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30, 2009

Princess de Lamballe

合該有事。

今天工作有點累--我寫blog食言也慣了--本來就打算今晚擱開手,不寫了。誰知回到家來,大刺刺地映入眼簾卻是今天的【明報】頭條--

合該有事。

Princess de Lamballe 是末代法國皇后瑪麗安東妮特的lady-in-waiting。嫁與皇族中人的她個性內斂,進入凡爾塞後卻對皇后忠心不異。

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後,Princess de Lamballe 曾經離開暴烈的焦土逃逸往英國,但 Princess de Lamballe 心繫皇室,最終她還是回到巴黎來,並命喪於此。

1792年Princess de Lamballe 在審訊上拒絕與皇后劃清界線,瞬間她便被暴烈嗜血的民眾拿下,她的身體被野蠻地撕裂掉。有說她遭受圍毆、輪姦;有說除了首級被砍下外,Princess de Lamballe 的乳房被人割掉,子宮被挖出。

林林酷刑,歷史至少公認了Princess de Lamballe 的首級被砍下的事實。因為她遭砍下的首級稍後被遞上了皇后瑪麗安東妮特監牢的窗口,令瑪麗安東妮特一夜白頭。

Let's observe this one minute of silence.

Princess de Lamballe 的死太殘忍了,有學者說 Princess de Lamballe 慘烈的死,倒讓當時部份法國人開始反思革命中,暴戾的意義何在。

王丹。

事情發生後王丹曾一度離開北京,他其後折返,隨即被捕。

合該有事。我昨晚想寫Princess de Lamballe ,今天讀報,就讀到了王丹。

read more on http://teaattrianon.blogspot.com/2006/12/princesse-de-lamballe.html

3 則留言:

若缺齋老人/陳潢 提到...

幾個民運領袖後來發展令人惡感多於好感,王丹是其中最好的一個。

篤篤篤撐 提到...

離開祖國之後, 對於眾位民運領袖由於年青, 自然迷失, 其後際遇只能說是命運。或者我們可以用更寬恕的角度看, 若我們被捧到那個位置, 身旁沒人提點, 可能我們的成長更不堪。

說起六四, 早前我的朋友和我說起他的祖國行的驚險, 沒多久之後, 就在報紙上看到有關的報道。朋友那次好彩未有被捕。我想到的卻是這些年來, 應該有不少這樣無名無姓的人被捕, 亦好彩有這些人, 薪木才能相傳, 是非黑白才不再是當權者的轉專利。

bravo 提到...

七十樓您好,

新年進歩!

最近,我開始寫博客主要是關於兒童發展,特別是資優,正常或發育遲緩兒童的思維、語言及社交情緖發展。亦有提及成人、長者和腦創傷的特別的個案。有時間,歡迎來參觀。

Bravo 上

臨牀腦神經心理醫學 http://hk.myblog.yahoo.com/bravo_cnp
以思馭動 http://clinical-neuropsychology.blogspot.com/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