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28, 2007

Lotus Notes

今天想用 Lotus Notes 整個 event enrollment 既 programme。結果 google 黎google 去都遍尋不穫可以參考的資料。頭爆!

剛剛跟工程師通話,他說:「我都唔識喎。啫呢d要錢既我係唔識既。」

要錢既我係唔識既-- errrrrrrrrrrrrrrrrrrr

好,咁睇下一個月後我學識幾多先。

嘿!

致平安夜以為我講下便算的某人

沒有生氣,只是有點手足無措。

我不想聽解釋,亦不想思考原因,所以便逃避電話逃避電郵。

不是生氣,只是:唔好提。

-.-.-.-.
當夜,我如伯多祿,三次離棄主。

-.-.-.-.
當然不是一件快樂的事件。

感覺正如去年在美國我在晚上九時捏著當天零時的機票辦登機手續卻發現自己遲了廿個小時一樣。

怠倦

那時候,早上的課堂,我每每都缺席。

柴琦先生說我:「哎,早上八時半的課你起不了床,我明白;但十時半的你也缺課,真是令人困惑啊。你是不是血壓低呀?日本的小朋友常常因為血壓低便起不了床,上不了課的。」

我便想起櫻桃小丸子賴床的劇情。

近日我又時常見累。日間想躺下,夜晚卻難眠。不是沒有胃口,但卻不想進食。我覺得自己是一條蛇,正進入冬眠狀態。

星期四, 12月 27, 2007

往事不堪回首

在上世紀的一個聖誕夜, 我參加了一場派對, 就在你的大宅裡。

你家中的大廳、一條狼狗、兩名菲傭、一名司機, 與及你年紀輕輕卻擁有大群活潑熱情的基督徒朋友這個組合, 令我感到有點不自在。

我是場內唯一蓄著長髮的男孩, 也可能是當晚唯一的非基督徒。 我拿著汽水小口地裝著喝, 以為這樣就可以免除參與你們在客廳中央聞歌起舞的活動。

我齷齪地寄居某角落, 眼睛品嚐著你和每名賓客的悉心打扮, 毫無疑問, 你最青春可人。

我在音樂聲中, 時而瀏覽著你大宅中的壁畫, 時而抬頭仰望水晶大吊燈, 它實在華麗晶瑩得有點過份。

我也是第一次在酒店以外的地方看到如此大的水晶燈, 仿如置身片場。

那夜許多人圍著你跳舞, 你也似乎樂在其中, 心情愉快極了。 我竟然沒受到從前牧師的善導, 在悠揚樂聲中, 聖誕佳節裡, 竟仍感到憤世嫉俗, 又犯下「憎人富貴」的罪孽。

想到自己曾犯過的, 與及漫長人生裡更多將會干犯的思想惡孽, 我便非常軟弱無力。 聖經說「罪的代價乃是死, 死後且有審判。」

是的, 我曾非常害怕那場「死後審判」。

成長期間, 我上了六年聖經課, 早上在學校操場集會時要唸主禱文, 金句背誦無數, 團契也曾是我最期待的周末節目, 如果不是中一那年發生了事, 今天我可能已是一位牧師。

想呀想的, 再抬頭便發覺你在舞池中望著我。

不知是否以為我這邊緣孤獨青年遭到冷待, 你竟從人群中走過來邀我共舞, 我心想:「哪裡有美女會請男孩跳舞的呢?」

我想起臉上的毒瘡, 非常羞澀地不知怎麼辦。

但其實, 你像看透我心深處的竊竊私喜, 竟拿走我手中「在場邊賴死」的憑藉, 把汽水放在一旁, 伸手便拉了我出「舞池」。

我身心竟輕飄飄的給你拖了出去, 任由聖靈上身, 和你跳著無邪的舞。

我也驚訝於自己身體的靈敏、多姿的舞蹈、和偶爾由你引發的笑聲, 像是前世的修為, 一觸機便自然發揮, 舒暢地手舞足蹈。

在群眾的喧囂下, 我竟有當了三分鐘巨星的妄想症。

和你相視而笑, 心有靈犀一點通, 如魚水之歡。

然後, 你給朋友下了指示, 接下來響起了浪漫情歌的前奏。

此時水晶燈光線漸暗, 一眾嘉賓圍著我們在高呼怪叫。

那是我愛極了的《沖上雲霄》(Top Gun) 主題曲”Take My Breath Away”, 由林憶蓮翻唱, 免卻語言不通的隔膜。

「思海中的波濤, 滔滔不息飛躍起…」腦神經開始下載歌詞, 並滲進血液中, 抖動起唇舌, 我開始在你耳邊半唱半讀的低吟著。

希望你不是施捨我吧, 只見你把身體逐漸貼近, 柔情地奉上若即若離的軟肉溫香, 我感到雙頰的濃瘡熱燙得快要流出岩漿了, 一種夾雜著自卑、羞愧、卻又興奮、刺激、還有點點虛榮的心跳和高燒都令我不知所措。

“Come on… take my breath away…” 歌曲裡夾雜著聖誕鐘聲, 一下一下敲打著, 你的下巴擱淺在我肩上。

你頸際的香水, 濃烈得教我終於又分泌出「久旱逢甘露」的雄性荷爾蒙。

「不可轉彎的一顆心, 不管有沒未來….」哼到這裡, 我開始抽搐, 獸性漸露, 一雙手雖然小, 卻貪婪地遊走於你的肩膊和黃蜂腰之間, 輕輕的按著、柔情地拖曳, 如撫弄玉琵琶, 偏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帶著半點驚惶, 甫接觸到你玲瓏起伏的邊緣便遊人止步。

不知是受到哪句歌詞刺激, 你忽然壓向我胸膛, 使我的生化有機體高度失衡, 背部即時滲出汗水, 體溫在攀升, 種種足以令我隨時缺氧、昏迷暈倒的憂思妄念一下子紛至杳來。

生平一向不喜歡刺激, 卻被你一下突襲完全改變! 我知道了, 我必落地獄。

我無助地只好牢牢地抓緊你的玉背, 把你的一切擠進懷內, 也不顧背負了四分一世紀的一臉難堪, 我把鼻子擠向你髮鬢, 用力嗅入你的芳香, 然後深深呼出植物人的哀鳴。

這個時候, 你的細妹竟拿著照相機, 走到我們跟前, 準備為我們的一舞傾情留下罪證。

而你竟然側著頭, 跟我面貼面, 在鏡頭前笑著舉起 V字手勢。

雖然我也條件反射地學成龍舉起V字手勢以作配合, 但是, 我笑不出來, 並且明白, 眼前的閃光燈很快會把我弄清醒, 身體亦很快會降溫。

畢竟, 我和你只是萍水相逢, I don’t belong here…

因為, 我知自己終究屬於地獄, 並將給它裝飾;而你, 卻屬於天堂, 即將離我很遠, 很遠……

思海中的波濤滔滔不息飛躍起
心窩中的激情終於不可關閉起
當初喜歡孤獨要愛卻害怕交出愛
你那野性眼神偏偏將戀火惹起
Take my breath away!

火一般的激情滔滔不息因你起
當中一雙戀人甘心給戀火灼死
漆黑之中等待你再次與我一起
火一般的嘴唇浪漫地令我不羈
My Love! Take my breath away!

肌膚都緊張的拉緊 只因你就盪來
不可轉彎的一顆心 不管有沒未來
仍留在禁地 賭賭我運氣
Take my breath away!
Take my breath away!

火一般的激情滔滔不息因你起
今天只得單程即使終於給灼死
漆黑之中等待你再親身交低你
火一般的嘴唇浪漫地令我不羈
My Love! Take my breath away...!

星期二, 12月 25, 2007

聖誕,好差

兩面老闆給了我一篇熱情洋溢的文章,但於今天的我心情不合,所以暫緩刊登了。

一張床上的滴滴㗳㗳,跟呼嚕呼嚕,是最不協調的樂章。

星期日, 12月 23, 2007

親愛的大玉

麋鹿大玉兄是我的好好好好朋友。十多年了,性格外表南轅北轍的我倆,對彼此的關懷卻是一年比一年更成熟更深更遠。

今天下午打算去看【我在伊朗長大】,想起大玉和我自己都說過那女孩子的臉肖似中學的我,便翻看大玉的網誌。唷,好朋友之間的空間真的可非五蘊匆匆流轉的俗世凡間,好朋友間的交流很經「擱」。

看,大玉零五年七月寫的文章,我是在零六年三月才回答的。現在是零七年十二月末了,我又回頭從溫有關對話。

四個月前,大玉跟我都履新了。我倆的新工作都不約而同地有點 PR 的性質,我們便常常彼此關照,交換心得。很有點都是剛畢業初出茅蘆互勵互勉的感覺。

上趟逛連卡佛,看見一隻黃色的珠珠長頸鹿,便想起大玉兄你。走出連卡佛,我有一剎那的出神: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做就我有你這個好朋友。

星期六, 12月 22, 2007

金睛火眼

生菓話有人投訴呢個MV,八掛的我便走去睇睇啦。

嗯,我和議孫柏文,比起果d只係遞手遞腳的,我較喜歡看呢d。當然,如果真的追求一個熱情洋溢的舞臺,應看看拉丁舞。



有朝一日,等我遇上一個我接受到同佢一齊去受RUMBA洗禮的 partner 時,我要做一件有如Sex & the City 的 Carrie 的 naked dress 一樣的舞衣。嗯嗯嗯。上完入門舞導班,我好想繼續。認真點繼續。是以,要有個舞伴。

星期五, 12月 21, 2007

百小姐

男人在研究八字(幻想脫貧),便拿了我的八字去查來玩玩看。

我叫男人把結果唸給我聽,他告訴八字是不能唸的,八字卦給你一堆東西,然後你要自己推敲。

「即係點呢?乜八字唔係好似籤文咁架咩?」,男人不耐煩答我道:「唔係呀,唔識講呀我。」

「哎我知喇,係咪好似楊學德畫果個『百小姐』咁呀?」,靈光一閃,男人立即附和:「係呀係呀,好似『百小姐』咁呀。」





巴士系列:一零六合彩


百小姐夢境

一班OL去減肥一班LO去減肥一啖沙糖一啖屎最後唔知邊個打邊個



笑死我。

另,我鍾意威珍多過 panda,雖則都鍾意 panda。

星期四, 12月 20, 2007

林柿


一字一字你寫此時此刻
二事三事我見那年那山

林柿
柿柿如是

星期一, 12月 17, 2007

配對的層次

第一層:你幫下我啦
第二層:唔洗驚,我幫你
第三層:大家同我一齊去幫下佢啦
第四層:我出的這一份,是種籽錢

我不認為,在社會倡導第一層的配對,是文明可喜的。

配對

船山先生說似唔忿氣/唔捨得多D,實情當然不是。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港府口中的儲蓄配對計劃:

兒童發展基金-目標儲蓄

  • 與個人發展計劃相輔相承
  • 儲蓄金額 — 鼓勵性質
  • 例如每月儲蓄$200,加上商界以1:1形 式進行的配對供款。兩年後,共可獲$9,600〔($200 x 12 x 2)x 2 〕

什麼是「個人發展計劃」呢?

兒童發展基金-個人發展計劃

  • 在導師的指導下,訂立具目標的個人發展計劃。導師可以是非政府機構的員工或師友計劃的義務導師。
  • 發展目標:不應純粹是參與課餘興趣活動,應與學習、職前培訓或技能提升有關。
  • 持續指導:提供基本訓練,指導他們善用現有資源以配合個人發展需要。
  • 計劃期限:一般為期兩年。
  • 為鼓勵參加者完成個人計劃,政府可發放現金獎勵 (如$3,000)。
  • 政府亦會資助計劃的行政費用。

我的疑問:

  1. 既是「兒童」,談「職前培訓或技能提升」會否太早太沉重?
  2. 既是「兒童」,課餘活動當然應是「純粹的課餘興趣活動」;「不純粹的課餘興趣活動」是什麼呢?
  3. 咩叫個人發展需要?駛唔駛來個 Maslow 分析呢?

係喎,儲蓄配對計劃外國都有喎,人地又係點架呢:

Singapore:

The Singaporean Government will also match dollar-for-dollar the amount of savings parents contribute to the child’s Children Development Account (CDA). This is a special savings account that the parent (Trustee) opens after registering for the Baby Bonus program. Parents are eligible for a CDA after the birth of their 2nd child and can save in the CDA any time until the day before the child’s sixth birthday. This is subject to the maximum Government matching contribution of S$6,000 for the second child and S$12,000 each for the third and fourth child.
The savings in the CDA may be used to pay fees at child care centers, registered kindergartens, special education schools and registered early intervention programs. The money may be used by all their children who are attending an approved institution. From December 2005, parents will also be able to use the savings in the CDA to purchase Medishield or Medishield-equivalent health insurance
4 for their children.


Great Britain:

The Child Trust Fund is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progressive universalism, wherein every baby receives an endowment, but those born into lower-income families receive a larger lump sum. Every child born in Britain since September 2002 receives £250, and low-income children receive £500.6 Additional contributions from the government will be made at age 7 (amount yet to be determined). Parents and others can make deposits up to £1,200 per year. Deposits and interest earned on savings in a Child Trust Fund are tax-free. Once the accountholder reaches 18 years of age, he/she has access to the proceeds in the account and there are no restrictions on how the funds can be used. The savings in a Child Trust Fund will turn into an asset that every child can use as a young adult to help them make the most of the opportunities ahead. For the first time, all children born in Britain reaching 18 will have some money behind them at the start of their adult lives.

Canada:

The 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Act, passed into law on December 15, 2004, introduced the Canada Learning Bond (CLB) and enhancements to the 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Grant (CESG), designed to help low and middle-income families save for their children’s education.
The purpose of the legislation is to encourage families to set up a Registered Education Savings Plan (RESP).  
The Canada Learning Bond will provide $500 to children born on or after January 1, 2004 into families entitled to the National Child Benefit (NCB) supplement – generally families with incomes under $35,000. Further, the initial bond will be followed by up to 15 annual $100 entitlements for each year the family is eligible for the NCB supplement. Children born after 2003 who are not eligible for the CLB at birth, but become entitled to the NCB supplement in a subsequent year, will qualify at that time for a $500 CLB. Thereafter, they will qualify for annual $100 CLB installments, in each year their family is eligible for the NCB supplement.
A child in a low-income family could receive CLB payments totaling up to $2,000. At the time the legislation was approved, it was estimated that in 2004 the CLB would benefit over 120,000 newborns, at a cost of $85 million.
The 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Act also doubles the 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Grant from 20 to 40 percent on the first $500 of RESP contributions each year for families with a net income of $35,000 or less. The Act also increases the CESG from 20 to 30 percent on the first $500 of RESP contributions per year for families with a qualifying net income greater than $35,000 but not exceeding $70,000. While the Canada Learning Bond benefits children born on or after January 1, 2004, all eligible children in l ow- and middle-income families stand to benefit from the improved CESG match rates effective on January 1, 2005. The enhanced CESG is available to the families of more than 4.5 million children. It is expected to cost $80 million annually.

Hungary Baby Bonds
On December 28, 2005, Hungary’s Prime Minister announced the creation of a “Baby Bonds” program which will provide every child born after Dec.31, 2005 with a tax-free savings bond to be deposited into a special savings account. The initial deposit will be a U.S. equivalent of $190, and will be kept in a bank account until the child turns 18, at which point the savings can be used for any purpose. Additional deposits as high as US $568 can be made into the tax-free accounts, with the government providing matching funds of up to US $28 per year, or US $57 per year for families receiving welfare assistance. 
Lower-income children will receive two extra payments of US $140 at the age of 7 and 14; orphans and children under state care will receive $56 annually.

好明顯,類似的儲蓄配對計劃是一個兒童成年儲備金。先不談用以進行配對的公帑是否有經濟成效,港府偷換概念諗住用個外國盛行的「兒童發展基金」此一名字,美其名為教導兒童理財,便可自欺欺人話自己有做避免「跨代貧窮」的工作,真係呢~

Source:

兒童發展基金研討會

http://www.cfed.org/focus.m?parentid=2&siteid=288&id=311

港府三億元設兒童發展基金

你儲一元,我配對一元

真係好有創意!

咁樣去教小朋友儲蓄,低能到呢,真係估你唔到囉。

港府中人,你地細個咁儲蓄架咩?

家下咩都講配對,好hit囉呢個term呢幾年。

星期五, 12月 14, 2007

睇嚟攞支筆真係難到呢


小小大力:呢到,有得睇。

喝一口黃碧雲,太匆匆

「渴」是在一個冬涼隨月光而滲的傍晚,一身單薄衫裙趕在六時離開辦公室,卻踢一對新近才翻出來穿叫人痛的鞋,七分鐘走十分鐘的路,只為了到書局打三分鐘的書釘。

看畢文章拾級走出書局時,我用手按著那乘地上吹下來的風而拂起的羊毛披肩,枕在胸口的手彷如按著漲卜卜的一顆心。

因其少,所以便好像喝得太匆匆。

謝謝卡夫卡,不是你說,我還不知到呢。

星期一, 12月 10, 2007

我曾吞吞吐吐說的黃碧雲

  1. 吞吐黃碧雲
  2. 《盛世戀》《烈女圖》《媚行者》
  3. 《突然我記起你的臉》
  4. 《溫柔生活》《創世紀》《我們如此很好》
  5. 《我們如此很好》《七宗罪》
  6. 《桃花紅》
  7. 回首又見黃碧雲
  8. 之行之行
  9. 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黃碧雲
  10. 黃念欣
--給怒火媽媽。

知.識

之前船山先生那邊,有歌德有思存一起討論「中立」與「獨立」的問題。論者有清平見識,言之所以有物。我愛看這種文章,這種回應。

寫博者各有前因,部落各有特色,大異其趣。但我比較自私,對那些於個人思想有所裨益的,才勤看。

近來沉迷於麻醉醫學中,不能自拔。契機是日劇《醫龍》。

我由人體循環科開始,慢慢看下去,很有進益。

這所謂的進益,說出來當然可笑,但回頭再看劇集,由於對事情劇多了認識,立體感是加強了很多。

就像因為黃碧雲而看米蘭昆德拉,面對一部好劇,主動了解其相關資料,是我這樣一個十萬百千里外亳不相干的人,所能做到的致意。

前些時候有善意的網友問我為何不去自己把那些不明白的 IT 事務 想個通透呢。當然是因為我慵懶,安於現況,不願意有所超越。亦因為那些實在是專才的範疇,莫說動手做,連他們的火星語我也沒有聽得明白多少。

這倒令我想起一宗往事。中學時我兼職教了一段時間的學能測驗預備班。一天解題時,我說「男」對「女」;「正」對「負」;「陽」便對「陰」了。小男孩立即問什麼是「陽」和「陰」。我不記得自己說了些什麼,只知後來小男孩一臉挑釁地高聲說:「車,你都唔識!」

為什麼我把事情記了這樣久?因為後來回家路上,我得出一個結論:
「有些事情,在某事某刻你只要知道有那麼一回事就可以;另一些事情,你卻要有透徹的認識。」

知有時、識有時──這與不求甚解,是有分別的。

「陳太當年獲十成按揭,跟她是高官有沒有關係?」

如果理工大學真的設定此為其民調的問題,在質疑理大的動機之前,我們先得質疑理大的學術程度。

這問題,內有兩條問題。

星期日, 12月 09, 2007

月光族

安先生問我是否「月光族」,雖然沒有賬目支持,但我想我不是。

理財上,我最大的問題不是月光,而是現金流管理。

平均1.5個月,我便會面對一遭因銀行可動用現金結餘為負數而引發的自動轉賬失效危機。

這自動轉賬失效危機有支出及收入兩個因素。

支出方面,由於我手持的多張信用卡分別負責了不同的自動轉賬月結項目。信用卡的付款日期每月有異,而又全分別連結至兩間銀行的戶口以自動繳付全數的方式在付款日期找卡數。

此外,買股票時我常望記了t+2,便常常誤以為自己買了股票後的資金仍然充裕。

收入方面,之前的工作糧期不準;存入的支票又因五天工作關係不能立即動用。

這一切,加上我大安主意,通常都不會細心留意一下現金情況之下,便久不久就出一次事。

所以,這兩個月來,我開始著手整合信用卡及戶口事宜,先把一切簡化。下一步,我會整理自己的投資策略。

我 P & L 好靚,但 cash flow statement 一蹋糊塗。

由此可見,俾我做生意,晨早死左。

原復生的教誨,我記得的。

Louis Vuitton



中七畢業,我想趁做大學生前去一次歐洲,便想找份能多賺的暑期工。返寫字樓最多六千五,我便鎖定售貨員這工種。

連卡佛先給我聘書,可主要售賣名牌童裝的ABEBY卻給我近八千元的月薪。因此,我便在ABEBY上起班來。

第一天站班,我直情覺得自己在跑千五米。腿累,心情無聊。

半個月下來,縱使在做成萬元生意把陳年貨色都賣出去後很有滿足感(不單心中有滿足感,手也有--有花紅分的),但成天或站站站,或行行企企的日子真的空洞得非常難熬。

那些做長工的女孩子們都抽煙,都挽一隻prada的尼龍袋。

我覺得悶,站班時悶,下班時也悶。抽煙及prada的尼龍袋都不會是我灰黯生活的曙光,我卻突然想買隻紅色的Louis Vuitton。是樹皮紋長方形的小手袋。

是我契姐姐幫我走遍了尖沙嘴的幾間 Louis Vuitton 店買回來的。那時同款用樹皮紋製造的有兩個尺碼,一個較短,一個較長。較短的尺碼亦有monogram的款式,長的即只有樹皮紋的。我要了個長的,這尺碼聽說後來都不再生產。

除了這隻已有一定歷史的長方形小手袋,我沒有其他 Louis Vuitton 的東西。

-.-.-.-.-.
題外話:

2.55是否獨指那種菱型格子長方形扣的系列?

如此一來,我手邊兩隻正方型格子雙C扣的,都不是2.55了。

星期六, 12月 08, 2007

跟三點聊完電話,我在沙發上坐下,電視在播【性本善】。

這一集說援交的故事。無甚新意的故事,卻突然觸動了我。

是社工發現少女忽然一身名牌,擔心之下便走上少女的家做家訪。社工引導少女母親思考少女在沒有兼職(正當的)又沒有增加零用的情況下,何來買名牌的錢時,母親想了想便脫口叫道:「難道個衰女去做雞?!」

我的母親,在我中六時,亦一度懷疑我去做雞。

從中五開始,我便在她辦公室樓上的小童群益會教功課輔導班。一星期三晚,月入約兩千元。

那天,她等我下班,路上問了我很多問題,總的來說,她問我:「你係咪去做雞?!」

我並沒有一身名牌,我甚至沒有名牌。為什麼她突然對我有如此嚴重的懷疑呢?

只因為,那天早上來了通惡作劇電話,有個自稱我男朋友的人,叫我晚上去「上班」。

那天晚上,我給審問了很久,連銀行存摺也要翻出來展示。後來我好像說你生我不信我,那你即管到學校去問問那些教我的老師們。

我激動了好幾天。過了幾天,母親那邊好像已經冷了下來。然而,過了這麼多年,想起這件事,我仍是熱淚盈眶。

亦舒小說那些檢查女兒私人信件說冷言冷言的母親,對不起,未見真章。

星期五, 12月 07, 2007

徐若瑄.The Accused.盲山

我也有好奇的時候,一夜忽然想知道徐若瑄拍的三級電影是什麼個模樣,便百度了一下。

-.-.-.-.-.
片子的片斷找到了,只見皮膚吹彈得破酥胸半露的徐若瑄獨個兒到酒吧喝悶酒。一個地盤佬模樣的大漢的目光立即被徐若瑄那隱現在濕了的白色小背心下的兩夥嬌嫩滴滴的蓓蕾所攫奪。

大漢買酒給徐,徐幾杯下肚,竟走入舞池,扭動蛇腰水靈一樣跳起曼妙的舞步。徐若瑄身體柔軟若無物,小背心經不起搖晃,一邊肩帶滑下了雪白的香肩。四周的旁人,自然看得目瞪口呆,心律不正。

大漢覺得很熱,他熬不住,便走入舞池伴隨徐若瑄一起扭動肢體。大漢慾望升溫,要漲滿了,他便打斷徐若瑄的步,大力地捏著她的粉膊,把徐若瑄壓倒在點唱機上,手,在她裙下摸索,撕裂衣物的聲音雖不響亮,但我們都聽見了。

四周看得目瞪口呆的旁人,心跳得更快,他們金晴火眼地緊盯著點唱機上在進行的事情。

撕裂衣物的聲音令徐若瑄酒醒了,她知道大漢要強姦她了。她反抗她叫喊。當然大漢更加興奮,但是那些四周的旁人-特別是男人們-卻亦非常興奮。「上上上」或「幹幹幹」或「XXX」此起彼落。大漢拉下徐若瑄的小背心,讓她纖亳畢現,四周的旁人情緒到達了高潮。

-.-.-.-.-.
這戲的藍本跟茱迪科士打的《The Accused》同出一徹。

《The Accused》中茱迪科士打在點唱機上在一片施暴者跟旁觀者的興奮吶喊中被輪姦了。他們一個接一個上,茱迪科士打驚慌而無助中只懂不停嘶叫:「NO!」

後來茱迪科士打在律師幫助下,不僅要控告施暴者,還要控告旁觀者。是興奮吶喊的旁觀者們,facilitate了施暴者的輪姦暴行。興奮吶喊的旁觀者是施暴者的同謀。

-.-.-.-.-.
《盲山》的 dvd,我沒勇氣看下去。

簡介說《盲山》描述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給拐賣往深山窮鄉僻壤去做一個農家的媳婦。農家付了七千塊,兒子便在其父母的幫忙下,強姦了大學生。大學生多次逃走,甚至出賣肉體去尋求離開的機會。但農家各人、村中其他農民、以至鄉政府等都阻撓她不讓她走;不相干的郵差汽車司機也不願意幫助她。

所有人都盲了,他們看不見販賣婦女是不對的;他們看不見強姦是不對的;他們看不見禁錮是不對的。

所有人都盲了,他們看不見尊嚴、自由,愛。

-.-.-.-.-.
有些人,你不喜歡。

有些人,你和很多人都不喜歡。

有很多人不喜歡的人,便是犯眾憎的人。

犯眾憎的人不一定自知犯眾憎──如果我們都把不喜歡的感覺收藏起來,不表明。

為什麼犯眾憎的人不自知犯眾憎是個問題呢?

因為,當我們大部份人都把不喜歡的感覺收藏起來,不表明,而只有零零星星的人對犯眾憎的人說:「我唔鍾意你!」犯眾憎的人便會四處宣揚:「呵這些不喜歡我的人是例外,是小數。他們不喜歡我不外乎是妒忌我;他們大大聲聲說:『我唔鍾意你!』是因為他們風度欠佳。」

當我們大部份人都把不喜歡的感覺收藏起來,不表明,不單給犯眾憎的人自欺的機會,更給了犯眾憎的人一個機會去欺騙其他人。而更重要的是,我們的默然,給了犯眾憎的人一個寶貴的機會、絕妙的借口,去傷害那些代我們說了我們不敢說的話的同伴。

為什麼要 fail 葉太?因為:「我唔鍾意你!」跟要fail 葉太所以去投票一樣,刻意獨獨把一個人從一個名單移除,亦只因為:「我唔鍾意你!」

喜歡不喜歡一個人是很個人的事,大部份時候沒有必要公諸於世。但是,對一個有傾向盲目地自欺欺人的犯眾憎,我們有必要告訴她。不然,你的默然,會使你成為同謀者。

覺唔覺漏左d野呀?妖!貼漏左一段呀,唔怪得我讀落怪怪d啦!死啦,究竟我有無back up呢?十萬個妖!

星期三, 12月 05, 2007

這篇文雖然遲

ok,我有何感想呢?

從前我看 Elle,後來實在忍受不了此雜誌某種行徑,便轉看第二本。

那種行徑,怎麼說呢,例如那時侯SKII的廣告女郎是琦琦,她的廣東話操不咸不淡,顯而易見。Elle造文章時,除了讚美琦琦的容貌與身材,還要說她不純正的廣東話好可愛,那句「好似枝蛋咁」的語錄更是街知巷聞,人人爭相彷效。

時尚女性雜誌沒可能公然得罪名模,那麼,便是刻意的討好了。

我便覺得:不寫她的廣東話,不就可以了嗎?何必扭曲事實呢(事實是,人們彷效是因為人們在取笑)?

你不喜歡選舉結果,又不願意直說,那,不寫,不就可以了嗎?

誰.叫.你.沒.有.說.真.話.的.勇.氣.呢?

這「不寫,不就可以了嗎?」是我心中的外星人事件之一,另一項外星人事件,容許我,緩慢地寫。

星期日, 12月 02, 2007

星期日, 11月 25, 2007

麻醉科醫生

人們常說「麻醉師呀麻醉師」,對呀,麻醉科醫師呀。

三色台【妙手仁心】看得多,怕且我一張嘴巴會因為時常藐來藐去而歪掉。我最看不過眼那個麻醉科醫生在手術室內遊手好閒,只會說:「哎,保羅,讓我出條問題考考你~」

手術室裡的麻醉科醫生,可責任非常重大呢。比方在一場需要全身麻醉的手術中,麻醉科醫生除了要讓病人麻醉入睡外,還要監察維生指數及負責血液的管理--例如輸血及人工心肺。當然,麻醉科醫生還得處理病人的甦醒及術後的痛症管理。不說我還不知,呃,原來麻醉科醫生還看管深切治療病房呢。

星期六, 11月 24, 2007

家居意外之深閨

週五夜晚獨自在家,鎖好防盜鐵碼,洗完澡後包一條大毛巾,我便開始好久沒有從事的美容大業。

我又洗面又磨砂又敷這又敷那的,不停進出浴室,不亦樂乎。等面膜變乾的時間,我可沒有閒著,我放了一齣關於跳拉丁舞的電影。

然後,面膜乾了,我點著熱水爐,便進浴室就著鏡子處理,順手鎖上了浴室的門。拍過爽膚水後,我想離開,卻再也不能打開那浴室的門。

木們,突然變了鐵門。

xxxxxx
其時,晚上九時四十五分。

xxxxxx
哇,係咪傳說中的反鎖呀,我係咁扭係咁扭度門都係紋風不動呀!

我躬身窺看門鎖,哇個門栓好似死左喎,任我點扭個鎖都唔郁丫!

我踢門拿眉拑撬門把乳液包裝紙摺成卡片去「攝」門,唔惦丫!

我推開窗,把頭伸出去環顧樓上樓下,其他單位都黑漆漆的,星期五喎,梗冇人啦!

我抬頭看見在燒個高興的煤氣熱水爐,心想搞不好它可真會在這時候爆炸,便開始驚,轉頭向窗外叫了聲「救命」,聲音卻立即被無人的空間吞噬。

我再叫一聲,這次響亮了一點,對面豪宅內的男性人形物體彷彿聽見了,但卻沒有行動。

我想起前廉政公署調查員太陽先生提過他那游繩彈下彈下落樓的事蹟,心想如我要游繩逃走,死硬!

xxxxxx
只不過是三十分鐘前,我才跟眾人在電話上聊天。ak 師兄還說我是小紅帽。我對著鏡,想我可愛的臉,會否從此消失?我又想我手上那數十萬的股票,我的天呀,我要等十二月反彈的啊!還有那嬴了的官司,我還未收錢呀!這間鬼屋,他媽的!壞完一樣又一樣,我要怎樣向業主拿賠償呢!還有那個男人,正衰人!這麼晚還不回來!要是我最終也是自己救自己,我便要跟他分手,那些電視劇的情節啊!

xxxxxx
我再努力扭那報廢了的門鎖,越發驚慌,便哭泣起來。

xxxxxx
然後,在我被困了將近廿分鐘後,我聽見男人在開大門,嗯,大門落了防盜鐵碼喎。

xxxxxx
十時四十五分,開鎖工人連開兩門後下評語:「十年不逢一閏。」

xxxxxx
工程師(心)說:「抵你死!」

三點說:「呢個故事教訓你咩呀?」「一個人在家進浴室不必鎖門。」

男人對穿著髒衣服的我說:「好在浴室d污糟衫無拎走咋,我幾驚你無著衫呀個開鎖佬開門果刻。」

星期五, 11月 23, 2007

七十今日會出事

11:00 三點發短訊要七十回覆,良久沒有回音
12:00-14:48 三點及工程師多次致電七十,不果
14:49 工程師說:好驚呀,七十又冇覆過我地,電話又唔通,
佢會唔會有事架??
15:00-17:30 危險當前,不計前嫌,三點託七十同事m網友找七十,m網友透過內聯網定位系統發現七十唔係位
17:57 三點仍未能聯絡上七十,向中童黨表示擔心
18:xx 三點在網絡上向易先生表示七十失了蹤,請他幫忙尋人
19:yy 易先生致電七十,不果,留了言

-.-.-.-.-.
咩事呢
然後晚上時四十五分七十真的出事了
一宗「十年不逢一閏」的家居事故發生了

星期四, 11月 22, 2007

近況‏

那時候到日本去,由於實在一竅不通,所以整個學年,是純粹為學習語文而過。能夠純粹為單一目標而過日子,是一件浪漫而奢侈的事,輕狂放肆起來,彷彿還可向生活的種種磨練吐舌頭、扮鬼臉。

當下這一份工作,竟給我相同的感覺。

或許是因為對比起已工作了十年八年的同事,我實在是初生之犢;或許是因為對比起視這為終身職業的同仁,我這合約員工樂得風流,但我知道,箇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厠身於資訊科技部門中,每遇上困難的地方,我可以面不紅耳不熱地對這些 IT 專才說:「 sorry,我不是 IT的,我不懂,不如你幫我把它搞定吧。」非常理直氣壯地理直氣壯。開會的時候又可以光明正大的遊魂,目光對上了老闆的眼睛,就對他攤攤手、O O 嘴。

唯一不寫意的地方,就是男子們身上大多有股味道。那不是汗味,也未至於是臭,只能說是異味──可能是晚上洗了澡,早上卻沒有再沖一次身的緣故。事實不限IT 專才,這股異味很多男人身上也有。

身上有這味道的男子湊近,我不知道有沒有很明顯地縐上了眉。幸好我家那位自少已養成早晚淋浴的習慣,要不然,我們沒有可能在一起。說起來,對味道的敏感,可能源於我獸性的因子呢。

星期二, 11月 20, 2007

證供

師姐說 blog 之恐怖,在於人們會在虛擬的世界裡創造另一個自己。這或

報償現實,或完滿人生,欺人恐怖,需要如此頻頻自欺的人,更恐怖。


我不知道大家怎樣看我。但我一向念茲在茲的,是:文,要以載道。

我所載的道,便是我認為美好的事物。

在文明社會,抱不平、遇委屈,我一不必把一切屈曲放在心中,只能躲在家中就著豆大的一盞燈寫寫寫;我二不會飽人老拳,以暴易暴。

能夠用清晰的話,說公道的理,是美好的。

勝訴這結果,當然叫我雀躍;但能夠用清晰的話,說公道的理,更教我歡欣。

我看鏡中的自己,光明磊落,聰慧勇敢,實在很自傲。

(雖然眼有點腫~ okok,好腫。)

-.-.-.-.-.

就被告人卓越國際旅遊有限公司對本人提出之上述申索之書面回應(附件一),本人等現答辯如下:

1. 申索人A 的確於本年3月12日首先向被告人查詢本年4月4日(星期三)赴大阪並本年4月7日(星期六)回港之印度航空機票,因其時間好(早去晚返)及價格最相宜;

2. 受聘於被告人的 travel consultant莊XX先生在為申索人A查詢機位時便開始游說申索人A 一併購買當地酒店,因為機票酒店套票一來較單買機票「抵」,二來好省卻到步後才「頻頻撲撲」找酒店的麻煩,唯申索人A因為本身曾在日本留學,知道如何透過日本火車站林立的本地旅行社尋找價廉物美的酒店,所以婉拒莊XX先生的建議;

3. 莊XX先生隨即表示印度航空機位已滿,並向申索人A推荐全日空的班機(即收據上顯示的航班)。由於此全日空的航班晚去早返,申索人A遂猶豫起來。莊XX先生便向申索人A表示本年復活節機位緊張,催促申索人A趕快下決定,要不然,可能連此航班亦不能成功預定;

4. 申索人A表示航班晚去早返,擔心未能盡興。莊XX先生便提議先確認尚有機位的4月8日回港機票,再後補4月9日的回港機票(見附件二),這樣一來,便可以有機會停留多一天;另一方面,莊XX先生表示由於此全日空的班機抵日時間較晚(晚上七時半),故建議申索人A一併向被告人訂酒店,以免夜來才在大阪找酒店會很狼狽;

5. 申索人A 明白當時機位的確緊張,亦知道如果晚上七時半才飛抵大阪機場,在完成過關及提取行李後可能已經過了當地旅行社的營業時間,考慮後,申索人A便向莊XX先生表示願意向被告人購買機票酒店套票—倘若同時合乎以下條件:

6.
i. 二人同行;
ii. 必須有機位;
iii. 必須有酒店雙人房(一張大床);

7. 申索人A 特別向莊XX先生表示一定要既有機位亦有酒店才會向被告人購買此機票酒店套票,如果他日被告人未能夠確認任何一項,則被告人必須全數退回機票酒店套票之費用,莊XX先生表示明白;

8. 關於酒店房間,莊XX先生表示是次會向申索人A提供 semi-double 房間。申索人A雖然曾在日本留學,亦於 2005年4月其間與其妹妹購買了全日火車證環遊日本,但卻是從來沒有嘗試入住日本的雙人房(一張大床)--因之前留學時期一人旅遊所住的是單人房(single room)而跟妹妹一同旅遊時所入住的是 twin。

故此,當莊XX先生提及semi-double的時候,申索人A便要求莊XX先生澄清semi-double是否等於二人 share 一間 double room。莊XX先生表示是的,申索人A & B將會二人share 一間 double room,但莊XX先生亦希望申索人A 明白日本的酒店房間是比一般國際城市的同級房間細小,申索人A表示明白將入住雙人的double room 確實會比一般國際城市的 double room房間細小—但那仍然是一間double room;

9. 酒店選擇方面,申索人A表示既然在港離岸預訂,選擇有限,便只以接近市中心與否為優;另外,由於公務繁忙,所入住的酒店必須可以在房間內用自攜筆記簿型電腦以寬頻上網,莊XX先生表示明白;

10. 莊XX先生便立即為申索人A確認機位,但表示酒店方面則要稍後才能夠回覆,申索人A重申了6.的三項條件後便答應給予莊XX先生時間去安排;

11. 莊XX先生表示由於機票及房間緊張,所以希望申索人A能夠先付全費。申索人A 表示是次旅行費用擬由另一位申索人即B支付,故反建議先付部份訂金;

12. 申索人A 當天支付了 HKD 2,000 訂金,莊XX先生便代表被告人向申索人發出了第一張收據(附件二);

13. 翌日即3月13日申索人多次致電莊XX先生追問酒店訂房結果,因為申索人希望在確實酒店房間後亦循互聯網預訂溫泉酒店。莊XX先生滿有信心向申索人表示必定能夠執行6.的三項條件,並叫申索人放心預訂溫泉酒店及囑咐申索人趕快把餘數繳付,要不然機位將不能夠確認。因此,申索人B便於3月13日當晚把餘數全數繳付;

14. 申索人A 亦於3月13日當晚透過互聯網預訂了溫泉酒店(附件十五)。但請注意,於入住4天或以前取消,申索人不用付分文,故此,申索人從未因為訂了溫泉酒店,而構成非向被告人購買機票酒店不可的壓力;

15. 在3月14日至18日期間,申索人分別每日多次致電莊XX先生追問酒店訂房結果,不果;

16. 申索人A 其實在向被告人查詢前已經透過學聯旅遊代理預訂了本年4月4日(星期三)赴大阪並本年4月7日(星期六)回港之印度航空機票。在3月12日向被告人購買了機票酒店套票後,申索人A沒有立即取消透過學聯旅遊所做的預訂,以防被告人當真不能夠履行6.的三項條件;

17. 3月19日學聯旅遊通知申索人A可以向其提供16.提及的印度航空機票,並請申索人A最遲於當天6時前向其確實。申索人A遂致電莊XX先生表示申索人已經等待了整整一個星期,實在不能再等了,故提出若其不能夠於當天6時前落實酒店房間,則整個交易拉倒,被告人並得全數退回費用。莊XX先生便於當天下午近下班時間表示已經另外訂購了一間同級酒店供申索人入住,所以申索人必須履行交易;

18. 申索人只得應允,並要求莊XX先生電郵予酒店資料;

19. 附件三(亦載於被告人呈交的文件內)為莊XX先生予申索人A的郵件,其作用是通知申索人酒店資料(包括酒店地址),絕非如被告人於附件一所說的「職員把該酒店網址連同機票一起 email 給申索人,讓申索人自己上網,看看該酒店合不合適」;

20. 申索人A的確有自己上網,查看過該酒店的資料。由於酒店網站載有的房間種類只有:a)single room;b)twin room;c)double room;d) japanese-style room;e) semi-suite room;f) suite room,而沒有一個名為semi-double的房間種類,亦根據申索人A及莊XX先生於8.所提及的對話,申索人因而理解將入住的房間等同酒店網站所介紹的c)double room(附件八);

21. 因此,當申索人於本年4月3日按最後收據(附件四)入住了(附件五)的房間後,申索人便立即發現貨不對版了—因為,入住的732號房間(附件六),明顯就正正是莊XX先生提供的酒店網站的single room(附件七),而非double room(附件八);

22. 申索人A於年4月3日當晚在酒店搜集了証據(附件九)及詢問了前檯的職員後便於4月4日越洋致電質詢莊XX先生何以貨不對版,唯莊XX先生只是一味追問前檯的職員的名字。申索人A表示記不清楚,但那名職員姓甚名誰並不重要,因為種種事實,包括房間陳設、網站相片都證明貨不對版;

23. 莊XX先生其後兩次來電,皆是為了詢問前檯職員的名字;由於國際漫遊費用高昂,其時申索人亦在坐火車前往城崎溫泉途中,而日本並不歡迎乘客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使用手機,所以申索人A向莊XX先生表示請其能夠提供解決方案時才再次來電;

24. 本年4月5日晚,申索人從城崎溫泉回到大阪,並於當晚11時45分許再次於前檯就732號房間所屬的種類再次詢問酒店職員。這一次,是一位名叫石井(ISHII)的女職員向申索人A確認那是一間 single room (Single with bath C 見附件九),由於房間比其他 single 稍為大一點,所以酒店有時會按旅行社要求,讓多於一位客人入住此single room;

25. 附件一內被告人指出申索人於附件六所提供的照片顯示床上放有兩個枕頭便足可證明申索人入住的732號房間乃一雙人房。枕頭數量,可輕易加減,但房間內另一些設備,卻不盡然,例如附件十內顯示那附於梳妝台抽屜的茶杯套裝,便是單人份的;由此fixed於抽屜的單人茶杯套裝,便足見732號房間乃一單人房;

26. 被告人附上由酒店發出的房間種類證明(附件十一至十三),都是在本年4月30日--申索人A以傳真及電郵通知被告人申索人已經入稟追討賠償(見附件十四)--才發出的。作為一註冊的商業旅行社,為何本年4月的銷售項目,要待5月底甚至是6月才有相關交易文件呢?非常有理由相信,附件十一至十三都是有人在獲悉申索人已經入稟追討賠償後,才臨急尋求的對策;

27. 附件十一至十三是否與申索人A於本年4月20日所收取的郵件內容(附件十四)相矛盾呢?如是,則附件十一至十三是否可信的證據呢?

其實,申索人只是投訴貨不對版—即訂了 double room 卻給 single room,

被告人之前的種種不誠實,包括:施計誘使申索人訂了晚去早返的全日空機票連酒店、未能落實酒店卻迫申索人繳納餘款,及知道申索人因酒店未能落實要求取消房間便胡亂提供另一間酒店了事,申索人都不追究。當然,不追究還不追究,被告人事前種種不誠實的行為,為此判斷貨不對版的投訴提供了很好的參考價值。

被告人以事情申索人已經知悉酒店房間為理由,為自己貨不對版的行為開脫,實屬不智。正正因為申索人事前已經知道酒店將提供的雙人房是什麼模樣,申索人才可以如此肯定貨不對版。

此外,值得留意的是被告人所提供的由酒店發出的單據,都是在申索人入稟後才 issue的。


申索人
A & B
二○○七年六月十一日

星期一, 11月 19, 2007

出賣

媲美被人出賣的,就是:
頂你個肺,集資XX派息YY!

男人落井下石:「都話新股要即放架啦!」

點知姐,頂!

無翼童話

天地一片混沌。濃霧中一個旋渦,星屑在塵圜中流轉。我看見妳向前張開十指,似在摸索些什麼。那些什麼,是妳並未捏在掌心的,還是滑了手的?

我聽見琴音,不,是箏。梁祝的前奏。弦絲彈指之間,有藍鳥展翅,剎那竊見了妳的芳華。

瞳孔放大,光漸遠,是我被永恆的飛墜牽連了嗎?我在下沉。

鳥飛絕,夜山空,我想睡。

然,我豈非已經進睡了嗎?怎麼那雪白雪白的立方體中有冰藍的光芒透出?

睫毛如蝶,驀然驚醒。

啊,雪櫃裡的雞,怎麼都沒了翼呀!

- .. - - .. -
是夜,饑餓的小珠拿刀想殺死睡懶覺的七十。

勝訴

星期日, 11月 18, 2007

當我公開片一個女人時

既然我懂得欣賞兩面老闆對女人的風度,我多多少少亦應知道如何守護同是女子們的纖細感情。

尚未知道易亦是男兒漢時,我只當他是個情感異常敏感的女子,所以當天我、易亦及船山先生在戲言要聚首時,我用詞非常小心,可能太小心了一點,令易亦也察覺了。

一般來說,我對女子,常留有餘地。我念了七年女校,我可以告訴男人們,女人間的親親密密,生於每月那共同的痛,及那對「我生」的明憂與私喜。

如我公開責難一個女人,我只為她的言行,非為她也是個女人,同性相爭的緣故。即便如是,我也儘量刻制,我不想,同女人互相廝殺,太難看了!

那麼,我為什麼放盡了手寫這一篇

當然我氣中環老闆給人利用了,但要我仗義的,是吾友三點。吾友三點,貌惡,不過惡得來神經,沒有我冷眼沉著。

昨夜,三點把事情其後的發展告訴我,令人髮指,我氣得拍案而起,豈不給我說中了嗎

我氣過以後,今早醒來,感到悲哀,我為女人而悲哀。

星期六, 11月 17, 2007

丫三點

我病了
感冒+眼敏感+胃氣漲(十個妖)
現在在媽媽處休養
我關了手機
所以不用找我了

(唉本來諗住去海怡睇傢俱架嘛聽日)

結案陳詞

「我明白要求賠償所有費用看似漫天開價。但正如 Jarvis v Swans Tour Ltd 一案,旅遊產品涉及 enjoyment,我的損失,亦應包括我所失去了的 enjoyment。」

「The start of the logic was not the moment I opened the door of the room, not the moment I appeared at the Front Desk, not the moment I departed. The logic started when the defendant offered me a double room plus ticket and I took it. 」

「發現房間貨不對版,我難道便要在夜晚十一時另買一張機票回港,或入住 Four Seasons,然後回港追討連同上述在內的一切損失?法律不是要求我方有減輕損失的責任嗎?」

「既有減輕損失的責任,消費者遇上我等情況,豈不只有『硬食』?這樣,在隔山買牛地購買旅遊產品時,消費者有何保障?」

「我入住的房間,在酒店對外的宣傳資料上及給我回覆的電郵中,均稱為『X型單人房』;但在與旅行社來往的文件上,卻是一間『半雙人房』,及後又說『半雙人房』=『X型單人房』。為什麼?」

-.-.-.-.-.
昨午進行了聆訊,我可能因字眼等技術問題而敗北。

又或者,法庭會因合約錯誤而判合約無效?

-.-.-.-.-.
無論如何,我不會罷休,我要對方向我陪個不是(認錯?咁敏感呢我都係免用呢個字喇)。

-.-.-.-.-.
經過此事,我會變得深閨,一切由男人出面,我不要面對齷齪的事,見齷齪的人。

星期三, 11月 14, 2007

下廚

人們常說我天生一身藝術家脾氣。

這藝術家脾氣固然是一種脾氣,偶有叫人可恨得咬牙的地方;然而,生來一點藝術家脾氣的人,還有一種專注的能耐。

原來我是可以好專注的。在寫作時、繪畫時、做報告時,以及,做飯前預備食材切切拌拌時。

烹飪是一項藝術,已不需要再有什麼人來拾牙慧--即便要拾,也不必能說出怎麼樣的一番智慧。但烹飪這藝術,除了講求創意和對味道的直覺,還需要一種專注的能耐。這專注的能耐便是體現在預備食材切切拌拌的時侯。

同是一顆洋蔥,煮咖哩時斷不能切絲,混進免治牛肉做漢堡時則必需切成粒。

把一個洋蔥切成只有半厘米的粒粒,我認為是消費生命的奢侈。但我實在很享受在繁忙的一天工作後的晚上,我尚能專注地在小廚房裡垂下頭來切洋蔥粒。

烹飪不適合粗糙的人。家父從前雕刻象牙,對微細的工夫當然自有一番能耐。家母則不然。是以,爸爸弄的咖哩中的洋蔥片片是正方形的;而媽媽調弄的咖哩,那洋蔥卻是跟她弄的洋蔥豬扒上的洋蔥一樣,都是一縷縷的絲。「洋蔥不只一個切法的。」是餐桌上的我,常抱怨的說詞之一。

這切絲切粒的問題,不單單為了餸菜賣相的美觀,還與味道息息相關。但我下廚經驗尚淺,只知道煮這個菜式要這樣切煮那個菜式要那樣切--我只知結果而不知底蘊。要參透這其中的所以然,看來我還得多煮多錯多參詳才成。

明白了不能一樣地切,亦知道了什麼菜應怎樣切,還得有耐性把材料都切成差不多一樣的大小。

那時【大長金】裡的韓尚宮教小宮女們食材要切得一樣大小,要不然拌調味料時便一些沾得重一些沾得輕,煮出來的食物,味道自然不平均。

所以,下廚的溫柔,由切切拌拌開始。

-.-.-.-.-.


是夜菜餚:蒜心雞卷


星期日, 11月 11, 2007

黑白講

那日子漸近,葉劉更要頻頻四出洗底。

有時,我真不知到社會各界是真蠢還是扮蠢。正如我不知無線電視在介紹葉劉棄「前保安局局長」用「匯X智Y」主席,而陳太則是「前政務司(司)長」(用首位華人及女布政司丫笨!)是真審查還是假審查。

倘若促銷廿三條及新機場開幕大混亂,皆是錯,那麼,兩人的錯,是不同層次的錯;兩人所道的歉,亦是不同層次的歉。

新機場是要開幕的,生了亂子是執行錯了。我們要譴責的是領袖能力不逮,若我們覺得領袖愚不可及,為著未來,當然可叫領袖走路(不過果時未問責制喎講開又講)。

廿三條呢?廿三條是不要立的。霸王硬上不是有沒有能力硬起來的問題,是強姦根本就是不對的問題。不是你呀媽話你要傳宗接代給你拐了個童妻脫了她的胯子讓你入,你入了。其後你知道那等同強姦是不對的(ok我就信葉太真正知道她不對),你道歉但你仍忍不住拖呀媽落水說那只是因為你盡忠職守。

由衷的道歉一定生於深刻的反思。促銷廿三條如果是錯,那錯,不在執行的方式,而是廿三條草案本身的內容。所以,如果葉太真的有深刻的反思,「盡忠職守」一定不是她想說的東西。(唉有人一定以為自己好醒,用「盡忠職守」--似唔似d人見工話自己既缺點係「心急」呀)

「盡忠職守」不單反映葉太足以惑人心的狡,更令我看見她欠缺了一份面對自己的勇氣。

作為一個知識份子,為何不堂堂正正承認促銷廿三條是自己當天的所思所行呢?為何要諉過於「盡忠職守」的「職」呢?承認自己用腦豈不好過承認自己是用臀來思考嗎?

前陣子大家談黑白講的時侯,當然有人提出諸如「是黑是白,睇你點睇啦」的類相對主義。ok,但你至少得承認那是有顏色的--那事件,是存在的,看得見的。

「郭亞女事件」屬於可用於討論「是黑是白,睇你點睇啦」(不可討論的,則是那些黑白分明的)。當年是黑是白,陳方安生當然有定案,要不然,她不會下令破門;現在陳方安生似乎亦堅持當年自己的判斷是對的。當年是個可以閂埋門打到呀仔飛起的年代,社會對破門骨肉分離的看法跟現在的當然大有不同。當年具爭議的一些地方(我說「一些」),時至今天,看法而有所改變。試試這「郭亞女事件」發生在今日的天水圍,即便林鄭唔破門,可能生菓都破門啦。現在把「郭亞女事件」巢出來作打擊陳太之用,真係,低能。

最後,我為那些常把「是黑是白,睇你點睇啦」掛在嘴邊的社會人仕禱告,希望他們至少不是活在一片無際的黑暗中,那麼,他們至少可以知道白,是怎樣的一個顏色。

星期四, 11月 08, 2007

樹上的藍爵

樹上歌德說:
「我係冇咩立場---不過,冇立場得黎,唔等於我會贊成個d似是而非既『立場』。」

能夠獨立思考的人,坦白承認有時有些事,不大想或想過了卻沒結論便決定暫是不想。

呃,這和那些承認自己事事都不想的人,可不同得很--獨立思考的人能夠用個超自我的觀點去看事物,所以他不會犬孺地純粹因為自己沒有既定立場,便不懂或不敢去思考、分析、批判其他人的立場。

議事堂中有個情況跟這很相像,便是被批評的人反噬批評者只知批評:「咁叻,你又有咩高明建議呢?」

嗯,說起這個,又令我想起錢先生的文章了。

星期日, 11月 04, 2007

圈圈兒,兜圈兒

難得才高六斗的先生讚我妙。

兜圈兒,是一項我懂得欣賞並立見其高低的藝術。

五龍奇劍士



好核突囉隻怪獸,好明顯係抄jung jung 的造型。哇怪獸唔係恐龍咁既樣架咩?

Becoming Jane/ Miss Potter

星期一忙裡偷閒去了看 【Becoming Jane】,然後失望地發現自己浪擲了生命中寶貴的兩個小時。

【Becoming Jane】 此戲膚淺陳套傭俗又洒狗血。如果你跟我一樣看過黑白片時代的【傲慢與偏見】,你不會覺得我如斯評語,是一種嘩眾的傲慢及刻意的偏見。

然後,昨天傍晚,在銅鑼灣的人山人海之間,友人給我買了【Miss Potter】--此一我幾許與其擦肩而過的戲碼。

(容許我,緩慢地寫)

星期六, 11月 03, 2007

關於收禮物

昨夜何許良辰,我得與大隻哥哥、大哥哥、ak 師兄及卑鄙的人一同晚膳復進酒。

我送了大隻哥哥一隻翩翩蝴蝶,ak 師兄一個惹火女郎以及卑鄙的人一個按摩器(well~),大家都很高興。(可別以為我把大哥哥遺忘了啊,他呢,早收了無糖童話一本了。)

及至子夜,只剩下我跟大哥哥陪同共酌時,ak 師兄便閒閒地勸我寫文章嘛,別那麼腰心腰肺,意思是人人要面,樹樹要皮呢。師兄又叫我做人別那麼上心,以免爆血管云云。大哥哥自然乘機加把嘴,說我好辯論不聽人言--我明我明,報仇丫嘛。

我便告訴兩位,嗯,其實惡女人也說過我有鋪「指住天話:世界不是這樣的;指住人話:你,係錯既!」的癮頭。我明暸並承認。

但眼白白見人家在錯誤的理念/理解/信念/解釋的池中自得地暢泳,我真的覺得世界不是這樣的--雖然,可能我只是妒忌那快樂的不是自己,是以口出惡言。

如果我一定要說,讓我,說善之言。

從惡言,到善言,需要時間。容許我,慢慢學。

而重點是,世界,不是這樣的。

在我心中美絕本地博界的兵姐說:
「對於禮物雪梨喜歡收也喜歡送,禮物在人的一生中絕對是美好的......

「還是喜歡收到各種禮物 ...... 總之有心思的和合理的(送出的藉口)禮物雪梨都喜歡收和送。

「很多女人不懂自己買得起,但想要男人為她付帳和自己負擔不起,依賴男人為她付帳之間意義上的大不同......」

於我,朋友的進諫是禮物的一種。

那枚鐵芬妮六爪指環,我並不是買不起,但在那個時刻,我就是希望從男人手上悅納;同理,朋友諫的道理我不是不明白,但有時,我就是想做個眾人間的刁蠻小姐,讓疼我的人對我的寵愛,在哭笑不得又欲罷不能中,更顯欲蓋彌彰。

是以,我發現在我覺得不中聽的情境中,有時,不中的不是意見,而是人。

我沒有把已收取了好一段時間的禮物退回的習慣--好老套的橋段。要表示「貨銀兩訖」,我會借助第三者的力量,以明我志向。

星期一, 10月 29, 2007

游地球

昨夜行經尖東海旁,不知看見了什麼,友人忽然說:「丫第時個仔個名叫游地球都好喎。(友人不是真的姓游,不過其姓氏聲調與游字相同)」

我「噗通」一聲笑了出來。

名叫地球,又真的很得意喎:
大人:「夜啦好訓啦你游地球。」
地球:「咁你想南半球訓定北半球訓先?」

剛才獨自在飯堂吃飯,挾起一箸麵,想起游地球,便又裂咀而笑,嚇了對過的女同事一嚇。

我就是這樣,常常在心中無盡地複製有趣的事。正如達利畫筆下那些繁衍不息的影像一樣,旁人看不透或許會評為瘋瘋癲癲,但其實卻實實在在是一庭祕密的盛夏花園。

(丫,個地球唔一定姓游架喎嘿嘿)


星期日, 10月 28, 2007

帝女花

提起帝女花(無知的我一直也以為那場表演是東華,哦原來是振災),勾起了我的興緻。

我喜歡唐滌生寫的故事,婉約淒切。粵劇頭面又繽紛,做手又有氣派,端是一門好看的藝術。和媽媽同看,還可寥增感情。

-.-.-.-.-.
白雪仙姿態矜貴,真真公主一樣。


翩翩公子,叫人依戀。

星期六, 10月 27, 2007

關於傷心

風往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 李清照 ~



(丫,船山先生:我這鸚鵡,不單學舌,還扮戲呢。)

老鼠

昨晚,沖完勁熱的蓮蓬頭的我歪在床上喘息之際,他把頭伸過來神經盼盼(又可能是別字)地問我:「喂,有冇見過老鼠呀~」

好驚。

不過,衣家仲驚。因為,我翻遍全屋,都見唔到喎。

《圓舞》

亦舒小說《圓舞》說的是個不落俗套的五月與十二月的故事。

周承鈺及傅于琛之間的五月與十二月故事,始於周承鈺的一月。

我一向認為,周承鈺及傅于琛不能共諧連理,是因為這對男女之間的感情太多重。愛情,有很多種。一男一女之間,倘若存愛,這愛,亦可有很多重意義。

於我,若這愛等同世俗凡人所指的男女之愛時,必牽涉彼此對對方身體的渴慕。所以,儘管我跟很多男子神交,我非常明白誰誰誰,可以;誰誰誰,沒可能。而這可能不可能,是大致上取決於外表及言行舉止的。

我喜歡傅于琛。傅于琛老練而沉著,對周承鈺及其他女性時刻保持風度,又大方又包容。

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渣估。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他要喊我作婆婆。不過我 OK,因為我樣子青春可人,故不會崩口人忌崩口碗。

渣估常常包容我的放肆及挑釁。這很像傅于琛。不是看不出我的來勢洶洶,但老練且閱歷豐富的渣估並不會害怕,他可能對著熒幕挑起了眉毛,頃刻,卻笑了,原宥了。

渣估對女性有非常好的風度,這實在值得所有男人學習--我友人不用學,因為他已經在我身上開始了他學海無涯的實習了。

渣估亦有自信--只有有自信的人,才能夠做到心上自有權衡,不讓一己喜惡抹殺是非黑白。(友人更有自信,讓我四出採蜜。)

大哥哥說渣估佬味重;我說呢,重的是他的男人味道。

如此般明刀明槍寫渣估,也是一種倚熟賣熟的放肆及利用我微妙魅力的挑釁。

但,我知道,我可以。

星期五, 10月 26, 2007

懂寫劇本的人寫劇本,不懂寫劇本的人做導演

生日


謝謝各位的祝賀,我今年生日很快樂。

快樂的原因之一,是從子夜開始,友人便咪著眼睛時不時香我的腮。

我的生日,能叫我以外的人,也快樂,這感覺,非常好。

-.-.-.-.-.
我是十月廿三日生日的。

有人說是天秤,有人說是天蠍。

我聳聳肩,沒有所謂。

我,就是我。

-.-.-.-.-.
我對星座興趣不大,我連那十二個星座分別是什麼都不太記得。有時新相識的男子會問我,丫你星座是什麼呀?我會覺得男子婆媽,並且,詞窮。

那麼多世界大事不談,談星座?

星期五, 10月 19, 2007

傭倦

這幾天很有點浮燥。而我浮燥時不會亂發脾氣(有目的地發脾氣是可以的,但亂發脾氣則幼稚且愚蠢),卻會亂了手腳,有點拿手不成的樣子。

今天本打算回公司加班去,但一整天咦咦俄俄直到下午三時,終於向自己承認這樣的不起勁,完全是因為啦啦啦

想想女子之間的親親密密,這啦啦啦真居功不少。中學時我們常抿嘴笑談有關的種種軼事。我還記得中六那年一天下午我們要到米埔去田野考察,我跟大臉在又一居往火車站的途上說呀說,都不知多開心。大臉,你現在在哪兒呢?

前天午後突然打電話給蔡同學向她請教,蔡同學聲音低沉而遲緩。我還道是多年不見,生分了。至昨天中午,蔡同學來電,語音卻是一貫的振奮激昂。咩事呢前日那通電話對談?

噢,勿誤會,她可不是啦啦啦,原來她近來要輪更上夜班;我前天黃昏找她時,不巧她正在睡覺呢。

搞鬼錯,呀大玉,怎麼你都不提提我呀。

星期一, 10月 15, 2007

友愛

三點
我對你不住
我不想你繼續被煩擾啊。




太平地。

承教了~(高音)。

星期日, 10月 14, 2007

伴侶

友人與我,雖未知否能夠成神仙眷侶,但一定是彼此的好伴侶。

閒賦在家,我們不多談情說愛,卻常聯訣找樂,或看影碟,或角色扮演,或縱橫網絡,有時嘻哈,有時哼哼唧唧。

昨夜我們同看以下短片,各捧自己的腹,同笑了三分鐘。

星期六, 10月 13, 2007

好說。

兩面老闆說:
有些人終日眉頭深鎖,不展笑容,除非他交上到極大的逆境,否則,可能他內心儲存太多對自己不利的「規則」、太少可以令自己開心的「程式」吧。

中童黨


家 瘋
事 聲
泊 笑
事 聲
天 讀
下 書
事 聲

事 聲
事 聲
關 入
心 耳

《森林大熊》

前文那有趣的圖畫出於繪本《森林大熊》。

故事講述森林裡的大熊冬眠後一覺醒來卻發現洞穴外的森林已不復存在,而是變成了一間工廠了。

大熊身在工廠,廠內的各式人等都否認熊是熊,卻說它只是一個不刮鬍子的懶惰員工。

前文的圖畫,便是交待大熊面見工廠董事長,試圖說明自己不屬於工廠,而是野生動物熊人一隻的情境。

讀《森林大熊》,我看見了一個關於自我價值的故事。

自我的價值,是建立於別人的看法,還是獨立於外在呢?

我們都應該是成熟的人,所以讀這原給兒童看的繪本,一定可以說出一個得體的看法。但知易行難。不過難也是後話,最重要的是「知」。

大家同看一幅圖畫,看到的事物可能一樣,但解讀卻可以不同。我覺得很好。這樣的一場眾聲喧嘩,熱鬧有趣而驚喜處處。

伸延閱讀:

回呀

cordyceps2006:
自投羅網 & 煮豆燃箕

中!

小Justin:
咦我第一眼覺得似陶才子,家下又覺似黃柏高

學先生:
嘿!

ak師兄:
處境比Interview更有趣

易亦:
撈撈

兩面老闆:
錶啦表啦嚇錶晒d客啦哈哈哈

墜落天使:
嘩你易地而處能力好強呀

Derek:
>門鎖好低
errrrrrrrrrrrrrr

王老五:


小劍:
好懷念以前跟你和大家一起分享的日子呢

米搞:
嘿嘿!


大師:
熊熊歡迎你!

黑人:
七十:「阿生,你筆下果張草稿係咪拿左去dum?」

julita:
歡迎光臨

兵姐:
兵姐說的故事好精彩!

微軟詩人:
哼!

長頸鶴:
(情深款款地)噢, 半年後你回來嗎?

Roy:
果個蛋形野好似係電視...

星期一, 10月 08, 2007

無色,戒

資本主義就是這樣不好:一味建基於我所沒有的東西去創造慾望。

不知是否一場屬於乾柴烈火式的野合,我近日竟不能自拔地沉醉於擁有的幻想中。

我喜歡那晶光四射的閃爍。彷彿是梵谷筆下的麥田,條條穗下有流火暗燃。那默默之態,灼灼其華,叫守望麥田者如溫水蛙,等他感到熾熱時,身心已融化,成了酪,未能逃。

我上鐵芬妮,又去了周氏珠寶。一樣是六爪,原著者便是原著者;一樣大的石頭,那光頭卻切切實實顯現給你看何謂精品。 

擁有後,我未必有那個膽量戴著它出現中童黨友的聚會。我怕被眾人取笑呢。

此時此刻此物沒啥深刻意思我同某人講月尾邊個有錢邊個買。) 

咖哩漢堡扒飯.牛肉餃子

一盒免治牛肉二人兩種滋味

午餐咖哩漢堡扒飯
晚餐牛肉餃子

餃子亦有煎及煮兩食煎時搶火好驚心!)

星期六, 10月 06, 2007

《這雙手雖然小》.《寂寞的心俱樂部》.《鐵絲網上的小花》

大家知道我去見心理專家,便很關注。

實情是我是個非常喜歡嘗試各式「服務」的人。我喜歡按摩喜歡做臉做頭髮 ; 花錢跟心理專家聊天,我認為性質沒兩樣-- 都是為了愛惜自己而進行的消費。

當然價格非常昂貴,因此寫了一張四千六百元的支票付清之前的兩個半小時的諮詢費用後,我打算為這個經驗劃上一個句號。

我跟惡女人說當睇場戲,機靈的她立即反問咩戲咁貴?就當租包廂看場歌劇罷。

而其實聊天的過程中,我確有得著。

心理專家問我為何離開上一間 ngo 的工作,我便跟她分享我對 compliance 的看法。我說我心中住了個柏拉圖,有幅理想國的藍圖。是以我對於很多事物,都能夠有自己的獨立的意見。當然關於審美範疇的事物,我明白沒有一定通論,所以便要學習謙虛與兼聽;但有些事情,例如:廉潔,我相信我心中的尺,夠清晰亦普遍適用。

心理專家叫我要把持,要堅守這心中有個理想國的信念,因為這是我的 core 。我同意之餘,亦補充我相信這亦是我得以在芸芸中得以 differentiate 自己的 core competitiveness。

《這雙手雖然小》
亦舒是個會進步的作家 。二八年華,她寫少女的花樣心事;當上事業女性,她寫現代女性生活,並傳播女人要有知識有品味夠獨立的理念;在家相夫教子,她卻不忘關心時事,亦舒筆下的女角,至此開始積極參與推動社會發展。

當然亦舒不是黃碧雲,亦舒沒有黃碧雲那些親歷其境的體驗,所以即使題材同樣是受壓迫的女性,亦舒寫來就是缺乏了一點深刻。文筆也有點關係,但亦舒不經營瑰麗的文筆,必然是她理智的選擇。

但我不認為這蜻蜓點水是一種膚淺,亦舒的作品有其市場定位,有她的一群忠實讀者。套怒火眼睛的話,亦舒筆下的積極參與推動社會發展女角,也可能微妙地為某些人推開了大大小小的窗--當然框在窗框子中的風景,是局限了的。

讀亦舒,很容易便變得嚮往書中女角們的生活,於是,就模仿起來。要認出這樣的一個嚮往者好容易,因為亦舒喜歡讓女角愛紅樓夢,有能力獨立地生活,受男生歡迎,有上司提攜,愛好某一兩隻牌子。亦舒的女角對白極客氣得體,而容貌方面,亦舒常常強調女主角面容精緻--即,小顏。

嚮往,與事實上是不是,是兩回事。當然嚮往可以推動努力實現夢想,但超出實現能力的嚮往最終卻只會落得發酸地在垃圾堆中自說自話的淒厲下場。

《這雙手雖然小》的女主角是個記者,小說寫她對女性受的種種不平痛心疾首,遂參與一個紀錄片製作,揭露環球各處的有關險惡。所以,女主角也是個寫人物的記者

記者借媒體的資源,走在社會前線,以採訪報導服務大眾。謀私的記者有的為老闆謀私,黑白講或不說所知事實的全部;謀私的記者亦有為自己謀私,利用媒體平台,拉關係甚至物色伴侶。

如果嚮往當《這雙手雖然小》的女主角,我想首先要眼觀鼻,鼻觀心,自問一下我是誰,反醒一下甚麼是獨立--讓人覺得自我良好的感覺是來自能跟訪問對象共處過,一定不會得到獨立這名號,不論是個性的獨立或是報導的獨立

亦舒的小說提倡真正的獨立,而不是什麼也不幹地發白日夢嚮往獨立以至扮獨立我喜歡看亦舒,也努力實現我所嚮往的獨立生活。真不知是我找上《這雙手雖然小》,還是《這雙手雖然小》找上了我。

《這雙手雖然小》的糊塗帳,暫告一段落

《寂寞的心俱樂部》
《寂寞的心俱樂部》是亦舒的另一本長篇小說。亦舒借任作家的女主角在九八九九年的不境氣底下被編輯勒令主持一個類似南宮夫人的信箱專欄,寫當時社會上彌漫的消極及不知何去何從的氛圍。

人不暢意,是否就會騰空了時間出來悲秋?

是秋叫人寂寞,還是寂寞的人早知秋?

三年前我因工作壓力大,精神常常繃得緊緊的。為了盡用時間,吃飯一定要到預先訂了枱子的餐廳,且侍應手腳慢點會擺臉色。

那年一個中午,大玉請我吃生日飯。侍應手忙腳亂,居然失手讓一隻玻璃杯在我的小腿上亨破了。碎片割開了黑色通花絲襪,在我的小腿上劃出一道血紅傷口。

侍應該罵,但我沒有破口大罵。我找醫生驗傷,並到連卡佛買了七百多完的絲襪。那個黃昏,在中環,兩張共千多元的單子,我要餐廳以現款賠償給我。

大玉及其他朋友知道後,只有駭笑,唯獨良師大眼蜜斯李,卻凝重關注地問我何以心存憤怒。

是呀,那時候心情鬱悶而躁動不安,日常都不知到要怎樣才過得真正愜意。於是,一丁點的事情便炸起來。

誰知道呢?也許我只是寂寞。因為當時我的官階與收入不成正比得狠。

《鐵絲網上的小花》

也不一定是幹某些掛一個社會前線徽號行業的人,才能傳揚和平、友愛等人道精神的。

繪本《鐵絲網上的小花》的作者/畫家,是個意大利人,童年時經歷過納粹。

故事說一個小女孩每天偷偷送食物給城郊集中營內的難民,最後不幸送命的故事。

繪本色調灰蒼,插圖不見天空。沒有小女孩死亡的場境,但那送命的哀愁卻縈繞讀者。


寫這一篇,源於自從中環老闆的訪問刊出後,對某部落作者益發的嫌惡。惜花者說得對,稱讚別人,也要看你夠不夠得上。

當然,緣起不等同結果,因為發展的潛力,因人而異。此文亦一樣。

星期五, 10月 05, 2007

關於講大話

什麼時候我會講大話講得竊竊私喜呢?

跟老闆一起做大龍鳳,劇情需要要扯貓尾時。

但是,對彼此信任的人,我是儘量以誠相待的。我寧願把自己衰衰的一面攤開來跟大家玉帛相見,也不願閃閃縮縮顧左右而言他地說謊。

講大話,其實好很煩。又要小心翼翼提醒自己切勿捉虫,又要交戲。

而不說事實的全部,有時,我也受不了。所以跟中童黨友會面後,我認為我一定要坦白說出我同男人既關係 -- 大家也是那個網中人啊,我刻意不說,便等同欺瞞了。

易亦也是某一層次的網中人,所以我昨晚便叫他把真相告訴有關人等。

嘿嘿嘿。

其實他跟船山先生蠻像,兩位都是見識廣博的聰明人,且咬字正確。一個「能」字,便透露了斤

星期二, 10月 02, 2007

如果我有S.T.E.P,我一定毛遂自薦幫伯伯成立個88基金會!!!!!!!!!!!!!!!!

銀髮天使 佑我重生 港翁街頭募捐 扶救內地瀕死童
(明報) 10月 02日 星期二 05:10AM

【明報專訊】今年8歲的伍金威,兩年前在廣東肇慶被大火燒至臉目全非,和內地萬千貧病兒童一樣,本來下場就只有等死。在一次機緣下,他與到肇慶旅遊的香港人文伯認識,小命撿回了,還扭轉了坎坷命途。

年屆七十的文伯,自從偶然救了小金威一命,發覺自己最大的興趣原來是幫人,他幫助的全是內地瀕臨生死邊緣的病童。過去兩年多,與同道的老人家在香港街頭募捐,籌得約30萬港元,救了約20名病童。菩薩心腸的老人家不願出名,但有自己一套見解﹕「小朋友的人生路還很長,將來他們未必是有用的人,起碼醫好他們,他們還有發揮的空間。」信佛的文伯說。

精瘦的文伯神情矍鑠,棉白長襯衫淨白潔亮,一條西褲穿了10年,說話語調平淡卻中氣十足。

文伯原名文日樑,兩子兩女早已成家立室,孫兒成群;他與妻子均已退休,現居於屯門 ,夫婦倆靠積蓄過活。文伯非常慳儉,一日使費不過30、40元,對於子女,文伯認為養育他們長大成人,責任就已完成,不必為遺產的事傷腦筋,勞碌大半生,現在是時候專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旅行到肇慶 偶遇燒傷童

文伯發現自己愛幫人,始於2005年一次旅行,當時他參加了一個旅行團到肇慶,一日遊至廣寧縣,那是粵西一處較窮困的縣鎮,眾人在一間酒樓用膳,與侍應閒聊之際,得悉附近一處鄉村日前發生大火,侍應繪形繪聲地描述:村童的父母黎明 前已往田間幹活,留下8歲的金威在家,不知何故油燈打翻,燒上蚊帳,蚊帳起火後塌下來,剛好罩在熟睡中的金威身上……

村民未幾發現金威家起火,因大門鎖,只得破窗入內救人,到救出金威後,見他全身焦黑,村民遂用電單車將金威送至鎮醫院,無奈押金不夠,只得又將他送回村救援站,但山區醫療簡陋,村醫只能用草藥替金威敷治。

盡捐盤纏 再返港邀友街頭募捐

「我去到金威家,發現小孩的傷口被山草藥弄至腐爛見骨,好恐怖,因無錢入院,他的父母已決定放棄金威。」文伯慢慢道出當年那刻骨銘心的一幕。

文伯見到金威後心頭大震,即時決定暫時留下不繼續行程,利用全身盤纏,先將金威送至醫治燒傷病人最出名的廣州市紅十字會 醫院,然後趕回香港,跟幾個志道同合的老人家在元朗、屯門一帶的街頭及地鐵 站口募捐,籌得3萬多元,再將善款送往紅會醫院作為金威的醫藥費。無奈金威傷勢嚴重,3萬多元僅夠住院,卻不足應付龐大的植皮手術,最後在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 燒傷基金會等協助下,將金威送來香港醫治,經過足足一年多治理,金威恢復約八成本來面貌。

「金威好了以後,已返回廣寧縣讀小學,他寄過幾封信給我,信中抬頭叫我文爺爺。」文伯孫兒滿堂,本來不在乎沒人叫他爺爺,但萍水相逢、死過翻生的小金威叫他一聲爺爺,他知道這是小孩發自肺腑的感恩之言,「一句說話都不用謝我,要謝就謝醫院吧!」文伯說。

在搶救金威這兩年裏,文伯可沒有閒,紅十字會醫院內嚴重燒傷的幼童舉目皆是,一個個未歷世途的小人兒,裹在白紗布下是一雙雙無助落寞的漆黑眼珠,尾掛一張張白色病歷卡:劉婧,4歲女童,江西秦和縣人,40%燙傷;陳拉源,6個月大男嬰,廣州白雲區人,48%燒傷;白琴,2歲半女童,廣西凌雲縣人,25%燒傷;許志南,6歲男童,廣東揭東縣人,20%燒傷;黃銳文,1歲半男童,從化市鰲頭鎮人,熱水燙傷;曾兒寒,2歲半男童,湖北省思施市人,熱油燙傷30%……

當時紅會醫院流傳一則傳說,指一名香港老人家,每隔一月就由香港拖一箱物資到紅會醫院,那是一罐罐奶粉,放下奶粉,又放下從香港募捐得來的金錢,然後匆匆趕返香港。然而,紅會醫院6、7、8樓的燒傷科中,只有8樓的重症科護士才得知有文伯其人,6樓及7樓的醫護人員,從不知有這名「銀髮天使」。

文伯笑解釋這傳說的由來﹕「當然是燒傷最嚴重的小孩,才最需要幫助,所以6樓及7樓的普通科不知道亦不出奇。點解送奶粉?因為小朋友食奶粉容易吸收。」

紅會醫院8樓的霍姑娘指牆角一箱月前由文伯帶來的奶粉說﹕「我們有時也會幫那些燒傷兒童,但始終能力有限,而醫院要自負盈虧,可以做的都做了,難得文伯那麼熱心,我們當然不會拒絕他的好意。」

不要道謝 只要他「將來成才幫他人」

兩年間,看一個個病童康復,文伯的喜悅外人無法體會,文伯不諱言,香港社會福利制度好,毋須他這樣做,而內地那些貧苦人家,即使病童的父母「工作十世」,亦不可能籌到龐大的醫藥費。

與記者短短一席話,文伯臨走前指相片其中一名病童說﹕「這個小孩,給熱水燙傷後,皮膚好似『白焯蝦』,好陰功!我不要他們康復後謝我,但希望他們將來成才之後,要幫其他人,這是我唯一的要求。」文伯最後說:「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做到我都會做,救得一個是一個。」

私自街頭籌款違法

文伯等有心人在街頭搞籌款,縱然動機良好,行動前其實要三思,皆因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在公眾地方組織、參與或提供設備以進行任何籌款活動,而未得到社會福利署 長(慈善目的)或民政事務局 長(其他目的)發出許可證,即屬違法,可被罰款500元或監禁3個月。

明報記者 陳道明


-.-.-.-.-.
可是,今年又冇得去考lu。

星期日, 9月 30, 2007

騷麗鴨


她們在七十樓時代已經如此稱呼我。

我認為,這些鴨鴨為科學添上一份喜悅及溫柔。


by 米搞 the 未來好爸爸
天要降禍端,人便釋放了牢牢地囚禁在動物園的眾動物,並領導他們走上一艘方舟,逃避到遠處。

世界下了九九八十一日洪水後,大雨終於停止了。

方舟隨下退的水平缐徐徐下降,擱淺了。

人和眾動物又可以腳踏實地了--不過,人和眾動物竟瞪大眼睛,一動不動。

(邊個接寫下去呀衣個無糖童話)

星期六, 9月 29, 2007

係 ,認真係好無聊

哎,叫番我婆婆喇。好玩d囉。

係 ,真係好無聊

剛才跟船山先生晚飯。他吃第二碗飯時,我已經瞪大了眼;他吃第三碗飯時,實在按捺不住,我便說:「丫咁你即係話我唔夠秀色可餐啫。」先生扒著飯,應道:「唔係,應該慶幸唔係見到你,飽晒。」

我反白眼,先生一定是在報復我的一針見血

留學生

留學,除了有一切關於異鄉的浪漫之外,終究也不過是過日子的一種方式。

小justin,我剛外出回來,是為了買這一堆東西給你。

告訴你,我購物的時侯很愉快,那你收禮的時候也不要哭呀。

係,係好無聊

中童黨友相信都記得呀邊個向自己個部落到話過「愛上了一個像空姐 e 的女子」。(拿拿拿,我既記性無械可擊,版呢可以洗,但我d無械可擊的記憶呢~)

話說剛才無聊,想向部哎扑到揾d相放上顏書,點知!

!!!!!!!!!!!!!!!!!!!!!!!!!!!!!!!!

我發現有一渣類似呀邊個前度既肉照喎~

嗯。

我打俾呀邊個,呀邊個反問:「放左向到咁耐,乜你未睇過架咩?」

嘻,男盜女娼,小丑先生與我的合照,我豈不是亦大刺刺地放在窗檯上?

well,我們都似乎,超有自信。

救命,我請唔到鐘點。











103

又黎啦。

大碌玉是我(最好的)好友。但我們都不是年年記得對方的生日-- 兜口兜面,都唔「醒覺」果隻。

今年呢,我特登去你個部落睇番舊年幾時恭喜過你。

得左。

丫,佢成鬼日連名帶姓稱呼我 -- 鄺裕民呀。

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

我近來只看生果。又並且,聽惡女人說香港都好像沒有其他媒體派員過去,所以關於這次的衝突,我更只看生果。(當然,如此雷同時刻,我一定留意美國之音。)

香港人,在旁觀他人的痛苦。

但香港人,有沒有想過緬民的生活,有沒有想過他們這幾天的日子?還是我們只是 consume 他們的流血衝突?

這我們,跟裡的鄺裕民可相像?

人性涼薄,我甚至對香港人近日對緬甸局勢的關心,亦自己下了涼薄的註腳。

若香港人想做點什麼,我希望不是跟民粹的人走在一起,罵北京大大聲杯葛奧運(有冇炒奧運概念股票呢又?);而是,思考一下民主.新聞自由.普選的關係;讀一讀南北韓、布拉格之春等歷史;再來,想像一下宗教的意義。

我是女人,我又會想起專制.貪污.強姦婦女.販賣人口的連鎖關係。

在這小小的世界,我們都是同謀者。勿說胡錦濤雙手染血,你也把合掌打開來看看。

倘若永恆看剎那,我們都是螻蟻。當然我們不是,因為我們都不經驗永恆。

星期四, 9月 27, 2007

電影:色|戒

李安這部戲,拍得非常好。

正如馬家輝所言,李安為原著小說,增補了好些空白,令故事看起來更容易明白一點,人物也立體了許多。

作為一個張愛玲的讀者,看見熟悉的情節躍然銀幕上,只會笑謂:喏,這文章還抄得不錯。言下之意,是作者借屍還魂,導演只是一個鬼上身的工匠。

所以那些忠於原著的姑且略過不談,反挑改寫的部份來分享分享。

「王佳芝」
原著小說易太太是連名帶姓地稱呼王佳芝的。張愛玲特別說明這是一個同學的稱呼。

電影裡這同學式的稱呼被王佳芝真正的同學們--包括鄺裕民--挪用了。原著小說中鄺裕民等人都沒有直呼王佳芝名字的對白(好像跟本沒有對白--前塵往事都是王佳芝的回想),所以導演要拍同學們的相處,便得為王佳芝想一個稱呼。最後撿了這個現成的,卻又得替易太太另想一個,以 differentiate。想來想去,還是簡簡單單地讓易太太喚她作「麥太太」。可這麼一來,易太太對王佳芝便好像生分了點,於是導演便安排了一幕易太太旅港與麥太太說滬語相見歡,以作鋪陳。

導演想得很細,惟易太太便因此沒有了那份「又喜有年輕漂亮女性眾星拱月,又要吃醋」的中年婦女通病。由是,易太太便是成了電影中面目模糊的一個平面角色。

殺副官
一眾同學在香港你一刀我一刀地把副官捅死的一場是原著小說沒有的。

李安對王佳芝該是同情的,對鄺裕民該是蔑視的。

人性涼薄可有多涼薄?張愛玲在‘《色,戒》中其實讓讀者冷眼旁觀過了:為什麼便宜了討厭的梁閏生,讓他來充當王佳芝初夜的對手?處男鄺裕民就不可以嗎?為什麼不是鄺裕民與王佳芝先私定終生,再來段可歌可泣的革命鴦侶故事呢?

誠然,張愛玲不是亂洒廉價狗血的九流作家。

連我那不看文藝小說的友人也說:超,梗係果個同樣有意於鄺裕民的女同學先發制人,提議曾經嫖過的梁閏生--而非玉潔冰清的鄺裕民--上,啦。

對。人性黑暗。女人,更暗。

李安在電影中其實給予過鄺裕民(王佳芝)一個機會,讓他倆再度平等。鄺裕民殺了人,血沾了污他的手,把他拉下地獄。本來,他與王佳芝平等了,可互相憐憫對方的殘缺不全,但天堂的海市蜃樓,卻令兩人跌落無間地獄。

李安厲眼一瞪,就有了殺副官這一幕。

封鎖
跟許鞍華一樣,李安亦將張愛玲的文章剪剪貼貼。

電影末段王佳芝坐在三輪車上遇封鎖,路旁有婦人要求放行因為她要回家煮飯,制服人員不給並說倘不是
煮飯而是去看病則倒是可以的,語畢哄堂大笑。 

這不是原著小說的橋段,卻是張愛玲散文《道路以目》中的情節。 

導演
剪貼情節,固然有戲劇佈






好睏待續

星期三, 9月 26, 2007

鄧鄧鄧鄧

色,戒的感想嘿嘿聽日先~








張相又 iPhone 鏡下的作品呀

星期二, 9月 25, 2007

色,戒

明天看看完寫感想

生活有所期待尚可

搭訕先生亂引銷魂句小姐嚴斥輕挑意

星期一, 9月 24, 2007

孩子

(1)
編輯大人和爸爸一樣,說好那天上茶樓吃蝦餃,最後總是完全忘了,不了了之。(by PK_)

(2)
【無愛紀】裡影影說明天明天明天去坐車車。楚楚想慘了影影口吃 ,後來想想不對,明天明天明天 ,今天星期四大後天就是星期日,她和米記答應過她上街去公園玩。

(3)
郝廣才說用平等的態度對待孩子,是做好繪本的基本心態。

北京熄燈

北京王府井“熄燈”半小時 節能減排全民大體驗
2007年09月23日 21:38:53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9月23日電(記者張旭)市民和遊客23日晚在北京王府井商業街看到一場事先有預告的“熄燈秀”。

作為“節能減排全民大型體驗活動”的一項內容,北京王府井地區的部分景觀照明,于23日晚間熄滅半小時。與此同時,部分社區居民的家中,也在一段時間內,關閉不必要的燈光,以親身體驗能源緊缺對日常生活造成的影響。

據介紹,此次活動於23日20時至20時30分進行,王府井商業街和東方廣場沿長安街一線的大型建築熄滅景觀照明的燈光,熄滅的燈光主要是安裝在這些建築樓頂的戶外廣告牌、霓虹燈以及建築泛光照明的燈光。

王府井地區建設管理辦公室相關負責人李軍表示,這些燈光關閉之後,不會對市民的出行和購物帶來影響。王府井商業街的路燈和大型建築內的照明用燈仍繼續使用,各家商店的字號招牌及櫥窗用燈也不會關閉。

作為全國著名的商業街,王府井從上世紀80年代初期開始,致力於打造城市亮麗夜景。20多年的時間過去,如今的王府井又上演了具有一定示範意義的“熄燈秀”。北京環保人士認為,這是社會發展的要求。因為從“亮燈”到“熄燈”,都是為了發展,而現在的發展,應該是兼顧經濟效益與節能環保社會效益的科學發展。

嘿嘿香港呢~

星期日, 9月 23, 2007

關於「明唔明白」

(1)
在《公教報》寫小說時,讀者一封投訴信寫到惡女人那兒,控訴我的故事叫她摸不著頭腦。

唉,手短而頭大,當然摸不著。

(2)
二千年那台戲,導演是麥秋。

這位老前輩為人平等親切,執導時滿有富節制的熱情。在向演員詮釋我劇本中情節的背後意義時,往往要徵詢我的同意。

當演員問我原本的意思是否一如導演所說,我便表示沒所謂。

(3)
郝廣才說:
就像看電影觀眾未必了解導演的技術和手法但好看還是難看能不能引起共鳴和感動觀眾自己的感覺可是很明顯的

(4)
所以呢,嗯,我那些小說,是否失敗呢?

嗯,可能是媒介的問題。

郝廣才

做人,事事也講天份。

教我會考中史的是位港大畢業才兩三年的密斯,她說:「科科都有天才;惟獨歷史,是沒有的。」

座位上的我覺得此言不妥,挪來挪去,但又說不出怎樣不妥。

大學時上張學明教授的神話課,他從來沒有說過怎樣才夠得上一位出色的歷史學家又或研究歷史需要什麼樣的天份,但有天我卻忽然發現唸歷史,非常講求觸類旁通的能力。

能觸類旁通,便能在古今遠近的經緯上看出關連,以合縱連環創心得。

這觸類旁通,其實是歸納演繹的別號。

所以如果你覺得幹某樣事情不需要天份,那末要不你就是幹某樣事情的天才,要不就是X才。

郝廣才,是一個好有天份的人。

中產.小資產

中產階級,如果等同 middle class,我便無可避免地聯想那血淋淋的法國大革命來(革命,革掉你條命)。

那時中三唸世界歷史,起首的一章便是法國大革命。最深刻的意像當然首推一把將瑪麗皇后的頭軋下的斷頭臺。當時的協和廣場,空氣中想必滿是血的甜腥,極其挑釁。而 middle class,對我來說,卻是個夾心名詞--高不能成貴族,低不就於平民。

於是,我每見「中產」二字,便在社會階層的脈絡去思考。「中產」於我的指涉,是一個階級,卻並非一種生活的方式(或品味?)。

我想說的說,一個人是否「中產」,實在是由他/她童年開始計算。中產其實也有其世襲的成份。是父母,給予孩子一個中產的成長環境。

一個中產家庭的孩子,是在會所長大的。可以是賽馬會,是又一村俱樂部,是木球會,卻不是大型屋苑的住客會所。

當然,家道可以中落,但童年,如同一切過去了的日子,是不能替代,亦沒法補償。你有過,便有;沒有,便沒有。

這許多的人,在社會工作後,拚命力爭上游要靠各種手段往自己的身上貼金。勞力士手錶、路易維當手袋、Prada 的套裝、卡地亞的手飾;吃茶要去置地,閒逛要到連卡佛,約會的地方希望能在高級餐廳。

又不是說,勞力士手錶路易維當手袋Prada套裝卡地亞手飾置地的食物連卡佛的貨品不好,那些都是物有所值的東西。能夠在資本主義下賣那麼貴,當然是好;能夠付鈔便買到好東西,與上流階層人士有同一享受,是資本主資的好。

辛苦工作積了點小資產後,享受一下豐盛物質的曼妙,是為布爾喬亞。我以為,以布爾喬亞來形容大長金一族,比「中產」更合適。當然,有不少大長金本來就是中產。

中產有世襲的成份,布爾喬亞卻可以是平地一聲雷。布爾喬亞比中產浪漫。如不喜歡飄渺捉不緊,又可喚布爾喬亞為小資產階級。

(待續)

星期四, 9月 20, 2007

總是這秋日冰涼的空氣,喚起我對八王子那些日子的記憶。

九月的八王子,紅葉處處。我踏著落葉翻過山坡,走出一地的悉悉啐啐。

是那個秋天,緊身樽領短袖毛衣開始成為了我的標記之一。

凜而不寒的風,吹亂我的髮。耳聞楊千嬅的少女的祈禱,心想著的卻是禱告也徒勞的事情。

獨自一步一步上學、回宿舍,過墳地、越人家,心,很清靜。靜,靜得蠢蠢欲動。

那時候,我最愛低頭自己想事情。走過便利店,偶然抬頭在玻璃窗上看見自己,那孤獨的姿勢,是我活在當下的印證。

星期三, 9月 19, 2007

C H A N E L

我天生一點狂熱,發覺自己喜歡上了某物事,便一頭栽了進去,暢快隨心放縱地來個一發不可收拾,不能自己。

我喜歡可可‧香奈兒的故事,卻未曾對 chanel 的產品有很強烈的渴望--直至一個多月前的那麼一個晚上,cocktail reception 後我跟 offshore com sec 姐姐一起乘升降機下樓吃飯。昏暗的燈光裡,她那香奈兒皮包的雙C扣反映在鋼壁上。那雙C倒影,工整精緻,金光流麗。我便突然想擁有。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我便一口氣買了兩個香奈兒手袋。又是一個黑,一個紅。

紅的,是酒紅的漆皮。這三個星期內,我斷斷續續的揹著。老實說,好重。不知是否因為那含 0.0X 黃金的肩鏈的關係,壓得我的胳膊極為酸楚。幸好黑的那個非常小巧,肩鏈亦極幼,相信不會勞損筋骨。

手袋,我還是愛小巧精緻,可捏在手中的。橫豎我身無長物,便可樂得輕盈。

星期二, 9月 18, 2007

剪紙

爸爸的作品

我的作品驚驚

細細妹的作品

雲淡風輕

都沒有什麼工作,我便沉悶至有點納悶 在這機械人腰眉處腳又不能蹬,話又不能說,便想寫一點什麼的。

可是,寫什麼好呢?

昨天與心理專家聊天,她問我當下有沒有什麼擔心的事情。我想了想,告訴她擔心的事情有是有,但那 threshold 還未到臨,所以並沒有如焚的焦慮。回首前些日子,先有屋子這不妥那不妥的問題,又有後悔 made the move 的交雜情緒,的確有點末日挨近的無助感。但此事此刻事情都過去了,所以也就能輕描淡寫一下。

雲淡風輕,是否一定有若即若的離隱憂呢?

我跟男朋友呢,都是雲淡風輕,但卻不若即若離。呃雲淡風輕心水淸,他說我嚜在面對自己想掌握卻沒有把握的形勢時,會異常焦慮。這真是旁觀者清,驚醒了我這曾經一度慌張得團團轉的小鳥。

(我已置散了一個星期,點呢?)


星期一, 9月 17, 2007

似與不似

我有很多交心的朋友。

交心,我把全心的每一面都無懼怕地交出。有陽光照耀明朗的一面,我樂意交流;時因月蝕而陰霾重重不討人愛的一面,我寧願交託。

大部份時間,我都很 self-conscious 很坦然,在我身上,沒有什麼時候會出現 defense mechanisms。所以,我亦喜歡真正坦白的女子。

坦白的女子,大多來勢洶洶,諸如惡女人。

我第一次見惡女人,是在個黑墨墨點著燭光的禮堂。我那被淚水染紅了的眼睛,看見角落裏的惡女人,好奇的眸子瞪得大大的,在斜斜地打量我。

後來,在意大利路上,見她常常一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樣子,與其他面目模糊的男女不同,便覺得與自己相似。於是,我便借意親近。同行的男友還抱怨我老是在尋找相似的人。

不喜歡激烈地拍案而起的女子,由於互相見證共同成長的關係,信任及了解竟也可以在流金歲月中得以淘掬出來,並留在掌心中讓那點點滴滴慢慢滋長成苗、成樹。這種明白,不用坦言,唯心知曉。而這些和而不同的朋友,是我一世的朋友。

這數週睡得憩,但為了積穀防饑,還是去造訪了心理專家。錢花了,也有些反省--我常說我不喜歡蠢女人,包括那些自我招認愚蠢(醜)但其實希望拋磚引玉的蠢(醜)女人--這其實是因為我真的痛恨愚蠢的女人,還是因為妒嫉蠢猪扮猪食老虎結果蠢猪既成功吃了那老虎又給加冕成人呢?

似與不似的分析,是否因為我心中住了個柏拉圖,有幅理想國的藍圖?

是以,我會不時抬頭問天:「點解會咁?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就如兩面老闆在日月報寫起專欄來,我便牽了牽嘴角。

當然,如果王貽興都可以,人人都可以。

(嗯,我怎樣看兩面老闆,我倆自有權衡。)

星期日, 9月 16, 2007

搭船(山先生的訕)

關於顏色
就如同對美女的體會

標緻這詞我早懂
但還是我中四某天放學重新注視鄰班同學的俏臉
才對標緻這詞有了個人的體會
並知道了標緻與漂亮的不同

然這體會
是非常個人的知覺經驗
我甚至不能言傳
就好像董橋忽爾明白了溫潤一樣


我發現有好多人(特別是男人)有不同程度的色盲
鮮紅與鮮橙尚分不開
更何況是兩種不同的深藍

又又
嘿!
她是不會有筆誤的

星期六, 9月 15, 2007

善終服務

命運的安排,滴水不漏。是否因為這樣,在頂樓上班時,這是我所負責的項目之一?

是這個項目,讓我對死亡有了另一層先知的體會。

頂樓主人對項目的受助人,設想週到,連接載醫生護士上門探望病人的車,亦下旨不要塗白色,也不要強調善終服務,免得病人及家屬不安。

世衛對舒緩治療的定義,是視死亡為生命必經階段,而舒緩治療,是在既不提早,亦不延遅死亡的前題下讓病人有尊嚴地走完生命最後一道風景。

我非常佩服主人對善終服務的熱誠,亦敬重從事此專科的醫護人員。

因為善終服務不像其他專科,有著「救人一命」如此響口易明的使命。

生活的 pattern

有人問我我日常生活是否有 pattern,即我會否逢星期一回家吃飯、逢星期三上美容院等。

我說沒一定。

而其實我是喜歡有 pattern 的生活的。既方便仇人暗殺自己,亦方便自己暗殺日子。

如此一來,我是否還有資格要求情人不時給我的生活帶來驚喜呢?

我想:正正因為有 pattern,才能有驚又有喜。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今天爸爸的化驗報告出來了,是壞消息。

一般來說,治療的方法有三種:手術、化療,及電療。

爸爸年紀太大了,前兩者都不適合。

我便問醫生可有方法去確實是否有轉移的情況出現--因為是否有轉移,是病變階段的指標,亦是衡量病人壽命的參考。不幸的是,醫生說他說不準。

爸爸現在一點病徵也沒有,健步如飛得很。

事情一切感覺都非常輕。

而我,知道這是輕,因為我曾臨崖迎刃過那鉛之重。

我初中時,媽媽亦負同一病症。那時候,那重是卡壓在咽喉上的鉛球。既舌不下,也吐不出。

與我親厚的朋友,聽我講述時,都不期然在電話那頭要沉重地呼吸起來。大家的呼吸聲,於我,卻是感應得了的重。

如事件是重,我想我承受得了這重,因為這生老病歿的故事沒有戲劇性地偏離一般人的故事發展。我不會覺得不幸。當然一台沒有唱走了板的戲仍是一台戲--人生如戲--豁達,在這個時候,是最派用場的質素。

最怕是,輕,不是因為豁達,而是因為其他。

To: Ku

好邪呀我頭先食雪糕諗起你返到屋企就見到你既留言。

快 d 見啦我地,我同好多人見過不過又未見過你。唔制唔制。

你搬出黎?住向邊呢?

星期五, 9月 14, 2007

新工作

(1)

如同在子宮被羊水包圍一樣

我感到,

非常安全。

(2)

好奇妙,我居然成為了這部門的一員。他們日常說的話,我只明白一半。

但這,無損我的安全感。

(3)

男女七三比,嘿。

(4)

嗯。

(5)

蜜月期中,未知來日會有多忙碌呢 ?

(6)

丫,大玉,那天早上,我遇見了佩詩。

星期六, 9月 08, 2007

教堂

今天傍晚終於到了主教座堂去望彌撒。

秋意染涼了教堂,我便想起了梵第崗的側廳,大理石冰涼、建築物內無聲但迴音卻裊裊縈繞。

嘉雯,你記得嗎?

—.—.—.—.—.
前些日子的一個晚上,我想到教堂去默默思索。教堂,竟關了門。

剛好外出回來的神父便打發我說:係呀,閂左門啦。拿,你向聖母窟前祈禱啦。

色 ,戒

期待。

(1)
真真猜不到易先生會由梁朝偉飾演—張愛玲把易先生寫得太討人嫌了,完全沒有丁點能引起女人色慾之處;只是,劇照一出,又覺得可以。因為影像中的梁朝偉有點龍鍾(面皮下垂)。嗯,老配少配得不配,便有那味道?然而,還得看演出才知到片子拍得怎樣了。

(2)
【色 ,戒】原著小說結構紛陳,不太好看。姑且看看李導演的鏡頭可如何駕馭那跳躍如叮叮琴鍵的節奏。

(3)
李導演說這是張愛玲寫自己的故事。啥?一個女人及一個特務,便必等如她與胡蘭成的故事嗎?我好想知。


星期四, 9月 06, 2007

今天

今天,我到醫院探望吾父。

在醫院門外花叢,我先和媽媽計算先前放了的1883她賺了多少,然後便拉著爸爸到花園去,要他走平𧗽木給我看。

:)

星期三, 9月 05, 2007

Prestigious Org, presitgious people

我不得不告訢自己:是的,這是一個 prestigious organization , therefore they are prestigious people. And the prestigious people think they are the people.

唉,我真高估了自已,高估了有些人。

算了算了,都走了。

蘭開夏道

PK_說:
反而覺得,乜人言報都會玩威威李?

咪就係!

唉 d 人呢唔好咁透徹好冇?!映得我呢~


星期二, 9月 04, 2007

流金歲月

(1)
兩年多前,在內地的一個小城的餐館裡,發放邊疆的 cfo 本來還在七情上面地哇哇大叫向我吹噓餐牌上的榴槤班戟的滋味是何等天上人間,電視上一身 deep v 黑裙的鍾楚紅的璀璨笑靨映入他眼簾時,他便突然的靜下來。

四十開外的首席財務官,變成了一個孩子,有一雙乖孩子專注的眼睛。

(2)
《流金歲月》選了張曼玉做南孫、鍾楚紅做鎖鎖,前無故人,後無來者(相信)。

(3)
忽爾提起過去的《流金歲月》,當然因為被新近的故事觸動了。

(4)
我跟男性友人一起重溫《流金歲月》,友人說亦舒真是毒草呢,一個朱鎖鎖,都不知誤了多少香港女生,巴巴地憧憬著釣金婿,而其實,是沒有的。我便說那也不是沒有,只是香港女生,又有幾個鍾楚紅呢?

單說那感染力極強的笑容,便已經很難了。

(5)
話說回來,陳法拉吸引,除了她性感得好看,還有她的笑容。

(6)
又其實,亦舒是個會成長的作家(她如何成長,再談)。她織夢年華寫的書,內容當然織夢。當然,讀者織夢年華看內容織夢的書看得開心,織夢復織夢,亦沒有問題;如讀者年紀成熟了,看《流金歲月》卻仍然只見金不見歲月,便好可笑。

可笑。笑笑下,便可悲了。

(7)
我著友人放心,我一不是單看亦舒的女子;二不是巴巴地憧憬著釣金婿的白癡。倒是友人要費周章多一點,因為似乎,能叫我感到幸福的事物,不是逛逛名店櫥窗隨手買點什麼便能唾手可得。

又當然/之不過,精緻的東西,誰不愛呢?

(8)
靈魂伴侶盛年先走一步,當然傷心。只是天長地久既不由人在不在乎,曾經擁有也不見得是你想有便有;所以,有過,已經是好大的福氣。

(9)
我的流金歲月,有大玉又有羽毛球高手又有梁小姐。非常好。

(0)
流金,一直到永遠。

星期日, 9月 02, 2007

蘭開夏道

乜原來刪徐了留言功能呀。

嗯,正如大哥哥老早講過,其實我好容易就信任他人。所以,我真係好單純地相信作者把自己的名字淵源都說明白了,便等如是真的。

但是,執業律師名冊,卻告訴我是假的。

當然,我好無聊,居然去查名冊。

但我覺得作者更無聊,用筆名,是好普通的事呀。

星期六, 9月 01, 2007

續:扎鐵


啫絕對估唔到抗爭可以抗咁耐。莫非扎鐵既男人真係真男人真功夫,可以持久d?(拿拿拿,一日都係 ak 師兄同大隻哥哥尋晚俾我睇果本書,搞到我 kwai kwai 地! ak 師兄,你為左贖罪,係咪要拿拿聲腥我要既 list 俾我先?)

呀個樣好似好卑鄙既果位小丸子的同學(呢,好不人道果個呢~)話咩事呀家下,人人都讀過 econ 架咩 !

咁,我就,嘿!

寫囉咩喎。

冇,件事我咁睇:
  1. 對扎鐵工(人)的需求成日變黎變去,所以ddemand curves 係郁黎郁去;
  2. 理想咁講,個價就當然定向每條 demand curve 同 supply curve 交叉的地方(點解 supply curve 唔郁呢?嘿!睇留言啦你!)
  3. 咁,即係話無工程呢,就 0;多工程呢,例如多過 97 ,價就相應提升到高過 97;
  4. 咁,你會叉論住我話:喂,如果無工程,價當然係0啦,d人無工開咪即係=0囉;拿,咁,無工開係咪等如價係 0呢?呢個情況係要用第二幅圖講,不過今次唔叉開黎講;
  5. 當然 mkt info 唔會完美,理所當然呢個價就唔向交叉的地方;
  6. 一個統一的年度價格,我認為,係為左向不完美資訊下減低 transaction cost (如果唔係,咁點解呢?);
  7. 拿,衣家既問題,我覺得係商果邊就認為/聲稱個市永遠都係 d1 or < d1;工果邊就覺得唔係,個市有時係 > d1;
  8. 又當然,你會話:有冇咁 d & s 呀 d 人!咁,e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9. 又又之不過,好似 d 地盤真係 hea 左向到囉;
  10. 所以,用 surplus 果幅圖,我反而唔覺得好可以反映個情況;
  11. 而最後,我見到有班工人堅決爭取自己既權益,as long as 唔暴動,我 ok。因為,我覺得咁係公民社會既體現。
  12. 又又又其實,我無乜滴水不漏地諗咩叫公民社會。(即係話,只係係咁易咁諗過下--)
(丫係喎古思哲講得岩;我果晚可能真係醉左)
(尋晚都醉醉地囉腳步浮浮)


星期日, 8月 26, 2007

狐狸先生幾多幾多點

黃碧雲《後殖民誌》說:
《全球資本主義的危機》作者喬治˙索羅斯,在書中提到他為自己衝擊英倫銀行、被指責引起泰銖暴跌、誘發東南亞的金融危機辯解:如果不是我,也會是其他人。市場存在弱點,一定會有人去攫取利益。他作為一個市場的參與者,如果他有道德負擔,而其他人沒有,他一定會輸。

不知何故,這陣子灰姑娘老爺說自己入貨廿X個在記招說睇好睇好又話不日狐狸先生幾多幾多點,我便想起黃碧雲的這一段。

咁大聲話狐狸先生幾多幾多點,音高震天,樓上的同隔離的獵人金証火眼,實在沒有理由聽不見。(丫,係喎,眼,係用黎睇(戲)架咋喎)

我不是從事金融行業,實在無知,敢問各位:咩叫做市呢?

嘿!

星期六, 8月 25, 2007

我鍾意

我們香港律師,如何將香港的法治精神、工作效率帶入內地,姑且不說,就單說那些穿涼鞋和短絲襪的內地女律師,漸漸開始模仿我的打扮,打探我在哪裡買衫買鞋,掀起了一場「形象革命」。我Daisy向來心繫家國,當然傾囊相授。四個月後,再沒有人穿涼鞋來開會。真是不得了!這在中國歷史上簡直是跨出了一大步。那天晚上,我開了支香檳

Yeah !衣位住在蘭開夏道的小姐我鍾意

星期五, 8月 24, 2007

太開心獨酌了三瓶鹿香檳

多謝魔術師引線我會做台好戲

好戲希望可以連場

我會回到中環了。)

星期一, 8月 20, 2007

無糖童話 (個名係楊學德作既,借黎用用咁囉)

長頸鶴:「七十姐姐,講個故事俾我地聽啦,你好耐無講啦~」

惡女人:「係丫講啦姐姐~」

七十樓:「嘿嘿,要我講故事?得~咁,你地要點先?」

惡女人:「又係咁~ errrrrrrrrrrrr 」

長頸鶴:「得得得,七十姐姐你又索又叻,你咁叻,就講個故事俾我地聽啦,其他人講果d硬係無你講得咁好聽架囉~」

七十樓:「好啦,見你地咁乖,我就講故事啦!
    從前,有個樣貌好標緻的 miss,大專甫畢業便入了一間位於柳暗花明地區的  女子中學去教中英文。由於相貌娟好,學生們都很喜歡她。於是,這位 miss 便快快樂樂地在這間女子中學作育英才下去了。
講完。」

惡女人:「下?咁就完?無理由既,七十姐姐你快d講埋落去啦~」

長頸鶴:「七十姐姐你又索又叻,你咁叻,個故事無理由咁單純架喎...咦~~講埋落去俾我地聽啦~」

七十樓:「好啦,見你地咁乖,我就繼續啦!
    話說時代不斷進步,學生向 internet 得到既資訊越來越多,而且學生從少參加咩咩英語小組暑假又去遊學,呢位樣貌好標緻的 miss,於學識上眼界上,卻停滯不前,加上韶華暗去,新入職的老師眼睛明亮跳脫活潑,學生對呢位樣貌好標緻的 miss 的鍾愛便這級比那級的淡。
   這位曾經樣貌好標緻的 miss,為了保住自己的『人氣』,竟然跟學生們分享教員室『內幕』。
好,講完。」

長頸鶴:「......」

惡女人:「......姐姐,咁個故事其實有咩要旨呢?」

七十樓:「冇,你地有冇留意有某一種人鍾意用無 ground 既讚美黎同人 say hi 丫?」

惡女人:「咩呀?」

長頸鶴:「......姐姐,個故事係咪真架?」

七十樓:「個故事係真既,但其實我想講既故事又唔係呢個故事。」

-.-.-.-.-.

是夜,根據楊學德式預言,長頸鶴跟惡女人,發了惡夢。

星期六, 8月 18, 2007

扎鐵

王國興說:「這很難,因為三判不能迫二判,把漲了的工資成本轉嫁;同樣,二判亦不能迫大判。」

阿尊貴的,你為何不直說:「這很難,因為地產商是不能迫的。」

星期日, 8月 12, 2007

善終服務

楔子
這一陣子好幾位 bloggers 都在自己的部落裡對「安樂死」問題作出討論,陰錯陽差,我在 c.m. 及其他人處亦看見大家提及了「善終服務」這一個名詞。

由於過往的工作經驗的關係,我對「善終服務」有點點的認識,所以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亦希望告訴大家,在醫院的「善終」或「寧養」或「舒緩」病房工作的醫護人員,是如何高貴得值得我們景仰,亦希望透過我以下非常皮毛的簡介,提醒大家在助養振災之餘,世界上另有一種不幸的人,值得我們幫助。

首先,據我所知,現在的「善終服務」跟「安樂死」是兩回事。我 google search 一下,又發現好些做長生(白事)生意的商號,在宣傳上用上「善終服務」這字眼 -- 這,亦是兩回事。

Hospice
「善終服務」起源於英國。英國護士桑德絲(Dame Cicely Saunders)因患背痛而無法再任護士之職,但她熱愛照顧病人,便轉修社工學分,於1947年成為 社工人員,繼續在醫院中服務病人。

1947年她照顧一位年輕的癌症病人。由於當時醫生對癌症病人的疼痛束手無策,桑德絲突發奇想 ,希望能夠為癌症病人的疼痛做點事,給他們更好的照顧。於是,桑德絲決定為癌症 病人建立一個像家而較不像醫院的地方。

1948年病人去世。桑德絲為了服務癌症病人,便在33歲時進入醫學院習醫。成為醫生後,在1958年到1965年間,她與幾位醫生同事研究出許多能減輕癌症病人痛苦的新藥。1963年 她開始建築醫院,1967年醫院落成,取名Hospice,原意是接待收容旅人之處,引申為照顧癌症末期病人的地方。桑德絲開創了全世界第一家以醫療團隊合作的方式照顧癌症末期病人,陪他們走完生命全程,並輔導家屬度過哀慟時期。

「善終服務」因此名為Hospice Care,主要為末期癌症病人提供鎮痛治療及心理輔導。

Palliative Care
(待續)

星期五, 8月 10, 2007

風暴晚餐

下午二時,暑期工跟我說快要掛八號風球了。拿拿臨在網站上發出撤離通告,我和暑期工便頂著大雨各自回家去。

白色畫兒還未能成功掛上牆,非常不甘心,所以趁今天早回家樓下五金鋪還未關門,便去扮可憐央求老闆娘幫忙 。嘿嘿,終於,用十塊錢的材料,白色畫兒便成功掛了上牆了。

明月裝飾了我的窗子,一時興起,我就要裝飾別人的夢起來。

我便買來了牛肉、蕃茄、薯仔和洋䓤。

蕃茄薯仔湯

・三個蕃茄熬成三碗湯水,以牛肉丸子吊味,清甜足料。








漢堡扒伴烤薯
・漢堡扒以鮮免治牛肉拌入蕃茄粒洋䓤粒捏成,以黑葫椒香草芝士粉鹽調味;
・煎時火要猛油要滾;
・只可翻轉漢堡扒一次;
・熄火後讓漢堡扒在平底鑊待上一會,好鎖住肉汁;
・蕃茄粒清新、洋䓤粒香口;
・薯仔在烤箱烤完要再放落剛煎完漢堡扒的油一炒,以吸收牛肉的肉香。

正正正正正。

星期三, 8月 08, 2007

我與魔術師

我和魔術師的相識,是一連串的事件。

那彷如銀鈴的串,有若力度剛好精心計算的水面投石,石子在波平湖面上躍進滑行,是內在的技術加上外來的運氣的和。

跟魔術師的友誼,有點像跟船山先生的,有一種與男女關係(戀愛)無關的親厚。親。

所以,魔術師紮職,我非常高興,比我自己升職更高興。

所以,我請魔術師回我老家,吃爸媽煮的住家菜。

魔術師的爸爸跟我爸原也是象牙雕刻師傅,讓他們閒談,希望可以一方面慰藉魔術師思親的心靈,一方面又可以樣我爸緬懷過去一番。

善哉善哉。

星期日, 8月 05, 2007

Learnt a Lesson

我常常說:年紀長了,不打緊,只要那些年紀,不要越活越回去,都長到狗身上去就行了。

今趟轉工,我真是有點後悔;從閑靜回歸喘不過氣的忙碌(我真的喘不過氣,那其實不單因為工作極為瑣重,亦與我因為天生敏感,所以要事事臻美有關),由中環甲級寫字樓落入現在的房間,都叫我不習慣至戀棧往昔。

我這樣一個自信滿滿的人,極致的打擊必定來自自我的否定。而後悔,乃否定自我的一種。

幸而,天,對我不薄,既予我慧根,讓我可超脫處境,看出經歷的另一種意義,聊慰我抑鬱;又賜我漂亮的途人(歌德語),聆聽我幫助我:我工作組織的委員們關心我體諒我;我的家人朋友容忍我愛惜我。

今天,男人叫我莫輕舉妄動,要不然,行起衰運,可以好衰。

我立即抗議。

說我這是行衰運,對天主未免有失公允 -- 一年前,我因為住在離島,渴望能在國金上班,如願;兩個月前,我想回 ngo 工作,一星期後,如願 -- 我又怎能有所埋怨呢?

之前說過,我當然希望做睡公主,而假若現實不是這樣,我便唯有接受並從中學習。

我並不堅毅,我只是,聰慧。

星期三, 8月 01, 2007

溫柔與暴烈

f幸福更在過程,而非結果。

遙想未來而不重視此時此刻,the hours 一過,時針再也走不回那個圈圈。

Present,是禮物。

說及時行樂,彷彿要拿拿臨上床搞掂不吃白不吃。

我不喜歡。

Present,是惹人珍愛的禮物,是捨不得吃,卻是更捨不得不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