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30, 2006

昨夜,有雨

昨夜有雨
藍色的雨 憂鬱的雨
下在我的心田上
滴嗒滴嗒
打得我心很痛

你說有雨嗎我這兒晴空萬里待我隨時展翼飛翔

讓我告訴你
我的心田 你的視野
中間有個愚山

憂鬱的雨是一場 orographic rain
戾氣在愚山這邊我的心田冉冉上升
冷落的戾氣結成了沉重的淚珠

愚山太高
淚水吹拂進不了你的視野
所以山的這頭下雨那邊晴朗







插圖來源: 或る旅人の日記  

星期三, 11月 29, 2006

紅,愈講愈紅

(我今日可能黐左線,係咁響到喃麼阿尼佗佛)

穿色,最能夠吸引 BB。
那次媽咪邀我下班後一同泰式按摩再上她的家吃她泰國姐姐煮的泰國菜;Well,一來我是骨精一名,二來咦,咁咪好似去了一趟曼谷?所以便想也不想地答允了。
媽咪的 BB 當時未夠三歲,是一個超級無敵反斗星。我知道要同 BB 見面,就穿了一條裙子。
裙子的魔力沒法擋, BB 當晚愛死了我啦:
(1)
玩玩下,BB 興奮起來便開始不安份開始兀凳,end up 自然俾張凳整親隻腳指啦。腳指了, BB 就喊到呢...BB 一面梨花帶雨,一面叫「冰呀冰呀」(媽咪調教有方)。冰來了, BB 拿著在腳指上抹下抹下,都係繼續喊。我望著 BB 了的腳指,覺得跟自己那穿了一天高跟鞋的很相像。我脫了拖鞋,跟 BB 說:「你睇下,我仲呀,我都要冰呀」 BB 見得有人比自己慘,便生了憐憫之心,把冰在我的腳指上抹下抹下,也就忘記了哭鬧。
(2)
我說要走了,BB 就哇一聲哭了出來,任憑媽咪把 BB 抱在大腿上怎樣哄他他都繼續哭,哭得我覺得好好笑,我便望著他笑了。他見得我笑自己又笑了,抱著他的媽咪便問:「你夠竟哭定笑呀?」就係咁,BB 又再哭泣馬拉松。
(3)
送我去搭巴士時, BB 親了我很多遍。
(4)
半年後,媽咪帶 BB 回公司。好明顯,他已經淡忘了我。唉。枉我當天裙子,原來都付予頹垣敗瓦。

紅,令我欲罷不能

(1)
最後一次出 trip 大茶飯,前一晚十一點幾俾人鬧完哦完,第二天六時便起床打點一切。媽咪見我一身裙的在點算機票行李,便望了我數眼。我呢d話頭醒尾,知道媽咪有說話要提點,便主動地問:「係咪條裙太搶眼?」媽咪婉轉地說:「之前呢就未有人試過響呢個場合穿色既-」於是,我便回房間換回前一天穿的那條黑裙。再回到工作人員房間時,兔兔便說:「咦,我頭先明明見你係色架-」

(2)
Kate Spade 今季有色皮手套,在這兩星期裡,我又會化身成為一只小鳥,佇足櫥窗前,側著頭,左望望,右望望。
喜歡的東西,我都要特意等一等才購買,我要連那份心思思的期盼的心情,都一併帶回家。

我是甚麼顏色也夠膽死穿上身的,連鴨屎黃的毛衣(現在已經縮了水不能再穿)及橙色的絲襪也擁有,我的衣櫃,又怎會沒有這個奪目的 mono colour ?

七十語錄
當年的七十樓,簡直美女如雲(因為我在有如星星襯托月亮)。滿有衣著品味的美女,大不乏人。不知恁地,大家都覺得是我的顏色。

兔兔:這些鴕鳥擺設是我送大家的禮物...鴨鴨(美女們幫我改的花名),這個色的鴕鳥是特別挑選給你的,我一看見它就想起你啦。

媽咪:我昨天幫 BB 買衣服,服裝店送我這個小帽鑰匙扣,我一見它就想起你,所以現在把它送給你。

小主:小鴨呀,你的照片要用相架鑲好才對。喏,這個相架送給你,本來想買的,誰知缺貨...

嬌滴滴律師:這條色絲絨頸巾是我送你的聖誕禮物-除了你,這兒又有誰穿呀?

又唔係喎。靚靚大珍設宴 farewell 我的那天,便湊巧也穿一條裙子。我又,她又,一群美女走往中銀大廈搭的士時,靚靚大珍便一味甩開我:你行開d呀,我好日都唔穿,你斗膽同我撞色?

iPod
我身無長物,所以鍾情小手袋。手袋小,配件也要小,故此我用一個 iPod Shuffle 。
那天經過樓下商舖,嘩,色的 iPod Nano?!唔駛問,梗係我既啦 。
操入舖問一問價錢,此特別版居然比一般的貴 HKD 1,000,是本來的 155% 呀。
我便問店員是來貨已經 155% ,還是他們 mark up 了。店員說:在美國,特別版跟普通的原是一樣價錢的 。
奸商吸血鬼!
哼!好巴閉咩? The world is flat!等我年頭環遊美國時,自己去買!

星期二, 11月 28, 2006

向帥哥 Goethe 致意

Birthday by Marc Chagall

承蒙帥哥Goethe看得起,把小女子納入其漂亮途人之一。
一直獨自在七十樓自得其樂,
閒時貼著落地玻璃窗迎著陽光瞇著眼俯瞰人們的生活,
所言所感瑣碎又微細。
帥哥 Goethe 此舉,著實教小女子欣喜。
如同在森林裡歌唱自娛,卻發現有可愛的松鼠在樹枝上停靠,駐足細意傾聽。
又如同生辰時為自己焗了一個芝士蛋糕,卻發現有 Mr. Mark Darcy 不請自來,要一起分享。

數學的故事

合該如此,冥冥之中,自有主宰,一切安排,原是天意。

想乖乖上床早點睡,誰知多手拿了本《 數學的故事》作睡前閱讀,便出事了。

《 數學的故事》2003 年出版,我 04 年購買後直到現在,卻是連一個 chapter 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對數學死蠢,是不爭的事實。

進念十面體

04 聖誕出差搞 function 時我剛巧站在胡恩威身旁,我記起《 數學的故事》提及過柏拉圖用以代表整個宇宙的十二角形,由於對數數字非常思覺失調,我居然問胡生他的劇團名字的由來是否源於此。胡生說:「下?你在說甚麼呀?」我猶自天真地說:「進念二面體呀。」胡生沒好氣地回答我道:「妹妹,是進念面體。」

Absolute Value趕死線的一天,下午近六時,我把以 elasticity 作指標去比較某十個不同的行政單位的效率的有關 excel spreadsheet 及 ppt 電郵給麥肯錫博士 for his further handling。誰知十分鐘後他把excel spreadsheet 及 ppt 回與我,我看一看算出來的 elasticity ,發現全部變細了,我便打電話給周身唔得閒的博士問他為什麼。博士說:「你無用 Absolute Value。」「點解要用Absolute Value呀?」博士進一步解釋:「我要知道的是如果 A 改變,B 的改變幅度如何;而正負數是會干擾幅度的計算結果的,所以便要用 Absolute Value。」我嚅嚅地說:「我都係唔明。」博士沒好氣地回答我道:「小四呀,你條計算 elasticity 的公式都有註明要用 Absolute Value的。」我嚅嚅地說:「我,一時忘記了那兩豎是 Absolute Value 的意思-此其一;其二是:我唔記得甚麼是 Absolute Value。」博士無言以對。

因此,我是很仰慕數學家的。又有甚麼比 0 至 9 更抽象?又有甚麼比 0 至 9 的組合更多變?

而物理學家,就更是高不可攀。時間的形狀像梨子?嘩,如果不是有圖片說明,就算是如此貼近生活的比喻,我也會看不懂呀。

後記:

  • 雖然我可以 dictate 有關對話,但其實我對 Absolute Value 仍是一頭霧水。
  • 想把時間的形狀貼出來,但 Google seach 後發現,冇。

再後記 :

  • Absolute Value 的一段比較纍贅,因為那是用英文思考的。Lost in translation la.

星期一, 11月 27, 2006

釐定生仔的收費

醫管局擬加費阻嚇內地大肚婆 港孕婦指斥幫倒忙
非常明顯這是一條微觀經濟學的課題啦。咦 ,d economists 呢?噢,差點記不起香港各大學裡的經濟學家其實都覺得自己投錯胎,人人都希望自己是金融學家。我畢業那年想讀 micro econ 的 M.Phil 或 taught programme,居然,冇。

When some gentlemen take me to dinner

(串完人,都要 tum 番各位男士既)

與各位紳士們晚飯,你們所表現的心思心意,是 well acknowledged and much appreciated 的。趁此良宵,就讓我把這些零零碎碎的美好時光回緬一番:

爽約
有一位紳士明明之前一天丟了錢包,財散卻十分不安樂。但紳士為了不想我失望,便讓晚飯如期,並沒有爽約。
紳士:多謝 )

更衣
有一位紳士上午穿的是 tee,但(可能)看見我穿了條飄逸的白裙子,便回家更了衣,穿一身的黑西裝白恤衫赴晚上的會。
紳士:多謝 )

讚美
有一位紳士每次在約了我的那天早上都會跟我說:You look nice today。
紳士:多謝 )

點心
一位紳士知道要等看完戲後才晚飯是會令人飢腸轆轆的,所以紳士便自把自為地在事前先買了數件一口一個的甜點,收在公事包裡,待一片漆黑時才神不知鬼覺地遞給我。
紳士:多謝 )

外套
一位紳士知道小島晚上大風,便炎炎夏日來探望我時也帶件風褸,為晚飯後的散步未雨綢繆。
紳士:多謝 )

上述的都是平輩
紳士給我的美好回憶。但 un 平輩,都至少比我年長一個 generation。而我的經驗是:愈年長,愈美好。看來,紳士風度必須經過年紀的沉澱才得以慢慢建立。

至於長輩紳士呢?我就曾經從一位動物有錢會的紳士伯伯處認識到挑選禮物的藝術。

禮物
那年聖誕,紳士伯伯送我 Moschino 的 Cheap & Chic 香芬。香芬瓶子是大力水手太太的做型,煞是可愛。禮物挑得好,因為 1) 香芬表示紳士當我是一個女孩子;2) 香芬帶點距離,不像 lotion 或化妝品般貼身;3) cutie 的包裝抹掉任何進一步的聯想/胡思亂想,最後,禮物價格適中,不會過於隆重。
紳士:多謝 )

後記:
你可能會問,那末,你有塗那瓶香水嗎?沒有,我把
香水放在公司,當空氣清新劑用。但這絲毫不影響我對這份禮物的評價。

收禮物,我寧願收浪漫一點包含贈送者個人心意心思的禮物。日常所需的,我有能力自給自足。

紅樓夢的窩輪與正股

《紅樓夢魘》看得我頭昏腦脹。其實不單是《紅樓夢》本身,就是《紅樓夢魘》這本閱讀報告,每次看都看到新的事物,有新的得著。

如果《紅樓夢魘》是窩輪,《紅樓夢》就是正股。看完窩輪,當然要回頭看一看正股才是道理。

中學時每年夏天我都會懶洋洋地窩在床上看《紅樓夢》,不知甚麼原故,這個習慣並沒有延續至大學的暑假。

中學生嘛,沒有興趣也沒有資源講究《紅樓夢》的版本問題,張就張就看一看場面看一看人情物理便又一年了。進了大學,牟啦一入豪門深似海的我又提不起勁。現在回想起來,在中大三年,我真的非常浪擲光陰。

今日我想重讀《紅樓夢》,手邊的那本,卻有點看不下去,因為我搞不清楚手邊的是那一個版本的《紅樓夢》,而且我相信現在書店裡的,都是一些拉雜而成的出品。不是挑戰那些編輯們,我相信出版過程是嚴謹的,只是,我有點像在玩那個「人云亦云」的遊戲:或每看一節,或每看到有甚麼刺眼的地方,都要自己推敲一番。遊戲有趣,玩得多還是會累。

我現在開始有點明白「三恨紅樓夢未完」的意思。

關於版本引起的問題,另一本我覺得好鬼煩的,便是《聖經》。

Correlation

我好鬼鐘意玩 Correlation,咁圖中的 ABC 是什麼呢?
Well,當然是一些可以意會,而不可以言傳的東西啦。 

劇本呀- Psyche 的故事

劇本呀 !!!!
我開始害怕聽到這一句......
不過,怕還怕,都要面對。好,就由我常常念茲在茲的 Psyche 的故事開始啦:

Cupid and Psyche

There was a king who had three daughters, and the youngest, named Psyche, was so beautiful that Aphrodite grew jealous, and began to plan mischief.

She called her son Cupid to her, and said, “Son, your mother has been insulted. … a maiden lies asleep. You must go pierce her with one of your arrows.”

“While she is asleep? What good will it do?”

“No good at all. Just evil, which is exactly what I plan for her.”

“But she can fall in love only with the one she is looking at when the arrow pierces her. Why bother when she is asleep?”

“Because if you scratch her with the arrow while she sleeps, she will form a passion for the first one she sees when she awakes. And I will take care to supply her with someone very special --- the cattle dwarf, perhaps. Or the gardener, who has just celebrated his hundred-and-second birthday. Or a donkey --- yes, that’s possible, too. I haven’t decided. But you can be sure it will be someone quite undesirable. Her family will be surprised.”

“That is a cruel trick, Mother.”

“Oh, yes --- it’s meant to be cruel. I tell you the girl has irritated me. Now be off and do your work.”

Obediently, Cupid flew down to the castle. He made himself invisible, and flew through the window into the girl’s chamber. He stood looking at her.

“She is very beautiful,” he thought. “Too beautiful for her own safety, poor girl.”
He leaned over her, holding his dart so as to delicately scratch her shoulder. But he must have made some sound, for she opened her eyes then and looked straight into his, although she could not see him. And her huge black brilliant eyes startled him so that the dart slipped and he scratched his own hand. He stood there feeling the sweet poison spread in his veins, confused, growing dizzy with joy and strangeness. He had spread love, but never felt it, shot others, but never been wounded himself. ….. He stood looking at her.

Suddenly she had become the most wonderful, the most curious, the most valuable thing in the world to him. And he knew that he would never let her come to any harm if he could prevent it.

When he told his mother what had happened she fell into a rage and ordered him out of her sight. She then flung a curse upon Psyche. She cast an invisible hedge of thorns about her, so that no suitor could come near. The beautiful young princess became very lonely, and very sad.

“How dare you torment the girl like that?” Cupid said to his mother. “So long as you keep this spell upon her, I will do no business of love. I will shoot no one with my arrows. Your praises will not be sung…”

And indeed Cupid refused to shoot his arrows. People stopped falling in love with one another. There was no praise for Aphrodite; her temples stood empty, her altars unadorned. No marriages were made, no babies born. The world seemed to grow old and dull in a day. Without love, work dried….

And Aphrodite herself, goddess of love and beauty, found herself wasting in the great parching despair that came off the earth like a desert wind.

She called her son to her, and said, “I see that you must have your way. What is it you wish?”

“The girl,” he said.

“You shall have her. Sharpen your darts now, and get back to work or we shall all run melancholy mad.”

Psyche is not meant for mortal man, Cupid thought. She is to be the bride of him who lives on the mountain and vanquishes both man and god.

Cupid took her to the mountain and said to her, “You are Psyche. I am your husband. You are the most beautiful girl in all the world, beautiful enough to make the goddess of love herself grows jealous.”

There was nothing but darkness, Psyche could hear Cupid but could not see anything, “Where are you?” “Here.”

She reached out her arms. She felt mighty shoulders hard as marble, but warm with life. She felt herself being enfolded by great muscular arms.

Late that night, when Cupid had fallen asleep, she crept away and took the torch. She tiptoed back to where he slept and held the lamp over him. There in the dim light she saw a god sleeping.

Cupid himself, the archer of love, youngest and most beautiful of the gods. … She leaned over to kiss his face, still holding the lamp, and a drop of hot oil fell on his bare shoulder.

Cupid started up and seized the lamp, and doused the light. She reached for him, felt him push her away.

She heard his voice saying, “Wretched girl --- you are not ready to accept love. Yes, I am love itself, and I cannot live where I am not believed. Farewell, Psyche.” When there is no trust, there is no love…. love knows the secret of love, that believing is seeing.

(Evslin, Evslin, & Hoopes, The Greek Gods, pp. 95-106.)

Source: Website of Prof. CHEUNG Hok-ming, Frederick

此乃原汁原味版,我會逐步上載有頭有尾故事版及創作版。
(說時容易做時難......)

呀,如果 Psyche 的故事只是上述的一個情陷夜中環故事,我當然不會另眼相看啦。至於 Psyche 的故事有何發人深省之處,就必須把其與 Pandora 的故事並列而看 (其實我想說的是 comparative study)。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星期日, 11月 26, 2006

Marie Claire

時裝雜誌是要看的,一來華衣美服賞心悅目,二來不看是真的會跟潮流脫節。「穿 Prada 的惡魔」裡 Miranda 告訴 Andrea 她身上的一件平凡的美國百貨公司貨色的孔雀藍毛衣是如何千山萬水地從年前一個歐洲名設計師的一個發報會的一個同色系列繁衍出來。我在電影院看戲時覺得這一幕很有意思,因為這一番說話告訴我們:衣服,一如其他物事,從來都是有其前世今生。

琳瑯滿目的本土時裝雜誌之中,我選擇 Marie Claire,因為 Marie Claire 每期都會透過匯集各國版本,介紹不同地方的 women issues,以及有關的 NGO。是以,Marie Claire 是較知性的選擇。

奢侈品牌的衣物我不買,除了價格讓我三思,並正如先前所說,有些東西並非一擇千金便受之無愧的原故之外,另一個至高無上的原因是:衣服,我一定要水洗。

星期六, 11月 25, 2006

Hermes

小時候不喜歡自己的脖子,覺得比別人的長,班裡的模範生麗餅還因此取笑我(係,我就是這麼記仇)。

長大了,整個人拉長了,脖子跟身體的比例竟是適中,穿衣服就好看,尤其是企領/反領的衣服,更是我的心頭好。

我很關心脖子的狀態,不希望它過早出賣我的年齡。幸好,媽媽賦與我一身細滑的柔膚,對此我是十分感激復感恩的。

頸項優雅,冬天的時候,便非常熱衷於穿戴頸巾絲巾等配件。和很多人一樣,我很樂意投資於各類配件。

有一些奢侈品,不是你願意一擇千金便受之無愧的要我挽一隻等同我兩個月甚至是三個月或以上人工的 Hermes 皮包走在中環街頭,我只會因為額頭鑿了「虛榮」二字而汗顏至低頭疾走,連炫耀地顧盼自豪也來不及。

Hermes 的絲巾呢,我則自問駕馭得了。所以在 03 年的春夏之交,我便買了一條,亦是我至今衣櫃裡唯一的一條。

那是一條粉紫色調,以地中海為主題的正方形絲巾。我當時一眼便喜歡了,絲巾色彩豐富而和諧協調,圖案是一個個圓形框著了卡通化的地中海事物,四周還有魚兒在載浮載沉。絲巾上繪畫了很多動物,表情生鬼。

我穿著小外套,結著絲巾上班,閒時低頭看一看種種有趣的動物,便感到喜悅,很有自得其樂之態。

Hermes 在希臘神話內是使神,亦即 messenger ;一個女子對絲巾的態度,又能否成為折射她性格喜惡的 messenger 呢?

我也曾經填詞

不懂樂理,填詞的時候我就只可以依賴作曲人的幫忙,敲著琴鍵,指點我我的歌詞哪兒的音調 不合。
填詞讓我知道並承認自己的有限。

我作為一填詞人,在填詞的時候,有那麼的一時一刻,對作曲人有著付託的感情。
如今,作曲人為五斗米折了腰,我,填詞人,縱使婉惜,仍可靠自己挺拔的背,堅定的手,把我寫下,由眾人引吭高歌過的歌詞,呈獻給你:
一封信 
(話劇主題曲)
填詞:我

少女:在這個地球 灰昏黑暗 滿是創傷
人潮中 空虛失信心 今天我面對 孤單身影過每天
郵差:像一個木人 衹懂工作 卻沒有幻覺
踏遍街角是我不懂方向 人群裡 我逐漸失去信心

少女:沙灘之中滿佈著我足跡 從來空中 衹聽得到我的呼吸
郵差:明月照晚空 浮雲來又散 沿途陪伴你 未變遷

郵差:來為我漆黑的心靈 張開我雙眼 看出身邊的曙光
少女:全是你不捨的追隨 儘管我動搖 伴我走過漫長路

少女:來為你去將愛念重現
郵差:來為你作指引亦無悔

少女:是北方的你 寫這封信 慰藉我心
而如今 可衝出困阨 拋開我淚印 打開心扉見證這生
郵差:用心去領會 心中的愛 與如何被愛
沒有欺騙 沒有不知所措 年華去 我了解這信意思

少女:風中聲音似叫喚我身軀 重燃點心中的愛 去燃亮你夢
郵差:平實過每天 無論晴或雨 沿途陪伴你 未變遷

郵差:來為我漆黑的心靈 張開我雙眼 看出身邊的曙光
少女:全是你不捨的追隨 儘管我動搖 伴我走過漫長路

少女:來為你去將愛念重現
郵差:來為你作指引無後悔

註:
  • 年代已久,記憶不全,歡迎郵差指正
  • 歌詞有些部份很嘔,但這是主題曲,需要顧及劇本   

星期五, 11月 24, 2006

如果約瑟,一個男人

這一套電影,我一定會看。
如果約瑟,一個男人:她這麼年輕純潔清甜,我一介凡夫,焉能無動於?她是我的妻,就在咫尺,我精壯一如他人,怎能不動念動心?但,她是神聖的,我又那可以心存綺念?若你的眼睛叫你犯罪,挖掉它;若你的耳朵叫你犯罪,砍掉它;若你的四肢叫你犯罪,斬掉它-我的一切也都在叫我犯罪,難道我跳下約旦河自盡?自殺-也是犯罪啊。我甚至不能求助於其他女子-對聖母不忠,我就是光幻想也覺得極其不可思議。我所受的試練,絕對不比聖子在曠野的輕省,要知道,我連人人得而誅之的對手也欠奉。

Brasserie Le Fauchon


彷彿有個橡皮肚,我的胃常常忽然大忽然細。
那天與熊貓小姐擇日不如撞日地到 Le Fauchon 吃了一頓非常豐盛的午飯。
各自從 set lunch menu 點了餐後,熊貓小姐便提議不如額外叫一客鵝肝,一起分享。
我本是不吃任何內臟的,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上次跟提子姐姐一起分吃煎鵝肝後,便很想再嚐嚐那種入口即溶的感覺。
於是,我便在冷盤、燒春雞(平時我會叫魚的,很明顯當天的我是飢民一名)及甜點以外,再吃一塊香煎鵝肝(係呀,分左我都有一塊獨享,見圖)。
起初口感及味道都頗好,誰知吃著吃著,天啊,塊鵝肝有筋囉。
我立即倒了胃口兼停了手。
在可見的將來,我都不要再吃鵝肝了。

日文怪談

在日本上課時,除了笑之外,最常在我臉上出現的便是嘴藐藐的不屑表情。大佬,你抄我們的文字然後向金髮藍眼的外國人自豪地說「這是咱們的漢字」,你說我氣不氣

你你你,千萬不要對我說 well,人家也用了這麼久了,人家的漢字也經歷過繁轉簡的演化,人家的漢字跟我們的已經不同啦--喂,你寫 paper 時是否一樣想法?你小心d,我一定好好 audit 你捉你痛腳然後到學術委員會去告發你!咁韓國人呢?看他們多有民族自覺,他們在八十年代開始就循序漸進廣泛使用韓國字母以代替漢字;而韓國人從不假裝漢字是他們的東西。你你你,再在我面前說這些白痴的言論,我一定不留情面串潤你!

日本の漢字、中国の漢字、香港の漢字
(1)
岡松先生 :「图是中国の漢字;而図是日本の漢字;那香港の漢字呢,ソニアさん?」
ソニアさん:「果d唔係叫漢字,而係叫中文!!!!」

(2)
古巴同學 :「嘩,這個”壺”の漢字好厲害呀!」
(ソニアさん厲了他一眼)
古巴同學 :「Well,當然中國人都好厲害啦,I meant......」

昨日は寒がっだです;あのお菓子は美味しがっだです
中文以助詞去表達動詞的過去式,例如:我已經;英文就明刀明槍用過去式的動詞;日文動詞有過去式之餘,形容詞也有過去式:
(1) 昨日は寒がっだです
  • 整句意思是:昨日是寒冷的 (為了把動詞”是”加上去,所以棄簡單的”昨日寒冷”);
  • 動詞是”です”,有”是”的意思;
  • 用過去式形容詞”寒がっだ”表示事過景遷。

(2) あのお菓子は美味しがっだです

  • 整句意思是:那件點心是很美味的 (為了把動詞”是”加上去,所以棄簡單的”那件點心很美味”);
  • 動詞是”です”,有”是”的意思;
  • 用過去式形容詞”美味しがっだ ”表示事過景遷。

...我覺得過去式出現在形容詞是有點奇怪的,以下是我的自問自答:

我:「咁件點心昨天吃很美味,今天吃明天吃就不美味了嗎?」

我:「咁昨天 =/= 今天明天的嘛,可能件點心會變壞呢?」

我:「咁你係吃了”昨天”的點心丫嘛,咁”昨天”的點心係美味的話就永遠都美味架啦,你明唔明呀?好 specific 呀句說話。」

我:「你係咪”名家”的信徒呀?咁都好諗餐懵。」

我:「昨日貴方は頭が良がっだです。」


ご飯を食べなければ なりません;お金が持てなければ なりません 
Formal 日文是沒有”一定”/ ”MUST ”的句式的,要用句式表達”一定”/ ”MUST ”的意思,就必須繞個圈,行個大運:
(1) ご飯を食べなければ なりません
逐粒字譯:你不吃飯是不可以的。
清心直說:你一定要吃飯。

(1) お金が持てなければ なりません
逐粒字譯:你沒有帶錢是不可以的。
清心直說:你一定要帶錢。

雖然有じゃ的句式,但那是不太登大雅之堂的用法。

我曾經向岡松先生表示過我覺得這個繞個圈,行個大運的句式有點傻,岡松先生便拍了我的頭一下說::「你現在是機械人,我咁教你就咁學啦。」

(好驚有人challenge 我呢篇野囉)

星期四, 11月 23, 2006

小惡魔

(祇說不做)
麗口:真係好啦,我們坐得這樣接近參賽者。對腳伸長一點便是舞池...
我 :係呀...喂你見唔見到果個跳 Ballroom 的女仔呀?死老豆咁唧都唔笑...等一陣佢轉過來我便伸腳絆她...
麗口:魔鬼呀--

(又說又做)
風景優美的沙灘上:
哥哥:咦,你看,這兒有個前人用貝殼砌的心--
我 :嘿嘿,我踢我踢,現在個心便碎掉了,嘿嘿。
哥哥:好黑心--

小惡魔回想起這些惡作劇,仍然笑騎騎。
哈哈哈哈哈。

P.S. 小惡魔古靈精怪,連梁小姐也說:嘩你呢個乜人黎架--
哈哈哈哈哈。

尋幽探秘馬鞍山

性格使然,我常常得以跟一些三九唔識七的人一同出遊。年初在 Oregon,無情情住進了浸會傳理系同志之家,認識了很多成熟的傳媒人,最高興的便是可以跟五稜鏡主持人一面遊山玩水,一面聽他大發偉論。跟陌生人一起時我從來都不會覺得陌生,反而因為我 assume nothing (此乃獅子pb的口號,我見工時答呀董事我 assume nothing 是真心的!),所以更能夠用心聆聽 (師兄,呢句順耳嗎?),細意感受。

上星期六,我便又扯衫尾跟一班陌生人一同往馬鞍山的深山人家處尋幽探秘去:

        1. 深山人家的貓兒,很警覺的
        2. 哇!好大的不知名果實呀!陌生人之一說:香蕉黎架

3. 荒廢教堂

4. 縱然人絕了跡,陽光依然照耀 5. 無人的祭壇


6. 亞西西的聖方濟覺
7. 聖母與聖嬰
8. 門頂裝飾
9. 垂死蝶


10. 枯籐老樹但不是昏鴉呀



11. 我眼中的傻瓜陌生人







12.- 14. 然後便去了海邊





15. 別人的汪汪打算倚在我的大腿睡覺,但我又要走了...

星期二, 11月 21, 2006

女子有寫

不想說那些蜂擁而至的內地媽媽扭盡六壬到香港生產不好,香港中產幾曾何時又何嘗不是拼了老命到美加幹同樣的勾當?

我只是覺得,女子有否醒覺自己在孕育生命?並且,你在孕育生命,她也在孕育生命。而生命,並不是張開腿,轉來轉去就應該可以創造。

那些被遺棄的缺憾 BB 真的很令我心痛。缺憾之過不在 BB,在你們魚水之歡例行公事時 BB 可沒有享受過那快感。很多初生 BB 的缺憾其實是遺傳病,而你張開腿,創造了他。既然可以輕易遺棄,那麼就一定不是愛情結晶,推斷下去,你做愛時應該像刷牙。女子,可否做個明白的人?

兔唇是可以動手術解決的,大部份的兔唇手術都是非常簡單。因為 BB 兔唇而遺棄他,我真的很心痛。

一年前因為方向日報大肆報導政府要關閉某所孤兒院而令孤兒無家可歸,我家主人動了惻隱之心便要我研究一下本地孤兒服務的需要,當時我的研究結果是本地孤兒服務妥貼;現在再 run 一次 research & anticipation,情況該不一樣了吧。

(我都唔知寫黎做乜,d target audience 又睇唔到)

星期一, 11月 20, 2006

惜花者

The Kiss by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我喜歡你是由於你的冶遊筆記

嗯,我不是那種well,我尊重別人啦的陳腔濫調
我的意思是要有一定天份才懂得欣賞女孩子

當然我覺得那些星期六上大陸找廉價發洩器具的男人很嘔
但有誰會為那些男人織夢說他們訪柳是發自欣賞呀

聞說續紅樓夢的高鶚鍾情於風塵女子畹君
說自己「忍見名花無主」

有花便應當有惜花者
而這世界又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如小王子般幸運
在因為眼花撩亂而變得意亂情迷之前得以塵埃落定
在要尋找之前已經得到
所以

不騙你
你的冶遊筆記曾有那麼一刻讓我感動呢

談談情 跳跳舞 (out town 兩日,再寫)


也不是只有健美小姐才要塗黑油,拉丁舞舞蹈員亦一樣需要。如此香艷的差使,竟然落在我身上,我是否該感激涕零呢?話時話,butter-up 就話有我幫手,那 clean-up 呢?拉丁舞后說:係呀,要洗幾日架。哇,好驚呀!


拉丁舞后說:阿蛇上次見過你後叫我問你有冇興趣做他的男學生的舞伴喎。Well,我是有興趣的,拉丁舞的基本步我也略知一二,但我咁索,又那可以隨隨便便找個舞伴呢?


舞伴啦喎,肥就當然 no way 啦;但瘦都不一定可以,倘若瘦得來鋼條般結實,當然漂亮,但若然是籐條呢就...高度呢,就要 mutually manageable,五尺八九就應該最襯穿起 2 吋舞鞋的我啦。拉丁舞后在門外給我介紹的 APA 同學仔的外形就得啦-雖然他穿了件鬆身 tee,但一看就知道他的上身呈 V Shape 。不過,他一湊上來:-p ,煙民!而且我睇死佢係飯後不刷牙的人。
所以,我對阿蛇的男學生可以多符合我的要求是抱觀望態度的。


嘩,d女孩子(後生果d啦當然)真正無得彈。尤其是澳門的那些,索到爆炸!呢果個呢,她曲線玲瓏,大腿緊緻,小小 baby fat,嘩,睇到我呀。告訴大家,有那麼一刻,她居然站在我身後,我便把握機會,向她恭維一番。Yeah !


拉丁舞后給我看她的脊椎骨是如何的天生地長歪了。我的脊椎骨沒有左右不對稱的毛病,卻有天生向前傾的問題。哥哥說我:你怎麼每次吃飽飽個肚都凸出來的?第一,我身材嬌小,小小凸逃不了;第二,我脊椎骨前傾嘛!!!!


跳牛仔同 cha cha 隻腳係咁打樁,點可能唔粗?因為咁,我有d猶疑囉。


專業人士麗口話:d舞衣都係響大陸做既。後來縫寶寶黎埋,我便問她們何以見得。麗口及縫寶寶異口同聲地說:feel 到架嘛。哦。有個少女妹妹跳跳下條肩帶甩掉了,少女妹妹很淡定,只是尷尬地微笑,最後她要舞伴幫她把肩帶重新勾好。她的舞伴,是一個尚未發育的小男孩;而少女呢?則已經亭亭玉立,三圍分明。這個小男孩,又上了如何 take care 女孩子的一課。我希望少女並沒有走光。


有人穿魚網絲襪跳舞。哇,不會扯爛的嗎?我就是曾經扯爛魚網絲襪,所以有陰影。















星期日, 11月 19, 2006

Missed the Boat

!!!!!!!!!!!!!!!
各位呀,請千萬不要像某人一樣好端端也用憂愁深沉得似快要自殺的人一樣的聲線打電話給我然後說:藍田玉呀--
大佬,我可能正準備趕船,你用這樣駭人的聲音跟我打招呼,我便會以為你出了甚麼大事,便停了手腳。當我發現全然不是我想的那一回事,縱使我極速掛線,end up 我依照會如是日般不幸:I missed the boat !!!!!!!!!!!
我想擰甩你個頭!!!!!!!!!!!!
如此情況,受益的就只有那班在碼頭納涼的伯伯,因為他們欣賞了一幕熱褲女子長髮飛揚末日狂奔的好風景--
呀!

星期五, 11月 17, 2006

閉門誘惑一家親


啫係呢,有份優閒既工作就係如此寂寞。人人都響到 work smart work hard 既時候我可以去睇電影,仲要無雷公咁鬼遠去油麻地睇囉,仲要睇d離經叛道既三級片囉。

大家都問我喂點解你寫咁鬼多架,喂我呢份工真係好優閒架喎,況且呀,好似尋日咁,即使呀主人同 CFO 企響我面前高談闊論(唔知點解咁多地方唔去硬係要響我度傾,我件衫又頂到上下巴,俯瞰無風景),我都話之佢,照寫我既情人文章。(當然要俾d戲扮正經)

法國電影在我心中可以分為兩類,得意及唔得意。得意即滿有法式情趣,而法式情趣並不容易抄襲,那味道是一種細碎果仁的香甜,很微少的東西-而感覺,從來也是微妙至無從說起。

《閉門誘惑一家親》的故事是離經叛道,但在現世來說,如此故事,亦不值去細說什麼新語,但偏偏此戲導演了得,編劇了得,演員了得,如此陳腔,卻一點不濫調,整齣戲結構緊密,小高潮一浪接一浪,戲院笑聲連連,我簡直捧腹大笑,末的一場歌舞-如果這是一齣舞台劇-我想我會與其他觀眾一起起立跳舞。

法國女人認真正
。劇中女主角怕已屆中年,但她的身段就是保養得非常好。我自問雙腿頗美,穿起熱褲養眼,但劇中女主角穿熱褲,卻能誘發我想伸手摸一摸的欲望。不肯定是否印象大師雷諾亞說的:「裸女圖,要讓觀賞者有伸手摸一摸的衝動才可稱得上為一幅成功的作品。」同理,銀幕上的艷婦人蕩婦人也必須要姣得來騷,騷得來真,讓觀眾有那麼一刻想蠢蠢欲動的欲望

結局男女主角都接受了對方另有情人,但又明瞭彼此依然愛對方的事實。我認為編劇是指向人們常說的甚麼愛不等如擁有這個說得太多但想得太少的論調。這個論調是否可以折射出:我愛某人,我願意和他一起生活,一起走過俗世的每一站,但他有一些欲望,我並未能滿足,反之亦然,所以,我們便在讓對方充份知情下另闢途徑。由於愛比欲望高而內在,我們相愛這事實並不會被打擊

上述看法只是電影內容的伸延思考,並不代表本人立場,亦非對本人或其他人的生活方式有所影射,請勿胡思亂想敬希垂注

那年夏天,百萬大道有月光

那個夜晚是誰人站在你旁看百萬大道的月光
一定是緣份讓我們認識
商學院如此浩瀚
我又潛你又潛
我和你
成為好朋友的機會 lies beyond three standard deviations
真好
我給你的眼神
你從沒有讓它落個空
這就是成熟於長久相識的默契
三十而立
你還有時間去開創
而事業未竟
你也不要諗搵番一個女人
要搵女人
可以
請搵好多不同的女人
要專一
都可以
請專一地搵一個男人
風流男子
同性戀男子
是女子一世的好朋友

愛撒嬌又妒忌心重的鹿兒島貓兒


在鹿兒島 homestay 時那家人養的貓兒,可說是我遇過妒忌心最重的一隻貓兒。

跟兩位老人家同住,實在是厭倦了腌臢的氣息,貓兒甫看見我便和我非常親。貓兒在我身旁打轉,磨蹭著;我輕撫他時他像是恨不得生在我身上,頻頻換姿態要與我更加身貼身。

貓兒與我心靈相通,第一夜睡前我找貓兒,homestay 媽媽說貓兒都是在外面睡。但是二月的日本,非常寒冷,我坐在書房的榻榻米上,有點掛心,我推開面向庭園的紙門,竟然看見貓兒端坐在外,似是等待。我連忙讓貓兒進來,貓兒便跟我共枕,一夕無話。

自此我白天在家時便與貓兒追逐,晚上一起就寢。好景不常,一星期後,小丑先生唯恐我孤單,給我寄來了樣衰兔兔。

Homestay 爸爸見到樣衰兔兔,便打了他一搥,並說:「嘩,呢隻乜傢俱黎架。」貓兒同樣不認識樣衰兔兔,但貓兒卻妒忌了。他不再跟我追逐,夜來亦寧願自己一個到庭園游盪,然後隨意在屋內一角睡覺。

貓兒又不甘心和我就此斷絕,吃飯時份,呷醋的貓兒會坐在我的位置,迫我動手抱起他,於是他便得以趁機抓我。看電視時,他沒人事般躺在我身旁,伸懶腰時便又順勢抓我。homestay 爸爸媽媽見得我們如此,便對我說貓兒好像在生我的氣。

我偏不理他。樣衰兔兔是小丑先生的使者,我便吃飯時抱著他,看電視時也抱著他。

離別的日子到了,我要出發回東京的家。說也奇怪,貓兒竟是知曉。別前最後一天傍晚我外出回來,我還在玄機脫鞋,貓兒就要主動地湊上來,要我哄他要我抱他。那夜貓兒異常纏綿,就連我要去洗澡,他都要跟進來。小丑先生後來知道他要與我一起洗澡,便說他:咸濕貓。

翌日我要離開了,忙著與人們道別,卻遺忘了貓兒。

此時回首,樣衰兔兔已成為一件我丟棄在老家的紀念品,如同我跟小丑先生的過去,是一段雞肋回憶。而貓兒的點滴,卻仍然點點滴滴在心頭。

星期四, 11月 16, 2006

情人情事情趣

人非草木豈能無情
自得其樂如我者亦需要與情人締結情事增加生活的情趣

情人
情人說:「我不吃麥但從此我見到麥子便會想起你的秀髮。」情人沒有說出口的是看見麥子他亦會想起屎
情人說:「你是我嬌艷的春天和豐盛的夏天至於蕭瑟的秋天和死寂的冬天則留給我自己。」情人沒有說出口的是在秋冬兩季他會尋找廉宜的女神去為他的冷腳尖取暖

上述語錄出自黃碧雲我自己再增刪了一點

情人的說話應當是不完全的把話都說白了就沒有什麼意思況且情人要說的我都可以預期反而是情人不說的更能夠透露他的心意心思以及智慧

三條鑰匙錢莊說:"We listen to what you say, and what you don't say." 先知炙見聽那不可聽見的才是溝通最精緻的一環

情事
我不會告訴情人我想情人為我做什麼同樣情人也不必告訴我他打算怎樣情事憑仗一雙手而非靠把口

遊走於虛擬世界隔岸觀火寂寞女子如何寫情人一百條自瀆我失笑看爽直女子用跳脫的筆觸記理想情人我會心微笑

我不寫 我會暗地裡禱告我的情人是瀏覽者之一無論是自瀆私語又或跳脫文字這樣我便可以坐享漁人之利

我精明亦想得美

情趣

與人相處我很樂於花點心思成就一段完美的關係和情人一起時的小情趣是我的小秘方恕不分享

但也不是只有與情人一起才值得花費心思

共事過的前輩很多對我愛護有加我亦必然投桃報李與男士吃飯我從不吝惜於飯局開始時獻上一小盒精緻的巧克力好教他們甜在心頭與女士呢則是小花束-冒遲到的險我也會先去買花的有朝一日我希望能夠有自己的茶葉禮盒以作日常送禮之用

其實我已經有綉上自己名字的彩帶我是非常自戀的

情趣來自心思是心意及智慧的愛情結晶一個情人若有心意但沒有智慧又或有智慧但沒有心意情趣之於他來說是天方夜譚與其苛求他給你情趣你倒不如轉換角度考慮可否因應實際情況把他變成丈夫

治小器 (2)

星期三, 11月 15, 2006

Daddy, interrupted


看過 Girl, Interrupted ,猜不到原來 Daddy 都可以 interrupted 。

一向喜歡看法庭新聞,特別是判詞部份,常有佳句,精驚又發人深省之餘, 邏輯緊密,是鍛鍊思考方法的好材料 。 案情則光怪陸離,叫人拍案驚奇。

裁判官判刑時指,被告不明白「 仁者教仁」、「 智者教智」,他實是「 仁智皆空」,被告的教子方法,只會令兒子有刻骨銘心的經歷,但不能達到其目的。

正中下懷。

刻骨銘心的經歷並不等如達到目的。這個道理不單非常家長不明白,很多只懂破口大罵以為 management = 惡 並且明顯地「 仁智皆空」的老闆也未能參透。所以,各大小辦公室就常常口沫橫飛媽媽聲。 This is, Boss, Interrrupted.

星期二, 11月 14, 2006

忘掉愛尚有多少工作失眠亦有罪

那天在小島健康院的海報上發現我剛剛戒掉的安眠藥的其中兩種居然有別名。我心諗:唔係下化,咁出名?今天上禁毒處的網頁一看,果然分別叫藍精靈及白瓜子。
嘩!幸好我都安全過關。想我曾分別從新疆及汕頭攜帶20粒 Dormicum 入境,倘若給海關發現,少不免被查問一番。
忘掉愛尚有多少工作失眠亦有罪
長期服用安眠藥不好,我當然了解。但是,隔天案頭實在是尚有很多工作,我又那可整夜無眠然後僵屍一樣地上班呢?
未嘗失眠之苦的人是永遠不會明白一顆安眠藥在睡床邊是如何的誘惑。You are just one pill away from rest -那是不可能抗拒的誘惑。
助/安眠藥物
  1. 褪黑色素 助眠荷爾蒙;非安眠藥 (我覺得唔知食黎做乜);
  2. Piriton 抗敏藥物;傷風感冒常見處方;有睡意;
  3. Stilnox 安眠藥;失眠症常見處方;很多醫生選用並紛紛對我說:呢隻至靚架啦;快速入眠;對我的副作用包括肌肉酸痛及嘴唇乾燥;
  4. Imovane 安眠藥;失眠症常見處方;黑市零售價比 Stilnox 便宜一倍或以上,所以如果你去普通科睇失眠個醫生開 Imovane 而不是 Stilnox ,醫生極有可能諗緊縮數;快速入眠;服用第二天口苦;若持續服用,口苦會消失 (or 習慣了);
  5. Dormicum 安眠藥;我問過醫生,他們都說此藥在香港不能處方;黑市亦不容易找得到;快速入眠;對我來說,Dormicum 是一把割開潛意識面紗的鐮刀:話說有一次我穿了條短裙坐著和站在我身旁的靚仔建築師聊天,我看見他不停偷看我的腿;翌月出差在大學賓館留宿時我睡前服用了 Dormicum ,便在夢中見到靚仔建築師在拿著一把間尺去量度我的腳-夢呢家野,真係唔講得笑;

快速入眠

服了安眠藥 (與你持續用量相對有效的份量),你會頭暈暈,有點兒像喝了酒但又未醉,焦點開始模糊,你會覺得周圍的事物很輕很浮。此時,你應快快躺在床上入睡。如果你在此時此刻打電話訴心聲,你會語無倫次,並且他日你必然會對打電話訴心聲這舉動後悔莫及。如果你此時此刻書寫,第二日你將發現自己寫了本無字天書。

Short Term Memory & Long Term Memory

服用安眠藥是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你遲早OD,而且愈來愈 tolerate OD,結果就更 OD (你明唔明我在說什麼?)。

開始時我食三粒就 OD,後來練成了鐵頭功,多多都唔會太 OD。

OD 包括入睡至醒來後的反應。入睡了你會不醒人事-我個電話放在枕邊,鈴聲是繞樑的 "Think of Me" ,但那次我 OD 了,它狂響了十多遍我也醒不了過來。 OD 醒來後你會嘔,但不一定立即發生。

唔駛講,服用安眠藥一定令你在入睡前及醒後失憶。醒後你會好像若無其事,亦能夠對答如流-我多少個早上與上司鬥智,舌劍唇槍?但是過後下午你對上午發生過的事情的印象將非常模糊。我認為那跟Short Term Memory & Long Term Memory 間的 transition 有關。即是說我們的記憶系統很大可能由兩個桶組成,記憶先放進 Short Term Memory 那個桶,再轉到 Long Term Memory 的桶。而 OD 便會影響了轉桶的運作。(唔知會唔會已經有 paper 寫過呢?)

給失眠人

  1. 我認為失眠始於 psychological incident,但失眠的持續則是 behavioural 及 physiological 的問題,更或甚著,那是一個 neuroscience problem -即是跟腦內的 chemicals 及 receptors 有關。因此,若你持續失眠,請正視問題,找醫生幫手;
  2. 睇乜醫生好呢?若你是湊巧失眠,可看普通科,是是但但拎幾粒 Stilnox 但求 tune 番啱個生理時鐘;
  3. 若你持續失眠,可先看那些修讀過家庭醫學的普通科醫生。此類醫生對失眠人通常較有同理心,不會說些風涼說話來奚落你;
  4. 精神科都可以看,但精神科醫生家下興處方血清藥物。雖然聽聞可以治本,但血清藥物將會令你非常辛苦,簡直痛不欲生,成千蚊買左d藥,但你極有可能好似我咁,根本堅持不下去,到頭來只有浪費金錢浪費藥物;
  5. 你必須把你的痛苦與家人朋友分享-話俾佢地知你幾慘並在睡不著時打電話俾佢地,你會舒服d,當然,大前提是你有一班撐你既親朋好友。

至於我點解好番?冇得解喎。失眠呢家野真係來無蹤去無影。

治小器

星期一, 11月 13, 2006

斯德哥爾摩候群症

在這間愛黑發工作了近三個月,一方面可能是我的 manage-up 開始見效,另一方面可能是做落有感情,我居然開始同情愛黑發主席,看來,我的辦公室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又要發作了。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又稱為人質情結,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犯罪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的一種情結。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由來1973年,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一家銀行,歹徒 Olsson 與 Olofsson 綁架了四位銀行職員人質,挾持了131小時之久。在這長時間,遭挾持者卻逐漸對於該犯人產了同情與認同,甚至有崇拜的心理,且衍生出休戚與共的共同依賴現象,認為彼此的命運是不可分的。 事後,更為甚者,被綁架的人質中有一名女職員 Christian 竟然愛上歐陸森並與他訂婚 (Hubbard, 1986; McMains & Mullins, 1996)。 (資料來源:Yahoo!知識)

在過去的工作生涯,我當然有幸嘗試與英明神武的前輩共事,亦有過誤墮風塵的日子。 但無論他/她們好或不好,到賽後檢討,我承認我都能夠從他/她們身上學習得到做人做事的道理。「三人行,必有我師」的這句話,我是衷心地同意並相信的

上班跟生活一樣,我時時提醒自己當睇映畫戲。的確,在我信心滿滿、強壯及理智的日子裡,無論場面有多桀難,我都能夠挺直地站起,不折腰不獻媚(well 當然有時我會善用我可愛的笑容及甜美的聲線)。

要明白別人,體會別人的感受,我會很佛落依德地思考。至於談管理,我就信奉 Skinner。在機構裡,人是沒有多大的自由意志的,是機構的制度及政策規範了人的行為。

我樂此不疲地去見工,是為了可以近距離地接觸那些 chairmen、CEOs、MDs 和 Directors 等,跟他們聊天,財經記者上身一樣地問他們問題。例如七月時與一間基金公司CEO的一席話,便我對運作一間正在擴張的公司多了一點認知。

已是晚上七時多,與 HR 經理談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後,唇紅齒白的
CEO便接力與我面見。公式地你問我答後,唇紅齒白CEO循例問我有什麼問題。拿,我是真的有問題的。我便告訴他我因聽 HR 經理說公司同事人數在半年間翻了三份之一,是以我好奇究竟公司是被動地擴充-面對生意暢旺,所以要增加人手,還是主動擴充-以為大展拳腳的藍圖未雨籌謀。而在擴充其間,他有沒有面對管理上的困難

(明天續)


俠客香伯特

我特登貼個諗爆頭既樣提醒你我個頭就爆啦 !

昨日之日都可留


又為自己的皮相做了點投資。喏,不是小妹妹了,追求的漂亮不再是霎眼嬌,而是烏溜溜的頭髮、潔淨細緻的皮膚和健美的身材。Yoyoyo,我會愈大愈靚的。


往碼頭途中在麥噹噹買包,問:
「有什麼是現成不用等的?」
「豬柳蛋。」
「ok,幾錢?」
「11.1。」
「嘟 -」
拿著包裝好的豬柳蛋,我看見食物架上還有其他選擇,便又問:
「那麼,那個長方型盒子盛著的又是什麼?」
「雞腿包。」
「哎,我想吃那個......」
「ok,我幫你換。」
拿著包裝好的雞腿包,服務員示意我可以離去,我遲疑地問;
「兩個包是一樣價錢的嗎?」
「不,雞腿包較貴。」
「那我需要補錢嗎?」
「不需要。」
Er......因為要趕船,我也就轉身便走了。
往碼頭路上,我拿著麥噹噹紙袋,覺得有點丫爆頭。
走著走著,忽然又想起 Ah Fan (你呀你呀)上次跟我乘船買豪華位票時眉精眼企的事件。
然後,我入閘,居然嘟錯了豪華位!
天氣咁涼,我坐冷氣豪華位黎做乜呀?
究竟,我是為那個雞腿包過意不去;還是 Ah Fan 你上次實在太醒,令我自卑呢?

和你吃小籠包到老


啜啜啜啜啜啜啜啜啜啜啜。梁小姐你對我真好,把踐踏風吹葉動大大導演的說話告訴我,我很爽呀!請努力鞭策我,免得我又虎頭蛇尾,丟人現眼。啜啜啜啜啜啜啜啜啜啜啜。(啜到你一頭一臉的口水,哈。)

星期日, 11月 12, 2006

失城

起來看爸爸買的明報我差點以為那是一份舊報紙

這宗慘劇一定會讓黃碧雲咬唇她筆下的失城又再次以萬劫回歸的姿態在香港這局促的城市踏著其沉重的步履跨越虎度門呈現於觀眾眼前

我爸爸評論到因何如此狠心

我卻在心中想會不會其時兇手只是覺得已經不再需要她們

我只是不明白社工們你不會覺得讓如此劍拔弩張的人住同一屋簷下是教人安心的事情吧盡責不只需要熱心亦需要狠心請狠狠地教人分妻狠狠地教人上告法庭狠狠地教人把事情交給律師處理吧介入別人的家事是煩惱的但當社工的選擇一定會比做洗碗女工的選擇摻有更多的自由意志

同日在東涌卻有媽媽因聯絡不上女兒一家上門拍門撲個空便杯弓蛇影以為女兒一家慘遭滅門的一場鬧劇

家庭是要有其他家庭的 associations 的

黃碧雲寫作以療傷我又何嘗不是一個寫作以療傷的小女子你看這麼多 bloggers大家都有自己的文字治療

是以我們應當彼此憐憫因為我們的生命我們的愛都殘缺不全

就是我的人文關懷

有時,要用另一種眼光看事情

出了大事,自然要回家心靈上支持父母。

在老家看自己的這個Blog,才發覺是這樣的殘缺不全--可能因為我胡亂改code的關係。

事實上,我一向以為別人眼中的也是這樣的:


星期六, 11月 11, 2006

惡耗

麗口把惡耗告訴我,我很不開心,免樹欲靜而風不息,我們還是爭取時間,多陪伴老人家吧。

身痕貓貓


好像沒有見過這隻黑間貓貓。乘等外賣的空檔,我便和牠玩玩兒。

貓貓有雙綠寶石眼睛,但一點也不高竇,老是在我身旁,挨挨湊湊,很親熱的。

貓貓個身好像很痕,不停地抓不停地舔,又示意我撫摸牠的背脊。

待我伸出手來,貓貓竟以為我的手是小貓草,便撲上來抓了我一下。

衰貓。

我扁了扁嘴,貓貓又沒人事般要和我的腳指玩遊戲。

待我的外賣ok了,我站起來,貓貓知道我要走了,便自個兒去玩盆栽了。

星期五, 11月 10, 2006

讀報

1. 自殺
  • 雖然我鐘意食生果,亦覺得香港人唔可以唔食生果。但放公司名上頭條是否必要?激阿爺對是次或以後的同類事件並不會有幫助。
  • 有blog呢樣野後,傳媒對寫故事又重拾興趣。

2. 整容

  • 我其實都有諗過但最後都沒有:例如整眼-咁我對內雙皮反左出黎咪變三眼皮?又例如隆鼻-咁我咪好似向南丫島起IFC2?
  • 整容=打開 Pandora's box,我咁懶,真係無咁既恆心。
  • 有咁既恆心,都無咁既大無畏之心。

Yet belated, I am pleased

黃金分割

黃金比的定義是設AB為一線段,將線段AB分割成兩段,使短段:長段 = 長段:全段。短段比長段的比值就稱為黃金比,其分割方式便稱為黃金分割。

黃金矩形是一個長和寬的比為1 : 0.618的矩形。黃金矩形被喻為比例最勻稱的矩形。黃金三角形則是一個頂角為36°角的等腰三角形,其底與腰之比恰為黃金比;

蒙娜麗莎的頭和上半身比例,符合黃金分割比例 ;

莫扎特奏鳴曲其中 99%的作品中的呈示部和再現部的小節數目完全符合1 : 0.618這個黃金分割率;

天才常見於數學、美術及音樂等範疇,是否因為在這些領域,上帝比較容易向他們傳達黃金分割這個來自天堂的比例?

至於寫作 、管理、待人接物以至螻蟻生活則沒有天才,要靠一點一滴的努力。可能,我們的自由意志已經過度馳騁,上帝都無眼睇。

圖片來源:wikipedia

星期四, 11月 09, 2006

小獅私語

我累了,是你代我走我要走的路;
 
沒有你在,我是如此徬徨無依。你還未教我流淚,我的焦灼,也就不懂如何表達;
見到你,雖然你也並未曾教我如何微笑,但不知何故,我就是忍不住,對你笑。

陳c9當選

嘉雯
看了你的報導我等待你揸實支筆用力發揮社會的第x權
共勉之

再談「物事」

夜來讀《紅樓夢魘》,不得不承認我真的欣賞張愛玲。

獨立高傲司麥脫有格調勇敢地努力地擁抱所愛,儘管張愛玲未能寫出人文關懷(我懷疑她根本不理人死活),我仍然欣賞她。畢竟,誰又是完人呢?

張愛玲認為《庚本紅樓夢》作者不識吳語,是以在看見《全抄本紅樓夢》中的「物事」一詞時不明就裡,圖省事,懶得考究(還是太過自信?),便將「物事」二字一勾倒過來,寫成了常見的「事物」。

我有一篇小說的人物說過「對付對付」這句對白,有張張就就地應付著的意思。出版時,編輯幫我把「對付對付」改了作「應付應付」。意思是沒有多大的出入,但我自己仍然有點婉惜。

不明就裡,圖省事,懶得考究,不求甚解便用最方便就手的方法去處理疑問是人的通病,病源是懶惰及驕傲。

我亦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

麗口,上次你的BIO,我因為看不明便把劇目刪去了,是我不對,請你海涵。

星期三, 11月 08, 2006

與不幸的人擦身而過

我想我見過這個不幸的男孩子
尚未分開時我跟小丑先生常常一起逛這間鸚鵡店這個不幸的男孩常常帶著一頭一臉的傷向我們介紹粉紅鸚鵡葵花鸚鵡等種種可愛的小動物我便會倚著小丑先生耳語說:「他的臉嚇人。」
原來我的甜蜜回憶竟摻雜了別人醜陋的行為而甜蜜中的我竟是那麼盲目以至有眼無珠口出狂言真是罪過

Shakespeare & Fate

Fate is a very convenient topic of discussion on Shakespeare.
Fate is an excuse. When we look back and realize that there were things that we were unable to control, we say it is the fate.
Fate is for the past, but not the present and the future.
Ancient Greek permitted the invisible hands of fate to make the moves of their visible characters in myths. Oedipus would have lived happily and finally found his way out to tackle the difficulties his country was encountering if there have been no wise man to help him to look back and realize the fact that the man he has killed and the woman he has married were his father and mother. Merely an agent of the author, the wise man was being appointed to confine the footsteps of Oedipus to the blueprint of the author.

(to be continued)

Mr. Bean of OLR

Mr. Lai 有 blog,仲自稱 "Bean",真係了解人了解自己啦。大家去捧場啦

小島大肥貓

也不是只有我才叫牠大肥貓。身材出眾,眾來往之途人也不禁喊牠:大肥貓。
閒來無事我喜歡逗大肥貓。我按摩牠的額頭及後頸,大肥貓便瞇著眼享受陣陣酥軟,有時春心盪漾起來,大肥貓會跳到我身上來,無端端沾我一身貓毛
都說是逗,我又怎會如此便宜大肥貓,讓牠獨個兒爽?
所以,節目尾聲時我會捉牠的尾巴,扯牠的尾巴,大肥貓便會立時三刻黑起口面,有時更會衝著我喵喵地叫,以示抗議
嘿嘿

星期二, 11月 07, 2006

因物事而起的紅樓夢魘

工作要對數字敏感做人我就很願意對文字敏感
閱讀別人的文字除了可從其行文遣字一窺其文化修養,還可以認識他的素質及思維
當然
我們還可聽文字說故事藉以對別人的生活案情重組一下享受一下偵探的樂趣

在頂樓工作時
每有講辭出爐我必細心閱讀並推敲主人下筆的導火線
這是我工作中的小小娛樂


閱讀別人的文字讓我與人聯繫
閱讀別人的文字有時不只是我與別人驀然相識的一幕獨腳戲還可以是故今中外舊雨新知濟濟一堂的一場盛宴
閱讀別人的文字我不時能夠慶幸我不用孤魂野鬼一樣舉杯邀明月然後精神分裂地對影成三人

物事一詞我一看便覺得刺眼不是錯別字那種
刺眼而是一觸即發似曾相識的刺眼也可以說是眼熟

昨夜從鹿鹿的家回到小島已經是晚上十時

本來想上網查證一下
但打開電腦卻發現因為欠交費用網上行服務已被終止
我坐在床上google search 自己關鍵字是物事吳語」,搜尋結果便是張愛玲
我把
張愛玲的散文集翻遍了也省覽了海上花紅樓夢魘可能因為太累竟然一無所得

自然
結集了全人類虛擬力量的網絡世界 google search 比我自己單對單的搜尋有用我的印象得以印證如下
紅樓夢魘初詳紅樓夢
張愛玲

  全抄本吳語特多。第二十七回第一頁有“每一棵樹上,每一枝花上多系了這些物事(東西)”,庚本作“事物”。“事物”的意義較抽象,以稱絹制小轎馬旌,也不大通,顯然是圖省事,將“物事”二字一勾,倒過來。

ADMINAHOLIC

熊貓小姐:
我有職業病的。你邀我同一大班人一起到日本自助行,宜三思
附上我去年日本 JR Pass用到佢盡的行程
旅行呢,我一係旅一係行
旅者極度隨遇而安,像我年頭 Oregon 之旅,今日唔知聽日事,總之有信用卡就OK;
真的要行萬里路,嘩,盡用時間盡用資源呀!
而 Shopping 則 not my cup of tea 啦,我飄泊半生,發現購物還是香港好
買我還是會買的,買書
我在第一份工作時認識的那班女校妹妹們,在英國機場狼狼狽狽地把行李內的衫褲穿在身上,好騰出空位放她們在書局搜羅回來的文學讀物
Report Back 時我的上司看著她們的照片直搖頭,我卻能會心一笑。同樣的狼狽,我也經歷過

星期一, 11月 06, 2006

不敗的魔術師與不剪的理髮師 (一覽無遺版)

(按藍田玉致魔術師書所載)
不敗的魔術師在曠野裡行走了七日七夜。
第一天,他遇見了一個在修理一輛落入凡間的飛機的飛行員。飛行員邊抽泣邊用力地扭動已經生鏽的士巴拿,魔術師就動了憐憫的心,從禮帽中變出一張 Tempo。
第二天,他遇見了一個梳中分長髮的台灣女子。台灣女子手執一張載有一個大鬍子的寶麗萊,望著東方的太陽,神情哀慟。魔術師就動了憐憫的心,從禮帽中變出一支 Mont Blanc。
第三天,他在無花菓樹下看見了一個平躺在沙地上的金髮小男孩。上前一看,原來不過是一具金髮屍體。魔術師想起同一個顏色的牧羊犬,就動了憐憫的心,從禮帽中變出一朵紅玫瑰。
第四天,魔術師看見自己的黑色燕尾服沾了些紅塵,連日來撐著的玫瑰金杖也有點失色,便想休息一下。
魔術師走進村莊,死城一樣,但卻仿佛有女子在他頸後吹氣,極為挑逗,魔術師轉身一看,卻是無人。魔術師撫摸自己的後頸,想要証實綺惑,卻觸到自己的頭髮。哪來什麼女子!一切也只不過是自己的幻想。
魔術師自嘲地對自己作了一個微笑,抬頭卻看見了理髮師的店,在這死城,點著黃黃的燈。文明之光呀,魔術師憶起鄉愁,幾乎落淚,便推開門,要找理髮師剪髮。
魔術師揚聲呼喚,理髮師卻隔著屏風朗朗地請魔術師過主,因為理髮師自己手腳不靈,已經喪失了工作能力。魔術師好奇,便繞過屏風要見理髮師,就赫然發現理髮師竟身處於理髮師自己那八千里路雲和月的頭髮及鬍鬚的羈絆中,動彈不得。
魔術師便問:你何苦不修剪自己的頭髮及鬍鬚?
理髮師說:我都是身不由己,話說我父親去世時給我寫遺言,說我如果要當這兒唯一的理髮師,我就只可以給所有不給自己理髮的人理髮。我好勝,多年來用不同的手法逼走了其他理髮師,包括綑綁銷售、簽長約及買會藉等,結果我的店真的成為獨市生意,但同時我父的遺言亦變成咒語。我從此再不能夠幫自己剪髮刮臉,於是便弄至如斯田地。
魔術師聽後就動了憐憫的心,從禮帽中變出一本集合論......
(按魔術師致藍田玉書所載)
魔術師聽後就動了憐憫的心,從禮帽中變出一本集合論,向理髮師說:「給你一本聖經。」
理髮師茫然不解,只能以疑惑的眼神望向魔術師。魔術師也不怪他,再問道:「你有看過月黑高飛鷹(Shawshank Redemption)沒有?」
理髮師恍然大悟,連忙顫抖抖的伸出手來,接過那本厚厚的集合論,珍而重之的將它打開。果然,書本的內頁已被掏空,內藏的不是一柄小鎚,卻竟然是一柄德國「媽人牌」剪刀。
魔術師取出剪刀,在理髮師那苦苦糾纏的頭髮和鬍鬚上各剪了一刀,笑道:「你現在已不是『唯一』的理髮師了!」果然,理髮師的頭髮和鬍鬚漸漸鬆了下來,手腳也慢慢能夠活動自如。
他老淚縱橫,抓住魔術師的手說:「多謝你!多謝你!」魔術師道:「那沒甚麼,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而已。稍後你手腳回復靈便,便給我免費理個髮,算是扯個平吧。我住在那邊的旅館,隨時可以過來找我。」理髮師報以古裡古怪的一笑,道:「當然,當然!」
第五天,魔術師起床不久,剛梳洗完畢,用過早餐,便有人敲門。魔術師正奇怪有誰會知他是住在這兒的呢?打開門來,眼前竟然是一個廿多歲,身材高挑,穿小背心和短裙的年輕女子,滿有神采的眼睛,挺直的鼻子,薄薄的雙唇,配合著修長的雙腿,模樣煞是標緻動人。
女子說:「我叫小月,是理髮師的女兒,特來請魔術師過小店一聚。」說著便來牽魔術師的手。魔術師執著小月那軟滑的柔夷心中不禁一樂:「怪不得那理髮師笑得如此古怪,原來他有如此一個標緻的女兒。」
到了理髮店,小月便跟魔術師洗頭按摩,理髮師也跟魔術師閒聊起來:「小月是我的女兒,也是我的徒兒。她看不過我以前逼走其他同業的所作所為,便去了鄰村開店,就算後來知道我中了老父的魔咒,還是不肯回來。昨晚我去找小月,她見我魔咒已解,又誠心悔過,便答應回來繼承家業,當然第一個要報答的便是魔術師你。」
說著說著,小月已給魔術師剪好了髮,忽然小月在魔術師頸後吹了幾口氣,把斷髮吹走,笑道:「ok,大功告成了。」
魔術師心中一動,想起那天有女子在他頸後吹氣的幻覺,便向小月說:「你有沒有甚麼困難呢?」
小月欲語還休,理髮師卻搓著雙手,囁嚅道:「我見小女把青春花在事業上,而且我們做理髮這一行的,周末最好生意,常人放假的日子,我們便最是忙碌,也沒空閒拍拖,所以...所以...」
魔術師聽後就動了憐憫的心,「哦」的一聲,已明其意,於是從禮帽中變出一本書來,遞給小月,道:「給你一本聖經。」
小月一看,原來是一本「搜神記」,打開後發現書本亦是中空的,內有石子數顆,並附有一紙條:「藍田種玉,雍伯之緣。男女適。」
抬頭一看,魔術師早已揚長而去。
第六天,魔術師去到一個機場,只見機場餐廳中,有位空姐孤伶伶地坐在那裡,面前有一個生日蛋糕,點著一枝蠟燭,像是在等甚麼人。
魔術師看一看錶,正是零時十分,不禁動了憐憫的心,從禮帽中變出一件物事來,走到空姐對面的座位,說:「不要以為有人『寵愛』便是幸福,『寵愛者』是支配『被寵者』的,他們不會在一個對等的層次去尊重『被寵者』,所以一個堅強有自尊的人是不會以『寵物』自居的。現在送你一個生日禮物,願好好珍重之。」
魔術師說完,便將手中的物事放在空姐對面的座位上,轉身離去。
空姐看了看那「生日禮物」,原來是一個「機動戰士」系列的「渣古」模型。
第七天,已是旅途的最後一天。魔術師去到城中的一間酒店,只見有好些工作人員出出入入,好不忙碌,原來是某公司在搞一個大型活動。
好奇之下,魔術師也跟著工作人員潛入了後台,只見數名女子圍在一起在爭拗著甚麼,商議了一會後,只剩下一名年輕女子坐在控制台前發愁。魔術師趨前一看,只見那女子面前放著一疊劃到花面貓似的紙張,原來是節目的流程給修改到不似人形。
魔術師又再動了憐憫的心,從禮帽中變出一部手提電腦和數十張光碟出來,並坐到那女子隔鄰,對她說:「我來幫你搞定那些影片和音樂好不好?」那女子轉過頭來,想哭的眼眶中充滿感激的神色......
上述文字原有的錯別字已由七十樓高人挑通眼眉,深情更正。紅字為諗爆頭楊氏密碼(已解)。
為收殊途同歸之效,本文亦在魔術師處連載 http://magician__ya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14766
阿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