該喝。所以有人敲門,你總得去開,也許是易卜生所說比你下一代的青年想衝進來,也許像德昆希《論謀殺後聞打門聲》(On the knocking at the Gatein the Macbeth) 所說,光天化日的世界想攻進黑暗罪惡的世界,也許是浪子回家,也許是有人借債(更許是討債),你愈不知道,怕去開,你愈想知道究竟,愈要去開。

...... 門的開關是由不得你的。但是窗呢?你清早起來,只要把窗幕拉過一邊,你就知道窗外有什麼東西在招呼著你,是雪、是霧、是雨,還是好太陽,決定要不要開窗子。上面說過窗子算得奢侈品,奢侈品原是在人看情形斟酌增減的。

...... 劉熙《釋名》說:『窗,聰也;於內窺外,為聰明也』

...... 眼睛是靈魂的窗戶,我們看見外界,同時也讓人看到我們的內心;眼睛往往跟著心在轉,所以孟子認為『相人莫良於眸子』,梅特林克戲劇裡的情人接吻時不許閉眼,可以看見對方有多少吻要從心裡上昇到嘴邊。

...... 據愛戈門 (Eckermann) 記一八三零年四月五日歌德的談話,歌德恨一切帶眼鏡的人,說他們看得清楚他臉上的皺紋,但是他給他們的玻璃片耀得眼花繚亂,看不出他們的心境。

...... 天地間有許多景象是要閉了眼纔看得見的,譬如夢。假使窗外的人聲物態太嘈雜了,關了窗好讓靈魂自由地去探勝,安靜地默想。

...... 有時,關窗和閉眼也有連帶關系,你覺得窗外的世界不過爾爾,並不能給予你什麼滿足,你想回到故鄉,你要看見跟你分離的親友,你只有睡覺,閉了眼向夢裡尋去,於是你起來先關了窗。

我引大作家的話戰戰兢兢唯恐有誤但內文如此寫我心情便是冒險也顧不得了


自勉

呢篇一定唔關我事但你又知唔知道世事就是如此巧合

你有 Wise News真好

我怕你會洗所以在此轉貼以作自勉。

星期三, 2月 07, 2007

女人味

見你 delete 左阿丙(希望唔係我對眼有事睇漏),我決定向寫完溫柔的孩子後說說呢個題目。

我係女人。但即使我係女人,從我女人既角度,我又真係要 confess 我其實好近距離咁見識過一個好正好有味道既香港女人 。

張愛玲話所有女人都係同行;岩,不過正如做生意都會向同行偷師,所以我對於欣賞其他值得欣賞既女人呢,一向都抱持平客觀既態度。(拿,我真係好有智慧架;不日,我會做特首。)

又,丫,我鍾意你串d”俗”人果段。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為左獎勵你,你問歌德拎我張超短熱褲超靚美腿照留為紀念啦。(樹上歌德:呢野就係我對你既報復陰招。嘿!)

星期二, 2月 06, 2007

士多啤利

暴風前夕,他開始叫我:小魔鬼。
為報知音,我便繪畫了一個士多啤頭贈與他。
-.-.-.-.-.
血洗部落,船家不忍,便另覓停泊之處。
魔鬼心邪,把事情看成漁人之,笑意盈盈



星期一, 2月 05, 2007

船山先生一字以譯 blog。按中大資料庫的詞例有水、停、湖等。

把這個溝通空間喚作,多麼美好。

我可以想像我是一葉,知秋時便緩緩殞落,停在安安靜靜寶藍中帶綠湖的鏡面上,仰望見天空萬象,回首見我身倒影。

我身輾轉墜落時的蟋蟋碎碎,便是我這些輕柔的字。

默默地欣賞船山先生的湖,暫遠塵囂.寧靜.美好.平安。

雖然這兒不是教堂,仍然但願船山先生,平安.喜樂。

吃得住

為什麼我要他吃得住我呢?剛才淋浴的時候,我無緣無故地想起這條問題。

熱水把我沖得頭昏腦脹(這一陣子我都心緒不寧,頭又重又痛),但在按停熱水那一剎那,忽然靈光一閃,我明白了。

我們,心上總有些未痊癒的痂,觸動了,會痛,會流淚。

有時,為了保護自己,裝強壯,便會生出種種怪脾氣。

我,想痊癒,希望逾越。

我要他吃得住我,有保守我、幫助我、陪伴我成長的意思。

這一篇,是我少有的文字治療,值得記念。

大哥哥:你的話,我聽得見,並會思考。謝謝。

星期日, 2月 04, 2007

(我畫得高興,現在也看得高興,所以此文置頂,下面尚有其他 posts)


我把大冬瓜戴在頭上
日日夜夜我也戴著他

我把大冬瓜戴在頭上
讓大冬瓜的維他命及蛋白質
滋養我的頭腦

我把大冬瓜戴在頭上
無情北風呼呼地吹
我也不會害怕

我把大冬瓜戴在頭上
使我看起來高一點
令我可以傲視同儕

我把大冬瓜戴在頭上
別緻又可人

我把大冬瓜戴在頭上
時刻想念

I'll get the job done !

是日明報說此語句暴露了翻譯的虛妄。

關於翻譯, 我想起一段也是從明報看回來的例子。

各位,如果在官方場合,有美國外交官評價克林頓任內表現,說他 was doing fucking well;而你是中方的翻譯,你的老闆在等待你,請問你會如何用中文轉述?

回應

果句係一句答句,唔係哲理(大佬,句野我寫架,我又唔係哲人,唔會妄想我講既野係哲理)。

呀歌德想逗我笑呀嘛。我有笑,不過笑完even笑緊果陣,我仍然非常清晰知道我衣家係向到煩惱緊。好煩果隻。

思維成日都咁清晰係好麻煩。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如果話我沒有憂愁的時刻呢,咁就呃你啦。

但係諗得多/諗野 =/= 鑽牛角尖。只有當諗黎諗去淨係識一個 angle 諗野,即使有旁人點醒你你仍然淨係一個 angle 諗野既時候,先至係鑽牛角尖。但我始終唔喜歡呢個 term,因為呢個 term 就手又曖昧。好似一講出黎就可以全世界收皮咁。

例如有人曾經對我說:「丫好品味比壞品味好;壞品味又比沒品味好。」我覺得此話非常廢,但我不會說他鑽牛角尖,我會直言無諱點醒佢:「壞品味不就等如沒品味嗎?」

就係咁啦。

星期六, 2月 03, 2007

東京日和


有些電影
正如有些書本
我不時重溫

現在
我便一個人安坐斗室之中的色搖搖椅上
重溫這部戲

我要

再一次感受
那份溫柔

更何況
戲中的中山美穗
除了和我一樣愛穿連身裙
亦一樣被人戲謔為婆婆呢

選舉

  1. 又唔係凈係蛇當奴先髮線後移,大律師都係囉。兩位為左呢場戲既犧牲真係大,簡直係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
  2. 蛇當奴塊面係咪少左幾條肌肉?笑容極度牽強;係呢,包公,都係一種形象,都可以好型囉;
  3. 旺角既氛圍真係咁勁?大律師黎架嘛,落旺角吹下水之嘛,d語氣唔駛咁 MK 下嘛;
  4. 唉,睇佢地睇到我好唔好意思,就好似一個女人見到自己男人唔得咁;
  5. 咁,我對大律師係有好感既,因為佢係九華出黎架囉;
  6. 噢,原來參選既對答只係咁;咁,我真係可以參選埋一份囉。

星期五, 2月 02, 2007

XDDDDDDDD

冇相睇

XDDDDDDDD

選擇

...... 米加勒坐下來,摟著我的身體,在我耳邊輕聲對我說,「存在,很艱難。但存在與否,不容選擇」。

我不再年輕了,出來吹了大半天的海風,有點疲倦。米加勒身上有熱帶果實的甜香,竟叫我聯想起天堂-我一定是老了。

眼瞼漸漸沉重,我便閉上眼睛倚在米加勒身上。米加勒的身體柔軟而實在,我想睡。

路西化卻突然出現,把我驚醒。我抬頭望著路西化,米加勒亦對他微笑。

「咔嚓」。

米蘭昆德拉引述德國諺語說只發生過一次的事就像壓根兒沒有發生過。如果生命屬於我們只有一次,我們當然也可以說根本沒有過生命。

如果我在米加勒的懷中只有那麼一剎那的一次,我是否該說我根本沒有靠近過米加勒?

咔嚓」。

CK感性只因你的琴聲教天地動容

洛克當你給我的選擇是做個可愛的存在還是美麗的存在時我便能夠在選擇遲疑猜想忐忑之間體味快樂

Karen先隨緣後隨心 or 隨緣還得先隨心讓我們來聽聽歌德的這個故事(本來想放故事的 link,但我有預感他快又血洗部落啦)

記不起是沙特還是William Barrett,總之曾有人寫過以下關於人生的存在主義說法﹕

人生就像一條馬車每日走過的道路。很多人在過著生活時就像閉上眼的馬伕一樣,雖然明明在前進,不過從未將開眼睛。他的生命,只是靠著那熟悉道路的馬兒前進。

真正的存在卻不同。儘管他和其他閉上眼睛的人好像沒有分別,大家都只沿著生命而行。不過,他卻是真正的存在,嘗試控制命運。

咁囉

大冬瓜好駛好用好好味之前因 (又名 blue blood 歌德好靚仔之前)


星期四, 2月 01, 2007

專訪范鴻齡熱愛法律的CEO

(特寫 M20,M21 am730 廖美香 2007-02-08 )

人們對他的印象是一位親和、有禮又幽默的CEO;但鮮有注意到,他長年累月打「另一份工」,就是當一位兼讀學生,大學畢業後花了三十二年,取得了多項法律專業資格。

(文:廖美香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

范鴻齡於1990年成為中信泰富的董事,當時外界對他的認識不多,指他以一匹黑馬的姿態成為內地栽培的一顆新星。經歷多年的奮鬥,范鴻齡除了成為藍籌公司的打工皇帝之外,也是行政會議成員、香港交易及結算所非執行董事,而且公職甚多,有人預測他是未來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也有預言他是香港未來的財政司司長。

現在人們都熟悉范鴻齡的名字, 他不時也會出席CEO論壇講述他管理之道。但人們未必了解到范鴻齡最熱愛法律,他如何游走於法律與商界之中?其法律專業對其營商有何幫助呢?范鴻齡懂得執與放棄,締造了他的成功。這位地道的的香港人如何走進、融入中資機構?他通曉中、英、美法律,其從商歷程扶搖直上,具大狀的經驗,現於政壇愈見閃耀,他的奮鬥經歷叫人喝采,對我們很有激勵作用。

走上法律之路

范鴻齡是中信泰富的董事總經理,管理六百億多港元的資產,去年為公司賺取四十三億元的利潤,率領兩萬員工,人們對他的印象是一位親和、有禮又幽默的CEO;但鮮有注意到,他長年累月打「另一份工」,就是當一位兼讀學生,大學畢業後花了三十二年,取得了多項法律專業資格。

范鴻齡對法律的熱愛,早於中二、中三時已經萌芽。當時他非常關心法庭新聞,由中三至中五的每年夏季都去高等法院(現在的立法會大樓)聽審。「當時家住九龍城福佬村道舊樓,家居環境不算好,去聽審又可歎冷氣。」

看見大律師在庭上爭辯時的風采大度,范鴻齡早已立志成為大律師。可惜1966年他考入港大時尚未開設法律學系。直至1969年他畢業時港大才開設。「當時要念法律只有出國或是跟隨師傅五年,學費高達三萬元,但以當時的家境要付出三千元都難!」

范鴻齡無法念法律,只好選經濟。當時港大的經濟系設在文學院,首年念中文及歷史,之後才念企業管理,現任嶺南大學校長的陳坤耀教授當年曾擔任其老師呢 ! 現在范作為CEO,其年薪高出陳校長近十倍。畢業後范氏從商,對學習法律仍念念不忘,總要偷空來念。他以函授方式攻讀英國林肯法律學院,由二十一歲念到三十四歲,終於取得大律師資格。「要半工讀並不容易,沒有老師監督,不須上課,最初都失敗了幾次,很內疚,結果想通了,把法律書本撕開幾份,隨時隨地,利用等人、等車、等開會的瑣碎時間,每天積累起來有二小時念書,最終通過法律考試。」

范鴻齡最初在環球船務公司工作。當他考獲大律師資格時,已在南豐集團高踞董事一職,在商界嶄露頭角。為了實現童年時代的夢想,1985年范鴻齡毅然放棄近一百萬元的年薪,從學徒開始,當上大律師。

其時,范鴻齡跟隨馬道立(Ma Tao Li Geoffrey,現任香港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為師。范認識馬道立是在南豐做生意時幫忙打官司的大狀。「他的年紀比我輕,很尊重我。一般是學徒為師傅拿文件的,但馬道立是自提的;我拿文件簿,比他高大,彷彿我才是當師傅似的。」

擔任大律師期間,范鴻齡曾接辦不同類型的官司。「打商業案子最能賺錢,但有時也幫助法援人士打一些小的刑事案件,感到有意義。」事隔二十年,范鴻齡重溫當大狀情景時,仍回味無窮。「當年遊蕩罪很不合理,如果在公眾場所被指形可疑而沒有合理解釋,已是犯罪,這對被告很不利。」當年的范大狀打了十二宗這樣的小案,每次都贏,能抱打不平,份外滿足。他特別記得,有一次警察指被告拒捕而逃跑,但他當場指出被告沒有大腳趾,怎可以逃跑呢?後來他獲送上一件大腳趾圖樣的T恤,印象最為深刻。他說,當年最大的體會是:法律有公正,但打官司須要花錢,雖不是貪污,但富人可以打官司,爭取矯正不公,但窮人較易吃虧。因此,法律多少是有錢人的工具,打官司其實沒有絕對的公正,只有輸贏。

加入中信後學中國法律

1987年榮智健透過中間人找范鴻齡加盟中信,可能就是看準了他懂得商業經營及熟悉法律。「我一直長期從商,性格外向,我發覺大狀生涯很寂寞,常常要鑽研法律和文件,而且愈成功的大狀,就愈要長時間閉門思索,出庭的機會愈少。」因此,淺嘗了一下大狀生涯之後,願意考慮重返商界。

加入中信之前,范鴻齡對中國的認識不多,與中資的接觸僅限於國貨公司,只到過中國作短暫旅行,從沒有與內地交往。重返商界之後,范鴻齡1987年到香港樹仁學院修讀與北大合辦的中國法律學士課程,每天下班後風塵僕僕跑到樹仁上課,他還記得當時執教的有《基本法》草委蕭蔚雲及王鐵崖教授。「當時沒有這麼多法律可讀,現在中國實施的《公司法》、《破產法》等都沒有。」花了四年時間,1991年終於取得北大法學學士學位;但他表示,很可惜錯過了參加中國律師資格考試的機會。

「九十年代初中美關係欠佳,我很想知道美國人的想法。」范鴻齡又踏上美國法律的道路。由於他並沒有普通法的學位,美國很多州、市都不讓他投考美國律師,唯一加州可以接受曾任普通法地區律師的資歷。經十年努力,他取得美國加州律師資格。

范鴻齡熱中法律,自二十一歲港大畢業,三十四歲才獲英國大律師資格,四十三歲取得北京大學法律學士資格,五十三歲考獲加州律師資格,平均要十年才完成一項課程,他的毅力非常驚人。

與榮智健第一次見面

1969年范鴻齡大學畢業後,當了一年中學教師。1970年到船王包玉剛旗下的環球船務公司工作,最初擔任executive trainee做管理工作,並獲派到日本的公司任職,短短五年內一直升到助理總經理,反映其能力非凡。「有感於在日本多年,與香港脫節,故希望回港發展。」

1976年他任職南豐集團,最初幫忙做船務工作,之後學做地產,當時建成的南豐新也有份協助市務工作。范之前掌握了日本的營商文化,在南豐時期學會了香港人做生意之道,重新了解本港的經濟、法律制度。直至1985年辭去董事一職,去做大狀學徒。「當時覺得念了十年法律那麼辛苦,拿到大律師資格,不掛牌太浪費,所以大膽跳出商界,在法律圈從頭再來,至今從沒有後悔,非常享受這段日子。」

范鴻齡擔任大律師之後,1987年重返商界的另一原因是,1984年12月中英簽署《聯合聲明》,承諾於1997年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一般人覺得中資機構神秘,待遇又不高。當時榮智健向我表明中信以香港方式辦事,一間公司兩種制度,我覺得中英簽署之後,內地有這樣規模的公司來香港投資甚難得,我作為香港人能夠到中資機構工作是一個好機會,從事一般人做不了的事情。」他當時想,簽約承諾在中信任職三年,屆時一旦不適應,重返做大狀亦可以。

至於榮智健(已故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之子)為何選中范鴻齡為中信在香港開展業務?這一直是個謎。范鴻齡表示自己亦不知道,但肯定中信一早已打聽過他的生平與能力。他說,當時接受榮智健的面試,非常特別。「我坐下來,他就說:『Henry, 我已看過你的履歷,我沒有問題問你,你有何問題問我?』」范說,榮智健的面試方式令他感到突然和佩服。他相信中信於中英簽署之後來港具有政治目的,所以就問:將來中信做生意是否以政治決定?榮智健回答說:「不會,我們拿出一筆錢投資,日後自負盈虧,我與你共同做決定的。」在簡短而獨特的一小時見面中,范與榮智健也談論到對香港形勢及前途的看法,之後榮智健還宴請他吃飯。「面試時,我的普通話不靈光,與他以上海話溝通。」

與范鴻齡同時加入中信香港的還有一位英國銀行家,他負責財業務,范鴻齡負責業務。中信最初在香港展開業務,非常暢順,兩人沾沾自喜,以為在中資公司工作與其他公司無異,與主席榮智健甚至以英語及廣東話溝通,范連普通話也不必多練。但後來,由於要直接與內地企業溝通,就碰了不少釘子。

念法律的范鴻齡偏偏要經常與內地少談規則的中資機構打交道,初時感受到陣陣的煎熬,但現已完全適應與內地合作。他說,中資機構的管理往往側重個人因素多於制度,如果港人選擇加入中資機構工作,不要期望會有跨國公司那般詳盡的規章和法則。「這情況與香港家族公司相若,優點是靈活,決策和反應快速,缺點是職責不分明。」他又說,自己不贊成「一言堂」,但是與內地交往要注重階層及尊卑之分,因此在發表不同意見時,須顧及對方感受,而維持自己的價值觀也很重要。此外,切勿以「大香港」的心態來看待國內發生的事物或他們的處事方式,而是以開放及諒解的心態去面對我們看不慣的事物。

出身上海家庭 少年夢遊

1952年,只有四歲的范鴻齡從上海來香港。父親是顏料的行街,穿梭於香港的布廠之間,收入不算豐厚。「當時五十年代,內地鬧饑荒,父親總是不忘寄油、糖等食糧予內地的親友。」妹妹是現任廉政專員的羅范椒芬(Fanny),小時候兩兄妹一起穿膠花幫補家計,由於習慣辛勞,意志力驚人,能奮發向上,為日後的事業打下重要的基礎。

范鴻齡原於鄧鏡波小學念書,中學直升至鄧鏡波工業學校。他回憶說,自己完全不擅工科,不懂繪製,銼鐵工夫又差,笨手笨腳,常給老師責難,結果導致神經衰弱,半夜穿睡衣夢遊,後來經母親每天給他燉豬腦吃,亦只是治標不治本。結果父親幾經安排,中二轉到聖方濟中學就讀,中六轉到男拔萃念書,才不致埋沒才華,鑄成大器。

「自己不擅工科,因直升而錯配到工業學校,差點兒前程給斷送了。」范鴻齡總結其三十年來自我增值的竅門時,第一強調是,以個人的興趣為依歸,學習就會充滿熱誠,做起來會事半功倍。第二,要善用時間,忙裏偷閒,利用瑣碎的時間看書,積少成多。第三,養成良好的看書習慣,每天都看一些,溫故知新,比放下書本一段時間然後再花工夫重頭溫習更有效率。

法律講究規則,談理念,適合思想型的人士去鑽研;與從商講究靈活,重利益,適合外向型的人去經營,兩者截然不同。范鴻齡卻能把法律的專業運用於商業世界,大加發揮。他說,首先自己有打商業案的經驗,在經營業務時可避免違法;第二,自己有談判的經驗,對方沒有的話,我方就較有優勢;第三,做大狀新丁時,曾經按running list 接案子,司法部門為了使法庭更有效率審案,傍晚才通知接辦新案子,有時明天大清早開庭,一夜之間要接見當事人、消化文件,並做好答辯準備,這是一個很好的訓練,迫使自己在短時間內完成重要的任務。現在范氏在中信泰富、國泰身居要職,並兼任多項公職,應付自如。這全賴當年從事法律專業訓練有素。難怪其在行政會議內表現出色,被評為「轉數快、表達簡短有力」。此外,范氏具備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收購合併委員會副主席、外基金諮詢委員會成員、香港大學司庫等多項公務經驗。

原貼於 : ......

存在

嗨,不知道你為什麼為誰人寫,但看得我好感動。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很多,不想面對的重,更多。

你帶來的感動,總是不過於輕不過於重,恰到好處。很好。

但是,每分每秒都存在著的人的弊病就是心思太澄明。存在的人看見你的好,會微笑之餘,同時亦記掛著世間的種種不完美。

存在,很艱難。但存在與否,不容選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