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2, 2006

再見 七十彩虹

星期六, 7月 15, 2006

星期日, 7月 09, 2006

Emmanuel


又一個波蘭神父!

神父剛從波蘭渡假回來,不單長胖了,還魂魄唔齊,下午四時卻與大家道晚安,唱光榮頌時居然唔到key,走音。

各位,唱光榮頌走音的神父你見過未?(那些有自知之明成首歌自己轉晒
key遷就自己的不計。)

而意想不到的是小島週日廣東話彌撒的氣氛居然很活潑,把詩歌唱得輕快而充滿節奏。司琴彈得眉飛色舞,仲郁身郁世(呀蕭律師:凌駒都係咁,你那一個月一次 的表演又係唔係咁呢?),伴奏的結他也出色。不單《天主聖神》呀《天主經》呀有和音,連《獻上》及《有一新誡命》都有唱有和,真叫人讚嘆。


亞利路亞唱了三次,一次比一次激昂;領主詠長得足夠神父完成默想。這台彌撒的詩歌安排一流。


很投入,我聽見了自己久違的明亮歌聲。


唯獨是。唯獨是到平安禮時,我忽視回憶起從前。從前我們一起在陌生的地方共赴感恩祭;在澳門在亞西西在羅馬在八王子共赴感恩祭,平安禮時我得到的不單是握手擁抱,而是親吻。


時間過去,沉澱下來的是甜美回憶。(我是天使既呢,所以總想起好~~~)


提子姐姐,請叫齊
Diana、呀呂、呀健、靚仔超,仲有江神父,一起去望彌撒,把我有關彌撒中平安禮的回憶溝淡。

奶茶要小甜,回憶亦不宜太甜。幸而,甜跟苦一樣,溝開了便淡。


(羽毛球高手:今次我很乖很聽話了吧。嘿嘿,即使你真的在精神科工作,也應該沒有機會俾
consultation我。)

星期三, 7月 05, 2006

Pandora & Psyche


看見梁小姐在舞台上謝幕我很高興。


很高興看見梁小姐的點子在射燈下發光發熱,很高興梁小姐可以馳騁於理想與你想之間。
(其一成功的是我到依家都唔係好知龍哥究竟是男是女。)

而我依然覺得我那
Pandora & Psyche的故事是一絕。因為故事既對Pandora的不合邏輯提出質詢,亦反襯了體現Psyche執著於無悔人無悔己的勇敢態度。

我應該堅信是葉遜謙死蠢(真係好蠢),點極唔明,而不應該輕言放棄。


Anyway


度橋的時候吹水唔抹嘴的修身堂曾胡言亂語說可不可以因為
Cupid不讓Psyche看他的臉容,然後Psyche便懷疑Cupid其實不愛她並進一步懷疑Cupid其實是與隔壁的Pandora有路。


兩個半月前我覺得一萬個不可以。


但經過昨夜火燒五條煙夾大檸樂事件後,我覺得事事可以。


我自己秉誠校訓,純潔博愛天使一樣,其實出面很多魔鬼而更多的是把持不定的凡人浮士德。浮士德凡人而已,各有殘缺不全又有何出奇?既然大家都殘缺不全就應當互相憐憫。《孤雛淚》說的也不過是這個。慈善團體的悲天憫人是否也緣於此?


所以,我想
Pandora & Psyche攜手上路除了因為將錯就錯,你陪我我陪你外,可否也因為憐憫彼此的殘缺不全?甚或是人世間的種種情情愛愛的殘缺不全?(死,我愈來愈黃碧雲。)


檸樂五條煙個火太大,令我今天成天都很口乾,今夜總共喝了
1.5 lit水。


好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