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4, 2009

珠光寶氣酥荔鴨

昨夜跟媽媽同看【珠光寶氣】,但見劇中的蔡少芬演來真正出色,我會用「深層次演技」來形用她的表演。相比下黎姿的角色則一片模糊。

【珠光寶氣】吸引我,因為曾幾何時,我也親歷其境。

香港地狹,每個人都認識每個人,每個人跟每個人的關係都是千絲萬縷,每個人之於每個人都是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一次飯局,英報老總便一言以蔽之:「香港之地,話事者就是那百多人。」又當然,not everybody is everybody。

九宵雲端的翻風雨浪,滲透至處於食物鍊下下層的我這名小女子身上,竟也有過一些見之於微的世故小故事,讓我可以在離開現場後,牽牽嘴角,迴緬一番。

一次負責統籌首腦主持的會議。大夥坐著開會,我卻站在首腦座位後五步之外,穿一條小黑裙,雙手收在背後,臉上掛一個微笑,等待命令。

首腦演說完畢,正要巍娥地站起跟眾人握手,坐在他身旁的紅顏立刻條件反射一樣地出手為他拉開椅背,更向我飛來一個眼色。我連忙踏步上前,趕在首腦完全站直身子之前為他把椅子挪開。

會議後我跟資深同事說起此事。我思疑自己是否未夠眉精眼企,醒醒目目。同事神機妙算,評說如果我當時太過照顧週到,事事搶先,反而不美。

所言甚是。

但我可能離開此等人事太久,敏感度日漸失色。

日前部門仝人吃團年午餐,同事M良久仍未出現。秘書小姐知道我跟同事M為師兄妹,關係親厚,便叫我致電同事M催促他。說時遲那時快,同事M的直屬上司已經快我一步打電話給同事M。不過,同事M的電話長響,沒有人接電。

團年,要齊人,秘書小姐便再叫我嘗試致電同事M。我前一晚吃了太多安眠藥,迷迷糊糊沒有思巧清楚便拿出手機按下號碼。

同事M接了我這個來電。

原來他忘記了要吃團年午餐,自己一個人出去午膳了,手機則遺留在辦公室,所以他接不到直屬上司的call;但又事有湊巧,我打電話給他的那一刻,他剛剛返抵辦公室。

在他接我電話的同時,我彷彿看見他直屬上司的眼睛閃了一閃;而他這名年輕的女上司,一向不喜歡我。

不過放心,她不喜歡我,我也沒有什麼損失。因為,她不是我的老板。

11 則留言:

Hana 提到...

我第一喎!有冇獎吖?

七十妹,祝牛年好運隨身!

xiao zhu 提到...

喂,牛年喇!唔該個紫色頭唔好再咁嘅樣啦!

祝妳健康、快樂,心裡平安!

eric 提到...

恭祝青春美麗健康快樂。

Morca 提到...

恭喜恭喜
恭賀新禧

不敗的魔術師 提到...

最緊要身體健康!

HollyCow 提到...

Good to hear that you are better.

匿名 提到...

牛年事事順心呀!

大家咁話!

:)

鄭小姐 提到...

七十姐, 來送你祝福.
身體健康!快快樂樂過日子!
我都好鍾意睇【珠光寶氣】
佢地講野既技巧我覺得係我呢世都唔會覺得識..

米都話唔搞咯 提到...

>不過放心,她不喜歡我,我也沒有什麼損失。因為,她不是我的老板。

但你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其實也已令你有點不快,這就是「損失」,不是嗎?太聰明以及有時要求太高.會令自己不開心的,小心小心...

七十樓危危下望 提到...

討厭米爸的留言!
為什麼硬要說這件事令我不快

把事情放在心上係要提防小人

米爸
呢個世界有好多種人
玻璃心肝是中文
但我識講玻璃心肝我一樣識講so what!

米都話唔搞咯 提到...

>為什麼硬要說這件事令我不快


你要我唔講我當然可以尊重你唔再講,只係你呢個回應令我諗番起你上次响量子事件中寫到你自己既「敏感」。

我只可以話,每個人都有死穴;但肯承認自己有呢個死穴先係可以解決死穴既第一步...呢個都係我自己既體會。

好,唔再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